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9章:防的就是你

    “目标已经从事发地出发,快说你现在的具体位置……”牛欢一看二叔牛得宝的车子离开了事发现场,直奔林海市的方向而去,就立即给等候在某处的牛畅发短信。

    “我在榆树台国道与省道的交叉路口二百米处……”牛畅这样回短信说。

    “那好,估计十五分钟可能到达附近,你能观察前方多少米?”牛欢还要做细致的部署。

    “这里是一条直路,今天能见度好,我弄的这辆车座位又高,差不多千米之外都能看到……”牛畅这样回应。

    “好,见到目标你就启动,记住了,最好是剐蹭,不是迎头相撞!”牛欢再次这样叮嘱。

    “放心把哥,小妹知道保护自己……”牛畅马上这样回复。

    “宝哥哥,你说瞿凤霞为啥不见了呢?是不是她故意消失了呀!”车子上路后,马到成一声不吭地开了一阵,唐小鸥似乎没话找话地这样问道。

    “故意消失?什么意思?”马到成听唐小鸥这样说,还真是愣了一下。

    “就是……反正我也说不好,这么多人在湖面上寻找,那么一个大活人,咋就找不到踪影了呢?”唐小鸥吃不准对方到底对自己的说法是否反感,就这样回了一句。

    “你的意思是,瞿凤霞是趁机偷偷爬上了岸,然后悄默声地离开了,从此就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了?”马到成这样假设说。

    “我也说不好,反正这么找都找不到的话,应该有这样的可能吧……”唐小鸥也不是很确定。

    “可是,她为什么要消失呢?难道她舍得丢下还在哺乳期的牛牛?”马到成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谁知道呢,要是换了我,肯定会选择消失的……”唐小鸥居然这样回答说。

    “为啥这样说呢?”马到成看了唐小鸥一眼,搞不懂她为什么会这样假设。

    “因为经过两次鉴定都没证明牛牛是宝哥哥的种,那这个牛牛对于瞿凤霞来说,还有什么价值和意义呢?与其接下来面临特别尴尬的局面,还不如趁机彻底割舍了,让牛牛彻底跟她没关系了,她也好彻底摆脱现在这样尴尬的命运吧……”唐小鸥说出了具体理由。

    “还别说,你分析的有一定道理,假如到天黑都打捞不到她的尸体的话,也只好放弃了,像你说的那样,权当是她自己主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吧……”马到成一听,觉得也有道理,就这样说道。

    “其实这样最好了……”

    “为什么这么说?”

    “这样的话,宝哥哥和美仑姐若是收养牛牛,岂不是更加名正言顺了?”唐小鸥居然想到了这步。

    “嗯,你说的还真有一定道理……”马到成心说,是啊,今天早上还跟老爷子说呢,收养牛牛没问题,就是他那个“事儿妈”的娘受不了,现在好,一场车祸让她人间消失了,岂不是消除了之前的心理障碍?真是天随人愿了好像……

    “哥,目标已经出现……”牛畅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看着前方一两公里外的路上,忽然看见一抹胭脂红,就知道那一定是林海市绝无仅有的、二叔牛得宝的那辆宝马X6了,立即给牛欢发短信说。

    “那就启动吧,记住了,开始车速不要太快,三四十迈就行,迎面看见目标距离二三百米的时候再加速,触碰的时候,最好也在80迈以下……”牛欢还提出了这样具体的要求。

    “为什么这么慢?”牛畅有所不解。

    “因为这段路对大型货车限速就是80公里,你快了,会被交警看见,拦下你,也就无法完成任务了……”牛欢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我知道了哥,这就启动,哥就听小妹的好消息吧,这次他们一定死定了!”牛畅发完短信,又拨通了牛欢的手机,意思是接下来的行动可以随时与他直接沟通……

    而浑然不知道前方正有灭顶之灾等待他们的唐小鸥突然叫道:“宝哥哥快看……”

    “看什么?”马到成被唐小鸥的惊异吓了一跳!

    “前边有片小树林!”唐小鸥指着前方不远处的路边山坡上,有一大片白杨树林这样说道。

    “你想干嘛?”马到成听了,心头一颤——她这个时候提小树林,什么意思?难道还记得之前开玩笑的时候说的那句话?

    “没想干嘛——这不是牛牛睡着了嘛,我想把他放在后座上……”唐小鸥说出的居然是这样的理由。

    “这跟前边那片小树林有啥关系?”马到成差点没笑喷了——尼玛,明明不是这个意思,你倒是真会找理由蒙骗老子啊!

