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08章:再也瞒不住

    “

    为什么呀?”马到成被弄得有点懵懂了!

    “牛先生知道我们家穷成这样为什么还要养这头奶羊吗?”何盼娣开始反问了。

    “为什么呀?”马到成就更是一头雾水了!

    “我爹病成那样,根本就没什么营养品给他吃,我弟弟那么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他们俩全靠这头奶羊每天挤出的有限的奶水来维持最基本的营养呢——牛先生你说,你把我家的奶羊给牵走了,我爹我和小弟可咋办呢?”何盼娣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你跟我来……”马到成似乎早有准备,就再次这样对何盼娣说。

    “又干嘛去?”何盼娣还是那种警觉。

    “到我车里去……”

    “去你车里干嘛?”

    “我让你再看一些东西……”

    “牛先生还是拿到这里来看吧!”何盼娣还是老办法。

    “这些东西我可拿不动!”马到成却这样回应说。

    “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自己去看呀……”

    “去吧,他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坏男人……”一直在给牛牛喂那些羊奶的唐小鸥,一看宝哥哥陷入了尴尬境地,就这样对何盼娣说。

    “那好吧,我跟你去看!”何盼娣一唐小鸥这样说,才算解除了戒备,跟着马到成,朝那辆宝马X6走了过去……

    走到车后边,马到成打开了后备箱的盖子,里边一下子露出了米面肉油这些食品,何盼娣似乎一下子明白了:“牛先生是要拿这些东西跟我交换?”

    “算是吧,但不仅限于这些东西,由于今天出来的时候,身上没带那么多的现金,加上我这辆车的后备箱也只能装载这些了,所以,也就先带来这些……”马到成生怕对方嫌少,就这样解释说。

    “牛先生的意思是,这些东西仅仅是交换我家那头奶羊的?”何盼娣再次这样确认道。

    “对呀,保证不会因此就不兑现给你家翻盖宅基地的房子了……”马到成赶紧再次这样加固那个承诺说。

    “可是,牛先生带走我家的奶羊,到了城里,能饲养好吗?我家的奶羊脾气可古怪了,除了我,大概谁都养不好它……”何盼娣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这也好办,你跟你家奶羊一起进城,我家住在一楼,外边有院子,你可以成为专门养羊的人……”马到成说明了进城之后的情景。

    “笑话吧,我去到你家养羊去了,我爹我小弟还有那几个妹妹谁照应啊!”何盼娣又提出了难题。

    “需要的话,我可以请人给他们当保姆啊!”马到成连这个都答应了。

    “牛先生可真舍得花钱!”何盼娣一听居然还要请保姆来替代自己照看家人,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儿,关键是我家牛牛失去了奶妈什么都不吃,闹得我们没了办法,才要这样麻烦你的……”马到成也说出了他的苦衷。

    “可是,我带着奶羊到了你家,算是怎么回事儿呢?”何盼娣的意思是,我是什么身份去到你家的呢?

    “算我家请的专业饲养师啊,按月给你开工资!”马到成也没料到还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就这样临时动议说。

    “开工资?”

    “对呀,一个月,至少3000块吧!”马到成使了个大劲儿,按照当年他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标准,这样说道。

    “我不要……”何盼娣却摇头。

    “嫌少?那就一个月5000!”

    何盼娣还是摇头。

    “一个月8000总行了吧!”

    何盼娣还是摇头。

    “那你想要多少,说个数!”马到成真有点不知道对方的胃口到底有多大了。

    “一分钱我也不要!”何盼娣却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那你要什么?”马到成越发觉得这个村姑与众不同了。

    “我只想要一个像模像样的家!”何盼娣只给出了这样的回复。

    “你说的还是翻盖房子的事儿?”马到成忽然又被逗乐了。

    “对,我什么都不要,只要牛先生兑现这一件事儿!”何盼娣还真是执着,可能对于她来说,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她家住的村儿里,将倒塌的房子翻盖成可以住人的房子,然后,带种她的家人重返家园,过上人应该过的日子!

    “行行行,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你,就绝对不会变卦的——不过,这些粮油什么的,你总该不会让我再拉回去吧……”马到成此刻再次下了决心,即便是自己省下所有的零花钱,也要帮助何家脱离现在的困境!

    “既然这样,这些我也可以收下——那我这就回去牵羊了,不过我不敢保证百分之百能说服我爹,可能会耽搁一些时间……”何盼娣终于答应了。

    “不管多久,我们都在这里等……”马到成一听对方终于答应了,十分欣慰地这样回应说。

    “这样吧,如果想成功率大一些的话,牛先生就跟我一起回去吧……”何盼娣又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我跟她去行不?”听何盼娣这样说,马到成居然马上去问唐小鸥同意不同意!

