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3章:非人的折磨

    这工夫,何盼娣叮嘱何来娣回来了,上了车,系好了安全带,马到成这才停止了跟唐小鸥的对话,启动车子,开上主路,就朝林海市的方向平稳驶去……

    此刻正好夕阳西下,余晖不但照耀在马到成开的后车窗上,也照在了牛欢开的那辆悍马上……

    大概在一小时前吧,牛欢和牛畅开着牛得才的那辆悍马抵达了省城,很顺利就抵达了省里最大的一家的亲子鉴定中心,可是负责接待的人员是个四十来岁干部模样的男人,看了牛欢牛畅递到他面前的申请表和几份儿检验样本,只说了句:“你们请求亲子鉴定的条件不符……”

    “怎么不符?”

    “材料不足,还差……”

    “是不是还差这个?”牛欢边说,边趁没人注意,搥到对方怀里一沓钱。

    “嗯,除了这个材料,还差……”那个干部男显然是看见院子里停车下来的这俩小家伙是富家子弟,不然的话,谁家孩子能开上悍马这样高端到极致的越野车呢?所以,一旦接到了第一份儿“补充材料”马上有所松动,但并没直接撒口。

    “差点儿忘了,是不是还差这个?”牛畅看见牛欢给她使眼色,就从她的兜里也掏出一沓钱搥了过去……

    “嗯,这下材料差不多齐了……”干部男还不是无底洞。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拿到检验结果呢?”牛欢想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到鉴定结果。

    “那就看你们是不是加急了……”干部男似乎又找到了勒索的机会。

    “咋样才能加急呢?”牛欢差不多已经懂了对方的意思了。

    “这个嘛——要是你们的材料百分之百整齐的话,大概明天上午九十点钟就能出来……”干部男特别会暗示。

    “是不是我们的材料补充上这个就百分之百整齐了?”牛欢一咬牙,将最后一沓钱也给搥了上去……

    “应该没问题了,明天九点以后,到这里来取结果吧!”干部男这才算彻底饱足了,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谢谢叔!”牛欢牛畅很快拿到了亲子鉴定的单号,离开了鉴定中心,坐在车里的时候,牛欢突然有些茫然……

    “哥,我们是现在回林海市,还是留在省城住一宿?”牛畅看哥哥心情有点抑郁,就这样问了一句。

    “就在车里等吧……”牛欢有点心烦意乱。

    “哥不敢住店——难道还在怕他吗?”牛畅似乎在暗指一个重要的人物。

    “他都死了,我怕他什么!”牛欢却不屑一顾地这样回应说。

    “既然他已经死了,那哥还怕什么呢?”牛畅不知道牛欢为啥闹心。

    “我怕今天这个家伙骗咱们俩……拿了钱不给办事儿!”原来牛欢担心的是这个。

    “只要哥一声令下,小妹就做了他……”牛畅说的时候,伸出的五个手指逐一朝手心儿靠拢,一个优美的动作,攥成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拳头。

    “省省吧,在省城,千万被再惹是生非了……”牛欢将座椅放平,整个人就平躺下去……

    “我听哥的……”牛畅也学牛欢,放平了座椅,并排躺了下去……

    兄妹俩不约而同,回想起几年前,在省城发生的那些不堪回首的惨痛往事……

    那个时候牛欢不到十八岁,牛畅不到十六岁,自打牛得才从香港来大陆找到父亲牛旺天之后,一夜之间就成了亿万富豪家的金童玉女,没多久就成了两个骄横跋扈的纨绔子弟,没有任何学校能容纳下他们兄妹,没有任何法律能约束他们两个,但无论出了多大的事儿,牛得才都会通过牛旺天用钱用势力来给摆平,这就更加助长了这兄妹俩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疯狂……

    然而,就在他们俩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们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的时候,却突然因为父亲牛得才在几次经营牛旺天给他的公司一败涂地,下决心“断供”豢养骄奢淫逸无恶不作的牛欢牛畅兄妹俩之后,一下子从花天酒地到了身无分文,之前养成的坏习惯哪里会一天就戒掉呢?

    尤其是刚刚染上毒瘾的兄妹俩,就更是因为弄不到让他们飘的东西而抓心挠肝痛不欲生……

    逼到绝处,兄妹俩居然铤而走险,直接到省城来找供货的上线,一旦弄到了想要的东西,竟又动了杀机,将上线弄死,截获所有东西,但在逃离的时候,被上线的老大红胡子派人抓了个人赃俱获……

    “想死想活吧……”红胡子这样问兄妹俩。

    “想活——活得了吗?”牛欢知道闯了不可饶恕的大祸,更是知道死到临头,所以,听到对方这样问,也就这样反问道。

    “那就看你们愿不愿意了……”红胡子摆弄着手里的匕首,这样阴阳怪气地回答说。

    “你们把我咋样都无所谓,千万别祸害我妹妹!”关键时刻,牛欢居然还知道护着还不到十六岁的妹妹牛畅!

