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4章:我也要喝奶

    就在马到成和唐小鸥对哭闹不止的牛牛束手无措到了无可奈何的时候,却听见有人说:“到我家去吧,我家有羊奶给他喝……”

    马到成和唐小鸥寻声望去,原来是那个二十岁左右,水灵可爱的村姑在说这样的话……

    “你家在哪里?离这里多远?”马到成马上这样问。

    “不远,就在后山,三五分钟就到了……”村姑这样回答说。

    “那好,那上我的车,立即去吧……”马到成立即这样邀请说。

    “先生的车怕是去不了……”村姑却原地不动,这样说道。

    “我这可是高级越野车!”马到成心说,还有我这辆车去不了的地方?

    “去我家的路有几个地方只有一米多宽,先生觉得过得去吗?”村姑却抱着夹这样说道。

    “那咋去呢?”唐小鸥焦急地问。

    “坐我的三轮车吧,只有我的三轮车能通过……”村姑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那好吧……”马到成和唐小鸥相互看了一眼,又都同时点了点头,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地同意了这个村姑的建议——赶回市里要半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那样的话,牛牛怕是真的饿坏了,但若是去这个村姑家的话,才三五分钟,所以,哪怕是坐这样的农用三轮车,也要先解决牛牛的温饱问题啊……

    于是,马到成和唐小鸥同时跳上了三轮车……

    想不到,村姑启动了车子,就要开动的时候,却听到了一直昏迷不醒的黄幼祥开口说话了:“我也要喝羊奶……”

    尼玛,敢情你他娘的早醒了,憋着不告诉大家,这工夫,听说牛牛要到村姑家去喝羊奶了,你他娘的忽然活过来了!什么人品啊!

    马到成立即跳下三轮车,跑到黄幼祥的跟前,不是去搀扶他一起上三轮车到村姑家去喝是什么羊奶,而是逼近他问个究竟:“说吧,到底咋出的车祸!”

    “我和瞿凤霞做完二次鉴定从京城回来,下了飞机就从这条路返回,一直都很顺利,可是,到了这个路段,忽然有一辆从没见过的轿跑车,从后面窜了出来,开始以为就是内道并行超车,想不到,是成心要把我的车给别下道,努力了好几次,还是没别过这辆车,到了这个弯道,一下子就蹿出了护栏,一头扎进湖里了……”黄幼祥说出了具体情况。

    “看清车里坐的是什么人了吗?”马到成第一反应就是想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好事。

    “事情发生的太快,根本就看不清车里坐的是什么人!”黄幼祥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那——看清那辆车的号牌吗?”马到成又在意这个细节。

    “根本就没有车牌呀!”黄幼祥却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看来是有人成心要制造这起车祸呀!”马到成心说,难道又是牛得才和他的一对混蛋儿女干的好事儿?没啥证据,也不敢妄下结论。

    “能是谁干的呢?”黄幼祥却没有想马到成这样,能具体地怀疑到谁,就这样问。

    “那谁说得清——先别管这些了,庆幸的是,你和牛牛还都活着——对了,那车子掉进湖里之后,瞿凤霞咋样了?”马到成哪能跟黄幼祥说出自己心里在怀疑谁呢,转而开始关心到现在还没个下落的瞿凤霞了。

    “就在车子坠入湖里之前,我感觉这下彻底完蛋了,就打开了天窗,打算一旦到了湖里,也好有个逃生的出口……”黄幼祥这样回应说。

    “我是问你知道瞿凤霞的下落吗?”马到成一听黄幼祥没说到点子上,就这样提醒他。

    “她这个人太任性了,本来我让她坐后座的,她非要带着孩子坐副驾驶席,而且为了活动方便给孩子喂奶,在出车祸之前,还解开了安全带,所以,车子一旦失控掉到了湖里,她是第一个从前挡风玻璃飞出窗外的……”黄幼祥给出了这样的描述。

    “那牛牛咋毫发未伤呢?”马到成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

    “这个娘们儿还真是护犊子,她发现车子真的冲出护栏,要掉到湖里了,一下子缩成了一个团儿,把孩子完全包裹在了她的怀里,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牛牛才没事儿吧……”黄幼祥给出了这样的推测。

    “那你是咋上岸的呢?”马到成看着黄幼祥那个落水狗一般的熊样,就这样问了一句。

    “车子掉到湖面形成巨大的冲击,我当时一下子就晕厥了几秒钟,醒来的时候,发现车子正在冒着气泡在缓缓地往下沉,回身一看车里什么都没有,这才弄破气囊,脱身后,从打开的天窗出来,浮出水面之后,我还四处寻找瞿凤霞和那个孩子,但就是没有任何踪影……”