    “去呗,时间紧迫,宝哥哥遇到路边的野花就不要采回来给我看了!”唐小鸥还真会敲打人,利用这样的话语来暗示他的宝哥哥,别我不在你身边,你就可以随便跟何盼娣咋样了!

    “看你说的,我现在哪里还有那份儿闲心给你采集野花呢!放心吧,速战速决,尽快返回!”马到成听懂了唐小鸥的意思,心里还偷笑了一下——你唐小鸥也知道吃醋啊,老子在你以外还有很多艳福呢,这个醋,你吃得过来嘛!

    于是,马到成将他车上的那些粮油米面都搬到了何盼娣的那辆三轮车上,当然还有那120个松茸肉包子,然后跳上车,就跟何盼娣去她那个深山老林中的“洞房”之家了……

    田龙邸虎一听说被解禁了,感激涕零差点儿给孙广义跪下,得知第一个任务是去牛得才住的小二楼,去看看“失联”的牛家大公子牛得才到底出了什么状况,立马精神抖擞,即刻出发……

    牛得才住的这幢日伪时期建造的,专供“大日本帝国”军官住的红砖小二楼虽然年久失修但在林海市还算是标志性的建筑,所以,田龙邸虎知道了目的地,心里的地图也就画好了路线,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红砖小二楼的楼外,却发现院子的大门紧锁,敲了一阵没人应答,只好翻墙而过,到了小二楼的门口,还是上了锁,按门铃没人搭理,田龙直接给孙广义打手机:“义叔,我们到了,大门二门都上锁,好像家里没人……”

    “每个房间都看了吗?”

    “那没……”

    “还不马上查看?”

    “破门而入?”

    “没脑子啊,从外边扒窗户先看看里边有没有情况再说!”

    “是!”

    田龙邸虎听到孙广义这样的命令,这次开始先从窗户查看一楼的几个房间有没有异常,没有,马上攀爬到了二楼的各个窗口外,朝里边观瞧,终于在牛欢的房间里,看见了一个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的身影,田龙见了差点儿没从二楼的窗外摔下去,立即下来给孙广义打手机:“义叔,在牛欢的房间里发现有人,像是被捆绑且昏死过去了……”

    “立即破门而入,见到是谁再给我打电话!”

    田龙邸虎立即用手段打开了小二楼的房门,冲到二楼牛欢的房间,这才发现,被捆绑且昏厥过去的是牛得才,确定之后,田龙给孙广义打手机说:“义叔,是牛大哥,现在咋办?”

    “立即松绑,带回医院进行抢救!”

    “是!”

    就这样,牛得才被迅速送到牛家自己的医院,一番救治,终于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见了坐在轮椅上的老爸牛旺天。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牛旺天听医生说牛得才没什么致命的伤痛,只是怒火攻心被气晕厥,所以,一旦清醒,牛旺天就让医护人员都出去了,他要单独问牛得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有两个劫匪跑到我家……”牛得才虽然脑子有点迷糊,但理性还在,不想把牛欢牛畅绑他的事儿直接说出来,毕竟,对于他来说,这俩小孽种是他手里的两张重要王牌,轻易不能毁了这两张王牌,那样的话,他自己就成了光杆司令,连个利用的人都没有了,所以,才撒谎说家里是来了劫匪……

    “劫匪入室抢劫,绑了你,是吧?”牛旺天明知道牛得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但还是先要顺着他说。

    “是……”牛得才居然承认了!

    “劫匪劫走了牛欢牛畅是吧?”牛旺天心里那叫一个气,但还是忍住了,继续这样盘问说。

    “应该是……”牛得才大概听出牛旺天有所怀疑,所以,也不敢说的那么肯定了。

    “劫匪开走了你的悍马去省城了是吧!”牛旺天开始爆料了。

    “老爸……其实我……”牛得才心尖儿一抖——八层老爸什么都知道了吧!

    “说实话吧,不然你真的没救了……”

    听牛旺天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牛得才再也没法撒谎了,只好承认说:“是牛欢牛畅绑了我……”

    “这俩小兔崽子为啥绑你?”

    “他们俩……”

    “拿了值钱的东西,开着悍马离家出走了?”牛旺天此刻其实不知道牛欢牛畅这样做真正的目的,居然还这样猜测说。

    “不是!”牛得才似乎不敢再瞒下去了……

    -----------------------------------------------------------------------------------------------

    听人说,收藏是一种美德,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