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6章:嘴上的功夫

    可是马到成提溜着那个锅内胆,从一楼通向院子的门儿刚出去,就看见了何盼娣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再仔细一看,奶奶的,物业的耳朵可真尖,那只同来的小羊也没叫几声啊,咋就把那个讨厌的朱经理给招来了呢?

    一定是何盼娣听这个物业的领导说小区不允许养羊有点吓傻了,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马到成立即走了过去,见到朱经理马上就说:“朱经理啊,正打算到物业去找你借镰刀去呢,咋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呢?”

    “牛哥不是我多事儿,你家……”

    “朱经理啊,咱们物业是不是真的有镰刀啊……”马到成不等对方说出他的意思,马上这样打断他说。

    “牛哥要镰刀干啥呀……”朱经理被牛得宝的问话给弄蒙了。

    “朱经理真是眼大漏神,没看见我家刚刚买回来的两只宠物山羊吗?”马到成先发制人地首先提到了两只山羊。“宠物山羊?”朱经理被这个叫法给弄得有点惊异。

    “对呀,一下子花了我好几万呢,这不,还特地请来了饲养师帮我饲养呢——只不过,养羊需要吃草吧,小区里的草都打了除草剂,白给我家的羊都不会吃,可是牵着羊出小区外边放牧的话,又怕半路羊拉粑粑污染了小区,所以,就打算找一把镰刀,到小区外边那片开发商撂荒的地里去割一些青草回来喂羊吃……”马到成索性拉开架势,完全不去领会这个朱经理来这里的意图,只管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说明为什么要找一把镰刀。

    “我跟你说牛哥,镰刀物业是有,不过我要说的是……”朱经理还是要说出他想说的话!

    “啥都别说了朱经理,之前我本来想养两只宠物狗的,可是我经常听见别人家的狗大半夜的汪汪吵得人睡不着觉,还有,牵出去溜的时候,随时随地大小便,小区很多树下都有一股子狗尿的骚味儿呢,所以,我才改成养羊了……”马到成言外之意是,那些养狗的毛病多了去了你都不管,我家养两只山羊有啥不妥的?

    “我的意思是……”

    “朱经理,我知道你的意思,是要提倡大家多养羊,少养狗,这样的话,第一是减少狂犬病的恶性时间发生,二是清洁小区环境,三是不会再有狗叫吵得人彻夜难眠,山羊的叫声跟狗的叫声朱经理更愿意听哪个?”还是没等朱经理解释,马到成又是这样先发制人地阐明了自己的观点。

    “牛哥你听我说呀……”

    “是不是小区的条例上明确写着不许在小区内饲养禽畜?”马到成就是要压制对方不让他开口说话,假如他想说啥,也要老子替他说出来,这样的话,就会总说上句!

    “对呀,我要说的就是这个呀!”朱经理只好说下句,承认自己就是来说这个的。

    “那小区的条例上是不是写着允许变相杀人?”马到成突然没头没脑地这样来了一句。

    “没写呀,这样的条例咋会写在物业的管理条例上呢?牛哥啥意思呀?”朱经理再次被对方的问题给弄蒙了。

    “我早就料到小区会阻止我养这两头羊,但我儿子牛牛除了羊奶什么都不吃,好不容易才弄到这只奶羊和小羊,算是暂时让我儿子有了可以活下去的奶源了——朱经理,假如你以物业的名义禁止我养羊的话,我儿子牛牛出个三长两短的,你说是不是你朱经理变相杀人了呢?”马到成这样解释他说的“变相杀人”是个什么概念。

    “牛哥你看,你咋这么说话呢?”朱经理一听对方居然扣了这样一顶罪恶的帽子在头顶,马上这样争辩说。

    “我怎么说话呀,我说的都是事实啊,听到了吧,我儿子被你给吓到了,又哭闹起来了吧……”正好这个时候马到成听到了美仑呀的一声叫,接着就听见了牛牛的哭闹声。

    “牛哥呀,我是想问,你咋突然就有儿子了呢,也没见你妻子怀孕呀!”朱经理被这个牛哥给弄得也没电了,只好没话找话地这样问道。

    “放屁,我老婆怀孕还用通知你吗?我老婆天生就是那种怀孕不显怀的女人,当然谁都没注意到了……咋了,你还怀疑不是我亲生的?是抱养来的?要不要马上报警让警察来核实一下是不是我牛得宝购买了被拐卖的儿童啊!”马到成顿时发飙了……

    “哪里哪里,牛哥玩笑了,我也是例行公事,既然牛哥家有如此特殊的情况,那就暂时先这样吧,回头谁问到我,我也好跟他们这样解释啊……”朱经理终于觉察出根本不是牛得宝的对手,就这样告饶认输了。

    “谁有意见只管直接来跟我提,我牛得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谁背后说瞎话,一旦让我知道了,可别怪我不客气!”马到成索性撂下了这样的狠话!

