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02章:这个可以有

    “真是没受伤?要不要着专家来会诊看看?”不知道为什么,尽管两次鉴定都说不是牛得宝的骨肉,但牛旺天还是见了牛牛就无比亲切,就好像牛牛的身上,真的流淌着牛家的血脉一样……

    “真是毫发未伤,身上我都检查过了,内里也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唐小鸥急忙这样解释说——刚才老爷子盘问身上头上有草叶子的时候,她也慌得不行,直到宝哥哥机智地都给敷衍过去了,才舒缓了一口气……

    “我放心不下,还是快点找医生给全免检查一下吧……”牛旺天还是这样坚持说。

    “好,我这就带牛牛去做全面检查……”唐小鸥不敢违抗牛旺天的命令,赶紧将牛牛抱走,回到科室去,着大夫做全面检查去了……

    看唐小鸥抱着牛牛出去就了,牛旺天才招呼马到成到他跟前去,对他说:“那个娘们儿真的不见了?”

    “是啊,到我回来为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马到成如实回答。

    “或许真的沉到湖底喂鱼了吧……”牛旺天却这样来了一句,似乎他更愿意是这样的结果。

    “我潜到湖底去查看车子的时候,看见有个影子一闪即逝,赶紧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当时还吓了我一跳,以为是水鬼什么的,也许,那就是瞿凤霞的影子吧!”一听牛旺天这样说,马到成大概猜到了对方的心理,也就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说。

    “你怀疑她阴魂不散?”听牛得宝这样说,牛旺天马上这样跟了一句。

    “即便是那样的话,也该有个尸体吧,可是高迪他们下了血本儿寻找也不见踪影,我给他们的时限是天黑之前,务必有个结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马到成还在试探老爷子的心理。

    “你觉得她还有活着的可能性吗?”牛旺天似乎觉得,瞿凤霞十有**活不成了。

    “她那样的女人,太诡道了,借着我去年检查的工夫,都能做出这样的文章来,你说她是个多么可怕的女人……”马到成还真是说不好这个瞿凤霞突然不见踪影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所以,只能这样猜测说。

    “可是,我听黄幼祥回来说,两次鉴定结果都说牛牛不是你的种啊!”牛旺天有点绝望地这样说。

    “越不是我的种,就越说明这个女人胆大包天,这样的事儿都敢铤而走险,换了什么事儿她不敢肆意妄为呢!”马到成反应很快,这样回答说。

    “好了,先不说她了,假如她真的死掉了,或者从此再也不出现了,你打算咋办?”牛旺天主动换了个话题,由回到了牛牛身上。

    “老爸说的是牛牛吧……”

    “对呀,你打算怎么办他?”

    “还能咋办,像之前说的那样,收养他做我儿子呗……”马到成略显无奈地这样说道。

    “嗯,你早上还说,收养牛牛没什么问题,就是受不了他那个事儿妈的娘,现在好了,他那个讨厌的娘可能真的从此消失了,你收养起牛牛来,也就没什么障碍了吧……”牛旺天果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不能说没有障碍了……”马到成听了,觉得是给渗透自己想法的时候了,就这样来了一句。

    “还有什么障碍?来自美仑的?”牛旺天以为牛得宝指的是这个。

    “还真不是来自美仑……”马到成却否认。

    “那来自谁?还有谁能成为你收养牛牛的障碍?”牛旺天想象不出,还有谁敢从中作梗。

    “谁都没有,障碍其实就在牛牛本身上……”马到成却又这样说。

    “怎么,你现在要想打退堂鼓了?”牛旺天以为牛得宝要找新的托词,就这样问道。

    “那倒不是……”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像咱们这样的家庭,凡事都要讲究个名正言顺,这样才不会被人诟病,尤其是添人进口这样的事儿,就更应该有个说法才能服众……”马到成从这个角度来表明自己的意图。

    “这样的事儿,如何才能有个好的说法?原本以为,跟你做个亲子鉴定,一旦证明是你的骨血,那收养起来岂不是名正言顺了吗?可是两次鉴定居然都说不是,这样的情况下,还咋弄个像模像样的说法来堵住大家的嘴呢?”牛旺天头疼的就是这个,但现在根本就没办法解决这个难题啊!

    “办法不是没有,就怕老爸不肯采纳……”马到成一定是有了成熟的想法,才会这样说的。

    “啥办法,赶紧说呀!”牛旺天果然急于知道。

    “我还没想好,等我想成熟了,再告诉老爸吧……”马到成趁机玩儿欲擒故纵,你不是很想知道我的想法吗,我一定要吊足了你的胃口,然后才说!

