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125.第125章:难道你不想

    立即决定,先将杨水花放在帐篷外,那个空了的行囊外皮上,然后,什么都没想,就将她穿的运动服给脱掉了,可是想不到,里边穿的普通衣服也都湿透了,要不要也给脱掉,马到成还真有点犹豫了——别他娘的脱到一半你突然醒来了,以为老子要趁机怎么样你呢,那样可就有口难辩,甚至让对方有借题发挥的把柄和理由了吧!

    可是用手拍打了几下杨水花的脸蛋儿,呼叫着看她会不会醒来,却一点儿醒来的迹象都没有,马到成这才下决心,将她身上所有湿漉漉的衣物都脱掉,然后在外边生一堆火,给烤干了再给她穿回去吧……

    一直脱到再也没啥可脱的了,马到成才用行囊里的毛巾将杨水花的身体擦拭干净了,然后,才将她放进了那个带毯子的帐篷里,本想用毯子的另一半将她的身子给盖住,却动了小小的心思,趁机用手电仔细观摩了一番……

    嗯,终于将平时只是隐隐约约见到的轮廓,现在都见到了庐山真面目,想不到,生过孩子的女人居然跟唐小鸥和徐美仑徐美奂还有一比,甚至天生丽质让杨水花更具有难以抗拒的魅力在无声地绽放!

    难道这是老天爷特地安排给老子的一次特殊境遇?

    难道冥冥之中就该老子跟杨水花有这么一次特殊的亲密接触?

    难道老子就这么浪费了绝佳的机会,趁机酣畅淋漓一把?

    假如此刻不是我马到成,而是牛得宝,他会这样做呢?

    他还会像老子这样客客气气地这样无动于衷地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吗?

    然而,说到底老子毕竟不是牛得宝啊,也就不能完全像他那样潇洒自由,风情倜傥吧!

    犹豫间,马到成心说,还是先把她的衣服烤干了再说吧……

    起身就要离开帐篷……

    却被什么东西给一把抓住了!

    吓得马到成心动过速,仔细一看,居然是杨水花的手抓住了他……

    “你醒了?!”马到成赶紧用毯子盖住了杨水花的身体……

    “我这是在哪里呀?”杨水花的声音很是虚弱。

    “咱俩下山的时候,你掉沟里了,我把你从沟里扛上来,你身体都湿透了,我把你的衣服给脱掉了,正打算出去生一堆火,烤干了给你再穿上呢……”马到成心虚虚地马上这样解释说。

    “不用穿了……”杨水花却还是一直拉住马到成的胳膊不放,还这样含情脉脉地说道。

    “为什么呀?”其实马到成已经就快马上把持不住了。

    “这样不是更好吗?”

    “好什么呀?”

    “好让咱俩做好事呗……”

    “你都这样了,刚刚醒来,咋还想这些呢?”马到成其实还在拼命挣扎,这样大好的机会,到底要不要错过呢?可是嘴上却还是这样说。

    “难道你不想?”杨水花却这样反问道。

    “我只想你快点醒来,衣服快点干了,咱们快点离开这里,快点回到城里,快点拿到你爹给我老爸的救命药……”马到成嘴上一边这样说,心里一边臭骂自己:伪君子!假惺惺!明明已经有反应了,却还要拿出一副坐怀不乱的道貌岸然来骗人!

    “要不,你把我扔在这里,一个人回去拿好了……”杨水花居然玩起了欲擒故纵,边说,边撒开了马到成的胳膊。 .

    “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品吗!”马到成突然意识到,再这样下去怕是要失去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可是,这样的话,我会拖累你宝贵的时间啊!”杨水花马上说到了要害之处。

    “但是,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呀!”马到成心里也在纠结,这样与之流连的话,一定会耽搁大量时间,回头不能在老爷子规定的时间里,拿到救命的灵丹妙药,万一老爷子有个三长两短的,怕也没法交代吧!可是,的的确确不能就这样把杨水花孤零零一个人丢在这里吧,假如换了牛得宝,也不会这样做吧……

    “有二公子这句话,人家也就满足了,这样吧,我们现在赶回去怕是也来不及了,不如我另想个办法,把你老爸需要的救命药给拿到,然后,送到你老爸的手里吧……”一听牛得宝对她不离不弃,杨水花似乎很感动,居然说出了这样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来……

    “真能做到?”马到成有点难以置信。

    “我就打电话让我妹妹到我爹的药店去取吧,取完之后,直接送到你老爸的手里吧……”杨水花居然有了这样的安排!

