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5章:一边凉快去

    “那美仑姐就给我打电话,我再赶过来帮美仑姐来哄他……”唐小鸥还真是个好脾气好性格。

    “好吧,那你走吧……”美仑似乎再也没理由留下唐小鸥了。

    一看唐小鸥走开了,美奂才凑过来,直接问美仑说:“姐呀,今天晚上姐夫睡哪里呀?”

    “你觉得,今天晚上大家还有觉可睡吗?”美仑怀抱牛牛边掂量边这样回答说。

    “我不管,反正我要跟姐夫一起睡!”美奂立马耍小孩子脾气地说。

    “长点心吧,别让这个村里来的丫头笑掉大牙!”美仑的意思是,你就不能忍一忍?让外人看到了小姨子和姐夫是这样的关系,传出去还不让人耻笑到家吗?

    “我才不管什么村姑不村姑呢,反正没姐夫我睡不着!”美奂一门心思硬着头皮这样说。

    “那你就看着办吧,只要你姐夫同意,你就只管跟他睡好了……”美仑十分无奈,只好这样回答说了。

    “姐姐同意啦?”美奂马上喜笑颜开了。

    “随便你吧,我现在最头疼的是这个牛牛我咋样才能带好他……”美仑哪有心思管妹妹的好事啊,就这样回应说。

    “姐姐可真是的,放着好日子不过,弄个虱子头上挠,这可怪不得别人了!”美奂似乎一点儿都不喜欢家里多了个牛牛。

    “你懂什么,一边凉快去!”美仑却深知这个牛牛能进驻家里意味着什么,所以,这样来了一句。

    这个时候,马到成已经协助何盼娣在一楼的院子里找到了拴羊的地方,还特地找来一把高级遮阳伞,架在了拴羊的地方,再用几个立式的花架子围住,俨然像个临时的羊栏了……

    “家里有镰刀吗?”何盼娣这样问道。

    “这话问的,就像我到你家问家里有飞机吗!我这样的家里咋会有镰刀呢?”马到成马上这样回应说。

    “那我咋给奶羊割草吃啊!”何盼娣提出了现实问题。

    “别急,我到物业给你问问,他们兴许有镰刀之类的工具!”马到成只好这样应对了。

    “那牛先生可得快点儿,我家的山羊一路颠簸这工夫又渴又饿的……”何盼娣却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水有的是啊,可以随时到这里来接呀!”马到成指给何盼娣看,小院里就有一个浇花用的水龙头说。

    “自来水里有漂白粉味儿,我家奶羊不喜欢喝,再说了,喝了这样的自来水,我可不能保证羊奶的质量了……”何盼娣居然这样回答。

    “那你家奶羊之前都喝什么水呢?”

    “山泉水呀,跟我们全家喝的一样啊!”

    “好好好,我这就给你拿矿泉水来给你家奶羊喝这总行了吧……”马到成一听,心里骂道:行啊何盼娣,一下子鸟枪换炮了,连你家的山羊都一步登天要跟牛家的家人一个待遇了!

    “也行,就怕你家供不起呢……”何盼娣居然还说风凉话。

    “不是吧,你要多少我给你弄回来多少……”马到成一下子被何盼娣给逗乐了。

    “第一天先这样吧,以后我可以把自来水烧开了,晾凉了再给我家奶羊喝,这样就不用让你家破费那么多了……”何盼娣还算善解人意。

    “也好,我这就给你先拿一箱矿泉水来……”马到成边说边朝一楼的客厅走,却突然听到了牛牛的哭闹声,赶紧循声过去,看见抱着牛牛的美仑一脸是汗不知道拿哭闹的牛牛咋办好……

    一看马到成走过来了,赶紧问他:“是不是他饿了呀,快点挤点羊奶给他喝吧……”

    “挤羊奶需要点时间,烧开了,晾凉了也需要一定时间的……”马到成却这样回答美仑说。

    “那就一直让他这样哭闹啊!”

    “是啊,要是唐小鸥在就好了……”

    “咋了,离开她还不行了吗?她有什么特殊的办法能让牛牛不哭不闹吗?”美仑一听有点生气,就这样反问道。

    “当然有,不过,怕你学不来……”马到成成心这样揶揄美仑说。

    “假如真的收养了他的话,我就成了他妈妈了,天天朝夕相处,有什么学不来的?”美仑知道这个牛牛的存在意味着什么,所以才会这样表态说。

    “唐小鸥是给他吃了这里,才暂时不哭不闹的,一直等到羊奶烧好了,晾凉了……”马到成边说,边指了指自己的胸脯。

    “吃这里?”美仑惊得什么似的。

    “对呀,头回吃的时候,牛牛觉得里边没奶水,被骗了,还咬破了唐小鸥这里呢!”马到成很是认真地回答说。

    “你亲眼看见了?”美仑却马上追究这样的细节!

