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92.第92章:爱干不干吧

    马到成和螳螂刚刚气喘吁吁地爬回到了二十多米高的盘山路上,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救援队的队长高迪就朝这边走来,马到成并不认识他,就小声问螳螂:“这人谁呀?”

    “他你都不认识了?”螳螂很吃惊的样子。 .

    “可能我刚才潜入湖底的时候,脑子进水了……”马到成觉得只有这样调侃一下自己才不会引发对方的怀疑……

    “他是高迪呀,林海市救援队的队长啊,记得以前你们打过交道啊,咋就不记得了呢?”螳螂马上这样回答说。

    “你不是说他只记得为人民币服务吗,我干嘛还要记住他!“马到成觉得自己这样回答很带劲!

    “牛哥真幽默……”螳螂一听牛哥居然说出了这样绝妙的话,很是新奇,之前跟牛哥接触,还真没听他这样说过话呢!就这样拍马屁地说。

    这工夫,高迪已经走近了马到成,直接招呼说:“牛家二公子亲自下水救援,我们这帮穷哥们可就没饭吃喽!”

    “姓高的,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直说捞车救人多少钱好了!”马到成竭力让自己装得像牛得宝的派头和口气。

    “牛哥就是痛快!”高迪一听对方什么条件都不讲,直接让他开价,心里还真是有点疑惑——之前的牛得宝不是这样的性格啊,今天咋这么爽快了呢?

    “你他娘的有四十好几了吧,咋还叫我牛哥!”马到成一听对方老大不小了,也学螳螂叫他牛哥,就觉得有点别扭……

    “富人辈儿大这的通用的道理嘛,叫习惯了,改不了口了牛哥!”高迪又是一愣——从来都这样叫啊,今天这个牛家二公子咋长脾气了呢?但赶紧这样谄媚地说。

    “那好,你快说,多少钱能完成这次救援任务?”马到成打心里往外不喜欢这种嘴脸的人,只想快点结束跟他的讨价还价。

    “牛哥看见了,我这一出动,可就是十几二十号人马,连车带人的,咋说牛哥也得给个三万五万的吧……”高迪说出了大概是数字。

    “捞个车就要三万五万的,你当我家有印钞厂啊!”马到成顿时发火了!

    “牛哥这话说的,不是说还要捞人吗……”高迪的印象中,牛家二公子绝对不是这样的呀,从来都是挥金如土,不不不,是“视金钱如粪土”的主儿,今天咋这么在乎钱了呢?但还是找出了具体理由。

    “加上捞人也不能开口就要三五万吧!”马到成此刻完全是用**丝的姿态来跟对方讨价还价的。

    “牛哥有所不知,在南方的河套里,人家捞个人就要三五万的,我们可是连车带人一块儿捞的……”高迪越发不能理解这个老爷子身家百亿的富家子弟,为什么对这区区的三五万斤斤计较起来了,还硬着头皮这样类比说。

    “牛哥,他要的不多,答应吧……”螳螂一看这样争执下去,一定耽误捞车捞人吧,就把马到成给拉到一边,这样在马到成的耳朵边上嘀咕了一句。

    “这个家伙纯属杀熟,老子有钱也不能随便打水漂啊,爱干干,不干拉倒,反正你不是说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了吗,那就先在水里泡着吧……”马到成真被高迪这样趁火打劫的人物给气着了好像。

    “那牛哥说能出多少,我去跟他们单独谈……”螳螂一看现场进入到了尴尬的局面,就想当个中间的老好人……

    “捞车一万,捞人一万,一共两万,爱干不干!”马到成立即给出了这样的价码。

    “牛哥,这可有点少了吧!”连螳螂都觉得这个牛哥跟从前不一样了,咋在这样的时候,还跟救援的人讨价还价呢!

    “觉得少,赶紧打道回府,老子自己下水去捞!”马到成还就任性一把了。 .

    “好好好,我去跟高迪商量商量……”螳螂说着,又跑到了高迪那边去,小声在他耳边嘀咕……

    马到成立马看到,高迪立即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跟螳螂急眼巴登的,心说,原来这帮家伙哪里是来救援的,看到牛家有钱,就想趁火打劫呀,老子非要直直你们的罗锅不可!

    然而,螳螂跟高迪俩人在一起嘀咕起来没完了,好像争吵的还很激烈,估计是高迪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样的价格捞人,本来听说是牛家的车子出了事儿,想趁机大捞一把呢,想不到,一向出手大方的牛家二公子,今天突然在这样的时候开始讨价还价了。而且说出的价位连个工薪阶层的人家遇到这样的情况给的都少,哪里会轻易答应呢?也就一直在跟螳螂争执……

    马到成的心里真是难受极了,这其中哪里还有人道主义救援的味道了,分明就是趁火打劫的节奏啊!也想改变主意,就像从前牛得宝出手阔卓,一掷千金地继续惯着他们这帮子毒瘤蛀虫,可是,比量好几回,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就在螳螂和高迪争执不休,马到成也举棋不定的时候,突然听到一直在路边的悬崖上,朝下边的湖面观看的唐小鸥喊了一嗓子:“快看呀,那是什么?”

