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2章:一笑俩酒窝

    “谁有那个闲工夫,快一边凉快去……”何盼娣还以为这只不过是牛先生不得已应付小孩子的把戏呢,就这样驱赶弟弟说。

    “二姐夫已经答应我了……”何八全还不甘心……

    “再不走信不信我打折你的腿!”何盼娣立即拿出了强硬的态度……

    “二姐……”何八全可怜兮兮地这样拉住何盼娣的衣襟央求说。

    “好了好了,我只教他一个练习跳功的基础道理——跟我来……”马到成觉得既然答应了对方,就不好一点儿不教吧,就把何八全领到了院子里的一个空地,对他说:“真想学跳功?”

    “想学!”

    “那就挖个坑……”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指令……

    “挖坑干嘛呀?”何八全完全不能理解。

    “从里边往上跳啊……”

    “挖多深往上跳啊?”

    “能跳出来就继续挖,直到跳不上来,再回填一点土,然后再继续跳,每天这样练习,你就学会跳功了……”马到成继续耐心细致地这样教着。

    “那要跳到多高才行啊?”

    “什么时候你挖的坑没了你的头顶你还能挑出坑外,你的跳功就学成了……”

    “真的呀!”

    “骗你干啥,我的跳功就是这么学会的……”马到成一脸真诚地这样回答说。

    “那我学会了跳功,二姐夫再教我跑功还有那个扔石头能百发百中的功夫吧……”何八全吃着碗里看着盆里居然还惦记着锅里的!

    “行,你先练跳功吧,下次我来,就要看你练到什么程度了……”马到成也没回绝他。

    “二姐夫——不,师父放心吧,我一定把这个跳功给练成了!”何八全信誓旦旦地这样表示说。

    马到成这才算摆脱了何八全的纠缠,转而去找何盼娣——这工夫,何盼娣已经把一大一小两只羊给牵出了羊栏,并且在几个妹妹的帮助下,将羊都给弄上了三轮车……

    出发前,何盼娣把老三何来娣叫到跟前对她说:“跟我们到路边去,待会儿把车开回来……”

    马到成看见这个十六七岁的何来娣身材纤细,一笑也是俩酒窝,也是个美人坯子,心说,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咋何家的女孩子个个都是美人儿呢!

    离开何家“洞房”的路上,马到成还是跟何盼娣并肩坐在驾驶座上,三妹何来娣坐在车厢里,牵着那一老一小两只山羊……

    看着二姐何盼娣和这个牛先生并排坐在一起,随着车子的晃动俩人的身子也跟着一起晃动,生怕被颠簸掉了,二姐还让这个牛先生用手揽住了二姐的腰肢——何来娣马上想起了刚刚跟大姐何招娣的一段对话。

    “大姐呀,这个牛先生真的是二姐的男朋友?”何来娣这样悄悄地问大姐。

    “反正你二姐是这么说的……”何招娣带伤也不闲着,正忙着给大家分肉包子吃呢,就直接这样回答说。

    “他可真仗义,一下子给咱家送来这么多好吃的,大姐夫啥时候能这样就好了……”何来娣边吃香得上头的肉包子,边这样夸赞说。

    “别跟我提你大姐夫,全当他已经死了吧!”何招娣一听三妹这样说,马上没好气地这样来了一句。

    “大姐这次回娘家就再也不回去了?”何来娣又这样问。

    “除非他还能厚着脸皮来求我……”何招娣却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可是大姐刚才被大姐夫打成了那样,还没对大姐夫死心呀!”何来娣一听,原来大姐并没有真正对大姐夫死心,就这样来了一句。

    “他把我打成这样,是因为我不生养在先,让他在婆婆面前无地自容的结果……”何招娣马上这样回应说。

    “到了这个份儿上,大姐咋还替他说话呢?”

    “这就是大姐的命吧……”

    “也不知道这个牛先生成了二姐夫,会不会也像大姐夫那样,好上几天,就翻脸不认人,也把二姐也打成大姐这样……”何来娣这样猜测说。

    “这个牛先生看上去人不错吧,给咱家买东西很舍得花钱,别的不说,光是包子一下子就买了120个……另外,还听说要帮咱家翻盖村里倒塌的房子呢!”看来何招娣也对这个未来的妹夫有了特殊的好感。

    “是呢,一看二姐夫的样子就面善,大姐是没看到啊,刚才追赶大姐夫的时候,还展示出了一身神奇的功夫呢——二姐可真有眼力!”何来娣的回应里,充满了对这个未来二姐夫的敬仰崇拜甚至羡慕嫉妒恨——恨自己为什么遇到不这么好的男人!