    “那后来呢?”马到成这样问。

    “后来,我游上了岸,又在岸边呼叫寻找了一阵,也不见她们娘俩,仰头一看,是从二十几米高的砬子上掉下来的,就找了个毛毛道,爬到了路边,等了半天,过了很多车辆,没一个理睬我的,末了还是这个村姑开着三轮车过来,看我倒地招手求救,才听了下来,我就是用她的手机,给老爷子打的电话……”一口气,黄幼祥把车祸发生后的情景都说了出来。

    “嗯,三个人,现在两个没事了,就剩下瞿凤霞一个不见踪影了——这样吧,我让救护车先送你回市里救治,见到我老爸告诉他,牛牛得救了,现在去农户家去喝羊奶,等牛牛不哭不闹了,我就带他回去见老爸——至于瞿凤霞,就让救援队慢慢寻找营救吧……”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安排。

    “可是我……”黄幼祥似乎有点不愿意这就回去,是怕面对牛旺天没法交代,还是另有别的什么小心眼儿?

    “咋了,不喝羊奶你就活不了?我车里有凉茶,喝一瓶先撑撑吧……”马到成边说,边到他的车里拿出一盒著名品牌的凉茶,放在了黄幼祥的眼前:“你喝不了就请救护车上的人喝,这就让他们带你回家里的医院吧……”

    黄幼祥这才没脾气了,听凭这个二公子的安排,乖乖地上了那辆救护车……

    看着救护车开走了,马到成才跳上了村姑开的那辆农用三轮车,听见牛牛还在不住地哭闹,就对村姑说:“走吧,快去你家给他弄你说的羊奶喝吧……”

    村姑啥也不说,启动车子,就上路了,三拐两拐的,就从路边的一个小路钻进了山里……

    “哥你看,二叔和那个唐护士带着牛牛上了那个农用三轮车……”牛畅又有了新发现。

    “估计是要就近给牛牛找吃的吧……”牛欢的判断力还真是准。

    “那咱们现在咋办呀?”

    “这也许给咱们争取了时间……”牛欢却这样乐观地说。

    “什么时间?”牛畅却没听懂哥哥的意思。

    “干掉他们的时间……”牛欢马上这样回答说。

    “哥想咋样干掉他们呀?”牛畅想知道具体办法。

    “哥想出了几个办法,你挑一个吧……”牛欢好主意没有,害人的点子还真多。

    “哥说吧!”

    “待会儿二叔他们给牛牛弄到吃的,让牛牛不再哭闹了之后,肯定会带着牛牛回市里,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在二叔开车回市里的路上,想办法干掉他们……”牛欢先说出了这样的前提。

    “用啥办法干掉他们呢?”

    “第一,就是在回去的路上撒下扎轮胎的铁蒺藜,等二叔的车子经过的时候,爆胎冲出车道,造成新的一起车祸,或许就能干掉他们……”牛欢说出了第一个想法。

    “这个办法怕是不行……”牛畅居然一口否决了。

    “咋不行?”牛欢有点惊异,妹妹咋觉得这个办法不行呢?这是最容易做到也最不容易被发现作案者的办法……

    “对于车子我比哥在行,二叔开的是宝马X6,而且是原装进口顶级款的,所以,一定还有防爆胎系统,即便被铁蒺藜扎了轮胎,车子也不会因为侧翻什么的,还能继续飞跑……根本就酿不出车祸来……”牛畅居然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这个不行就得用第二个了……”一计不成又生二计。

    “哥说吧……”

    “第二个就是到二叔回市里经过的路段,找一棵二三十米高的大树,事先用油锯给伐得就剩一层皮儿,等二叔的车子到了,然后将大树给突然放倒,再好的车子也受不了那样一棵大树突然砸下来吧……”牛欢又说出了第二个难度陡然增大的办法来。

    “这个办法倒是行,可是时间怕是来不及了……”牛畅没否定这个办法,但却提出了时间的问题。

    “咋来不及了?”牛欢却没懂牛畅的意思。

    “一个是油锯咱们现在手头没有,现去弄,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弄到,即便弄到了,伐树的经验你我都没有,谁知道伐完之后,那棵树到底朝什么方向倒……还有,谁能那么准确地计算好,倒下的大树正好能砸在疾驰而来的二叔的车呢?难度极大,只有在好莱坞的大片里才能看到那样准确无误的场景吧……”牛畅就像个久经沙场的老杀手一样,经验居然如此老道。

    “如果这招还不行的话,就只能用最后一招了……”牛欢居然还有绝招!

    “哥说吧……”牛畅就等着哥哥出个绝招,然后,痛痛快快地把他们都置于死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