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06章:一直到天黑

    “

    大海捞针,哪里找得到那个小姐是谁呢?假如是个团伙作案,相互掩护,那就更不好追查线索了——我看他们俩闹腾一阵,肯定也就自认倒霉,赶紧把车开回去跟老板交差去了……”螳螂马上说出了他认定的结果。

    “就是啊,人没事儿,车也没事儿,就该见好就收了……”牛欢听了,悬着的心才放回到了肚子里。

    “对了牛大少爷,这是要去哪里呀?”螳螂这才问牛欢这是要去哪里。

    “去省里呀……”牛欢本来想说要去林海湖去看牛家掉进湖里的那辆车打捞的怎么样了,但却觉得那样可能会招惹麻烦,所以,直接说出了他要去的地方。

    “这都下午三点多了,到省里就天黑了,今天不打算回来了?”螳螂却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是啊,有点急事儿必须今天到省里去办……办完了,明天上午回来……”牛欢只好这样笼统地解释说。

    “那你快走吧,路上可要多加小心啊……”螳螂一听牛欢并不想告诉他实情,也就不再多问了。

    “知道了螳螂叔,再见……”牛欢说完,马上将车子开离了现场……

    牛欢把车子开出有一段路程了,才对牛畅说:“起来吧,没事儿了……”

    “哥你不知道,那俩司机可坏蛋了,要不是我激灵,真差点被他们俩给……”牛畅回到了副驾驶席上,还这样抱怨说。

    “行啦,咱不吃亏,毕竟他们不是没真的插到你吗,而且还弄了他们这么多钱,咱们也该知足了……”牛欢却这样劝慰妹妹说。

    “哥,这些钱够咱们飘一个月的吧……”牛畅以为,她一下子弄到了这么现钞,可以管够过瘾一个月了吧!

    “就知道飘,这些钱是咱俩到省里做亲子鉴定住店吃饭还有打点各个环节用的……”牛欢马上说出了这些钱的用途。

    “可是我……”牛畅拿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放心吧,哥有存货,你需要的时候,哥保证满足你……”牛欢知道妹妹的瘾头又上来了,就这样安慰她说。

    “谢谢哥……人家这就需要……”牛畅还是无耻地提了出来。

    “你作死呀,前边很快就到林海湖出事儿的地方了,兴许已经有警方介入了,万一看见你在车里吸,逮住了还有个好儿!”牛欢马上这样呵斥说。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人家现在都难受死了……”牛畅真觉得很难受,不吸一口,真是浑身难耐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了。

    “到了省城,住下来再说吧……”牛欢给出了这样的承诺。

    “哥……”

    “忍着!”

    牛欢和牛畅他们的车子过去没多久,螳螂又发现,牛得宝的那辆胭脂红宝马X6又出现在眼前了,赶紧过去说话:“牛哥咋又出来了?”

    “我救的那个牛牛哭闹不止,给什么都不吃,跟那个村姑联系好了,再给挤点羊奶送到今天出事儿那个地方——你咋跑这里来了?”马到成这样解释,但马上就转移了话题。

    “这不嘛……”螳螂就把刚才跟牛欢说的那些情况重复了一遍。

    “这辆大货车我见过呀……”马到成一下子想起了什么,就这样说道。

    “什么时候见到的?”螳螂以为能从牛得宝的嘴里得知目击者日的证据,就这样问。

    “就在我中午前后回林海市的路上啊,当时正好我要拐到路边的树林去撒尿,刚刚拐下去,就看见这辆大货车足有一百二三十迈的速度呼啸着开了过去!这辆大卡车究竟发生什么状况了?”马到成浑然不知,其实这辆大货车就是牛欢预谋,由牛畅操作,想要迎头与他的车子相撞,送他和牛牛包括车里的唐小鸥一起上西天的,还这样十分平静地描述当时的情况。

    “估计是那个小姐不会开车,上去就一脚把油门儿踩到底了,还好,在这里停下来了,什么都完好无损……”螳螂一听,牛得宝只不过是见过这辆大货车在路上奔跑而已,也就这样解释说。

    “人和车都没事儿就万事大吉,还在乎什么钱不钱的,赶紧见好就收吧……”马到成也是这样说。

    “牛哥跟牛欢说的几乎一样呢……”螳螂立即这样来了一句。

    “牛欢?”马到成有点吃惊。

    “是啊,他前脚刚开着他爹的那辆悍马过去,牛哥就过来了……”螳螂无意间披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他干嘛去了?是到今天出事儿的现场去了?”马到成之前一直怀疑是牛欢牛畅造成的车祸,但一直找不到他们的证据,一听螳螂这样说,马上问道。

