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09章:你占我便宜

    “

    那这俩小兔崽子绑你干嘛,开着你的悍马去省城干嘛?”牛旺天连连发问。

    “都是被瞿凤霞的事儿给闹的,他俩担心不是我的种,就合计好了把我给绑了,然后抽了一管血,就开着我的悍马到省城去弄什么亲子鉴定去了,非要证明他们俩到底是不是牛家的种,为什么总是得不到真正的待见……”牛得才没办法,只好和盘托出了。

    “这俩小兔崽子,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好啊,让他们鉴定吧,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结果!”牛旺天一听,居然气乐了!

    “老爸千万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啊……”牛得才不怕牛旺天震怒,就怕他这样嘿嘿一笑,以往的经验告诉他,牛旺天的愤怒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在愤怒之后的冷笑,十有**是要大开杀戒的!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为两匹喂不熟的狼崽子说话——你告诉我实情,这俩小兔崽子到底是不是你的种!”牛旺天果然要动真格的了。

    “这个……”牛得才还真是有点含糊,尽管他从来都怀疑他当年那个风情万种的老婆时不时就给他戴上一只绿帽子,但没经过真正的亲子鉴定,他也搞不清牛欢牛畅到底是不是他的种,而且,即便不是他的种,保持现在的状态,也是他最想要的平衡状态,而一旦真的被证明是或者不是,这样的平衡就会被打破,所以,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老爸这样的问题。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还配给他们当爹?”牛旺天真是对这个大儿子彻底绝望了。

    “这个谁能说得清啊,我是怀疑我老婆当时给我戴过绿帽子,也怀疑他们俩不是我的种,可是现在他们俩的母亲不在了,我也年岁大了,这辈子估计再也生不出下一代了,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把他们俩当成亲生的了……”牛得才很是悲哀地说出了这样的实际情况。

    “糊涂,窝囊,白活了五十多岁,白瞎了我浪费在你身上的那么真金白银,到现在,连你自己心里都没数这俩小兔崽子到底是不是牛家的种,末了让俩小兔崽子自己起了疑心,非要弄出个名堂来不可,你不觉得你这个当爹的不配吗?”牛旺天越发看不上这个已经年过半百到了知天命年龄的大儿子了!

    “我知道我不学无术吃喝嫖赌不配当他们的爹,可是我……”牛得才还试图争辩下去。

    “你现在不是因为这些不配当他们俩的爹,而是连起码的脑子都没有,连两个小兔崽子都算计不过,被弄成了这个样子才不配当他们的爹……”牛旺天却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牛得才到底失败在什么地方。

    “老爸呀,别说这些了,就说现在该咋办吧……”牛得才终于彻底没电了。

    “还能咋办,只能稳坐泰山,静观其变,倒要看看这俩小孽种亲子鉴定弄出个什么结果,知道结果之后,会是个什么反应,然后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俩小兔崽子!”牛旺天却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老爸呀,即便不是牛家的种,您也不要对他们俩赶尽杀绝啊!”到了这样的时候,牛得才还是喊出了他最怕发生的情形……

    “我赶尽杀绝?是他们俩自寻死路!”牛旺天毫不客气地这样回应说。

    “老爸千万别呀,就连牛牛那样跟牛家没有一毛钱关系的孩子您都让牛得才认下他,牛欢牛畅毕竟已经算是我名下的儿女,算您的长子长孙了,您千万给他们俩留条活路啊!”牛得才马上举出了实际例子来说服牛旺天。

    “你拿牛牛跟牛欢牛畅比?”

    “对呀,别的我也比不了啊……”

    “牛牛一眼看上去,就是牛得宝小时候的模样,即便他不是牛家的种,至少长的跟牛家的人相像,见了就招惹喜欢待见,就觉得亲切无比,可你再看你那俩孽种,哪个像咱们牛家人,打你第一次让我见到他们俩,就从来没有过见了牛牛的那种亲切感……”牛旺天居然对自己的直觉那么信赖,也不怕说出实情……可见他对牛牛喜欢到了什么程度!

    “单凭这个,老爸不能认定他们俩不是牛家的种啊……”牛得才的意思是,不能单凭喜欢不喜欢,就认定牛欢牛畅不是牛家的种吧!

