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95.第95章:看不出来呀

    “那就是弄一辆大型的货车,潜伏在二叔回市里必经的路上,看见他的车了,然后迎面开过来,就在要错车的时候,突然打方向盘直接碰撞或者剐蹭,估计再好的车子,也受不了那种大型货车这样的迎面冲击吧……”牛欢说出了三套方案中,最难最危险但可能最直接有效的办法来。

    “这个方案行,虽然危险系数最大,但让二叔他们车毁人亡的保险系数也最大,哥说吧,啥时候行动?”牛畅居然马上接受了这套方案。

    “正好二叔他们跟那个村姑进山了,给咱们赢得了时间,你这就出发吧,咱俩手机保持联系,你的进展到了哪一步马上通知我,我也会随时通报二叔他们的的行踪和时间……”牛欢这样交代说。

    “那好,哥我走了……”牛畅雷厉风行……

    “这次行动很危险,你可多加小心,假如对你有性命危险,宁可放弃行动,咱们还有很多弄死他们的机会呢!”牛欢居然还知道这样叮嘱妹妹多加小心……

    “哥放心吧,我会把握时机的,保证活着跟哥哥再见面……”牛畅却是一副志在必得的自信和勇气。

    “那好,那你出发吧!”牛欢似乎对妹妹也很有信心,因为之前很多这样的行动,牛畅几乎从未失过手……

    马到成和唐小鸥带着依旧哭闹不停的牛牛,坐上了村姑的三轮车,途中还真是有几个狭窄的地方只能她的三轮车通过,汽车的话,是无论如何过不去的……

    “你家怎么住在这样的地方?”唐小鸥替马到成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这里不是我的家……”村姑却这样回答。

    “那是什么地方?”唐小鸥有点紧张了,不会是这个村姑耍什么把戏把她和牛得宝给骗到山里,然后……不敢再往下想了。

    “我家的房子在何家屯,年久失修,雨后塌了,又没钱翻盖,就只能跑到这山里来住山洞了……”村姑边开车,边这样说道。

    “为啥没钱翻盖房子啊?”唐小鸥以为,正常情况下,房子塌了,就等于是家没了,咋能不翻盖,反而跑到山洞里来住了呢?

    “问那么多干嘛,难道你会给我钱让我家翻盖房子啊!”村姑好像不愿意回答唐小鸥这样的问题,就这样来了一句。

    “那要看你值不值得我们帮你……”马到成一看唐小鸥被村姑说的有点尴尬,就这样来了一句。

    “给这个孩子喝羊奶,算不算帮了你们?”尼玛,这个村姑还真他娘的会唠嗑啊!

    “呵呵,你可真会开玩笑,给这个孩子喝几口羊奶,你就让我们帮你家翻盖一套房子,你觉得这公平吗?合理吗?”唐小鸥真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你们觉得,是一条命重要,还是一套房子重要呢?”村姑居然不假思索,立即给出了这样的神回复!

    “还真被你给说服了,这样吧,你把你家的具体情况说一下,我看到底能不能帮上你家的忙……”马到成还真是对这个村姑的回答给镇住了,看不出来啊,连一个村姑都有如此神奇的境界,真该刮目相看她了……

    “我家本来好好的,我父母生下我大姐之后,就指望生出我是个男孩,结果,又是个丫头片子,于是,就东躲西藏地想三胎生出个儿子来,结果,还是个丫头片子——超生就要被罚,罚得我们家连吃饭都困难了,可是我父母还是不生儿子不罢休,结果,第四个孩子还是个不带把的……这回人家罚得更狠了,我家六口人真的到了快揭不开锅的程度了……我父母还是不甘心,又变着法地怀上了老五,结果,生出来的还是个女孩子,这回好,都没等人家来罚,我爹就带着全家钻进了山里,正好赶上下暴雨,没地方可去,才钻进了现在的这个山洞里……”村姑也不客气,一口气说出了她家这么多的故事。

    “那你们一家七口人靠什么活命呢?”唐小鸥这样同情地问了一句……

    “本来想在山里躲一阵,然后返回村里呢,想不到,那场大雨把我家的老房子给冲塌了,根本就没法住人了,加上我父母几乎是身无分文,也就只好退回到了这个山洞里……计生办的人追到这里来罚款,我爹翻着眼皮说——要钱没有,要命这几口子你们随便拿!他们也知道再也从我们家罚不出一分钱了,也就消气儿了……”村姑接着说她家为啥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么多年,你们一直在这山里度过的?”唐小鸥真不可思议,这样的荒山野岭,连个房子都没有,咋生活度日啊!