    “我问他了,不是去出事儿现场,是去省城办事儿,我还问他,这么晚了去省城,今天不打算回来了吧。牛欢听了却说,必须今天就办,明天上午回来,这是要在省城住一宿啊……”螳螂把他知道的都说出来了。

    “你之前,见过牛欢开他爹的那辆悍马吗?”马到成好像听谁说过,牛得才视为珍宝的悍马车谁都不许碰的,就这样问道。

    “这还是头一回……据说牛大哥那辆悍马除了老爷子谁都没让碰过,今天不知道为啥,就让牛欢单独开出来了……”螳螂也知道这一点。

    “车上就他自己吗?”马到成想知道牛欢是不是跟牛畅在一起。

    “是吧,好像后座上躺了个人,是谁我没看清,也许是小对象吧……”螳螂这样猜测说。

    “牛欢有对象了?”马到成还真不是很了解牛欢的情况,就这样问。

    “这个都是我瞎猜的……”螳螂也不确定。

    “哦,不说他们了,说说救援的现场吧……”马到成觉得再多问,就会引起螳螂的怀疑了。

    “我接到上边的指令来处理这起大货车被盗事件,从林海湖的现场过来已经一个多小时了,那边现在什么请,我还真不知道……”螳螂这样解释说。

    “那好,那我就赶紧过去了——记住有空闲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到KTV分布去吃饭!”这是第几次说这样的客套话,马到成都有点记不住了,但好像临别的时候,必须这样客气一下,才能彰显牛得宝的身份一样。

    “谢谢牛哥了,改天见!”

    “改天见!”

    跟螳螂道别后,马到成的心里还是疑惑,这个牛欢为什么突然开着牛得才的悍马到省城去了呢?而且是今天下午去,明天上午回来,这个小兔崽子到底搞什么明天呢?一直怀疑今天黄幼祥和瞿凤霞出的车祸就是他和牛畅干的好事呢,难道他是做完了坏事儿,还要回到现场去看看到底咋样了?

    估计车后座躺的不是别人,一定就是那个精灵一般的牛畅了吧……

    马到成心里这样琢磨着,但却一声没吭,一直将车子开到了林海湖边那个出事儿的现场,只是到了这个时候,还没见到何盼娣来送羊奶的身影……

    “估计是挤完羊奶还要烧好,耽搁时间了吧……”唐小鸥倒是善解人意地这样解释说。

    “那就等她一会儿吧……”马到成也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原因……

    正当马到成和唐小鸥原地等何盼娣送羊奶过来呢,却看见一脸疲惫的救援队队长高迪从悬崖下边爬了上来:“二少爷来了,车子是捞上来了,初步检查,发动机进水了,需要大修,至于那个女人……”说到这里,高迪直摇头……

    “还是找得不认真吧……”马到成却这样不信任地来了一句。

    “二少爷可别这么说,我连蛙人都动用了,差不多把这里的水下都找遍了,就是连根儿头发都没发现……”高迪苦着脸这样强调说。

    “那也不能放弃寻找……”

    “我觉得我已经尽力了……”

    “倒是可以告一段落,但一定要留下人员呆在这一带密切观察,发现湖面上有什么动静,马上展开营救……”马到成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说二少爷,让我们喘口气吧,实在是搞不动了……”高迪就是想到此鸣金收兵打道回府了。

    “咋了,我老爸答应给你十万的搜救费用,你想人没找到就兑现吗?”马到成对这件事儿还耿耿于怀呢!

    “好好好,我不跟二少爷争,我这就安排人马布控在这附近,一直观察到天黑……”一听原来牛得宝知道了老爷子答应给十万块的营救费用,现在只捞出一台车,却没找到失踪的那个女人,却是有限说不过去,也就马上妥协了。

    “不是今天的天黑,而是一直到找到尸体的那一天天黑!”马到成再次这样强调说。

    “好好好,二少爷说啥就是啥,我一定安排人手一直在这里坚守……”高迪觉得,这个二少爷真不像从前的那个二少爷了,办事如此执着认真,都有点不像富家的公子了!

    马到成看着高迪又去布置他的手下进行全面搜寻救援去了,忽然想起临来的时候,牛旺天叮嘱他的,到了现场给他回个电话,就掏出了牛得宝的手机,拨通了牛旺天的号码……

    “老爸,我是牛得宝,我到现场了,还是没什么进展,不过我叮嘱高迪他们即便是天黑找不到瞿凤霞的身影,也要有人在这一带值守,发现什么动静立即救援,他开始还有点不情愿,后来我说了利害关系,他终于同意了……”马到成把他到了救援现场看到知道的都告诉给了牛旺天。

    “你做的很好——牛牛喝到羊奶了吗?”牛旺天似乎对救援已经不是你们感兴趣了,反倒是对牛牛是否不哭不闹,喝到了他想喝的羊奶很是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