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04章:松茸肉包子

    “听懂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呀,还以为瞿凤霞纯属胡闹,一点儿缘由都没有呢,经宝哥哥这么一说,还真是理解瞿凤霞为什么要那么做了……”唐小鸥听了这样的故事,居然觉得之前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变得合情合理了!

    “知道真相的人只有你,记住一辈子都守口如瓶!”马到成马上这样提醒说……

    “放心吧,这事儿我一定烂在肚子里,谁都不告诉……”唐小鸥再次这样保证说……

    “嗯,这样才乖嘛……”马到成看到唐小鸥赌咒发誓的样子,着实可爱至极,一看护士长办公室里没别人,居然一下子抱住了她,狠狠地亲吻起来……

    唐小鸥最喜欢宝哥哥这样主动对她做任何事情了,立马身子一软,就倒在了办公桌上,并且,发出了求爱的信号……

    马到成也有点把持不住了,想起小树林草地上的一幕一幕,真觉得唐小鸥太可爱了,也就打算在这里来他个桌震!

    可是俩人刚刚摆好姿势就要行事,却听到护士长办公室外传来一个护士的声音:“唐护士长,快去看吧,牛牛醒了,哭闹不止,谁都哄不好……”

    “好,我马上就去……”唐小鸥急忙推开了马到成,快速整理好衣服,然后小声对马到成说:“我先出去,等外边没人了,宝哥哥再离开……”

    “好,我听你的……”马到成越发觉得这样的情形太刺激了,虽然没成功,但这样的心跳还真是绝无仅有过呢!

    唐小鸥整理好头发衣服,对着镜子看了一看,觉得恢复正常了,才走了出去,跟着那个护士朝牛牛的病房跑去。

    马到成在她的办公室里,猫了一阵,缓和了心跳和情绪,觉得没谁知道他在这里了,才轻轻开门出来,可是刚刚出门,就跟黄幼祥撞了个满怀……

    “二公子,大家都在找你呢,你咋跑这里来了?”黄幼祥很是吃惊地这样问。

    “我到这里来找唐护士长啊——大家找我干嘛呢?”马到成以为黄幼祥发现了什么问题呢,就马上这样辩解说。

    “快点过去看看吧,那个孩子哭闹得不行,唐护士长让我过来找你过去想办法呢!”黄幼祥这样说道。

    “好好好,我这就过去!”马到成一听,这个黄幼祥不是来听墙根儿捉奸之类的,才放下心来,说完这句话,就朝牛牛的病房跑去……

    到了病房一看,牛牛果然哭得惊天动地,用什么办法似乎都哄不好他……

    “是不是他哪里不舒服才这样哭闹啊?”马到成一到场,就这样对唐小鸥说。

    “应该是又饿了……”唐小鸥边哄牛牛边这样说。

    “那就快点给他弄吃的呀!”马到成想当然地这样说。

    “给他奶粉他不喝,给他米糊也不吃,刚才还找了个正好哺乳的护士过来给他喂奶,他倒是吃了几口,可是吃完就都给吐掉了……”唐小鸥这样着急地解释说。

    “那……”马到成一看,四周正好没人,就凑过去小声对唐小鸥说:“那是不是他还想……”

    “想什么哪宝哥哥,难道还让他咬破我的另一个呀!”唐小鸥马上这样嗔怒地回应说。

    “算了算了,就算我没说!”马到成知道自己的这个提议有点残忍还略带猥琐,马上就给收回了。

    “我倒是可以暂时让他不哭,也不怕他再咬破我,可是这不是长久之计啊!”唐小鸥却又妥协了……

    “那咋办,现在打捞那边还没消息呢,看来他娘十有**是没法再给他哺乳了……”马到成的意思是,等他的亲娘来给他喂奶,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是啊,可是除了他妈妈别的他都不想——对了,是不是他想吃何家的羊奶了呀!”唐小鸥突然想到了这个。

    “也许是吧,喝一次就上瘾了——我这就打电话联系何盼娣,看看能不能给咱们送点牛奶过来……”马到成一经唐小鸥提醒,也觉得有道理,这个牛牛还真是怪,喝何盼娣家的羊奶一点不良反应都没有,而且上次喝完就呼呼地睡着了,像吃了安眠药镇定剂一样,所以,马上掏出手机,找到了存在里边的何盼娣的号码,就拨了过去……

    “那个……是何盼娣吧,我是牛先生……”马到成真觉得有点难为情,这么快就又要求对方了……

    “牛先生你好,找我有事吗?”何盼娣一听是那个开宝马带靓妞的富家子弟,就客气地这样问道。

    “那个……有这么一件事儿还需要你帮忙……”马到成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开口说具体事儿了。

