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126.第126章:就该这样做

    马到成一看这阵势,就知道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但还是挣扎着说:“打个电话耽搁不了多少时间,那样我心里才会踏实……”杨水花这才放开了他,他才得空打通了牛旺天的手机……

    居然是孙广义接的,直接问:“你现在哪里?药拿到了吗?”

    “我老爸咋样了?”但马到成却首先这样问。

    “时而明白时而糊涂……”孙广义这样回答说。

    “我现在被困山里回不去了……”马到成只好把当前的状态清晰告知对方。

    “可是你老爸就等你的药救命啊!”孙广义急切地这样说。

    “不过我已经安排好了取药的人,您马上派人到杨半仙药店的门口去取药吧,那个拿药的人叫杨水仙……”马到成这样回复说。

    “好好好,我这就安排人过去拿……”孙广义一听,尽管二公子不能赶回来了,但已经把救命的药给安排好了,马上答应着挂了手机……

    马到成一旦打完了这个电话,也就知道自己彻底掉进了杨水花的手里……

    心里一阵苦笑——临来之前还苦恼,今天夜里跟谁一起过夜呢,想了好几个结果,唯独没想到,弄来弄去的,居然是跟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杨水花住在了这荒山野岭的露营帐篷里,而且注定是一个蚀骨**的夜晚……

    第二天早上醒来,马到成发现是被林间的各种早起的鸟鸣给惊醒的,睁眼一看,露营帐篷里居然只有他自己,啥都没穿地裹在毯子里,呼啦一下子坐起里,拉开拉锁抻头一看,杨水花早已穿戴整齐坐在外边用手整理他的衣服呢,看见他惊异的样子,就对他说:“你醒了!”

    “你怎么……”马到成是想说,你怎么起的这么早,或者是你怎么把我的衣服都给没收了?

    “我怎么也搞不懂,你昨天走夜路会一下子滑到这沟底,是我把你救上来,支起了露营帐篷,扒下了你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生火烤干了,一直等到你醒来……”杨水花却按照她自己的思路给出了这样风马牛不相及的回应。

    “原来是这样啊!”马到成倒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地一下子就接受了杨水花的这个说法——这个娘们儿还真会编故事,不这样说的话,连上下的那个小徒弟庞有为都糊弄不过去吧!

    穿好衣服,马到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牛旺天的病情现在咋样了,找到牛得宝的手机,点亮一看,不是吧,咋被调成了飞行模式!

    赶紧展开项目看,美仑居然打了十几通电话,还有牛旺天也曾经打来过!

    这个该死的娘们儿,一定是她有意给调成这样的,刚刚对她有了好印象,马上又被她的这个行径给颠覆了:“你咋给我的手机调成飞行模式了呢?害得谁给我打电话我都没及时接!”

    “良宵一刻值千金,属于咱俩的时间,天王老子都别想打扰……”杨水花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你!”马到成简直无语了!

    “咋了,我没给你关机就不错了……”杨水花居然还这样来了一句,意思是,我已经够客气了,还让那些来电话的人留下了打过电话的痕迹,我若是给你关机了,你还能把老娘给吃了呀!

    “不理你了!”马到成真觉得对付不过这个娘们儿了,还是趁早给来电话的人回电话问问咋样了吧!

    先是拨通了牛旺天的手机,这次接电话的居然是牛旺天本人!

    “老爸没事儿了吧!”一听是牛旺天的声音,马到成心里那块石头一下子就落地了。

    “托你的福,吃了你给弄回来的灵丹妙药,就药到病除了!”牛旺天的声音很有气力的感觉。

    “真的呀,这么神奇?”马到成一听牛旺天的声音底气十足,一下子就高兴起来。

    “老爸说了你还不信,这回知道杨半仙的厉害了吧……”牛旺天趁机提及之前说过的话。

    “知道了,老爸没事儿我就放心了……”马到成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你现在哪里呢?我要见见你,当面跟你说几句话……”牛旺天又这样问。

    “我还在山里呢,最快一俩小时就应该赶回去吧……”

    “那好,我等你一起吃早餐……”

    “好的老爸,待会儿见!”

    挂断牛旺天的手机,马到成立即给美仑打手机。接通了,就听见美仑急切地说:“你到底去哪里了?为啥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你都不接?”

