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4章:黄花大闺女

    牛旺天得知牛欢牛畅突然回来了,却显得异常高兴,因为在他们俩失踪的这两三年里,牛旺天还真是觉得牛家就快断了根苗了,虽然牛得才话里话外的对他说可能这俩小兔崽子不是他的种,但也没经过证实到底是还是不是,所以,暂时在名义上,他牛旺天不是“绝户”的人,还有孙子孙女在为牛家续香火,在同行业界脸上有光,做生意也备受青睐……

    所以,俩孩子失踪之后,牛旺天却一直对外隐瞒说,这俩孩子被送到外地封闭式求学去了,甚至说已经送俩孩子到国外去留学了……

    这期间牛旺天几乎是隔三差五就耳提面命让牛得宝快点跟美仑生出个孩子来,可是无论咋努力,美仑的肚子里就是没有动静……

    牛旺天甚至鼓励牛得宝让小姨子美奂住进家里,暗示他,无论跟谁生出的孩子他都认!

    只不过,牛得宝有贼心没贼胆儿,到死也没把漂亮的小姨子美奂给划拉到手,却把一个黄花大闺女便宜了长相酷似他的马到成这个穷小子……

    牛旺天天天巴望着牛得宝能通过不同的女人给他生出个可以替代牛欢牛畅的孙子孙女来,但就是得不到他想要的局面……

    所以,一听说牛欢牛畅突然回来了,赶紧召见他们俩……

    说也奇怪,牛欢牛畅见了父亲牛得才是一副冷酷无情的表情,但见了牛旺天却马上变成了天真可爱的乖宝宝……

    原来牛欢和牛畅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有过这样的对话:“咱俩要想被接纳,必须装出一副可爱的样子才行,尤其是对待爷爷,只有这样才会从他的手里骗到钱,甚至可以骗到我们想要的遗产继承……”

    “可是我见了他们就像见了猎杀对象一样啊!”牛畅却一时还转换不过来。

    “这是咱们新的生存之道,必须把真实身份隐藏起来,必须跟牛家融为一体,只有这样,咱俩才能活下去,才能得到我们想得到的一切……”牛欢这样说道。

    “好,我都听哥哥的!”

    从牛欢牛畅见到牛旺天的那一刻起,两个骨子里早已变成冷血杀手的家伙,居然一下子都变成了活泼可爱的宝宝承欢膝下,让牛旺天欢喜得不要不要的,也因此没少给他们俩“零花钱”甚至在之前召开遗嘱公证酒会的时候,想在遗嘱中,单独给这俩孩子一份儿可观的遗产!

    可是近一个时期,特别是在遗嘱公证会那天发生的牛得宝被“毒死”未遂事件发生后,牛旺天从牛得宝提供的家庭监控录像里,看到了牛欢的种种表现,才认定了这个兔崽子应该不是牛家的种,并且多次对牛得才施压,让他管好这俩小孽种!

    牛得才从牛旺天那里得到的奚落惩戒转而就会宣泄到牛欢和牛畅的身上,非但没阻止他们俩丧心病狂的行径,反而在毒杀二叔阴谋失败后,又连续制造了车库无人驾驶撞人和之后的用偷来的跑车,将载有牛牛的,黄幼祥开那辆丰田霸道给别进林海湖,虽然最后一次让牛畅弄来那辆重型的六轴大型卡车要迎头撞击二叔的宝马X6没有得逞,但他们俩越来越觉得,必须弄清楚到底是不是牛家的后人,这个问题很重要!

    假如是的话,那接下来就应该做掉“中间环节”,换句话说,就是不要牛得才和牛得宝子辈的人再存在了,直接笼络住老爷子牛旺天,将百亿遗产都归于他牛欢和牛畅的名下,岂不是一步登天达到了最理想的境界吗?

    假如不是的话,那就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假如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牛家现有的男性都干掉——牛旺天,牛得才,牛得宝,甚至包括那个牛牛都没了的话,牛家的财富会是谁的呢?这还用问吗?法定的自然继承人就是他牛欢牛畅俩个孙子孙女呀!

    正是出于这样的背景和心理,才让牛欢牛畅迫不及待地胁迫牛得才抽取了血液样本,然后绑了牛得才,开上他的那辆悍马越野直奔省城,花掉手里几乎所有的钱,就是要尽快弄明白他和牛畅到底是不是跟牛家的血缘沾边儿,到底是不是牛家的种……

    然而,身处省城,难免想起他们俩曾经的那两三年地狱般的经历,杀了那么多人,做过那么的罪不可赦的坏事,哪里还敢在省城逛街住店下饭店呢?

