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93.第93章:你看他咬我

    “哥,跳水下去的是二叔吧!”隐蔽在山崖高处将这些情况尽收眼底的牛畅这样问牛欢说。 )

    “应该是——二叔今天怎么了?以前遇到什么事儿,从来都是躲在车里不出来,用钱砸那些干活的人啊,今天咋自己亲自跳下去了呢?”牛欢都看不懂这个二叔今天为什么是这样的表现了,那个奋不顾身的劲儿,从来没在二叔身上见到过,今天真是开了眼了!

    “我看湖面上的那个肉呼呼的肯定是那个牛牛了……”牛畅又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假如是的话,那一定真的是二叔的种了……”牛欢的意思是,之所以二叔会这样奋不顾身地跳下去救人,一定是他亲生的儿子,不然的话,换了谁会这样拼命呢?

    “那咋办呀哥……”牛畅觉得这次行动没有成功很懊恼,再看到二叔就要把那个该死的牛牛给救上来了,焦急地这样问。

    “就看捞上来是死是活吧……”牛欢阴着俊朗的小脸儿这样说道。

    “要是活的呢?”牛畅只问这一种可能。

    “那就想办法再给弄死他呗!”牛欢眯缝着眼睛,咬牙切齿地这样回答说……

    马到成一头从十多米高的悬崖上,扎进湖水中的瞬间,心中暗自庆幸,在读大学的时候,练过高台跳水,所以,才在入水的瞬间,毫发未伤,换做别人,这样跌在水面上,不死也摔个半死!

    足足下探了三五米,才将下冲的惯性给缓释掉,立即转身,试图用最快的速度浮出水面……

    却在这个时候,有个影子在他不远处一闪即逝!

    是错觉吗?

    马到成减缓了浮出水面的速度,在水下睁大眼睛试图捕捉到那个影子到底是什么——是一条大鱼,还是一个人影,抑或是传说中的水鬼!

    然而,只是一闪即逝,转瞬就不见了踪影,马到成很失望地只好浮出了水面,换了口气,用手抹掉脸上的水珠,立即在四周搜寻唐小鸥看到的个肉呼呼的目标……

    还好,就在不远处,马到成立即朝那个方向游去,很快到了附近,终于确定,那就是牛牛!

    赶紧快速划动几下,到了近前,托起一丝不挂的牛牛,这才发现,他早已没了呼吸,用耳朵贴在他的胸脯上,也听不到心跳了!

    牛牛你可不能死啊!

    此时此刻,也许牛得宝的在天之灵就在半空中看着老子来救你呢,你若是死了,他绝饶不了老子啊!

    马到成居然是带着这样的心理才拼命来救牛牛的,赶紧托起他小小的,肉呼呼的身体,就朝岸边游了过去……

    上岸的时候,螳螂已经在岸边拿着他的上衣等他了,马到成踉踉跄跄地抱着牛牛幼小的身体上了岸,看见螳螂手里拿着自己的衣服,立即要过来,将牛牛给紧紧裹住,然后就往悬崖上边的路边攀爬,却看见了高迪亲自带人下来展开救援了……

    俩人见面,马到成以为高迪接受了刚才自己说的那个救援的报酬呢,就立即命令他:“先捞人,再捞车!”

    “哪里有人需要捞呢?”高迪是说,需要打捞的人不是让二公子您亲自打捞上来了吗?

    “刚才我在水下看到孩子他娘的影子!”马到成激灵一下子想起了在水下看到的那个一闪即逝的影子,居然这样对高迪吩咐说!

    “哦,那我们一定尽快搜寻——放心吧,老爷子亲自打电话过来叮嘱了,第一是确保二公子的安全,其次才是展开救援呢,现在二公子安全了,我们也就会放开手脚,全力营救了!”高迪这样讨好地说。 )

    “那好,那块行动吧……”马到成说完,抱着休克状态的牛牛就走,看见螳螂亦步亦趋地跟着自己,就对他说:“你留下……”

    “为什么呀?”螳螂有点搞不懂牛得宝的意思。

    “你监督他们救援我才放心!”马到成;立即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是,牛哥,我听你的!”螳螂还真是言听计从。

    于是,马到成自己从那个拐来拐去的小毛毛道攀爬到了二十几米高的路边,唐小鸥迎上来,一把接过了昏死过去的牛牛:“我需要一个平台抢救他!”

    听唐小鸥这样说,马到成立即对她说:“跟我来!”

    马到成跑到那辆宝马x6的后备箱,一下子打开了,车后盖当成了遮阳伞,下边的空间稍加整理就是一个平台了……

    唐小鸥十分专业地将牛牛放在里边,然后,就开始了十分专业的紧急抢救!

    压胸脯,做人工呼吸,注射少量的强心剂,大概什么招数都用上了,可是,牛牛居然还是没有醒过来!