    “别提了,昨天夜里我老爸病危,到处给他淘换灵丹妙药,都忙昏头了,手机落在车里,到今天早上才发现你打来十几个电话,对不起了,家里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吧……”马到成只好这样扯谎说。

    “家里倒是没什么事儿,怕的就是你出事儿啊!”美仑十分担忧地这样说。

    “下次不会了,我马上买个皮套把手机挂在腰上,那样就不会因为什么事儿把手机落车里了……”马到成只好这样信誓旦旦地说。

    “好了,也没有埋怨你的意思,只要你好就行——对了,老爸的病情好转了?”美仑这才问及牛旺天的病情。

    “谢天谢地,吃了我给他弄的灵丹妙药,还真的奇迹般地好起来了……”马到成这样回应说。

    “那就好——美奂要跟你说话——”美仑中途居然手机被美奂给抢了过去:“姐夫什么时候回家呀?人家都快想死你了!”

    “哎呀,怕是要等到晚上了……”马到成一听美奂又是猴急地等他回家跟他睡觉,马上就给了这样一句。

    “为什么呀,昨天夜里忙了一宿,白天总该回家休息了吧!”美奂带着小女孩的哭腔这样央求说。

    “还不行,老爸的病情还没稳定,我还要到省里去请专家和弄些更好的药回来,怕是要忙活一天呢……”马到成编造出这样的理由来搪塞美奂说。

    “那姐夫答应人家,今天晚上回来,一定跟人家一起过夜……”美奂只好这样退一步说。

    “好好好,我答应你……”马到成心说,姑且答应你吧,自打成了牛得宝那一刻起,老子就已经是身不由己了,所以,答应了也就是口头答应,至于到了今天晚上老子到底在哪里,给谁过夜,大概连天王老子都猜不到吧!

    “谢谢姐夫了——给我姐了……”美奂满足了心愿,马上把手机给到了美仑的手里:“好了,我也没别的事儿了,家里你放心吧,牛牛我也渐渐适应了,你若是去省里,就一并把咱俩昨天说的那件事儿也给办妥了吧……”

    “放心吧,我一定办妥……挂了!”

    “再见!”

    跟牛旺天和美仑通完话,马到成的心情才好来,看见杨水花正在收拾那顶露营帐篷,就过去帮忙。

    “跟你媳妇儿汇报完了?”杨水花这样阴阳怪气地问道。

    “咋地也等自圆其说吧!”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就知道你会这个……”杨水花露出一副特别赞许和理解的神情,表示对方这样自圆其说太有智慧了。

    “我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昨天完全是迫不得已……”马到成一看杨水花那个骚情四溢的样子,立马这样纠正说。

    “啧啧啧,这样的事儿,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假如你不是干柴我不是烈火,昨天夜里能那么热火朝天吗?”杨水花却理直气壮地这样回应说。

    “杨水花我可警告你,哪说哪了,咱俩的事儿,到此为止,假如你回到家里还给我惹事儿找麻烦的话,我的臭脾气上来了你也知道有多倔,一旦失去理性,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马到成心说,不给你点儿颜色怕是真的让你占了上风了,回头再给老子惹出什么麻烦老子绝饶不了你!

    “臣妾知道啦,回宫之后呀,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见了美仑美奂也只字不提昨天夜里那些风花雪月的好事,权当是昨天夜里偷偷梦游了一次太虚幻境,都留给自己茶余饭后慢慢回忆享用吧……”杨水花立即拿出了宫里的妃子们惯用的腔调和动作说了这样一番话。

    “就该这样做……”

    很快就收起拿定立下汗马功劳的露营帐篷,背在背上开始下山的时候,马到成的心里还真是有说不出的滋味——这个娘们到底是成心这样安排的,还是老天无意制造了这样一个机会,想起昨天夜里在那顶露营帐篷的各种影像,马到成至少验证了一件事,就是杨水花自己说的,她的身体之所以那么好,是因为每天坚持在男人身上折腾两三个小时的话是真的!

    一旦落到了她的手里,两三个小时根本就得不到休息,直到她自己在持续不断的暴风雨过后,戛然而止,才算告一段落……

    这算什么呢?是一次意外的境遇,还是一次**的遭遇?

    管不了那么多了,多想想回去后,被家里的四个女人发现蛛丝马迹后,如何自圆其说吧……

    然而,开车上路,打道回府的途中,杨水花突然这样问道:“说实话吧,你是不是服过什么特殊的药物了?”

    “什么意思?”马到成还真不知道杨水花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不然的话,你咋跟以前完全不同了呢?”杨水花很是认真地这样问道……

    尼玛,难道这个娘们儿发现老子不是牛得宝的蛛丝马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