    只有将车子停靠在亲子鉴定中心的停车场里,在车里过夜了……

    漫漫长夜,万籁俱寂,牛欢和牛畅猫在那辆悍马车里,像两只无家可归的野生动物,等待命运的宣判……

    马到成开车回家的路上,忍不住笑出声来——尼玛,这可真有意思啊,车里边除了唐小鸥和牛牛,又多了一个何盼娣外加一大一小两只山羊!

    但马到成马上就笑不出来了——弄奶羊回来的事儿也没跟美仑美奂商量一下,回去后她们会咋想?特别是还把何盼娣给一并接了回来,弄不好关于“男朋友”“二姐夫”之类的误会也会传到她们的耳朵里,到时候,咋跟她们解释呢?

    想不了那么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都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嘛,就不信老子这样尽心尽力地要把牛家的事情做好会得不到美仑美奂的理解……

    车子停到自家院子里的时候,美奂第一个冲出来,只不过,被跟出来的美仑一把给薅住了,才没一下子扑到马到成的身上来个疯狂的亲昵……

    因为美仑的眼尖,看见车里坐的不止有唐小鸥,还有个陌生的姑娘在里边,这样的情况下,美奂这个“小姨子”若是扑上去跟姐夫那样亲昵的话,被“外人”见了可咋解释呢!

    可是美仑看见马到成从车上下来,掀开后备箱,拉出一大一小两只山羊的时候,还真是惊呆了,走上前去问:“这是干啥呢?”

    “牛牛别的什么都不吃,唯独喜欢喝羊奶,我就让羊的主人一起来咱家了,这样的话,只要牛牛想喝的话,就可以现挤现喝了……”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可是,不知道物业让不让小区里养羊呢!”美仑又这样担心说。

    “这个你就别管了,他们找来再说吧……”马到成一下子想起了那个朱经理的脸,就这样来了一句。

    “可是,你打算给羊吃什么呢?”美仑还是觉得家里突然来了两只山羊有点不知所措。

    “我来的路上看见了,小区外边有一大片空地全都是山羊爱吃的草……”何盼娣忍不住回答美仑的问题了……

    “她是谁呀?”美仑听见村姑说话,马上这样问马到成。

    “她就是羊的主人,叫何盼娣,养羊挤羊奶之类的大家都不是行家,我就把他也接来了——对了,这是我妻子徐美仑,这是她妹妹徐美奂……”马到成赶紧介绍双方。

    一听牛先生的介绍,何盼娣有点傻眼,原来这个牛先生还有这么冷艳绝伦的老婆外加一个甜腻可爱的小姨子呀!可是那个孩子是谁的呢?湖里边还没捞上来的那个女人又是谁呢?车里抱孩子的那个跟牛先生亲密无间的女护士又是谁呢?诸多疑问都萦绕在心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揭开谜底……

    而看到马到成带回来这样一个水嫩的村姑,美仑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却没表现出来,美奂看见了何盼娣,却一下子将马到成给拉到一边小声问:“是不是你已经跟她那个了?不得已才带回来的?”

    “瞎说什么呢,如果你会养羊的话,我马上就打发她回家去!”马到成这样回应说。

    “我可丑话说在前头,发现你们俩有那种关系,别怪我对她不客气!”美奂本来已经没话可说了,但还是这样来了一句。

    “我也丑话说在前头,现在家里多了别人,你也千万别当众跟姐夫起腻,知道了吗?”马到成反过来又这样提醒美奂说。

    “咋了,难道姐夫晚上都不到我屋里去过夜了?”美奂怕的就是这个假姐夫不理她了,而她真的像度蜜月一样,一时一刻都不想离开这个姐夫了……

    “这个别问我……”

    “那人家问谁呀?”

    “问你姐呀!”

    “为啥问我姐呀?”

    “因为来外人了,因为我跟你姐是名义上的夫妻!”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好,那我这就问我姐去!”美奂还真就直奔美仑走过去了。

    只是美奂回头想去问美仑咋决定这个姐夫晚上跟谁在一起的时候,看见唐小鸥抱着牛牛从车上下来了,正在把牛牛交到姐姐美仑的手上,还说:“我都出来一天了,现在好了,奶羊都给弄家里来了,牛牛若是哭闹的话,直接给他喂煮好的羊奶就行了——我必须回医院去了,估计还有很多事情等我去处理呢……”

    “他真的不会哭闹了?”从来没有育儿经验的美仑,抱住牛牛的时候显得有点别扭,但又不能不接受,就这样问了一句。

    “只要吃饱喝足了,他是不会闹人的——我品过了……”唐小鸥这样耐心地说道。

    “可是,假如他闹得不行呢?”美仑还真有点麻爪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