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1章:神奇二姐夫

    “你们要干嘛,你大姐生不出孩子我妈骂她几句她就甩脸子要回娘家,我打了她几下她就要跟我离婚,现在我来接她回家,她竟然不给我台阶下,这样的老婆我能不教训她吗……”这个大姐夫一看人多势众可能要吃亏,竟拿出这么多的理由来解释他为什么要如此暴虐何招娣。

    可是看见何家的众姐弟在何盼娣的带领下,把“包围圈”越缩越小,也觉得一旦他们一起都上的话,怕是难以招架,终于松开了满脸是血披头散发的何盼娣,边往后退边威胁说:“你们要造反呀,别忘了,没有我贴补你们家,你们早就都饿死了……”

    可是他发现,这样说话苍白无力,完全无法遏制这些被激怒的姐妹们要跟他决一死战的态势,慌乱中几步蹿到了那辆三轮车上,扬言说:“好好好,既然你们这样对待我,那我把我给你们家的这辆车开走,从此跟你们家再没任何关系了!”说完,还真是麻利地启动将那辆三轮车给开走了……

    何家的众姐弟一下子都傻眼了,撂下手中的各种家伙,撒腿就追——要知道,这辆三轮车几乎就是他们家与外界来往沟通的唯一交通工具了,没了它,本来已经水深火热的日子怕是要更加艰辛难熬了——大家都知道这一点,所以才都拼了命地追赶。

    马到成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对不知所措的何盼娣说了句:“看我的!”把腿就追……马到成此刻还真不是成心要给那个祸害人的大姐夫来什么装逼打脸,完全是出于本能的正义感,嫉恶如仇地就冲了过去……

    虽然那个大姐夫把三轮车开到了最快速度要逃离这里,怎奈遇到了马到成这样练过极速奔跑功夫的茬子,没跑出三五十米,居然被这个二丫头的“男朋友”给追上,甚至蹽出十几米外转过身来张开双臂横在了路上!

    “闪开,撞死你老子不偿命!”那个大姐夫眼睛都红了,知道一旦被截住今天他可就没好果子吃了,所以,将三轮车开到了最快速度,下了狠心撞到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随后赶来的何盼娣和她的妹妹弟弟们也都看到了这样的情形,何盼娣立即大声喊叫:“牛先生,快躲开,他这个畜生会撞死你的!”

    可是何盼娣却看到,这个牛先生居然还是纹丝不动,就那么站在路中央,张开双臂视死如归地迎接大姐夫穷凶极恶开过来的三轮车……心都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一旦被撞到,画面一定很惨烈——这个牛先生,虽然你跑得惊人的快,也追上了那个畜生的车,可是你咋那么傻,被他给撞个好歹的,回头我咋办你呀!

    然而,就在那个发疯一样的大姐夫,完全没有躲避的意思,直接撞向横在路上的马到成的时候,何盼娣却看见,这个牛先生居然在被撞的瞬间,突然下蹲,然后原地起跳,腾地就跃起两米来高,让那个畜生开的三轮车从他的脚下唰地一下子略过……牛先生居然还趁机在那个畜生的头上踹了一脚,只是速度太快,让那个家伙没咋地就逃脱了而已……

    看见牛先生躲过了从脚下飞驰而过的三轮车,然后轻松落回地面——何盼娣悬着的心也才算落了地……

    而那个该死的大姐夫,居然将车子快速开出了十几二十米,还回头喊:“你们等着,看我如何收拾你们!”

    何盼娣顿时有了失落感——这个该死的大姐夫,这次来,不但把大姐打了个半死,还把他唯一给何家的东西三轮车给抢走了,真是想象不到,没了这辆三轮车,家里的日子今后会难过到什么程度!还有,一会儿如何把两只山羊运到路边给这个牛先生呢?

    正遗憾呢,却看见牛先生猫腰捡起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拉开架势,臂膀划了一个弧线,瞬间投掷出去……

    真是太神奇了,距离二三十米远,居然一下子打中了那个该死的大姐夫的后脖颈上,瞬间人就一个栽歪,那辆三轮车马上失控,一头撞在了路边的一棵树上,戛然而止,将车上的那个该死的大姐夫直接甩了出去……

    等到马到成带头跑过去,距离还有十米八米远的时候,看见那个该死的大姐夫缓醒过来,感觉大势已去,立马连滚带爬地逃离,但还是叫嚣道:“你们等着,明天我就找人来灭了你们全家!”说完,人一瘸一拐地逃之夭夭了……

    “二姐夫,你太厉害了!”这工夫,何八全跑到了马到成身边,竖起大拇指居然这样来了一句……其他赶到的何家女孩子们,也都边竖起大拇指边用无比敬仰的眼神关注这个“二姐夫”……

    何盼娣听弟弟这么说,再看牛先生的连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过去一巴掌打在了弟弟的头上说:“瞎说什么哪!”