    “对呀,我爹是个勤快人,开荒种地挖草药,搂草顺带打兔子,一家人总算能填饱肚子活下来……”村姑却这样乐观地回应说。

    “真不容易啊!”唐小鸥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本来还可以混得下去,想不到,我爹娘还是不死心,居然又怀上了第六胎——我听见我父母夜里小声议论了,这个孩子若是生出来还是丫头片子,直接就掐死埋了,结果,生出来的真又是丫头片子,我爹唉声叹气到后山去埋,可是埋之前咋地也得给掐死吧,他却下不了这个手,又不忍心活埋,磨叽了半天,末了还是抱回家里了——幸亏抱回来了,不然的话,我娘说她也不想活了,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正在琢磨着咋个死法呢,一看我爹又把小六给抱回来了,才一下子扑过去,抱着小六就号啕大哭……”村姑的故事居然越来越深入和感人了……

    “你家的故事可真够凄惨的……”唐小鸥的眼泪都含在眼圈里,忽闪着长长的睫毛,眼瞅就要掉下来了……

    “还没完呢……”看到唐小鸥那个娇滴滴就快受不了的样子,村姑居然这样说。

    “咋了,难道你娘又生了小七?”唐小鸥真的不敢这样想,但还是问出了口。

    “对呀,只不过,生出来的还是个女孩,我娘都对天发誓,若是再生,自己咬舌自尽,可是转过年来,又怀上了……”村姑居然真的继续讲她家剩余的故事了。

    “这回应该生出个男孩了吧……”唐小鸥心地善良地这样问。

    “是生出个男孩,可是这里的条件太差了,我小弟活下来了,我娘却……”说到这里,村姑的神情才哽咽了一下,但却没掉一滴眼泪,只是下意识地咬了咬她那丰满的下唇……

    “你真的有八个兄弟姐妹呀!”唐小鸥真的难以置信了!

    “这还有假,一会儿你们就能看见他们了……”村姑恢复了常态,这样笑着回答说。

    “我真难以想象,你们这么多人口,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咋样才能存活下来……”唐小鸥还是觉得这也太令人惊异了,一家这么多口人,连个基本的保障都没有,可咋生活下去呢!

    “都说天无绝人之路嘛,开始的时候我们都很小,爹娘当然很辛苦,后来我们渐渐都长大了,也就都能帮助爹娘来养家糊口了——我刚才到镇里菜市场去卖东西的,什么蘑菇呀,野菜呀,还有悬崖峭壁上采到的野蜂蜜呀,今天还卖了一簇野生灵芝,小小地赚了一笔呢,足够我们一家一个月的开销了……”村姑却给出了这样乐观的回应。

    “想不到,你们一家人的生存能力这么强……”唐小鸥真是打心里往外佩服这个乐天派的村姑了……

    “强啥呀,勉强维持个温饱,却连学都上不起,当然,除了我和大姐之外,其余的六个妹妹弟弟全都是黑户,连户口都没有,上学都没人敢要!”村姑也有抱怨的时候。

    “说了半天,你叫什么呀,今年多大了?”唐小鸥开始对村姑感兴趣了,所以,这样问道。

    “我周岁19了——别提我的名字了,难听死了……”村姑只说了自己的年龄,却不肯说出她的姓名……

    “名字就是个称谓吗,有什么难听不难听的,说出来嘛,也方便我们称呼你……”唐小鸥却一定要知道这个特殊身世的村姑到底叫啥……

    “我叫——何盼……”村姑真有点羞于启齿的样子。

    “何盼——河畔!多好听的名字呀,咋说难听死了呢?”唐小鸥这样说道。

    “后边还有个‘娣’字呢!”村姑这才把话说全。

    “何盼娣?”唐小鸥联系在一起,说出了村姑完整的名字。

    “对呀,我大姐的更难听,叫何招娣……”村姑马上承认说。

    “这么说,接下来的女孩子都叫什么什么娣了?”唐小鸥还真会联想。

    “对呀,三妹叫何来娣,四妹叫何连娣,五妹叫何唤娣,六妹叫何梦娣,七妹叫何见娣……”村姑何盼娣也不忌讳什么,把她身下几个妹妹的名字都说了出来……

    “天哪,那你小弟会叫什么名字呢?”唐小鸥真是惊呆了,又这样问。

    “何八全!”何盼娣也不隐瞒,马上这样回答说。

    “哈哈,你家光是孩子的名字就够一台戏了……”唐小鸥一下子被逗乐了。

    “是啊,只不过,这台戏从一开始就是个悲剧,到现在还都挣扎在温饱线上呢……”何盼娣却一下子严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