    “小子,现在我们如何处置你们俩还用商量吗?”红胡子立即气恼地咆哮说。

    “那您就直说咋样才能活命吧!”牛欢当时还真怕小命就这么被人给咔嚓了……

    “接受我的秘密训练,然后替老子卖命三年,老子让你们做什么,不能说一个不字!”红胡子这样凶巴巴地说出了具体条件。

    “秘密训练?你要把我们训练成什么?”牛欢一听,顿时有点恐惧——不会是把他训练成鸭子,把妹妹训练成**!

    “超级杀手!”红胡子却给出了这样出人意料的答案。

    “然后杀谁?”牛欢一听居然有些亢奋!

    “老子让你们杀谁就杀谁!”红胡子直接这样回答说。

    “那好,我们答应你,但也只限期三年……”牛欢瞅了一眼牛畅,见她的目光茫然,也就答应了红胡子的条件……

    “一言为定!”红胡子阴险地笑了几声,马上招呼他的心腹手下,将牛欢牛畅带了下去……

    接下来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红胡子为了达到他的险恶目的,把牛欢牛畅这俩本该杀掉的“俘虏”通过非人的手段培训成了一对冷血杀手……

    残酷的训练让他们俩在非人的折磨糟蹋逼迫下,完全失去了羞耻感、恐惧感、甚至罪恶感,同时也被训练成了抗压力、应变力超强,各种驾驶技能,各种开锁技巧,各种极端情况下的潜入与逃逸的高手……

    当然,牛欢除了这些还增加面对复杂局面如何想出对策,如何临场指挥,如何全身而退的谋划等特殊训练,让他们兄妹的组合成了一对可以单独执行特殊任务的暗杀小组……

    没等特训完毕,红胡子就指派这兄妹俩做掉了三四个仇家,最令红胡子得意的是,这兄妹俩居然比他的心腹手下干的还要干净利索不留痕迹,当然,控制这兄妹俩的法宝就是用他们的毒瘾来控制他们……

    在接下来的两三年里,牛欢牛畅完全被红胡子像两只困兽一样封闭式地豢养着,一旦需要,立即放出去替他清除各种对手,几乎无一失手,也在一次又一次危险的行动中,将这兄妹俩的胆量技能以及杀人不眨眼的心理素质培养到了空前绝后登峰造极的程度……

    直到一年前,牛欢牛畅被派到外地去执行一项暗杀行动,却在行动前突然与红胡子失去了联系……

    牛欢牛畅只好在外地原地待命,却一连多天毫无消息,于是,他们俩熬不过毒瘾的折磨,破例违禁潜回了红胡子的本部,却发现已经在前几天警方的一次突击行动中给端了老窝!

    一定是因为红胡子压根儿就没把这兄妹俩当成他的心腹或者同伙吧,所以,连个名分都没有,在他的人马的花名册里,根本就没有牛欢牛畅,这也是他们俩为啥在清剿行动中成了漏网之鱼的主要原因……

    “哥,现在咱俩咋办?”

    “这是个逃逸的机会……”

    “我们逃到哪里去呢?”

    “还能去哪里,只能回到林海市了……”

    “爹哋还能认我们吗?”

    “他不认咱俩才好呢!”

    “为什么这样说?”

    “不认咱俩那就是他活到头了!”

    虽然牛欢下了决心要带着牛畅回到林海市牛得才的身边,但在临回去之前,意外见到了外地来找红胡子接头交货的毒贩子,由于对方还不知道红胡子已经被干掉,所以,答应与牛欢在约好的地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牛欢精心谋划了这次行动,带着牛畅一举做掉了对方,获得了一箱足有二三十公斤的好东西,这才悄无声息地从省城潜回了林海市,藏好了那一箱子好东西,日后成了他控制牛畅的法宝,然后,才像两个失散多年的儿女一样,回到了牛得才的身边……

    这两三年里,与牛欢牛畅失联的牛得才居然没有想象的那么痛苦,反倒觉得,一向觉得不是自己种的两个小兔崽子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让他一下子清静多了!

    牛旺天反复拷问过他,是不是他瞅俩孩子不顺眼,花钱雇人给做掉了,但牛得才打死都不承认他对牛欢牛畅下过毒手……

    而一旦牛欢牛畅回到了他的身边,站在了他的眼前,他忽然发现,两三年不见,两个小兔崽子像是变成另外两个孩子了!

    表情冷酷,眼神犀利,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天真稚嫩气息,浑身上下透出的全是冷血杀手的气质!

    这让牛得才寝食难安,不寒而栗,心里骂道:“还不如死在外边了呢,回来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