    “这话问的,我有必要亲眼所见吗?我是唐小鸥抱怨的时候跟我说的,说是为了让牛牛不哭不闹,她这里都被咬破了……”马到成一下子被逗乐了,心说:咋这么过敏呢?即便老子亲眼看见了,你还能咋样吧,何况,老子能承认亲眼所见吗!

    “你的意思是,也让牛牛先吃我这里?”美仑看着马到成的眼神,这样询问道。

    “这可不是我求你一定这么做的……”马到成赶紧逃避责任。

    “你就是这个意思……”美仑却一定要这样认定!

    “好好好,算我没说行了吧!”马到成赶紧假借给何盼娣弄矿泉水而离开了美仑……

    只是马到成从一楼的冰箱里,搬出一箱矿泉水朝院里走的时候,却发现牛牛不哭了,走到美仑附近,发现她正低头做些什么,发现他过来了,马上转过身去对他说:“别过来!”

    马到成只好偷笑着赶紧低头而过,心说:还是这招儿管用吧!

    马到成把那箱矿泉水放到了何盼娣的面前,对她说:“听见牛牛哭了吧,赶紧给挤点羊奶给他喝吧……”

    “先等等吧……”

    “为什么呀?”

    “我家山羊一路颠簸还不得歇一歇呀,再说了,我家小羊也饿得咩咩叫了,咋地也得先让奶羊的孩子先吃饱了,然后再管别人的孩子吧……”何盼娣的心里一直憋着一个小主意——让这个牛先生给自己买一部手机或者给她个二手的手机,所以,说起话来就开始有点别扭了。

    “我说何招娣,你还有没有个轻重缓急,来这里我可是先斩后奏的,你可别给我上眼药,让我在家里没面子,回头你提什么要求我都没法满足你了……”马到成一听何盼娣有点成心为难他的意思,就这样来了一句。

    “别的都不用,只要牛先生答应给我们家翻盖倒塌的房子就行了……”跟这个大的理想比起来,何盼娣还是突然放弃了那个小主意——只要你们觉得方便,我没手机也无所谓了……

    “我可以答应你呀,可你也得给我点面子,赶紧别让我儿子哭闹了呀……”马到成一听对方还提翻盖房子的事儿,就这样回了一句。

    “你到底几个老婆呀?”何盼娣边做挤奶的准备,边突然这样问道。

    “干嘛这样问?”马到成有点猝不及防。

    “我咋感觉这个牛牛不是你这个老婆生的……”何盼娣拿出了具体证据——哪有娘哄不了自己孩子的呀!

    “的确不是啊……”马到成立即承认。

    “那湖里还没捞上来的那个也是你老婆?”何盼娣无论如何都掰扯不明白这个牛先生与这个牛牛还有家里这个美若天仙的老婆之间的关系……

    “情况有点复杂,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楚的,求你了,你快点挤点羊奶,先让牛牛不再哭闹了比什么都重要……”马到成心说,别说你,就连牛家自己的人都被掰扯明白这其中的关系呢,你一个刚刚来的村里的丫头片子,哪里会弄的清楚明白呢!

    “那好,那我答应牛先生,这就挤羊奶,只是,我现在手里没有应手的家什呀!”何盼娣是准备好了可以挤羊奶了,但却突然两手一摊这样说。

    “你等着,我这就去拿奶锅来……”马到成说着就往一楼的厨房跑,心里想,管他什么锅呢,拿出一个来让她凑合着用就行了呗,想不到,进了厨房,刚刚找到一个合适的锅内胆,正要离开,却一下子被冲进来的美奂给拦腰抱住了:“姐夫呀,想死人家了……”

    “没看见我正忙呢吗,快松开……”马到成感觉到,美奂不但紧紧地贴抱住了他,还用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他……

    “除非姐夫答应今晚到人家的屋里去睡……”美奂的手又抓紧了一些,好像不答应她就会一直这样抓住不放,甚至还要直接给抓碎了不可。

    “你问过你姐了?”马到成想起了之前跟她的对话。

    “问过了,我姐说随便我,只要姐夫答应就行……”美奂凑得更近,抓得更紧了。

    “现在我没法答应你呀……”马到成实在没处躲藏了,只好妥协。

    “咋了,跟那个乡下丫头约好了?”美奂所有的妩媚瞬间变成了冷峻!

    “瞎说什么呢,我是说现在家里多了个牛牛,谁知道我今天晚上还有没有觉可睡……”马到成也跟美仑想的差不多,所以,这样回答美奂说。

    “哎呀,该死的牛牛,真不该弄他回家里的……”美奂顿时开始讨厌甚至咒骂起牛牛了!

    “别瞎说,快回你屋里呆着去……”马到成真的再也受不了美奂如此不通人情自我到家的品性了!

    “那姐夫答应人家晚上到我屋里去睡……”美奂再次这样“武力胁迫”说。

    “好好好,假如我还有时间睡的话,一定到你屋里去……”马到成没办法,只好做出了这样的妥协。

    “这才是人家的好姐夫嘛……”一听姐夫答应她的请求了,美奂才放开了马到成,让他拿着锅内胆从厨房里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