    “是不是那个孩子又饿了,哭着闹着要喝我们家的羊奶呀?”何盼娣居然一下子全猜中了……

    “你太聪明了,跟你说的一样,闹得我们实在没办法了,才给你打电话的……”马到成就喜欢这样冰雪聪明的女孩子!一点就透。

    “行啊,我这就到羊栏去挤羊奶,不过我的车子充满电只能跑20公里,根本跑不到城里,还是你们来取吧……”何盼娣答应了,只是交通工具的问题,只能这样说。

    “可是我是车子也去不到你家呀!”马到成想起了去何盼娣家里走的那段狭窄的山路,汽车根本就过不去。

    “我可以把挤好的羊奶送到今天出事儿的那个路边……”何盼娣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那好,那我这就开车去那个地方,你就在那个地方等我吧……”马到成马上同意了。

    “好,一会儿见……”

    挂断手机,马到成立即对唐小鸥说:“何盼娣答应挤完羊奶给送到路边,我这就过去取……”

    “咱们一起去吧……”唐小鸥抱着还在哭闹不止的牛牛这样说。

    “没必要吧……”马到成心想,不就是去取羊奶吗,不用大家一起去吧。

    “有必要——这样可以早至少半个小时让牛牛喝上羊奶,也就早半个小时让他安静下来,不然的话,整个病房区都在听他嗷嗷乱叫了……”唐小鸥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那好,那咱们一起去——我告诉何盼娣,挤完羊奶就直接给烧开了带到路边,这样的话,到了地方牛牛就能喝到了……”马到成再次给何盼娣打了电话,说挤完了羊奶还要给烧开然后再带到路边……打完这个电话才对唐小鸥说:“好了,咱们马上出发吧……我去跟老爸说一声……你赶紧准备准备,该带上的用品都带上吧……”

    “好……”

    马到成去到牛旺天的病房说明情况,牛旺天也同意这样做,还顺带吩咐牛得宝到打捞现场去看看有没有进展,亲自安排下一步该咋办……

    马到成答应着离开了牛旺天,带上唐小鸥和牛牛,就出发了……

    车子刚刚开离旺天大厦不久,马到成突然问唐小鸥:“中午饭,没吃饱饱吧……”

    “嗯,营养倒是挺丰富的,可是吃到肚子里却有点不顶饿的感觉……”唐小鸥也不装假,有啥体会都说了出来。

    “那你想吃什么,我买给你吃……”马到成自己也觉得没吃饱,就这样问道。

    “不用了吧……除非宝哥哥也想吃……”其实唐小鸥想吃,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说,就这样来了一句。

    “对,我也想吃,你说吧,你最喜欢吃什么?”马到成一下子就听明白她的意思了,赶紧这样问。

    “我最想吃——看,就是那家的松茸肉包子!”显然唐小鸥是吃过那家的包子……

    “好,咱们就吃松茸肉包子!”马到成边说,边将车子停靠在了包子铺的附近,然后下车就跑到了门脸儿前,问包子铺的老板娘:“有蒸好的松茸肉包子吗?”

    “正好这几笼屉刚出锅,你要几个?”老板娘这样问道。

    “这几笼屉一共多少?”马到成居然这样问。

    “我算算——大概有一百三四十个吧——您都要?”老板娘以为遇到包圆儿的了,就这样问。

    “打包,我都要!”马到成好像有了一个新打算,就这样说……

    “一块五一个,133个,一共199块5!”老板娘说出了具体的钱数。

    “哎呀,我没带现金,刷卡行不?”马到成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没带现金,只有美仑和牛旺天给他的那两张卡。

    “不行,我们是小本经营,一是概不赊账,二是只收现金……”包子铺的老板娘这样解释说。

    “那好,那你帮我打包,一包里放20个,打成六包,剩下的13个打成一个小包我马上就吃——我这就回车里拿钱去……”马到成说是回车里拿钱,其实他就是想跟唐小鸥借钱给包子钱。

    回到车边,对唐小鸥说:“我没带现金,借我点钱。”

    “要多少?”唐小鸥以为十块八块的,就这样问。

    “200!”马到成说出了具体数目。

    “买什么包子要花那么多呀!”唐小鸥一下子惊呆了!

    “我一下子买了133个,一个一块五,133个,岂不是差5毛200块吗!”马到成说出了细账。

    “你买那么多干嘛呀?我有三五个就够了!”唐小鸥不可思议地问道。

    “剩余的,我想给何盼娣带回去给她的弟弟妹妹们吃……”马到成说出了他的打算。

    “拿我的钱请客?”唐小鸥边掏钱边这样揶揄说。

    “回头马上还给你……”马到成生怕唐小鸥误解他是那种借花献佛的男人,就这样回答说。

    “才不要宝哥哥还钱呢……”唐小鸥却又这样说。

    “那你让我还什么?”马到成就喜欢跟唐小鸥说这些一语双关,意味深长的话……

    “还我最需要的呗……”唐小鸥居然也愿意这样委婉地表达某种意味……

    “你最需要什么呢?”四目相对,似乎早已心照不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