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6章:有奶便是娘

    “

    你上过学吗?”到了这个时候,马到成才开始提问。

    “只上过小学二年……”何盼娣这样回答说。

    “可是听你说话像是高中毕业呢!”马到成是从何盼娣言谈话语的词汇量来判断她是否有文化,是否上过学的……

    “我在家里不是被叫二姐,而是被弟弟妹妹门叫成‘二哥’,来来往往的,都把我当成男孩子用,也就总有出头露面的时候,不瞒你们说,前些年我偷偷到镇里的学校去旁听过很多课呢,就是那样学到了一点儿文化……”何盼娣终于说出了她嘴头子上的那点“文化”是从何而来。

    “你家……现在通电了吗?”马到成凭借想象,猜测山里的生活一定很艰苦。

    “没有,照明还是靠蜡烛和燃气灯呢!”何盼娣这样回答说。

    “也就是没电视看,没电脑用?”唐小鸥这样接话说。

    “我家唯一的一件奢侈电器,就是我手里的这部手机了……”何盼娣边说,边掏出她的那部早已落后到在市场上十几块钱就能买到的老款的淘汰型手机,摇晃给马到成和唐小鸥看……

    “那这辆车呢?”唐小鸥马上这样问。

    “这是我姐夫给我姐的嫁妆……”何盼娣马上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你姐多大就出嫁了呀?”唐小鸥觉得,这个何盼娣19岁,她姐可能也不是很大。

    “今年二十一,十八岁那年就嫁给姐夫了……”何盼娣这样回答说。

    “可是,你家连电都没有,你到哪里去充电呢?”唐小鸥还真会发现问题。

    “到镇里的姐夫家里去充,再说,家里有一块备用电池,实在没电了,就用备用电池开到姐夫家里去充……”何盼娣这样解释说。

    “天哪,都什么年月了,还存在没有电的地方啊……”唐小鸥再次发出这样的感慨。

    “虽然我们家清贫,但大家很和睦,也很幸福,正所谓你们城里人说的,这就是著名的‘穷欢乐’吧!”何盼娣居然还会自嘲!

    通过一路上这样的一段对话,马到成和唐小鸥还真是对这个有故事的,叫何盼娣的村姑刮目相看了……

    终于到了村姑何盼娣的“家”。其实就是在山崖下一个十来米深的一个浅洞,前边用一些废旧的窗户遮掩成了可以居住的房子而已……

    院子里倒是很干净,鸡鸭鹅狗样样都有,还有猪圈羊栏驴厩之类的设施,再就是露天摆放着各种农具和砍伐用的道具、绳索等等,假如没有何盼娣开回来的这辆车停放在了院子里,真让人一下子回到了解放前的某个偏远山区贫穷落后农家院的感觉!

    一听见农用三轮车到了院子里,“洞房”的门一下子打开了,接二连三地跑出五六个各种年龄的孩子来,这些年龄在7到17之间的孩子们,身上几乎没什么像样的衣服,有了衣服也是补丁上加补丁,没衣服穿的,居然披的是蓑衣,系的是草裙,穿的也都几乎是草鞋,那种靠原始技巧编制的饰物还真挺合身……

    从屋里出来,立即争先恐后地跑到何盼娣的车前,根本不管有没有陌生人在车上,直奔了何盼娣从城里购买回来的食品包,三下五去二,一包馒头就被抢光了,很快就人手一个馒头,另一只手拿着一块咸菜,一口馒头一口咸菜,这大概就是他们的午餐了吧!

    看他们吃着馒头就着咸菜吃得喯香的样子,连马到成都直咽口水了……

    因为马到成一下子想起了他住地下室,弹尽粮绝时常闹饥荒的时候,假如有谁给他一个馒头和一块咸菜的话,也会吃的这么香吧!想不到,一步登天成了富二代牛得宝的替身之后,再见到这样境遇的人,还是免不了产生本能的同情和反应,而这个反应动作偏偏让何盼娣给看见了。

    “牛先生,这里还有一包馒头是留给我和我爹的,有余份儿,你们要是饿了,也可以吃……”何盼娣这样客气地说道。

    “我们不饿,你快点给这个孩子挤点羊奶喝吧……对了,你咋知道我是牛先生?”马到成这样问了一句。

    “我在路边听那个警察叫你牛哥——叫你牛先生应该没错吧……”何盼娣马上给了答案。

    “没错,你就叫我牛先生吧——现在牛先生恳求你,快点给这个孩子挤点羊奶喝吧……”马到成发现,这个村姑还真有观察力,不知不觉中,居然有点喜欢她了……

    “那好,我这就去……”何盼娣这才跳下车,回到“洞房”里,取出一个搪瓷缸子,就朝羊圈走去……

    唐小鸥一直抱着哭闹累了,暂时睡在怀里的牛牛,这工夫很想跟何盼娣一起去挤羊奶,为的是确保安全卫生,但又脱不开身,就对马到成说:“宝哥哥,你抱一会儿牛牛吧,我跟她一起去挤羊奶……”交接的时候,又小声在马到成的耳边说:“我怕他们的器皿不干净,回头再吃坏了牛牛的肚子……”