    “那好啊,本来我还想就这么囫囵着认他们俩就是牛家的后人了,虽然不招惹稀罕,不招人待见,可是名义上,谁都没法否认他们就是我的孙子孙女,现在好,他们自己沉不住气了,非要绑了你这个当爹的,自己抽了血去省里做亲子鉴定——好啊,我就是要等他们俩带回来的结果,倒要看看他们是不是牛家的种!”牛旺天立即说出了他的决定。

    “老爸呀,是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牛得才还要知道两种结果都是啥。

    “你说呢?”牛旺天却不直接回答。

    “我哪里知道啊!”牛得才就怕牛旺天反问他,因为一旦反问,答案一定不是他想要的!

    “我也不知道,等俩小兔崽子回来再说吧!”牛旺天一看牛得才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还是缓和了口气,这样来了一句……

    这个时候,马到成已经把车子后备箱里的那些米面粮油都放在了何盼娣的那辆三轮车里,竟是装得满满当当的,没了他的座位……

    “牛先生,咱俩都坐前边吧……”何盼娣发出了这样的邀请。

    “这有点儿……”马到成一看,这个三轮车的车座其实就是个平板的硬座,一个人坐的话,是有点宽,但俩人坐的话,那就有点挤得慌,所以,有点迟疑。

    “咋了,你还怕我占你便宜呀!”这话居然从何盼娣的嘴里先说出来了……

    “这话应该我说呀!”马到成一听就乐了,这个丫头片子,居然正话反说了,看来不是个善茬子呀!

    “对呀,我都不怕你占我便宜,你怕啥呀,快上车!”何盼娣马上这样来了一句。

    “好好好,我上车……”马到成心说,那好吧,这可是你愿意的,并非老子主动要这样的,所以,待会儿跟你摩肩擦背的,你也就没话说了吧……

    可是马到成上了她的车,并排坐在驾驶位上,开出没多远,就闻到了来自何盼娣身上的一股子淡淡的香气,情不自禁就禁了几下鼻子……

    “牛先生是在心里怀疑像我们这样穷的人家身上一定都是酸臭的味道吧……”就连这样一个细小的动作都被何盼娣给发现并且直言不讳地揭穿了。

    “是呢,可是你身上咋有一股子香味儿呢?”马到成心说:尼玛,就连这你也能发现猜透?看来老子真的对你啥想法也不能有了!

    “牛先生以为像我们这样家庭的孩子连澡都不洗吧……”何盼娣听了,浅浅一笑,马上这样问道。

    “对了,你们到哪里去洗澡呢?”马到成索性直接这样问了。

    “就在我家的山崖后边,有个隐秘的小瀑布,还是个温泉瀑布,连冬天都能洗澡呢,每隔几天,我就带着几个妹妹去哪里去洗澡洗头的……”何盼娣也马上说出了他们这样的家庭,是如何活得干干净净的。

    “那你们可要小心了……”马到成却这样提醒说。

    “怕啥呀,附近没有毒蛇什么的……”何盼娣以为对方说的是这个。

    “我说的是偷看你们的射狼!”马到成却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才不会有呢!”

    “为啥这样肯定?”

    “因为那个地方可隐秘了,一般人根本就发现不了……”何盼娣这样天真地认为。

    “那你告诉我了,就不怕我偷偷地找到那个地方,然后……”马到成当然是故意要试试这个村姑听了这样的话到底作何反响。

    “像牛先生这样高贵的男人,不该有这样不良的嗜好吧……想看的话,城里有的是这样的地方吧,花钱就能看到的吧……”何盼娣居然如此从容淡定地给予了回敬!

    “跟你开玩笑呢,我只是担心你们这些女孩子在野外洗澡不安全,没别的意思……”马到成赶紧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来了——这个丫头片子还真不好对付呢!

    “牛先生这样担心我,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哪成想,何盼娣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瞎说什么哪,我是有妇之夫了,哪里会随便再喜欢别的女孩子呢!”马到成听了有点毛骨悚然——难不成她真的看出老子对她有几分喜欢了?但嘴上立即竭力这样否定说。

    “真的吗?”何盼娣这样说的时候,故意用胳膊肘捅了一下紧贴着她的马到成的肋骨……

    “这还有假!”马到成被她这个小小的动作给弄得酥麻了半边,但还是坚定不移地继续口是心非!

    “这我就放心了!”何盼娣末了居然这样来了一句,瞬间将她的心计暴露无遗,但也瞬间逃之夭夭……

    马到成一听,原来是这个丫头片子在试探老子啊,幸亏没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不然连个下来的台阶都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何盼娣的三轮车已经接近了她家住的那个“洞房”何盼娣就来了一句:“无论待会儿发生什么情况,牛先生都别掺和也别吭声,都由我来应对,记住了吗?”

    “记住了!”马到成突然发现,这个何盼娣不但可爱,还是个主意贼正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