    “不会的,不会的,谁知道了牛哥家的情况都会理解的,我先告辞了……”朱经理灰头土脸地从小院里退了出去……

    “牛先生,你嘴上的功夫也是天下第一呢!”何盼娣最怕这些“管理者”了,一旦他们出现,他们何家就要遭殃,今天看见物业的人来管她的两只羊了,都吓傻了,生怕被牵走没收了,可是看见牛先生来了之后,三言五语地就将气势汹汹前来兴师问罪的物业给打发走了,着实从心里往外更加钦佩敬仰这个牛先生了……

    “是吗?我也没说什么呀!”马到成一听何盼娣这样夸赞自己,心里顿时美滋滋的,还这样装逼地来了一句。

    “我要是早点认识牛先生就好了,跟牛先生学点嘴上的功夫,也就不至于被那些到我们家去罚款的人欺负成那个样子了……”何盼娣边接过马到成递给她的锅内胆开始挤羊奶,边这样说出了为什么如此钦佩牛先生的嘴皮子功夫。

    “就是啊,下次,下次再有谁敢欺负你家,你找我,看我怎么对付他们!”马到成越发有点飘飘然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牛牛的哭闹声更邪乎了,马到成只好对何盼娣说了句:“你快点挤,我去看看为啥牛牛哭得这么厉害……”

    可是马到成刚一转身,居然一下子跟站在身后的杨水花撞了个满怀,差点儿跟她来了个脸贴脸,吓了马到成一大跳:“你这个人,咋悄默声地站在别人的身后呢?”

    “我不是怕惊扰到你媳妇儿吗——咋了,你家那口子真生了?”杨水花妖娆地弄出有些撩人的动作,这样问道。

    “是啊,咋了?”马到成只好这样冷冷地回应道。

    “听孩子哭成那样,八层是奶还没下来吧……”杨水花居然这样猜测道。

    “是啊,咋了?”

    “不瞒你说,我孩子虽然三岁多了,可是一直还没忌奶呢,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先给你儿子喂几天奶呀,等你媳妇儿的奶水下来了,再接着喂不就省得让孩子这么哭闹了吗!”杨水花边说,边还用力地托了几下她那沉甸甸的两个奶水储备袋。

    “你真的——还有奶水?”马到成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要不要你先来两口试试?”杨水花一看对方感兴趣了,立马凑了过来,险些用最高处碰到马到成的身体。

    “别别别,我信我信,这样吧,我去问问我媳妇儿,她同意,我就让你进屋去给我儿子喂奶,这行吧……”马到成急忙退后两步,这样说道。

    “好啊,谁让我就是那爱管闲事儿,见了别人需要就主动上杆子要帮忙的人呢!”杨水花居然这样自我感觉良好地夸耀着。

    “好,你等着……”马到成虽然十分厌烦这个时时处处都骚气逼人的女邻居,可是一听她居然还有现成的奶水,这无异于是雪中送炭啊!

    管她是谁,只要能让牛牛不哭不闹就行!

    马到成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屋里,看见美仑正鼻尖上冒汗不知所措地在哄哭闹不止的牛牛,就上前去问道:“他刚才不是让你哄得不哭不闹了吗?”马到成是暗指美仑也用上了唐小鸥的招法,咋就不灵验了呢?

    “还说哪,都是你出的馊主意,两个都被他给咬破了!你看!”美仑居然真的掀开衣襟给马到成看。

    “妈呀,这小子也太可恶了!要不——我说了你可别生气!”马到成躲闪不及,看到了被咬出血印儿的两个地方,就这样骂了一句。但转而,有像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说。

    “有啥话赶紧说,只要能让牛牛不再这么哭闹了就行……”美仑以为马到成又想出了什么新点子呢。

    “羊奶挤上了,但还要烧开什么的,至少也得半个来小时吧,要不然咱们再想点别的办法?”马到成有点吃不准该不该说下边的话,所以,有点迟疑。

    “还有啥办法,难道你想让这个小东西把美奂也给咬成我这样啊!”美仑一下子把马到成的意思理解成了这个!

    “不是美奂!”马到成却直接回答不是美奂。

    “那你还想祸害谁?”美仑心里惊讶地想,难道你要牛牛去祸害那个乡下来的村姑不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