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07章:认了干爹吧

    “送羊奶的那个村姑还没到呢——我待会儿就给她打手机问问——对了老爸,在来的路上我遇到螳螂了……”马到成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儿,觉得应该告诉牛旺天才对。

    “螳螂是谁?”牛旺天居然这样反问。

    “就是那个小警察呀……”其实马到成也不知道这个螳螂到底是谁,但急中生智,只好这样回答了。

    “啊,你说的那个交警支队的唐廊吧……”一提小警察,牛旺天知道牛得宝说的谁了。

    “对,就是他……”马到成只好认定就是他了。

    “遇到他怎么了?”牛旺天不知道牛得宝到底要跟他说什么。

    “他无意间说了一件事儿,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老爸……”马到成试探一下牛旺天是否感兴趣。

    “什么时候学会婆婆妈妈的了,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牛旺天最恨谁跟他兜圈子,卖关子了,就连牛得宝也不例外……

    “螳螂说,看见牛欢开着大哥的悍马到省城去了……”马到成将这样一条信息传递给了牛旺天。

    “不可能吧,你大哥从来不让第二个人碰他的悍马的!”牛旺天也知道,大概除了他老人家,谁都不可以碰牛得才唯一的宝贝,那辆原装进口的越野悍马吧!

    “那就奇怪了……螳螂不会骗我的……”马到成这样强调说。

    “好了,这事儿你别管了,我这给你大哥打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牛旺天似乎也觉得这件事儿有点蹊跷,就这样回应说。

    “那好,那就到这里吧,我看见那个村姑已经把羊奶给送过来了,那我先挂了老爸……”马到成正好在这个时候,看见唐小鸥用口型无声地告诉他:“何盼娣来了……”所以,才这样对牛旺天说。

    “挂吧,记住了,如果牛牛特别爱喝羊奶的话,直接把奶羊给买回来得了,省得老往那样危险的地方跑……”牛旺天居然给出了这样的指令……

    “谢谢老爸提醒,我也正想这么干呢……”马到成居然也有这样的想法,就这样回应说。

    “那好,你快点去办吧,我也马上给你大哥打电话……”牛旺天挂了牛得宝的手机,还真就直接给牛得才打了手机,却怎么打都没人接,就更觉得蹊跷了,马上叫来孙广义,对他说:“知道牛得才在哪里吗?”

    “刚才看见他从您这里离开,直接回家了呀……”孙广义这样回答说。

    “开悍马回去的?”

    “那是一定吧……”

    “这样吧,我刚才给他打手机没人接,你赶紧给我找两个人去他家里看看,到底出什么状况了……”牛旺天这样吩咐说。

    “牛爷,我看,还是启用田龙邸虎吧……他们俩办事还是可靠的!”孙广义一定在心里别很久了,正好现在有机会了,所以,马上这样提议说。

    “可靠个屁!上次老二出了那样的事儿,他们俩也责无旁贷,贬他们俩回保安部当普通保安算是便宜他们俩了!”原来,前些天牛得宝差点儿被毒死的时候,身边的保镖就是田龙邸虎,但却没能让牛得宝避免险遭不测,所以,出事儿的当天,牛旺天就将他们俩给打回原形,到保安部去当普通保安去了……

    “牛爷息怒,这俩小子找过我,反复说他们罪该万死,但也还想戴罪立功,想让牛爷看在我的份儿上,在给他们俩一次机会吧……”孙广义还在为他们俩求情。

    “这俩小子都认你做了干爹吧……”牛旺天一听孙广义如此举荐,就这样问了一句。

    “不瞒牛爷说,其实我跟他们俩还真有点沾亲带故,有点远房亲戚的关系……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帮他们在牛爷面前求情的……”孙广义马上成了这一点。

    “那你打包票,他们俩再也不能出之前那样的事儿了,不然我再也不会饶过他们俩了……”牛旺天是想让孙广义来担保俩人别在出之前的错误。

    “我打包票,他们俩再出现之前的失职行为,二话不说,我就直接打发了他们……”孙广义给出了这样的承诺……

    “那好,那你现在就让他们俩到牛得才的家里看看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吧!”牛旺天还真是看在了孙广义跟随他多年,一直都忠心耿耿绝无二心的情分上,才答应重新启用田龙邸虎了,只不过,这次不是去跟牛得宝,而是先去为他看看牛得才此时此刻出了什么问题……

    “谢牛爷,我这就派他们俩去办……”孙广义一听,牛爷同意重新启用他的这俩亲戚家的男孩子了,谢过之后,立马亲自到保安部去找田龙邸虎……

    马到成挂断牛旺天的手机,立即迎上前去对何盼娣说:“是不是烧开羊奶费了不少时间?”

