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101.第101章:万万想不到101章:万万想不到

    此刻,早已回到牛家的高级病房得到充分救治已经恢复正常的黄幼祥,在与牛旺天汇报完整个经过之后,躺在病床上刚要休息,却见牛得才瞅见没别人了,溜了进来……

    一番攀谈之后,牛得才确定了三件事,第一,这次进京二次鉴定的结果跟第一次一模一样,完全没有任何改变;第二,黄幼祥出车祸是因为一辆没有牌照的跑车给别到湖里的;第二,到目前为止,黄幼祥和牛牛得救了,瞿凤霞却生死不明……

    得知这些信息之后,牛得才基本上得出了这样的结论——除了牛欢牛畅没别人能干出这样的勾当来!

    亲子鉴定结果难遂心愿牛得才怪不得谁,只能怀疑瞿凤霞这个女人坏了肚肠子,明明怀的不是牛得宝的种,却要骗他说百分之百保证是,结果却是这样的——但即便是这样的结果,也不至于输得这么惨烈吧——这俩小孽种,居然再次违背老子的意愿,铤而走险又酿出了这样的车祸,导致他手上重要的一张牌,生死不明……

    一旦瞿凤霞没了,那她生的牛牛就完全是个鸡肋,甚至连鸡肋都不如了。

    而且人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迟早会被人发现牛欢牛畅是肇事者的马脚,到了那个时候,哪里还能独善其身没有任何牵连呢!

    越想越恨,牛得才真恨不能直接弄死这两个到处给他惹是生非却不是他牛得才亲生骨肉的两个小孽种!

    因此,上午十一点半左右,看见牛欢牛畅回到了小二楼的家里,就把他们俩提留到了他的房间里严厉地问道:“林海湖的车祸别说不是你们俩干的!”

    “可惜那个牛牛还活着……”牛欢算是直接承认了。

    “是被二叔跳下湖里救上来的……”牛畅也这样跟了一句。

    “你们两个要作妖到什么时候才能消停下来!”牛得才近乎咆哮了。 .

    “难道爹哋不希望我们这样做吗?”牛畅这样问了一句。

    “对呀,弄死牛牛我和牛畅岂不是就没有牛家遗产继承的竞争者了吗?”牛欢也这样说。

    “你们俩以为,弄死了牛牛就一定能继承你爷爷的遗产了?”牛得才这样质问道。

    “除非我们俩不是爹哋亲生的,爹哋敢承认吗?”牛欢一针见血地这样反问道。

    “咋了,你们俩真要造反吗?”一看牛欢牛畅带着布满血丝的眼神逼近了他,牛得才连连后退着这样说道。

    “不想造反,只想做个亲子鉴定,看看我和牛畅到底是不是你这个该死的爹哋亲生的……”牛欢牛畅气势汹汹地将牛得才逼到了墙角……

    “你们,你们,你们太让我伤透心了……”牛得才觉得一阵心绞痛……

    “不用装,假如我们俩都是妈妈跟别的男人交往生下的,跟爹哋一点儿血缘关系都没,老爸说的伤心岂不是彻底的装b吗!”牛欢没有丝毫的怜悯和同情,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们俩给我闭嘴,我把你们养这么大,没功劳还没苦劳,没苦劳还没有疲劳吗?你们这么可以这么对待我呢?”牛得才居然无路可退,只好这样负隅顽抗。

    “爹哋这是承认我们俩不是你亲生的了?”牛欢马上抓住牛得才的这句话追问道。

    “承认你妈了b,你们俩不是我生的会是谁生的!”牛得才声嘶力竭地叫喊起来。

    “看爹哋对待我们俩的态度,就不像是亲生的!”牛畅这样跟了一句。

    “我对你们俩的态度哪里不像是亲生的了?我整天为你们俩担惊受怕,整天叮嘱你们俩千万别出去给我惹事儿,假如你们俩不是我亲生的,我才懒得管你们俩的死活呢!”牛得才想用这样婆婆妈妈的道理来感动这俩小畜生……

    “既然爹哋这样肯定我和牛畅是你亲生的,那爹哋就一定不会在意跟我们俩做个亲子鉴定吧!”牛欢边说,边给牛畅递了个眼神,他猛地扑上去,将牛得才给制服,然后,牛畅立即用细细的尼龙绳开始捆绑牛得才……

    “你们,你们,你们到底要干什么?”牛得才万万想不到,这俩小孽种居然要绑架他!

