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120.第120章:眼皮子底下

    美仑拿着奶瓶子去厨房清洗消毒去了,马到成留在了唐小鸥和牛牛呆的客房觉得有点尴尬,不知道自己是该跟美仑一起去清洗消毒奶瓶子,还是应该留在唐小鸥的身边帮他照看牛牛……

    “宝哥哥还是帮美仑姐清洗消毒奶瓶子去吧……”唐小鸥居然看出了马到成的尴尬,就这样对他说。

    “也好,需要我做什么,你只管叫我好了……”马到成听懂了唐小鸥的意思,就这样回答说。

    “我需要你跟我一起在这间客房里过夜……”唐小鸥却又说出了这样令人吃惊的要求。

    “这得有个充分的理由才行啊!”马到成一愣:你以为这是哪里呀,这是美仑美奂的地盘呀!老子倒是想跟你同榻共枕逍遥快活的,可是在美仑美奂的眼皮子底下,我用什么理由跑到你的屋里跟你过夜呢?给老子个理由先!

    “理由就是牛牛夜里时不时哭闹不止,我一个人应付不来,所以,需要有个人来帮忙才行……”唐小鸥马上说出了理由。

    “可你哄牛牛不是很有办法吗?”马到成马上这样提出了质疑。

    “对呀,我有办法让他不哭,当然就有办法让他随时随地哭了!”唐小鸥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神回复。

    “哦,那我就没话说了……”马到成一听唐小鸥为了让他能跟她一起过夜,居然利用牛牛想出了这样的办法来,也算是她用心良苦了,也不知道美奂会不会放老子离开她,也不知道美仑会如何安排这一件事儿,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这充分说明,身边的女人多了,幸福艳遇多的同时,麻烦也就多了……

    马到成从唐小鸥的客房出来,径直去了厨房,看见美仑已经将奶嘴儿泡在了盐水里,把奶瓶子放进了清水锅里,进行加热消毒,就走过去,试图帮忙……

    “是唐小鸥让你过来的吧……”美仑居然猜到了。

    “她这个人,不但对付牛牛有办法,还挺善解人意的!”马到成听了出美仑的画外音,就试图调停她们之间的矛盾。

    “干脆,让她做牛牛的继母得了……”美仑居然说出了这样丧气的话。

    “你这是啥意思啊?”马到成被震惊了——美仑这样说,一定在心里对唐小鸥老大不满意了!

    “明摆着牛牛只认她,不认我,是不是天意就不想让我成为牛牛的继母啊!”美仑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什么都是刚刚开始,都在磨合中,这需要一定的耐性和时间吧……”马到成还试图好言相劝。

    “我就怕磨合来磨合去,把你和她磨合在一起了,把我和美奂给磨合出局了……”美仑终于说出了她的担心。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马到成心头一惊,意识到问题很严重,所以,竭力否认说。

    “怎么不可能?”美仑觉得,这可能是必然的结局——对于牛旺天来说,谁是牛牛的继母根本就无关紧要,所以,牛得宝休了她换成唐小鸥牛旺天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我刚刚知道的,唐小鸥就要订婚了……”马到成只好抛出了这样的信息。

    “跟谁呀?”美仑还将信将疑,进行核实。

    “是她初恋的男同学,部队转业回到了林海,俩人旧情复发,就决定订婚了……”马到成把知道的都说了——当然,也将最重要的,那个转业军人是个性残疾给屏蔽省略了。

    “你确定?”

    “这个还能有假?”

    “可是即便是没有唐小鸥,即便是牛牛认了我,但我还是觉得收养牛牛名不正言不顺的,总觉得别别扭扭的……”美仑算是解除了对唐小鸥的戒心,但又说出了新的担忧。

    “这个你就放心吧,已经有办法解决了……”马到成一听美仑又担心牛牛的身份问题,马上就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什么办法?什么办法能让牛牛名正言顺地成为咱俩的继子?”美仑似乎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马到成会想出什么好办法来,让牛牛的身份变成牛家的血脉……

    “我想出了一个办法,明天就能见分晓!”

    “啥办法呀?”

    “我已经说服了老爷子,抽取了血液样本,明天再带上牛牛的血液样本,然后亲自去省里给牛旺天和牛牛做个亲缘鉴定——结果一定是咱们想要的……”马到成说出了具体办法。

    “你疯了吗?跟你连做两次亲子鉴定都毫无关系,假如跟牛旺天有了亲缘关系的话,这咋解释呢?岂不是无形中暴露出你是假牛得宝吗?”美仑当即提出了强烈质疑!