    “宝哥哥把车子停在小树林里,既安全又凉快呗……”唐小鸥居然能继续找出合情合理的理由……

    “你真没别的意思?”马到成觉得唐小鸥越来越有意思了,就成心套取她真正的意图。

    “宝哥哥说什么哪,人家能有什么意思呢?”唐小鸥却一脸娇羞地这样辩白说。

    “你之前可说过,回来的路上,找个小树林让我兑现承诺,帮你那个大忙的……”马到成一看她含着骨头露着肉的样子,就直接揭穿了她。

    “难道宝哥哥不想吗?”唐小鸥不但承认了,而且直接这样大胆地问了一句,那种心慌气短急不可耐的样子,给人一种**辣的热切感……

    “想是想,不过这片小树林可不行……”马到成哪里接收不到来自对方的那种火烧火燎的热情呢,但还是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没到小树林里看看,宝哥哥咋就知道不行呢?”唐小鸥当然不会轻易死心。

    “这你就没经验了吧……”马到成忽然拿出过来人的样子,居高临下地这样来了一句。

    “宝哥哥有过小树林里的经验?”唐小鸥立即惊讶地这样问道。

    “谁说我有了?”马到成顿时发现自己口误了,所以,马上这样反问。

    “没有宝哥哥咋说不行呢?”唐小鸥却抓住不放。

    “这不是明摆着嘛,小树林的树木才一人多高,树叶又少,在里边做点什么都会被大老远经过的人一眼瞧见——我的经验来自之前内急的时候,跑到这样的小树林去解决问题,结果,正尿到一半,被人发现了,又没法中途停止……”马到成居然还真会自圆其说。

    “哎呀,那咋办呀!”唐小鸥好像身临其境一样,焦急地这样问。

    “要么赶紧收家伙宁可尿到自己的裤子里,要么硬着头皮把剩下的尿都给尿完……”马到成只好硬着头皮说出了两种可能性。

    “宝哥哥一般情况下,选择什么呢?”唐小鸥居然要听到结果!

    “当然是……”马到成突然觉得没法回答唐小鸥的这个问题了,咋告诉她吧,说收家伙尿了自己裤子?好说不好听吧;说硬着头皮把尿尿完?那老子岂不是成了暴露狂?所以,只好这样质问道:“你一个女孩子家,问这个干嘛呀,这样的经验日后也用不上……”

    “人家就是好奇嘛……”唐小鸥进入情况还就出不来了,非要知道个结果才肯罢休。

    “还别说,让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憋得慌了……”马到成一下子被唐小鸥的神情给弄得情不自禁想要跟她发生点什么了,灵机一动,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那宝哥哥就把车子停在那个小树林里,这回我帮宝哥哥看着有没有人经过吧……”唐小鸥一听有了停车的理由,马上借题发挥道。

    “除了你,我不用防谁吧……”马到成一看把唐小鸥兴奋成这个样子,马上给她泼了一瓢凉水……

    “宝哥哥说啥呢,人家有什么好防的,在取精室里,人家早就见过宝哥哥的那个了……”唐小鸥生怕对方终止行动,情急之下,居然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那是在封闭的屋里,这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你要是看着我,肯定尿不出来了……”马到成却这样回答说——其实就是想多听听对方到底有多大决心跟自己进那个小树林。

    “为什么尿不出来呢?”唐小鸥却只关心这样的细节。

    “因为……算了,说了你也不懂……”马到成还真没法直接解释。

    “说嘛,人家就是要知道嘛……”唐小鸥又拿出了特有的撒娇方式,缠磨马到成一定要告诉她到底为什么。

    “就是……一旦你在看,肯定有那样的反应,有了那样的反应,哪里还尿得出来呢!”尽管马到成有点心慌气短,但还是把要说的都说出来了……

    “这好办呀……”唐小鸥好像真的知道具体的解决办法,就这样自告奋勇地说。

    “你有办法?”马到成还真是搞不懂,唐小鸥会有什么好办法能解决这样的难题。

    “当然啊,宝哥哥有了那样的反应,尿不出来,可以先在我身上把那种反应给消除了,然后,不就尿出来了吗?”唐小鸥居然趁机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哥,目标已经在二百米以内了……”牛畅直接跟牛欢通话说。

    “加速,加到最高速……”牛欢突然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哥不是说不能超过80公里吗?”牛畅却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这二百米里,不会有警察冒出来拦住你了吧,加速,加到最高时速与目标相撞!”牛欢说出了为什么这样做的理由,也是他想这次一下子彻底解决掉二叔和牛牛两大眼中钉肉中刺让他发狠到了极致……

    “好,正在加速,已经上100公里了……”牛畅言听计从地踩下了那辆重型卡车的油门儿……

    -----------------------------------------------------------------------------------------------

    点击收藏轻而易举,却在本文没推荐的时候,可以及时阅读更新章节,何乐不为呢,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