    “就是要弄清我们俩到底是不是牛家的种……”牛欢边和牛畅捆绑牛得才,边这样说道。

    “是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牛得才真觉得被这俩小孽种给逼上绝路了。

    “是的话,就没话说了,将来咋说牛家的财富也有我们俩一份儿吧,假如不是的话,哼哼,那这个世界可就要天下大乱了……”牛欢没直说假如不是牛得才亲生的话,将会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但那种口吻和态度,不言而喻,谁都知道他和牛畅会做出什么血淋淋的勾当了……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到底要怎样?”牛得才近乎是哭着嚎叫了。

    “别的不要,只要真相!”牛欢这样简单地回应,并且将牛得才给结结实实地捆绑好了。

    “你们,你们,你们要气死我呀!”牛得才竭力挣扎但无济于事……

    “不会的,我们只要爹哋身上的40cc血液,然后,去做亲子鉴定,然后,就会真相大白,然后就会……”牛欢说出了他和牛畅的终极目的到底是什么……

    “你们……”牛得才居然被这俩小孽种给直接气得晕死过去了……

    原来,在用重型卡车撞击二叔牛得宝的车子行动失败之后,牛欢和牛畅回到林海市的家里就觉得闷闷不乐,沉默了半天,牛欢突然对牛畅说:“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当前必须弄清一件事儿了……”

    “什么事儿啊哥……”刚刚受到奖励,吸得有点飘的牛畅这样问道。

    “必须弄清咱俩到底是不是牛家的种,为什么二叔为了那个牛牛居然奋不顾身地跳到湖里亲自救人,看来牛牛还真是跟二叔的关系不一般,但为什么亲子鉴定却说不是他的种呢?这里头到底藏着什么惊天的秘密呢?”牛欢颇有心计的这样分析说。

    “弄清咱俩是不是牛家的种到底有什么用呢?”牛畅似乎搞不清其中的道理。

    “这还用问我呀,假如咱们俩身上流的不是牛家的血,那咱们也就不用手下留情了,趁外人还不知道咱俩的身世的时候,把相关的人都给做掉,你想,从法定的关系程序上,咱们俩岂不是唯一合法继承人了吗!”牛欢掰开了对牛畅说。

    “那假如咱俩是牛家的种呢?”牛畅又这样问。

    “那就另当别论了,可能到此为止,不再干这些冒险的勾当了,就等着老东西没了之后,多少给咱俩一份儿,大概也够咱俩用一辈子的吧……”牛欢也给出了相应的回答。

    “这些都由哥来定吧,我什么都听哥哥的……”牛畅飘飘忽忽的,只能对牛欢的话,言听计从了……

    牛欢牛畅正议论到这里,牛得才就从外边急匆匆地赶回来了,而且见了他们俩就劈头盖脸地一顿臭骂,牛欢牛畅一对眼神,马上就开始了刚才发生的那样的行动……

    从昏迷过去的牛得才的身上抽出了40cc的血浆,牛欢牛畅带着从重型卡车司机那里截获的几万块钱,立马开上了牛得才的那辆悍马,直奔省城去找亲子鉴定机构,给他们俩和牛得才做亲子鉴定去了……

    马到成和唐小鸥带着牛牛回到牛旺天眼前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听说你们早就离开现场了,怎么才赶回来?”牛旺天见了牛得宝和唐小鸥就这样问道。

    “路上牛牛闹个不停,走走停停地哄他,所以,耽搁了时间……”马到成有点忐忑地这样解释说。

    “你们俩的身上还有头上咋有草叶子呢?”牛旺天虽然老眼昏花,但可能是马到成和唐小鸥的身上粘了太多的青草叶子,有些甚至染色在了衣服上,也就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啊,牛牛救上来之后,饿得嗷嗷叫,回市里怕饿坏了他,就跟一个村姑去了她家,挤了一缸子羊奶给他喝下,才算暂时消停下来了……”马到成一听老爷子这样问,才仔细看他和唐小鸥的衣服,可不是吗,刚才在草地上摸爬滚打的时候完全步入到了忘我状态,哪里还顾及到蒿草会不会粘到衣服头发上呢,可是,现在居然被牛旺天给发现了,这可咋解释呢?

    “我是问你为什么身上有很多草叶子!”牛旺天一听牛得宝说不到点子上,就再次提醒他说。

    “就是去那个村姑家,走的都是狭窄的山路,青草没稞的,也就粘在衣服上了吧……”马到成急中生智,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快把牛牛抱过来我看看……”听牛得宝这样解释,牛旺天居然会心一笑,心说,你小子编什么瞎话老子都不信,普通钻草棵子会弄成这样?分明是俩人滚草地了才会有这样的结果,算了,本来就想戳和他跟这个新提拔的护士长发生点关系,将来或许有个意外收获呢,他们若是真的发生了,偷着乐也就别声张和追究了吧,所以,马上转移了话题,这样说道。

    马到成一看总算过关了,赶紧让唐小鸥把牛牛抱过去给牛旺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