    马到成第一个冲过去,朝下一看,在距离汽车坠落二三十米外的地方,有个肉呼呼的东西在水面上漂浮着,二话没说,直接从那个毛毛道开始快速接近湖面……

    螳螂见了,马上撂下还在喋喋不休跟他讲为什么钱少了这活干不了的道理的高迪,也跟着马到成的后边跑……

    令螳螂绝对想不到的是,下到距离湖面还有十几米高的时候,牛哥居然脱掉上衣,然后一个鱼跃,飞身来个高台跳水,竟然奋不顾身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吓得螳螂一屁股坐在了原地,心里不住地叫喊:见过不要命的,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呀!牛哥今天这是咋了呢?咋这么拼命豁出去也要救人了呢?难道湖面上漂浮的那个孩子是他的种?不然谁会这么拼命啊!

    此刻,身在悬崖之上路边的高迪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腮帮子上的咬肌明显凸显。

    “姐夫,咱们该咋办?”高迪身后一个瘦猴般的小男人这样问道。

    “这叫什么事儿,这个牛家二公子今天怎么了,是吃错药了,还是脑子进水了!”高迪的确不可思议了,干了好几年救援队的队长了,还是头回遇到这么吝啬这么不要命的主儿呢!

    “姐夫,这活儿咱们还干不干吧!”瘦猴再次这样问。

    高迪正闹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小舅子这个问题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牛旺天打来的,马上接通了:“是牛爷呀!我是高迪……”

    “你们到现场了吗?”手机里是牛旺天焦急的声音。

    “到了到了……”虽然牛旺天不在眼前,但高迪居然还是一副点头哈腰的德行。

    “开始救援了吗?”

    “还没呢,马上,马上……”

    “还等啥呢?”牛旺天马上提出了质疑。

    “没等啥,就是价钱上……跟您家二公子没谈好呢!”高迪趁机说出了要点。

    “还谈什么价钱,先救人再说呀!”牛旺天一听,顿时恼怒了。

    “牛爷呀,我也是带着几十号弟兄吃这碗饭的,可是你家二公子说,捞人捞车一共才给两万,您说,这活儿我能干吗?”高迪却一定要确定到底能给多少钱,然后才开工干活的。

    “混蛋!”牛旺天暴怒地这样骂了一句。

    “牛爷,您这是骂谁哪!”高迪腿肚子都打哆嗦了。

    “你们都是混蛋,什么都别说,赶紧给我捞车捞人,耽搁片刻,看我怎么收拾你们!”牛旺天自己都不知道是在骂谁,索性谁都包括了!

    “可是牛爷……”高迪居然还重要谈妥价格才能开始救援。

    “啥都别说,让牛得宝接电话!”牛旺天真是恼恨到家了,这样的时候,哪里还在乎这点儿小钱呢!想立即跟牛得宝通话,问问他的脑子里到底是进水了,还是生虫了!

    “牛爷,他——接不了……”高迪却只能这样回答了。

    “怎么接不了?”牛旺天惊异到家了。

    “他,他,他亲自跳下湖水救人去了!”高迪只好如实回答了。

    “什么?你们救援队都到现场了,咋会让他下去救人呢!”牛旺天简直不可思议了,牛家的二公子,什么时候轮到他亲自下水救人了?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们全体救援队的小命加起来也不如他一条金贵的性命啊!

    “谁知道啊,他今天表现反常,我说三五万可以捞车救人,已经是最低数了,可是他却跟我翻脸了,还没谈完呢,看见水面上有个漂浮的东西,就什么都不说,一头就扎下去了……”高迪只好这样解释说。

    “姓高的我警告你,我儿子今天出任何问题,我都唯你是问!赶紧行动,确保我儿子万无一失,我给你十万,够不够?”牛旺天十分无奈,只能在电话里,直接说出一个数来,让高迪确保牛得宝的安全了!

    “够够够,牛爷放心,小的拼了性命也要保保证二公子毫发无损!”高迪一听,牛爷开口就给十万,立即兴高采烈心花怒放,鸡叨米一样,连连点头应承!

    “别磨叽了,赶紧行动!”牛旺天这样催促说。

    “是,牛爷!”高迪挂断手机,立即招呼他的人:“快,全力营救,重点保护牛得宝,听清楚了吗!”

    于是,高迪带来的救援队呼呼啦啦地开始了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