    “也不是,早就烧好了,就是我爹闻到了羊奶味儿就问我,还没到饭点儿咋又烧羊奶呢?我也不敢隐瞒,就告诉我爹说,还是那个被救的孩子,别的不吃不喝,就认准咱家的羊奶了。我爹听了,就飞过一个笤帚疙瘩打在我的身上说,咋还跟陌生人打连连呢,再敢他们来往,小心我打折你的腿……我爹动怒的时候,抻了他那条溃烂的腿,疼得嗷嗷直叫,我安慰了好半天,才算消气儿了,后来一直等我爹睡着了,才偷偷溜出来的……”何盼娣给出了这样耽搁时间的解释。

    “来了就好……”马到成接过何盼娣送来的烧好的羊奶,递给了唐小鸥让她赶紧给嗷嗷待哺的牛牛吃,转而对何盼娣说:“跟我来……”

    “干嘛去呀……”何盼娣对这个富家公子心存戒备,听他说“跟我来”以为是要带她到什么地方去占她什么便宜呢,就这样警觉地问。

    “让你看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看了你就知道了……”马到成还憋着要给对方一个惊喜。

    “我不去,有什么想让我看的,牛先生就拿到这里来给我看吧……”何盼娣还真是不为所动。

    “也好,你等着……”马到成明显看出何盼娣是生怕被刚刚认识的男人占了什么便宜,吃了哑巴亏,所以,也就不再拉她到车子那边去了,自己走了过去,将那120个包子提溜过来,放在了何盼娣的面前。

    “这是什么?”

    “刚从城里买的,松茸肉包子,六包,120个……”

    “给我们家买的?”何盼娣闻到了包子的香味儿,就这样惊异地问道。

    “对呀,你给牛牛两次烧羊奶喝,我们咋地也得有所答谢有所表示吧……”马到成说明了原因。

    “我不要!”何盼娣断然这样回答说。

    “为什么?”轮到马到成目瞪口呆了。

    “牛先生别想用这样的小恩小惠打发我,我只要牛先生给我的承诺……”何盼娣居然说出了这样回绝的理由。

    “你是说,帮你家翻盖宅基地上房子的事儿?”马到成心里在苦笑,这个丫头片子,咋这么执着呢?

    “除了那个,我什么都不要……”果然,何盼娣就是为了要那个承诺,而要放弃其他所有的恩惠。

    “翻盖房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你得容我点时间啊!”马到成一听就乐了。

    “我也没说马上就让牛先生做呀,但也别想拿几个包子就把我给打发了……”何盼娣直接这样说道。

    “这些包子都不算,只是我刚才看见你的那些兄弟姐妹营养不良的样子,觉得同情和可怜,刚才从市里出来的时候,买包子吃,就想起了他们,也就买了这些想送给你们……”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真的什么都不算?”何盼娣像是被包子那诱人的香味儿给强烈吸引了,开始松动,开始妥协了。

    “当然了,你觉得我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吗?”马到成心说,别说老子不是那种口是心非的人,即便是,骗你这样的丫头片子也是一个楞一个楞的吧!

    “包子我可以收下,但绝对抵顶不了牛先生给我的那个承诺……”何盼娣接过了那些包子,放在了她的三轮车里,但还是这样来了一句。

    “行,我对天发誓,不帮你家翻盖房子就是个王八犊子,这总行了吧……”马到成心说,咋地也不能让这个丫头片子说了上句吧,就不自觉地用了马到成当年发誓的方式发出了这样的誓言。

    “牛先生不用发这样的毒誓,人在做天在看,答应别人的事儿,就一定要兑现……”何盼娣居然还要这样强调一句,说明她是多么在乎这个富家公子的承诺。

    “这个你放心,除非我不答应,只要我答应了,就一定不会变卦的——对了,还有个事儿要跟你商量。”马到成忽然想起了什么,趁何盼娣此刻好说话了,就这样说道。

    “说吧牛先生……”

    “你也看到了,牛牛这孩子掉进水里之后,失去了奶妈,给他别的什么都不吃,吃了也很快吐出来,可是见了你家的羊奶,好像比奶妈的奶还喜欢呢……”马到成开始铺垫自己的意图了。

    “牛先生什么意思就直说吧……”

    “我的意思是……”

    “把我们家的奶羊给带走,随时随地都可以挤羊奶给你的孩子喝?”何盼娣居然一下子就猜到了

    “真聪明,一点就透!“马到成立即竖起拇指这样夸赞说。

    “那是做梦!”何盼娣却当头给马到成泼了一瓢零度以下的冰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