    “可是,她不是正在看带犇犇吗……”马到成的心思还真是缜密,连这样的细节都想到了。

    “不行就让她带上犇犇吧,反正是在市里,很安全的……”杨水花却不把这件事儿当事儿。

    “那就这样吧,让你妹妹把药取出来,就在药店的门口等,然后我让老爸派人去取……”马到成心想,假如真能这样的话,还真就不用担心午夜之前不能亲手把药送到牛旺天的手里了……

    “这也行……我这就给妹妹打电话……”杨水花边说,边让马到成把她的手机给她。

    “这里有信号吗?”马到成给她脱衣服的时候,将她的手机放在帐篷的一个角落里了,所以,马上就拿给了她,但也这样问了一句。

    “这里是林区,最怕信号不够,有了山火之类的灾害失去联系,所以,在山顶上建造了功能强大的信号塔呢,应该是没问题吧……”杨水花这样说着,已经拨通了妹妹的手机:“水仙呀,我是姐姐水花呀,犇犇睡了吗?”

    “还没呢,可淘气了,非要碰着我的咂咂睡觉不可……”杨水花故意用的免提,这样一来,她妹妹那银铃般的声音就谁都能听得见了。

    “你可别惯出他这个毛病来,将来长大了,还咋有脸跟小姨相处啊……”杨水花一听妹妹这样说,觉得被牛得宝给听去了有些难为情,就这样批评说。

    “犇犇才几岁的孩子,姐怕啥呀!”杨水仙却满不在乎地这样回答说。

    “就怕你给我儿子带坏了呗……”杨水花边看着牛得宝媚笑边说了这句话。

    “怎么会呢姐,怕带坏下次就别让我带他了,像个小坏蛋一样,看我的眼神都色眯眯的!”杨水仙居然跟她姐姐来这一套!

    “好了,不说这些了,姐现在在外边遇到点麻烦,暂时回不去了,可是有一味救命的药必须在今晚十二点前送到一个重要的患者手里,我见到爹了,爹说出了具体的位置,我回不去,就只有麻烦你去趟爹的药店,在爹办公桌右侧的第三个抽屉里,有一味回天再造丸,就是那味救命药了——你只负责带上钥匙拿出那味药等在药店门口就行了,会有人马上去取的……”杨水花一定是怕再跟妹妹斗嘴会引发更多的“家丑”被牛得宝给听见,所以,赶紧打住说正事儿!

    “知道了姐,可是,犇犇咋办呢?”杨水仙居然也问到了这个问题。

    “他若是还没睡,就带上他吧,路上多加小心……”杨水花马上这样吩咐说。

    “那我让我男朋友开车来接我吧……”杨水仙直接这样说。

    “那是最好了,不过,不要因此就真的把身子给了他……”杨水花居然在电话里,提醒妹妹这样的事儿,看来,她们姐妹之间还真是关系特殊呢!

    “姐说什么哪,人家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孩子嘛,再说了,即便我把身子给了他,姐姐还有权过问呀!”杨水仙显然是不满意姐姐对她应有权利的粗暴干涉了!

    “你懂什么,一旦你不是黄花闺女了,可就不值钱了……”杨水花说这话的时候,对眼前瞠目结舌的牛得宝还乜斜了一眼!

    “咋了,姐要把我的第一次卖个好价钱呀!”杨水仙也反问出了这样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好问题。

    “别没正经的,就按姐说的办,赶紧拿钥匙去办刚才姐交代你的那件事儿!”杨水花再次让对话无疾而终,转移到了之前的正题上来。

    “放心吧姐,保证完成任务!”杨水仙居然也“不计前嫌”直接答应了杨水花的任务。

    看见杨水花挂断了手机,马到成才问道:“你妹妹叫杨水仙?”

    “对呀,我叫杨水花,我妹妹当然叫杨水仙了?”杨水花以为牛得宝会嘲笑她们姐妹俩的对话,但一听对方只是对名字感兴趣,就这样解释说。

    “是不是也长得像你一样水性杨花的?”马到成当然知道,这工夫只有说点不着调的话,才不会让杨水花感觉到因为刚才跟妹妹有过那样的对话而尴尬。

    “说什么哪,我们姐妹可是正经人家的女孩子,虽然我是被人包了养了,但本质上一点儿都不随便的,等你见了我妹妹就知道了……好了,我那边都安排好了,你这边也派人到药店门口去取药吧……”杨水花却又一本正经地开始反驳牛得宝了,但还不等对方反应,她就立马转移话题了……

    “好,我这就给老爸打电话,让他派人去取药!”马到成也知趣,边说边要给牛旺天打手机……

    “不用那么急吧,距离午夜还有一段时间呢……”杨水花边说,边直接将马到成给拉倒在了帐篷的气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