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7章:借我用用吧

    “刚刚在外边,楼上的杨水花听到了动静就下来问,是不是你生了?我就说是。她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就问,是不是奶水还没下来?我也说是。结果她说,她还没给她的孩子忌奶呢,所以,假如需要的话,她可以给牛牛喂几天奶……”马到成赶紧说明了情况。

    “她真是这么说的?”美仑像确定的样子。

    “这个我哪里敢撒谎……那我叫她进来了?”马到成以为美仑同意了杨水花的好意呢!

    “滚,能滚多远滚多远,最好别在我面前再提她……”美仑却突然冷下脸来,这样怒不可遏地说道!

    “她——这也算是一片好心吧!”马到成真的难以理解美仑为啥一下子怒成了这样,还试图劝慰解释。

    “什么一片好心呀,难道你看不出她的狼子野心?”美仑却义正词严地这样反问道。

    “不就是给牛牛喂几口奶吗,至于发这么大火吗?”马到成却没想更多更复杂。

    “她那样的女人我最了解了,除非你不让她进来给牛牛喂奶,一旦进来,哪怕只吃她一口奶,估计这辈子都会到处宣扬,牛牛是吃她的奶水长大的!你说,这样的女人,你还敢让她给牛牛喂奶吗?我宁可让牛牛就这么一直哭闹下去,我也不会让她的阴谋诡计得逞的!”美仑将她的心里的想法和态度都表达出来了。

    “你要是这么说,我也就没办法了,那就慢慢等羊奶烧好了再说吧——我这就去把她给回了……”马到成真是无语了,只好这样吃瘪一样地回答说。

    “你回来,我跟你说你永远记住了,假如你还对这个女人意意思思的话,将来惹出什么麻烦我可不给你擦屁股!”美仑又附加了这样的警告!

    “消消火,我记住了,没有下次了——好了,我这就回了她去……”马到成从屋里出来,心里却骂道:尼玛,这是什么逻辑呢?女人间还真是随时随地存在着看不见硝烟的战争啊!就是一个简单的给孩子喂几口奶的事儿,居然上纲上线到了这样的程度……

    唉,可怜的牛牛啊,你的命咋这么苦呢?牛得宝连你娘的一根毛儿都没碰到,就生出了你,可现在你的娘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把你抛给了我这个假冒的牛得宝,本想尽快让你得到奶水获得安生,可是不行啊,这关乎到你吃谁的奶水长大的问题,仿佛涉及到你将来的归属问题——奶奶的,人世间的事儿咋都这么多的讲究呢?害得人与人之间产生了这么多没必要的隔阂啊!

    无奈中的马到成,出了屋子,对花枝招展地站在院里等候佳音的杨水花说:“我媳妇儿说了,孩子金贵,不能谁的奶水都吃的……”

    “什么话什么话!我算是看明白了,我这是好心赚个驴肝肺呀!哼,今后就是跪下来求老娘,老娘都不再献这个殷勤了!”说完,扭动她那曲线玲珑的腰肢,就离开了院子……

    “你媳妇儿说的对……”差不多挤完羊奶的何盼娣居然这样来了一句。

    “你咋也这么认为呢?”马到成真是想不通了。

    “吃这样女人的奶,无异于饮鸩止渴……”何盼娣居然这样来了一句。

    马到成无语的同时,还哑然失笑了:尼玛,就连这个村里来的丫头片子都用上这么高级的词汇了!不就是应急吃别的女人几口奶吗,你看看你们女人之间争风吃醋到了什么程度!

    美仑是生怕跟杨水花这样的女人沾上边儿将来还不起她的人情,这个假冒的丈夫也就会掉到她的手里去,而何盼娣这样的态度一定是有了杨水花这样的人奶,哪里还轮得上她挤出的羊奶呢?而一旦她的羊奶拿不住这个牛先生了,那她的那个重修家园的美好理想咋样才能得以实现呢?

    唉,女人哪!马到成一旦有了这样的心里活动,也就不说什么了,接过何盼娣挤好的羊奶就朝屋里走,想的就是直接去厨房给烧开了,然后放在凉杯里晾凉了,再拿给美仑喂给还在不停哭闹的牛牛喝……

    想不到,到了厨房看见正在里边做晚餐的美奂一把就被她给抢了过去,还说:“这样的活儿咋能让姐夫做呢,给我吧……”

    “也好……”马到成还真不一定会烧羊奶,而且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也就将那个挤了少半下羊奶的锅内胆递到了美奂的手里。

    “别走……”马到成以为没他什么事儿了,转身就要离开,却一把被美奂给拉住了……

    “还有我什么事儿吗?”马到成不知道美奂为啥要拉住他。

    “姐夫抱抱我……”美奂把炉火点燃的同时,似乎她心中的炉火也腾地一下子被点燃了一样。

    “这大白天的,让别人看见了,咋跟人解释呀!”马到成赶紧躲避。

    “谁是别人呀,那个野丫头看见了又能咋样?”美奂知道,家里现在就是多了一个乡下来的养羊丫头而已,怕她个甚!

