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8章:悉数入囊中

    “

    哎呀,你们身上咋有一股子怪味儿呢!”正在紧关节要的时候,牛畅突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可能是……我们这几天一直在路上跑,急着回去跟老板交差也就没洗澡,身上的汗味儿也就变成了怪味儿吧……”副司机年龄不是很大,遇到这么漂亮的妹子还是第一次,所以,一听对方嫌弃身上有怪味儿,就赶紧不好意思地这样解释说。

    “哎呀,真是的,这样也太难闻太埋汰了吧……”牛畅十分夸张地这样叫嚷着。

    “可是,这样的客房里没有冲澡的卫生间呀!”司机是个老油条,还想蒙混过关。

    “这样吧,我包里有瓶香水,二位大叔都往身上喷点儿,去去这样的怪味儿,不然的话,人家都快喘不上来气儿了,还咋让二位大好好叔舒坦呀……”牛畅却提出了这样合情合理的建议。

    “好好好,就喷你的香水……”副司机一听马上就同意了。那个司机大哥似乎也没理由反对了……

    牛畅这才被俩个急吼吼的大叔给放开,去到她的包里,真的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瓶子,喷了一下,还真是芳香扑鼻,两个家伙信以为真,纷纷说:“你觉得我们身上哪里有味儿就喷哪里好了……”

    “那好,那人家就开始喷了……”牛畅真的在两个家伙的身上喷了起来,只不过,在喷到他们鼻息脸部的时候,牛畅的手在香水瓶的某个部位稍微做了一下手脚,喷出来的气雾喷到他们脸部的时候,居然完全变成了一种令人窒息的味道,可是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吸入了肺部,两个五大三粗活蹦乱跳的家伙,居然都像面团子一样,瘫软下去……

    “还想占姑奶奶的便宜!”牛畅看见用特制的猛药将俩个家伙给迷倒了,立即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后,先拿到了卡车的钥匙和行车执照,顺带将他们身上携带的3万多块——大概是这次赚到的钱吧——也悉数收入囊中……

    麻利地出了客房,瞅见没谁注意她,才去到院子里,登上了那辆六轴的大型重卡车,发动引擎,熟练地开出休息站,直接掉头开出了十几里才停靠在了一个比较宽敞的路边……

    “哥,车子拿到了,你那边咋样?”牛畅马上给牛欢发短信。

    “太好了,路边等待吧……”牛欢接到牛畅的短信,心里很高兴,但还没见到二叔牛得宝从那个山路口出来,回到事发地点,所以这样回应牛畅说……

    而这个时候,何盼娣回“洞房”忙完了家里的事儿,才到了马到成和唐小鸥的跟前说:“够喝没?不够我再去挤点儿……”

    “够了够了,都打奶嗝了……”唐小鸥马上这样回答说。

    “那——我就送你们回去吧……”何盼娣这样试探地问。

    “你就不请我们到你家的‘洞房’里参观参观?”马到成却觉得还没跟这个水灵可爱的村姑相处够,就这样来了一句。

    “家里有味儿,我就不请你们进去了……”何盼娣却给出了这样理由婉言回绝马到成的请求。

    “为啥有味儿?”唐小鸥出于护士的职业过敏吧,马上这样问道。

    “我爹到砬子上去采野蜂蜜,不小心摔下来,一条腿就折了,没钱治,就那么一直烂着呢,所以,屋里总有一股子特殊的臭味儿……”何盼娣给出了这样具体的解释。

    “哎呀,那怎么行啊,不处理会死人的!”唐小鸥马上这样叫道。

    “去了几回医院,人家要求交押金才给治,我家现在哪里有钱交那么多的押金呀,我爹就咬牙回到家里死扛了……”何盼娣这样回答说。

    “快带我去看看吧……”唐小鸥非要亲眼看看病人到底病到什么程度了不可。

    “千万别,刚才我爹问我带谁来了,我说是两个大人带个孩子,我爹抄起笤帚疙瘩就打了我一下说,你咋带外人来这里呢!我就说,有个婴儿掉湖里刚捞上来,嗷嗷叫想吃奶,可是孩子的娘掉湖里还没捞上来呢,才带这个孩子来这里喝羊奶了。我爹听了就说,喝完奶赶紧带他们离开,千万别跟他们说咱家的具体情况……”何盼娣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你爹这是咋了呢?”唐小鸥不可思议地这样问。

    “我也不知道啊,反正他的心情可灰暗了,从来不愿意外人来这里,哪怕是来这里表示同情和慰问的人他都烦……”何盼娣这样解释说。

    “那好,那我们就不再打扰你们了,快点送我们回到公路边吧……”马到成似乎理解何盼娣的父亲为什么会这样,他是对这个社会产生了厌烦和恐惧,认为他们一家早已被社会抛弃了,正处在自生自灭的状态中,早已不对外边的世界抱有任何希望了,所以,才会这样的……