    “二姐夫就是厉害嘛,跑得那么快,跳得那么高,打得那么准……”何八全还在继续表达他和众姐妹对这个“二姐夫”神奇功夫的赞美……

    “再不闭嘴看二姐怎么收拾你!”何盼娣也是一脸的羞红追打小弟何八全,却瞄见牛先生直奔了那辆撞在树上的三轮车……这才止住了追打,转而也过来看那辆车子是不是撞坏了,是不是还能用了……

    “还好,只是前挡泥板碰坏了,其他还都没事儿……”马到成快速检查了那辆三轮车,居然没什么大碍,就这样对何盼娣说……

    “那咱们赶紧回去拉羊吧……”何盼娣边说边跳上车去,倒车上了土道,再掉头回来,示意牛先生上车……

    马到成此刻觉得这样的情况下,再上车跟何盼娣并肩坐在一起的话,怕是真的在她的众姐弟的心目中成了货真价实的“二姐夫”了,所以,赶紧回了一句:“就几步道儿,我跟车蹽回去就行了……”

    “咋了,你还真怕当了这个‘二姐夫’啊!”何盼娣居然一下子看出了牛先生为什么不上车的原因。

    “最好别让你的弟弟妹妹们产生这样的误会……”马到成赶紧这样央求说。

    “放心吧,他们叫他们的,我心里有数就行了呗!”

    尼玛,这是什么逻辑呢!你不阻止他们这样乱叫“二姐夫”只是心里有数,却让老子背这口黑锅,你不觉得这有点欺负人吗!

    马到成心里这样连连叫苦,但嘴上却说:“还是分开回去吧,你快点回去看看你大姐现在咋样了吧……”

    何盼娣一听这个牛先生这个时候还能想起刚刚被那个该死的大姐夫打得满脸是血的大姐,心里还真是一阵热乎,也就不再逼他上车了,自己开着那辆三轮车,快速返回“洞房”去了……

    有几个妹妹趁车子开过身边的时候,都爬上了三轮车,一起回去了,唯独那个何八全却不上车,而是过来跟马到成并行,走了几步,居然说:“二姐夫,你教我功夫吧,我学会了,就可以保护我大姐她们了……”

    “行啊,不过你得有耐力才行……”马到成看见何八全的样子,一下子想起了自己那可怜的童年,那个时候大概也跟他一样,巴望着有一天遇到一个神奇的人物教会自己一样神奇的功夫,然后,就可以不受别人欺负,而且能行侠仗义,惩恶扬善,替天行道,为民除害了……所以,本能冲动也要教这个小屁孩真的功夫了。

    “别看我年纪小,我可有长劲儿了,我在家里是唯一的小子,所有姐姐都对我好,有点好吃的,都给我吃了,你看,我的身体多好啊,练功夫保证扛得住……”何八全将他的优越感都表现出来了……

    “那好,回去后,我教你第一个功夫……”

    “什么功夫?”

    “跳功啊!”

    “跳功?就是二姐夫刚才三轮车就要撞的时候,一下子跳起来的那个功夫?”

    “对呀,想学吧……”

    “当然想学!二姐夫快点儿教会我吧……”何八全高兴极了。

    “那好,那你找一把铁锹来吧……”马到成立即给出了这样的前提。

    “练习跳功干嘛找铁锹啊?”何八全的小脑瓜有点不够用了。

    “叫你找你就找……”

    “是,二姐夫!”

    “想跟我学功夫的话,就别叫我二姐夫……”马到成咋听这个“二姐夫”都别扭,就这样提醒何八全说。

    “那叫什么呢?”

    “叫师父呗!”

    “对呀,学功夫都得叫师父啊,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马到成看着才七八岁的何八全居然还抱拳作揖拜师父的样子,还真给逗乐了——唉,穷人家的孩子谁不想**丝逆袭咸鱼翻身呢?可是,学了功夫就一定能改变命运吗?

    除非像老子这样,由于跟富二代牛得宝长相酷似,还阴差阳错在他死掉的同时,跟他的小姨子搭上了关系,进而结识了他的老婆徐美仑,这才脱胎换骨,一步登天,成了这个冒牌的牛先生,也才会接触到你们这些穷困潦倒到了极限程度的家庭,只是,由于老子就是你们这样阶层的人出身吧,所以才会对你们如此礼遇,才会有某种同情心利用现在的身份来试图改变你们的命运吧……

    回到“洞房”前的院子里,何八全还真的找来了一把铁锹,缠磨“师父”要学跳功……

    “一边玩儿去!”何盼娣安抚了被打伤的大姐之后,看见何八全还在纠缠牛先生,就过去一把将他拉开说……

    “二姐呀,我已经拜二姐夫为师父了,他正要教我神奇的功夫呢!”何八全居然这样赖乎情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