    “她也是个大活人呀,看见了肯定要产生强烈的疑问呗!”马到成这样提醒说。

    “疑问就疑问,我才不怕呢……”美奂觉得,她跟姐夫好是天经地义的,谁都无法阻止的!

    “咱们俩……不差这一个拥抱吧!”马到成真觉得有点不懂美奂为什么对他的欲求如此强烈。

    “谁知道今天夜里姐夫能不能跟人家一起睡呀,还不如趁这个工夫,跟人家好一把,人家也就不用那么惦记了……”美奂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现在?在厨房?”

    “对呀,姐夫你看!”美奂边说边撩起了围裙……

    “天哪,赶紧放下,你这是要干什么呀,这大白天的,你咋就……”马到成真有点目不忍睹,美奂为了能吸引老子,居然什么招法都用上了!

    “都是因为太想姐夫了嘛,赶紧满足人家人家不就不用这样了嘛……”美奂直接扑了上来……

    “咋满足啊,这是厨房啊!”

    “就从后边抱住人家满足人家嘛……”

    马到成无奈到家了,但看见美奂那饥馑难耐到了无以复加程度的可怜表情,又产生了某种特殊的怜爱……

    锅内胆里的羊奶沸腾的时候,马到成也终于满足了美奂的渴求,赶紧用厨用的厚手套把那些烧开的羊奶给倒进了一个凉水杯里,又找了更大的盆,放进凉水将凉水杯坐在里边……就要直接端出了厨房,却被美奂懒洋洋地拉住了说:“姐夫别走,人家还要……”

    “你有够没够!”马到成这样低吼着。

    “没够……”美奂却无限娇柔地这样回应。

    “你咋变成这样了呢……”马到成越来越受不了美奂的缠磨了。

    “姐夫答应晚上还给人家,人家就放姐夫走……”美奂还要马到成给出新的承诺……

    “好好好,我答应你,赶紧放我走……”马到成只好再次应承就范了……

    “姐夫千万别食言啊……”美奂这才松开了马到成的胳膊……

    马到成这才端着烧好正在冷却的羊奶出了厨房,直奔美仑哄牛牛的那个房间……

    一看羊奶终于烧好了,美仑好像盼来了星星盼来了月亮一样!

    可是轮到喂牛牛羊奶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问题——家里没有带奶嘴儿的奶瓶子啊!

    “之前唐小鸥是咋喂的呢?”

    “就是用羹匙吧……不对,在救援现场哪里有羹匙啊——我想想……”

    “还能让他直接用凉水杯喝吗?”

    “不可能啊——对了,我想起来了,唐小鸥是先自己喝在嘴里,然后再……”马到成一下子想起了唐小鸥的那个动作,虽然很隐秘但还是让他看见了……

    “嘴对嘴地喂他?”美仑十分惊异地这样问道。

    “对,就是这样喂的……”马到成充分肯定说。

    “哎呀,这个我看来不了……”

    “咋了,你觉得不好意思?”马到成以为,美仑拉不下面子嘴对嘴地喂给牛牛吃羊奶呢!

    “还真不是……”

    “那是什么?”

    “我是受不了羊奶的膻味儿!”美仑说出了真实的理由……

    “哎呀,那咋办呢——这样吧,先用羹匙喂喂他,让他不哭了最好,我这就出去到超市去给他买个带奶嘴儿的瓶子回来……”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提议。

    “要买就多买几个,各种型号的都要,别怕花钱……还有就是婴孩需要的东西你见到了也都一并买回来吧……”美仑同意并且给出了这样的吩咐。

    “好,我这就去……估计用不了半个小时吧……”马到成开始准备出发了。

    “嗯,这个小区的西边五百米处就有个大型超市,晚上九点才歇业呢!”美仑这样指引马到成说。

    “我,我速去速回……”

    “对了,刚才唐小鸥来电话问,家里需不需要她,我当时还犹豫,现在看,牛牛要是这么不好伺候的话,还真得让她过来了……”美仑又提及了这样一件事儿。

    “那我顺便接她过来?”马到成试探着问。

    “行吧,我真担心一个人应付不了这个孩子了……”美仑的主要目的在这里。

    “那好,我顺路把唐小鸥给接过来……”马到成说完,就从美仑的房间里出来,刚到车库前打开车库门,却看见何盼娣走了过来:“牛先生,借我手机用用吧……”

    “你手机没电了?”马到成这样猜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