    于是,何盼娣开上那辆农用三轮车,将马到成和唐小鸥以及牛牛送回了出事的马路边……

    临行前,何盼娣的那些弟弟妹妹们,一个个眼巴巴地看着突然来到的一男一女外加那个白白胖胖的男孩子,就像非洲的某个原始部落中的孩童们,见到白人到了他们的领地一样,只是瞪大眼睛看着他们,却不知道问什么,更不知道索取什么,目送他们离开后,跟着跑了很远,还是何盼娣回头大喝了一声:都给我回去!才止住了他们的脚步……

    到了路边,马到成和唐小鸥刚从车上下来,何盼娣毫不留恋地来了一句:“我回去了……”

    “谢谢你今天帮了我们!”马到成真诚地这样说道。

    “不客气,牛先生记住给我的承诺就行……”何盼娣却这样不卑不亢地来了一句。

    “我给你什么承诺了?”马到成一时真的想不起来,曾经给过她什么具体承诺了……

    “牛先生承诺我给这个孩子喝羊奶救他一命,牛先生就帮我家翻盖倒塌的房子……”何盼娣毫不客气,马上说出了具体内容……

    “你真觉得我不是在开玩笑吗?”马到成心说,尼玛,当时不就是话赶话赶出了那么一句玩笑话吗,你还真特么当真了?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说完,何盼娣扭头就跳上车,也不等马到成确定地回应她什么,开车就离开了……

    看着何盼娣远去的背影,马到成还真是对这个何盼娣有了特殊的好感,这样的女孩子还真是有性格有担当,一定在帮助她家改变现状的同时,也赢得她的芳心吧!

    马到成正在心里暗下决心,迟早有一天,老子一定竭尽全力来改变她一家人命运的时候,唐小鸥却在他耳边来了一句:“看上她了?”

    “瞎说什么呢,我就是可怜他们家的境遇,琢磨着要不要兑现那个玩笑呢……”马到成突然意思到自己有点过于投入,略显失态了,就赶紧往回圆。

    “既然是玩笑,何必当真呢!”唐小鸥却不咸不淡地这样来了一句。

    马到成正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不无醋意的唐小鸥呢,却听见螳螂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大声对他说:“牛哥你可回来了……”

    “救援进展的咋样了?”马到成算是找到了暂时解脱的借口,就这样问道。

    “车子是打捞上来了,可是牛哥说的那个女人,却不见踪影……”螳螂说出来了这样的情况。

    “一共多大的范围,这又不是河流,人会被冲到下游,不是救援水平有限,就是还没尽心尽力!”马到成立即站到路边朝下边的湖面上看。

    “我看高迪他们还真是尽心尽力了……”螳螂居然帮助对方说话。

    “我才不信呢,一定是觉得我才给两万块钱的救援费用,只够打捞那辆车的,人就暂时捞不到,非等我给他们加钱人才能捞出来吧!”马到成怀疑是他把救援的价码压得太低了,所以,高迪是在消极怠工呢!

    “牛哥还不知道吧,老爷子已经直接跟高迪通话了,一口答应给他十万呢!”螳螂却透露出了这样一个信息!

    “奶奶的,老爷子都答应给十万了,咋人还没捞上来呢!”马到成一听,这个高迪一定是趁机跟牛旺天讨价还价,逼迫老爷子答应给十万的救援费用,立马火了,这样骂道。

    “牛哥别急呀,估计是难度很大,高迪都亲自下水寻找了……”螳螂却这样解释说。

    “我不管,反正我要活的见人,死的见尸!”马到成此刻,拿出的还真是牛家二公子的霸气来……

    这工夫,救援队的队长高迪湿漉漉地出现在了马到成的面前,很是难为情地对他说:“真抱歉啊二公子,百八十米范围内都找遍了,就是不见那个女人的影子啊……”

    “才百八十米呀,那怎么行,天黑前,把整个林海湖给老子找遍了,也要找到这个女人,不然的话,老爷子说的十万块钱你一分钱都拿不到!”马到成这样发狠地说。

    “好好好,我亲自监督,扩大搜寻面积,争取天黑前,找到目标……”高迪一看牛得宝发火了,也不敢顶撞,只好先这样答应下来……

    “那好,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必须立即赶回市里,救治这个孩子,天黑之前,我要听到你们找到那个女人的消息!”马到成边说,边跟抱着牛牛的唐小鸥上了那辆宝马X6,然后,一骑绝尘地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