    唐小鸥累得筋疲力尽,一下子坐在草地上,对惊慌失措的马到成说:“宝哥哥,我尽力了……”

    马到成也一下子坐在了草地上,仰望苍天,心中呐喊:“牛得宝,你他娘的在天有灵的话,咋不保佑你留在人间唯一的种子了呢!难道你真的想让牛家绝后吗?

    咔嚓一声响雷,在不远处的天边炸响了!

    紧接着,马到成和唐小鸥同时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哭啼!

    反应了好几秒钟,才同时反应过来,原来牛牛没死!尼玛,命真大,居然又活过来了!

    唐小鸥居然喜极而泣,一下子抱住了马到成,不管不顾就亲吻起他来……

    “别管我呀,快去看牛牛啊!”马到成生怕附近有谁看见唐小鸥这样亲昵的动作,边推开她,边这样说道。

    然而,牛牛醒是醒过来了,却哭天抢地地哭起来没完了,咋哄都不好使!

    “一定是该喂奶了……”马到成这样嘟囔了一句,就用眼睛去瞄唐小鸥的前边。

    “看我干嘛,我这里又没奶水……”唐小鸥一下子脸红到了脖子根儿,这样嗔怪地回答马到成说。

    “也许干吃几口,就会让他安静下来吧!”马到成拿出了一副可怜巴巴且十分恳请的样子给唐小鸥看……

    “宝哥哥,人家还是个姑娘呢!”唐小鸥娇羞得直跺脚……

    “随便你,我只是没别的办法了,才想让你这样做的……”马到成却立即仰头望天,无所谓地这样回应说……

    “那好吧,那宝哥哥转过去,不许偷看……”唐小鸥却在娇羞中,答应了马到成这个荒诞但或许好用的请求……

    “好好好,我不看……”马到成心想,还装什么呀,在取精室的时候,老子又不是没见过,只不过,后悔当时没像婴孩一样裹上几口,现在好,让牛牛这个小兔崽子给抢了先,唉,真是追悔莫及呀!

    可是马到成转过身去给唐小鸥做人墙影壁,才十几秒的工夫,牛牛虽然不哭不闹了,唐小鸥却突然“啊”地一声尖叫起来……

    马到成立即转身,看见唐小鸥痛苦不堪的表情就问:“你咋了?”

    “他咬我!”唐小鸥立即说出了尖叫的原因……

    “可也是,满怀希望想吃到点什么,裹咂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有,一生气,也就咬了你一口吧!”马到成居然忍俊不禁地这样说……

    “人家都疼死了,宝哥哥还幸灾乐祸!”唐小鸥嘟起小嘴,这样娇嗔地埋怨说。

    “真疼啦,让我帮你揉揉吧……”马到成立即拿出了怜香惜玉的样子,凑了过来。

    “讨厌啦,快走开……”唐小鸥立即转身回避开……

    可是一旦嘴里没什么可裹咂,没什么可咬了,牛牛就又没好动静地哭闹起来……弄得马到成和唐小鸥都没了办法……

    “哥,他们把那个该死的孩子给救活了!”牛畅目睹了刚才唐小鸥和二叔牛得宝抢救孩子的过程,甚至清晰地听到了牛牛的哭闹声,牛畅这样愤愤地对哥哥牛欢说。

    “我看活不了多久……”牛欢也听到了牛牛活过来的哭声,但却狠狠地这样来了一句。

    “为什么呀哥?”牛畅不懂哥哥为什么这样说。

    “到现在那个女人还没捞上来,一定是死掉了,这么小的孩子突然没了娘,又受到这样的惊吓,抢救活了也白费,活不了几天了……”牛欢以为,这次车祸中,牛牛的母亲一定死掉了,就这样悻悻地说。

    “可是我看见那个护士长给孩子喂奶了……”牛畅的眼睛还真是尖。

    “瞎说,那个护士我认识,还没结婚呢,哪里来的奶水……”牛欢知道这个护士是唐小鸥,也知道他还是个姑娘,还曾经不止一次狎戏过她呢——就这样来了一句。

    “那她刚才干嘛呢?”牛畅更是莫名其妙了好像。

    “就是不想让孩子哭吧……”牛欢这样猜测说。

    “是停止了一会儿,可是咋又哭了呢?”牛畅又不懂其中的道理了。

    “我说不好糊弄吧,我倒要看看他们咋让这个该死的孩子不哭!”牛欢幸灾乐祸地这样说道。

    “哥,我咋觉得,这个护士跟二叔关系很那个的呢?”牛畅居然看出了这样的端倪。

    “嗯,一定关系不正常……这样更好,一起弄死他们不用有什么愧疚的……”牛欢却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哥想咋弄死他们呀?”牛畅想知道具体办法。

    “再看看,还没想好呢……”牛欢此刻心里有了几套方案,但似乎都不很成熟,就没马上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