    “好,你去吧,我在这里等……”马到成知道了唐小鸥的意图,就这样接过牛牛,抱在怀里,然后,看着唐小鸥和何盼娣一起去了羊圈……

    哪成想,牛牛一旦到了马到成的怀里,立即像惊蛰了一样苏醒过来,大声豪气地哭闹起来……

    院子里吃馒头就咸菜的六个孩子,一下子被牛牛的哭闹声给吸引了,都像被磁铁给吸住了一样,朝马到成这边围拢过来……

    看见他们一个一个衣衫褴褛的样子,营养不良的面容,马到成的心里居然疼了一下。

    想起了富人随便做点什么都要花费那么多的钱物,奢侈的程度难以想象,却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还有这么一些挣扎在贫困线以下的孩子们……

    若不是竭力在他人面前装成牛得宝的身份,马到成真会一时冲动马上就开始帮助何盼娣的这些可怜巴巴的弟弟妹妹们……

    马到成也做了这样的假想——假如此刻是牛得宝面对这样的一家人,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是对这样的贫穷视而不见,还是一掷千金予以相救?抑或,只是对何家的女孩子感兴趣,沾花惹草,玩弄一番,然后就撇在一边又去找别的女人寻花作乐去了?

    虽然何家如此清贫,营养也极度不良,可是从何盼娣到下边的几个妹妹,却都发育成熟,个个生得水灵清秀不说,还都有胸有臀,看上去就招人喜欢的那种……设身处地地从牛得宝的角度想,他若是有机会跟何家的姐妹们接触,会不动心?稍微给她们点好处,就能获得她们的青睐,然后就可以尽情玩弄了吧……

    那你马到成呢,是不是心里也有这样的想法呢?

    别的何家女孩子暂且不说,单说这个不到二十岁的何盼娣吧,虽然是村姑长相,村姑打扮,可是她的身上总是透出那种善良、乐观、果敢的性格来,与城里娇生惯养的女孩子完全不是一个品种,唐小鸥跟她相比,都显得娇贵得可以……

    马到成心想,假如自己还是过去那个马到成的话,见了何盼娣这样的女孩子,应该也会喜欢她,甚至爱上她吧,虽然她家穷困到了这个地步,但马到成是绝对不会嫌弃的,只能会更加努力,凭借自己的能力帮助何盼娣来改变何家这样现状的……

    那么现在,老子成了牛得宝与马到成的复合体,再遇到何盼娣这样的女孩子,应该如何选择呢?是像牛得宝生前那样,见一个爱一个,随便花点钱就可以俘获对方,尽情玩弄之后,或者留用,或者甩掉,完全没有任何愧疚和心理负担?

    不行,像何盼娣这样的女孩子包括她的家庭已经很可怜了,玩弄之后始乱终弃老子是绝对做不出来的,但假如这个女孩子也像唐小鸥一样非要跟老子好不可,那老子该咋办呢?

    这还是头一个牛得宝生前没有过关系的女孩子呢!如何与她交往还真凭老子自己来驾驭和左右呢!

    想到这里,马到成忽然乐了——尼玛,八字还没一撇呢,咋就琢磨起这些了呢!谁知道像何盼娣这样的女孩子,会不会喜欢牛得宝这款富二代呀!万一她是那种“视金钱如粪土”和“饿死不吃美国粮”的主,还真就是老子自作多情了……

    算了,别胡思乱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到哪步说哪步的话吧!

    这工夫,何盼娣就在唐小鸥的监督下,挤出了羊奶,并且生火用搪瓷缸子烧开了,又放在粗陶碗里折凉了,端到了马到成的眼前……

    “把牛牛给我吧,我来喂他……”唐小鸥从马到成的怀里接回了牛牛,居然马上就停止哭闹了……

    马到成的心里不禁骂道:好你个小兔崽子,咋到了她的怀里立马就不哭了呢?这也太不给老子面子了吧!让这里的这么多双眼睛都看见了,多让老子下不来台呀!

    八层是你小子吃过她的奶了,虽然里边没奶水,但也应了那句话——有奶便是娘吧——没奶水的奶也算是奶?!

    马到成被自己心里的这些低级趣味的想法都给逗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