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1章: 弄得跑神儿

    “

    我从镇里的农贸市场回来,路过这里,看见有个人浑身湿透趴在路边,就停下来看他到底怎么了。他见了我,什么都不说,就要接手机打电话。我知道他一定遇到什么事儿了,就借给了他。可是他打完电话,一下子又晕过去了,我一看他这样,也不敢离开呀,就一直等到现在……”村姑手一看就是因为干农活弄得挺粗糙的,可是声音却很细嫩的,听起来挺悦耳的……

    “那你看见他的车子是怎么掉下去的吗?”马到成想知道更多现场信息。

    “没呀,我来的时候,就看见他这样趴在路边了……”村姑从农用三轮车上下来了,尼玛,虽然包裹在粗布的衣服下,但还是看得出来,她已经发育成熟,该鼓的地方鼓溜,该细的地方细溜了——这荒郊野外的,也会孕育出这等漂亮的村姑?

    “那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女人和孩子的影子?”马到成险些被村姑身上散发出来的乡野的天然芬芳给弄得跑神儿……

    “没呀,我看见路边的栏杆被撞掉了几个,也看见了掉在湖里的汽车,可是除了这个男人,别人没见到啊!”村姑却没发觉这个宝马车上下来的公子对自己的眼神里都包含了什么,很是天真善良地回答他的问题。

    “那我问你,从这里到下面湖边,有没有道路可走……”马到成越来越喜欢这个单纯可爱的村姑了。

    “前边有个小毛毛道儿,顺着那里就能下去……”村姑伸手指路的时候,那种姿态完全没有忸怩,没有做作,自然流畅,比刻意的舞蹈还优美好看……

    “好,你们在这里等我,我这就下去看看有没有还活着的!”马到成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真舍不得离开村姑,真想多跟她在一起一会儿,多看她的样子,多听她的声音……

    “宝哥哥,我跟你去吧……”唐小鸥马上这样说道。

    “你在这里救醒他吧……”马到成忽然意识到,身边还有个邻家小妹唐小鸥呢,这才算从刚才对村姑的痴迷中挣脱出来。

    “他不用救,他的心跳正常,呼吸也正常,可能是惊吓过度还有疲劳过度才导致昏迷不醒的……”唐小鸥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你也候在这里,等待后边的救援队伍来了,跟他们说你知道的情况……”不知道怎么了,当着村姑的面儿,马到成忽然不想跟唐小鸥表现得那么亲密无间了……

    “好,我听宝哥哥的……”唐小鸥却对马到成的吩咐言听计从。

    然而,就在马到成想从村姑说的那条毛毛道儿下到湖边去搜寻瞿凤霞和牛牛的下落的时候,后边的那辆警车终于追上来了……

    唐小鸥吓的紧张起来,直往马到成的身后躲……

    马到成一看从警车上下来的警察,居然一下子笑了起来,还一步迎了上去:“怎么是你呀螳螂……”

    “牛哥这是遇到什么事儿了,把车开的像飞一样!”螳螂边朝这边走,边这样问道。

    “接到电话,说我家医院黄副院长的车子坠湖了,人命关天的,我就一路闯红灯跑来了……”马到成马上这样解释说。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回去把你车子闯红灯的记录都给消掉吧……报警请求救援了吗?”螳螂立即这样讨好地说。

    “我老爸报警了,可能有一会儿才到,我必须下到湖边看看还有没有幸存者……”马到成说明了现在的情况,和他马上要做什么。

    “车里还有别人?”螳螂这样问。

    “还有一个女人和一个婴孩……”马到成没具体说是谁。

    “那好,那我陪你一起下去找吧……”螳螂主动请缨。

    “也好,正好是个伴儿……”马到成的小心眼儿居然是——把你螳螂留在这里,万一利用你警察的身份,把老子喜欢的村姑给抢跑了咋办?还有唐小鸥,那也是老子的菜呀,不能便宜了你这个小警察吧!

    顺着毛毛道,马到成和螳螂一前一后还真就很快下到了湖边,看来可爱的村姑说话没骗人!

