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3章:咬牙坚持呗

    “开玩笑呢,二公子千万别当真啊!”一看牛得宝的脸子呱嗒一下子掉了下来,杨水花立马软乎下来——虽然她觉得能拿住这个富家子弟,但说到底,还是不敢得罪他,所以,一旦见他情绪不对,马上就开始收敛了……

    “这样的玩笑可开不得……”马到成马上这样来了一句。

    “好了,再也不开这样的玩笑了……对了,咱们出了城应该一直往北走,到了林海大桥第一个红绿灯向右转,然后直奔哈达岭林场就行了……”杨水花似乎觉得不能再说刚才的话题了,因为一旦这个二公子发起脾气来,怕是真的要坏了自己的好事了……

    马到成一看对方态度果然变了,就知道自己刚才意识到的问题有多么的重要——再也不能用马到成的方式来对待身边的女人了,一定要拿出牛得宝的霸气来,才能让身边的女人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都听命于老子,而不是受他们的挟制和掣肘!

    车子已经驶出了市区,郊外的夜晚漆黑一片,只有车灯在车辆很少的马路上,划破夜空,开辟出一段渐行渐远的光带,朝着远方的深山老林迅速飘移流动……

    按照杨水花的指引,马到成开的宝马x6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百公里外,杨半仙“下榻”的那家林业局建在深山老林中的宾馆,下车一问,很快就确定了具体房间,于是,杨水花在前,马到成在后,就直奔杨半仙住的房间而去……

    可是门敲开了,却只见杨半仙的徒弟兼助理庞有为。

    “小庞?我爹呢?”杨水花一副焦急的样子。

    “师父不在……”这个小庞也就十七八岁,面目清秀,一脸不会说谎的样子。

    “到哪里去了?”

    “师父不让我说!”

    “人命关天,必须说!”杨水花几乎是气急败坏地这样呵斥说。

    “可是……”这个小徒弟似乎有难言之隐。

    “有什么问题我爹怪罪下来都我负责,快说,我爹人在哪里?”杨水花拿出一副大姐大的架势声称对所有因此产生的后果负责。

    “他就在……”庞有为一看师父的女儿这般逼迫,也只好妥协,带她到了阳台,一指漆黑夜空中,模糊山峦上的一点光亮说:“师父就在那里等黎明呢!”

    “我爹去那里干嘛呀?”杨水花一头雾水地这样问。

    “师父不让说!”庞有为又在遮遮掩掩。

    “十万火急,必须说!”杨水花一下子薅住了庞有为的脖领子,像拎小鸡一样几乎将他拎离了地面!

    “师父说看天象,明晨必定有露水,他要亲自在山顶的植被叶子上,收集天然的露水以备研制新的灵丹妙药……”庞有为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我问你,现在去找我爹走什么路最近?”杨水花似乎做出了要亲自上山去找她爹的决定。

    “去到山顶就一条羊肠小道,正常的话,有半个小时应该能抵达……”庞有为这样回应说。

    “那好,那你这就带我们去吧……”杨水花马上这样要求说。

    “不行啊,我去不了……”庞有为却直接否定说。

    “为什么呀,我不是说过,我爹责怪下来都我负责吗!”杨水花再次用高压式的呵斥这样说道。

    “不是我怕责怪,之所以我没跟师父在一起,是因为今天爬山爬到一半,我脚下一滑,跌下了山坡,结果,脚脖子就给崴折了……”庞有为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不是吧,崴折了你咋还能走到阳台呢?”杨水花马上提出了质疑。

    “我咬牙坚持的呗……你看,不骗你的……”庞有为拎起裤腿给杨水花看脚腕子,果然肿得老高,这才信了……

    “那好,那你给我画一张上山的示意图,然后,给我找到手电之类的上山工具……”杨水花一看这个小徒弟还真是脚脖子严重崴伤了,也就饶过他了,转而这样吩咐说。

    “地图是现成的,手电也是现成的……”庞有为马上将杨水花要的东西一并奉上。

    “那好,那我这就去找我爹!我们的车子就停在院子里,帮我们照看一下,我们速去速回!”杨水花这样说完,也不跟马到成商量,直接冲客房里出来,到了院子里的车前,从里边拿出那个老大的行囊,背在肩上就对马到成说:“走吧,半个小时上去,半个小时下来,时间应该还来得及……”

    “可是,你背这个露营帐篷干嘛呢?”马到成倒是同意一起到山上去找杨半仙,可是不懂杨水花为啥要把那个又大又重的行囊一起背上山去。

    “你没听我爹的徒弟说呀,万一半路摔下山去,一时半会回不来,你在哪里休息养伤啊!”杨水花居然用这样的理由来回答马到成的问题。

    “不会那样的,也不允许那样!”马到成心说,来这里是求你爹给牛得宝的老爸救命药的,哪里容得了这样的闪失呢!