    想起这样一段对话的何来娣,心里充满了各种期盼——或许这个牛先生,真能从此真正改变何家的命运吧……

    三轮车很快到了路边,马到成从三轮车上早早地跳下来,就是不想让坐在车里的唐小鸥看见他跟何盼娣并排坐着,还搂着她的腰肢的画面……

    而眼尖心细的唐小鸥早已将她的宝哥哥跟这个村姑何盼娣并排坐在一起,并且一只手已经搂住人家姑娘腰肢的画面给看到了,心里还在嘀咕:“宝哥哥这是咋了呢?难道连这样的村姑都不放过?这么短的时间就给划拉到手了?”

    唐小鸥的心里当然不痛快,虽然看见他们回来了,也没下车来迎接,一直呆在车里,捉摸着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跟宝哥哥掰扯这事儿呢!

    马到成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不会给唐小鸥造成什么误会呢,到了那辆宝马X6的车前,直接将后备箱的盖子掀开了,然后,将后座放倒三分之二,再从车里翻出有些旧报纸,铺在了车里,才让何来娣将两只羊都给抱进了车里……

    “你坐后座的这个座位上一路照看这两只羊吧!”马到成这样对何盼娣说……

    “好,我先打发我三妹回去……”何盼娣边说,边走到了坐在三轮车驾驶座上的三妹身边说:“这个手机带回去交给大姐,万一大姐夫来闹事儿,也好有手机报警……如果还有别的事儿的话,也可以让她打牛先生的手机——号码存在里边了……”

    “那二姐身上岂不是没有手机用了吗?”何来娣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放心吧,会有人给二姐买的……”何盼娣神神秘秘但又胸有成竹地这样在何来娣的耳边说。

    “二姐呀,这个牛先生可真好,二姐一旦牢牢地抓住他……”何来娣居然这样出主意说。

    “放心吧,二姐的手段你还不知道?”何盼娣说这话的时候,居然还朝她的两个手心里象征性地吐了两口吐沫!

    “嗯,二姐肯定能把他划拉到手!”何来娣还真是信二姐有这两下子!

    “好了,快点回去吧,回去晚了大姐该担心了……”何盼娣这才正经八百地叮嘱起三妹来……

    “好,那我回去了二姐……”何来娣说完,启动三轮车就开走了……

    看着三妹的车子没影了,何盼娣才回到马到成的车边,顺手从身边的草地上薅了几把青草拿在手里,才拉开后门,坐在单独留出来的座位上,开始照看她家的奶羊……

    而就在何盼娣去叮嘱她三妹的这点时间里,唐小鸥找到了质问马到成的机会:“想不到,去的时候答应好好的,咋回来的时候,连小蛮腰都搂上来呢?”

    “瞎说什么呢,那不是山路颠簸,加上驾驶座狭窄,必须那样揽住了,才不会掉下去嘛!”一听唐小鸥这样说,马到成的心里忽悠一下子好像一脚险些踏空掉进了一个看不见底的深坑里一样。

    “这下好了,带回去的两只奶羊外加一个村姑,同处一室,可就更方便深入交往了吧!”唐小鸥情不自禁还真是醋意大发了。

    “想不到,你咋还吃上醋了呢?”马到成差点儿没笑出声来——你唐小鸥跟老子啥关系呀,咋也跟着吃起醋来了呢?别说老子跟何盼娣没啥关系,即便像之前的牛得宝那样,见一个爱一个,到处沾花惹草了,你一个旁不相干的年轻护士,有啥权利干涉,有啥资格吃醋呢!

    “我哪有资格吃醋啊,要吃醋的话,也是美仑姐吃啊,即便是轮到了美奂姐,也轮不到我吃醋啊!”唐小鸥居然还有自知之明。

    “可是我咋闻到了酸不溜丢的味道呢?”马到成不无揶揄地这样说道。

    “那是宝哥哥心虚了吧!”唐小鸥还在继续发难呢!

    “我有啥心虚的,真情实感都给了你,还换不来你的一个信任,伤心了……”马到成也趁机玩了个小小的把戏。

    “宝哥哥,人家当然不想让更多的女人来分享宝哥哥了嘛……”唐小鸥一看对方有点闹情绪了,马上这样撒娇说。

    “谁说我被何盼娣分享了?我还真不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花花公子,若不是咱俩早在一年多以前就有过那样的交往,估计现在也不会发展到这样的关系吧……”马到成趁机这样借题发挥说。

    “反正人家不想看到宝哥哥再有更多的女人了……”其实唐小鸥真是想更多地拥有宝哥哥对她的爱,获得更多种子的机会,所以才会情不自禁吃别的女人干醋的……

    “放心吧,你就是我情爱的终结者,这总行了吧!”马到成心说,老子虽然有点小色色,但还不至于滥情吧,分寸的拿捏一直还都把握的恰到好处吧!但面对唐小鸥这样的女孩子,老子必须安抚住她才行,不然的话,之后还真是不好跟何盼娣相处了……

    “就喜欢宝哥哥这样跟人家赌咒发誓……”一听宝哥哥这样发誓爱到她为止,唐小鸥那可醋意大发的心才算是平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