    可是到了湖边却什么想找的东西都没见到……

    “你在岸边等我,我潜到湖里看看情况……”马到成觉得,必须抓紧时间到沉入湖底的车里去看看,兴许还有人在里边,兴许救出来还有生还的希望呢,就这样对螳螂。

    “水一定很凉,牛哥受得了吗?”螳螂貌似关心地说。

    “放心吧,还记得上次传我的那些谣言吧,说我死在了冰柜里,等我家老爷子打开冰柜,我又起死回生了……”马到成趁机又提这事儿。

    “记得呀,牛哥真的在冰柜里呆过呀!”螳螂也很好奇。

    “整整一宿啊,才把我那股子**辣的酒气给消除了……”马到成也算是进一步解释了当时都发生了什么情况吧……

    “牛哥就是牛B!”螳螂似乎从里到外都对这个牛哥佩服得五体投地。

    “别拍马屁了,帮我在岸上看衣服,观察接应……”

    “放心吧牛哥……”

    马到成脱掉外衣,只剩下短裤,真的一头扎进了湖水里,朝那辆沉入湖底的丰田霸道游了过去……

    还好这个时候正值夏季,湖水不凉;还好这里的湖水没被污染,水质清澈,马到成水下居然可以睁开眼睛看见那辆沉底的汽车,所以,很快就潜到附近,围着车子转了一圈,然后,找到车门,试图拉开,却怎么也拉不动,换了一个还是不行,到了第三个,还是不行,眼瞅放弃了,才发现,原来车子的天窗打开着,才游过去,整个人探下去,半个身子都在车里了,却看不到里边有人影!

    赶紧退出来,直接浮出水面……

    奇怪了,车里没人,那瞿凤霞和牛牛跑到哪里去了呢?

    游回岸边,螳螂问:“有什么发现?”

    “没有,车里没人……”马到成失望地说。

    “那是不是车里就黄副院长一个人呀!”螳螂却给出了这样的推测。

    “应该不会,明明是他和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孩子从京城回来,下飞机驾车从这条路返回,到这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才掉下来的,怎么只有他在,那对母子哪里去了呢?”马到成说出了这样的实际情况。

    “看来,基本上没有生还的可能了……”螳螂边给马到成递过去干松的衣服,边这样来了一句。

    “为什么这么说?”马到成不懂螳螂为什么这样说。

    “你还不知道这段路叫什么路吧……”螳螂身为交警,这样说话的时候,特别有把握的样子。

    “什么路?”

    “林海的老司机都知道,这段路是黄泉路……”

    “黄泉路?”

    “是啊,弯道多,而且都是胳膊肘的弯道,特别是这段路,还赶上了悬崖峭壁,不留神就会从上边掉下来,光是这段路上车毁人亡的事件,我就见了十几起了,人也死了七八个了,要是加上这次,怕是要凑够十个了……”螳螂给出了这样权威的内部消息和情况解释。

    “你别瞎说,没见到尸体就有生还的可能性……”马到成却觉得不该这样。

    “我敢打赌,现在没找到,也就基本没希望了……”螳螂似乎很有经验。

    正这个时候,马到成听见了唐小鸥在二十几米高的悬崖上喊道:“宝哥哥,救援的人来了,想问你如何救援呢,快点上来吧……”

    “走吧,快点上去吧牛哥……”螳螂这样催促马到成说。

    “他们是吃干饭的吗,还要问我怎么营救,赶紧想办法把车子给老子打捞上来呀!”马到成边穿衣服边往毛毛道那边走边这样埋怨说。

    “你以为他们是谁,听说这事儿跟你们牛家有关系,还不得先谈好了条件在捞车捞人呀!”螳螂居然也这样冷嘲热讽地说。

    “你们警察不是口口声声为人民服务的吗?”马到成忍不住这样揶揄了一句。

    “你在人民的后边再加个‘币’才能获得这种服务的——牛哥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吧……”螳螂对牛哥有点不懂了,之前遇到什么情况,他从来不发这样牢骚的,从来都是在遇到需要钱来解决问题的时候,二话不说,只管掏钱的,今天咋还发起这样的牢骚了呢?

    “艹,这也太不像话了吧,有损警察形象啊……”马到成此刻真的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是牛得宝,不是马到成,所以,本能地随口就这样来了一句。

    “其实吧,救援队的成员不能算警察,都是市里各个职能部门抽调上来的闲散人员,只不过是打着警方的旗号,出来揽活儿的而已,就像那些开锁的一样,虽然是警察找来的,但人家开锁是要付钱的……”螳螂一听牛哥情绪有点不对,待会儿见了上边救援队的人,顶撞起来,回头不好收场吧,就赶紧这样解释说。

    “付钱没问题,你倒是快点打捞车辆啊,兴许里边还有活口呢!”马到成忽然觉得自己说话是有点有丢“身份”了,就赶紧这样说。

    “所以你要快点上去跟他们说呀,谈好条件才能马上救人啊!”螳螂这才觉得是牛哥说出来的话。

    “真他娘的——算了,不说了,快点跟我上去吧!”马到成还是忍不住要臭骂这帮没钱就见死不救的家伙,但还是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