    “还是未雨绸缪有备无患才踏实……”杨水花还在坚持。

    “那给我背吧……”马到成一看,这样相持下去只能是浪费时间,也只好妥协了。

    “咋了,学会心疼我了?”杨水花一听对方这样说,立即将行囊搥给马到成,还顺势凑过来,几乎是脸贴脸地对他这样问了一句。

    “没办法,谁叫我是男人呢?”马到成假借背行囊的动作避开了杨水花的过分亲近。

    “嗯,这话人家爱听,以后多说这样的话给臣妾听噢!”

    于是,马到成背起了那个有点夸张的行囊,跟在拿着地图和手电的杨水花的屁股后边,从林业宾馆出来,很快就找到了那个通往山顶的羊肠小道,开始了快速敏捷的攀爬……

    虽然只是晚上九点多钟,但这里早已是昼伏夜出的野生动物和昆虫的世界了,时不时就能看到不知名的野生动物的眼睛在夜幕中一闪即逝,或者听到几声不知道来自什么动物的奇怪叫声,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居然是,侧耳细听居然能听到某些昆虫在嚼吃树叶的咔哧声!

    马到成不是没在山里走过夜路,但从来没背过这么大这么重的行囊,也没走过这么九曲十八弯的羊肠小道,幸好穿的是一双旅游鞋,幸好腿脚练过功夫对这样的急行军不用适应……

    只是令马到成奇怪的是,这个看似妖娆放浪的杨水花,在这样的一个夜晚,带头这样爬上的样貌和速度,简直不敢让他相信——她是不是平时练过呀,咋身手如此敏捷,速度如此之快,好几次被她给落下十几米,还要停下来等他气喘吁吁地去追上她——她居然还有如此的攀爬能力,是早有准备,还是平日里天天锻炼的结果呀!

    还好一路上无论有什么动物冒出来惊吓,有什么昆虫发出奇怪的声音令人恐怖,但跟在杨水花身后的马到成,一路上一直可以在呼吸的时候,嗅到来自杨水花身上的那股子令人血脉喷张想入非非的气味儿来!那种气味儿无异于播撒在空气中的兴奋剂,令人再困乏也会吸一口就为之亢奋……

    大概爬了三分之二的路程吧,杨水花居然带头停下来,娇喘吁吁地说:“歇一会儿吧……时间还来得及……”

    “想不到,你爬山的能力这么厉害!”马到成边倒气儿边这样说。

    “都是被我爹给逼的!”杨水花却给出了这样令人匪夷所思的回应。

    “你爹逼的?”马到成当然不懂其中的奥妙。

    “是啊,我爹说了,他要不定期地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去活动,所以,也会不定期地让我和妹妹去找他的行踪,这样的话,我和我妹妹平时就必须练就一身的攀爬奔跑能力,以备不时之需……”杨水花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你是……怎么练出来的?”马到成一听这个杨水花一身的媚骨却又如此的强健,就更是感兴趣知道她平时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在家的时候,每天在跑步机上跑上十公里,每隔一天就到花儿山去爬一次山,最重要的是,每天都必须在男人身上折腾两三个小时以上,你说,我的身体还差得了吗?”杨水花毫不隐晦地将她如何练就了这身本事都给说了出来。

    “真是佩服你,我都快跟不上你了……不过据我所知,你男人不是出国半个多月了,而且还要半个多月才能回来吗?你拿什么每天折腾两三个小时呢?”马到成忍了忍,还是把心中的这个疑问给问了出来。

    “女人嘛,当然有自己的办法喽……”

    “你在外边还有别的男人?”

    “瞎说什么哪,除了包我养我的大官人,再就是二公子你了,别的男人想碰到我,门儿都没有的!”杨水花却十分嗔怪地这样回答说。

    “那你到底靠的是什么来完成你说的每天两三个小时的折腾呢?”马到成还是要弄明白这样个令他浮想联翩的问题。

    “这个当然是秘密噢……”狡猾的杨水花,偏偏这个时候不说实话了!

    “吊我胃口是吧……”马到成真有点煎熬不住了。

    “别急,等从山上下来,消停的时候,臣妾再告诉你——走吧,我已经歇好了……”杨水花居然真的戛然而止,起身就带头朝山上爬去……

    尼玛,搞什么搞,居然还跟老子玩儿这样的把戏,不过这个娘们儿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估计这趟一定会不虚此行,还会从她身上得知更多未知的“秘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