    “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会卖关子了,还想吊老爸的胃口,管他成熟不成熟,你都说出来,或许,老爸能帮你完善,趋于成熟呢!”牛旺天果然上道了。

    “那好,那我说了,不过老爸听了,觉得不顺耳,千万别怪罪我!”马到成还在为自己的主意做铺垫。

    “放心吧,现在都是在讨论阶段,什么对了错了的,都没关系,老爸现在愁的就是没办法解决这个难题,所以,有办法你只管说……”牛旺天给出了赦免令。

    “我觉得吧,想要名正言顺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

    “给牛牛做个亲缘鉴定……”马到成终于说出来了他灵机一动想出的办法。

    “什么叫——亲缘鉴定?跟亲子鉴定有啥区别?”牛旺天有点发懵,一时没懂牛得宝说的是个什么概念。

    “亲子鉴定是父子父女或者母子母女间的鉴定,但亲缘鉴定就可以在爷孙之间进行了……”马到成却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我咋越来越糊涂了呢?牛牛跟你做亲子鉴定都是两次没成,难道跟我这个不沾边的爷爷会有亲缘关系?”牛旺天还真是糊涂了。

    “这个可以有……”马到成居然学某个小品中的话来回应牛旺天。

    “别跟我贫嘴,快点告诉我,为什么可以有!”牛旺天此刻心急火燎,哪里有心情听儿子跟他贫嘴呢,就这样问道。

    “这就看老爸想不想有……”马到成还在继续铺垫。

    “我想有个屁用,人家鉴定机构肯按照我的意愿来得出结论吗?”牛旺天当然要这样回答。

    “本来不应该有,但老爸坚持一定要有的话,很可能就会有……”马到成还在暗示什么。

    “你别跟我绕,这里就咱爷俩,你直截了当跟我说明白,你到底说的啥意思,具体如何操作,钱不是问题,问题是很多事情不是钱能办成的事情……”牛旺天只想听结果。

    “我的意思是,这个牛牛跟我鉴定肯定没戏了,但如果跟老爸进行亲缘鉴定的话,兴许就有戏呢……”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说法。

    “你小子不会变态到说是我这个糟老头子跟瞿凤霞有一腿,生出了牛牛吧!那样的话,牛牛的辈儿可就跟你一样,成了我三儿子了……”牛旺天居然这样理解牛得宝的意图。

    “那样的可能不是没有,但说出来谁会相信呢?”马到成也马上否定这样的说法。

    “那你到底出的是什么主意呢?”

    “假设,老爸年轻的时候,一不小心有了个私生子,这个私生子又一不小心跟瞿凤霞生出了牛牛,老爸说,牛牛是不是跟老爸有了亲缘关系,经过鉴定也一定会是有利于咱们的结果了呢?”马到成居然设计出了这样一个模拟的情景。

    “可是,除了你大哥和你,老爸真的没有私生子啊……”牛旺天居然还当真了。

    “没有最好,有了还真就麻烦了……”马到成反倒这样说。

    “这话啥意思?”牛旺天还真是蒙圈了……

    “假如真有的话,岂不是要做亲子鉴定,不但要这个私生子和牛牛做,还要跟老爸做,正好他不存在,也就省去很多麻烦了,只需要牛牛跟老爸这个爷爷做一下亲缘鉴定,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在虚拟的情境中,马到成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可是,我真的跟牛牛没有这样的亲缘关系呀……”牛旺天还是没绕过这个弯子来。

    “我刚才说过了,这个可以有……”马到成居然还这么说。

    “怎么有?”牛旺天不反对有,但不知道怎样才能有!

    “这个嘛,老爸只管交给我去办理就行了……只不过,多花点心思和银子而已……”马到成心说,这样的事儿其实很简单,假如瞿凤霞说的做的都是真的话,那么牛旺天和牛牛做亲缘鉴定根本就不用做任何手脚,但这件事儿还必须老子本人亲自操办,才会真真假假的不被别人看出破绽——回头把结果给老爷子看,他跟牛牛真的有亲缘关系!至于老子用了什么手段,这辈子,谁都别想知道了……

    “钱没问题,要多少我给多少,只不过,你有把握不露馅儿吗?”钱对于牛旺天只是个数字而已了,所以,他只在乎结果。

    “一般来说,亲子鉴定比较严格,因为牵涉到是不是亲生的严重问题,而亲缘关系相对来说就会宽松一些,加上可以告知具体的人,说是这样做,就是为了找个孩子继承牛家的家业但又要名正言顺才要这个结果的,不是用来打官司之类诉诸法律纠纷的鉴定,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马到成给出了这样比较靠谱的解释。

    “那好,那我就信你一把,说吧,给你多少钱能解决问题?”牛旺天同意了方案,马上就要给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