    “问题就在这里呀,我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才说服了牛旺天的!”马到成却这样回应说。

    “我咋越来越糊涂了呢?”换了谁,不知道真相,会不糊涂呢?

    “是这样的,我跟牛旺天提及牛牛收养问题的时候,老爷子也觉得名不正言不顺,我就提议说,跟我亲子鉴定不行,可以跟您做亲缘鉴定啊,一旦亲缘鉴定说牛牛是您的孙子,我和美仑收养起牛牛来,岂不是就名正言顺了吗?”马到成坐了详细的解释。

    “道理是这样的,可是自相矛盾呀,跟你这个牛得宝没有血缘关系,咋会跟牛旺天有亲缘关系呢?”美仑提出的还是个核心问题——这样的悖论谁能给理顺呢?

    “理论上当然是没有的,但我暗示老爷子,为了能名正言顺地收养牛牛,就必须在他跟牛牛做亲缘鉴定的时候,做点手脚,让假的变成真的,花多少钱都值得,这样的话,岂不是就名正言顺了吗?”马到成将自己使用的以假乱真将计就计说了出来。

    “可是,有人问起牛牛咋就跟牛旺天有了亲缘关系,还是解释不清啊!”美仑还真是头脑清醒,马上提出了这样的后续问题。

    “牛旺天也这样问,我就帮他遍了一个故事,说是瞿凤霞怀的其实是牛旺天另外一个私生子的孩子,只不过,那个私生子突然故去了,所以,瞿凤霞才铤而走险地想把这个孩子赖在牛得宝的身上,以为都是一个父亲生的,或许就能蒙混过关,鉴定出是牛得宝的儿子呢,结果却失败了,但这并不妨碍牛牛跟牛旺天有亲缘关系……”马到成就将他编给牛旺天听的故事,说出来给美仑听。

    “可是,原本牛旺天和牛牛就应该有亲缘关系的呀!”美仑把话说到根子上了!

    “所以呀,跟牛旺天说的要花很多钱做手脚,其实一分钱不用多花,鉴定的结果肯定是牛旺天和牛牛有亲缘关系的,这样的话,岂不是让牛牛的身份一下子变成了牛家的血脉,你我收养起来,也就名正言顺了吗!”马到成当然也早就料到这些了,所以,回答美仑的时候,是那么的从容淡定……

    “让我想想,有点复杂,听起来倒是挺天衣无缝合情合理的……”美仑的问题都问完了,可是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要梳理一下才会顺理成章……

    “基本上没什么破绽,大概只有你我是真正的知情者,连牛旺天都会蒙在鼓里,以为是我通过花钱疏通关系才搞到的一个可以堵住别人嘴的一纸假的亲缘鉴定,但实际上,却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这样的设定一旦实现的话,是不是什么问题都迎刃而解了?”马到成这样补充说明道。

    “想不到,你还真是个点子大王,连这样的办法都想得出来……”美仑似乎理清了思路,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这应该是在夸我吧……”马到成这才算是舒了一口气——每次能得到美仑的认可,才会让马到成觉得他距离真的牛得宝更近了一步。

    “是呢,你又给了我惊喜——只不过,我总觉得美奂说的对,这个唐小鸥一定是跟牛得宝有过一腿的,现在为了牛牛住进了家里,无论如何都让美奂和我放心不下……”美仑又把之前的话题给说回来了……

    “你们担心什么呢?第一是她马上就跟那个转业军人订婚了,算是名花有主了;第二是,在这个家里你和美奂是主人,她算是请来帮助照料牛牛不哭不闹的,所以,什么都该听你的安排才对;第三,唐小鸥跟牛得宝有一腿那是他欠下的风流债,轮到我了,完全可以不认账啊——总而言之,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违背你曾经给牛得宝制定的那个约法三章的……”马到成将这件事掰开了跟美仑分析,让她彻底放心……

    “听你这么说,我的心里还真的踏实下来了……”美仑听了马到成的这番话,包括前边说的关于给牛牛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的主意,让美仑再次对马到成刮目相看了——还别说,他还真是个有城府有主意,能给自己和美奂带来安全感和幸福感的男人,值得信赖和托付终身!

    虽然费了这么多口舌总算说服了美仑,解除了她心中的很多疑虑,但马到成的心里却还在七上八下——别的不说,就说今天夜里,自己到底是去美奂的屋里过夜,还是去唐小鸥的客房以照看牛牛哭闹的名义跟他在一起,抑或,美仑为了让外人觉得她和牛得宝这对夫妻应该睡在一个房间里,所以,要求马到成跟她睡一起!

    到底跟谁过夜呢?马到成一个头两个大,完全没了主意……

    打死马到成都预料不到,这一夜,居然是跟杨水花一起度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