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9章:骑虎难下了

    “你怎么才到!?”牛旺天见到牛得宝的第一句话就这样埋怨道,显然是嫌他姗姗来迟了。

    “路上车多嘛,老爸叫我来,单挑早高峰,路上车多不说,还跟一台金杯面包有了剐蹭,处理了半天,也就更是耽搁了时间……”马到成十分轻松自然地解释为什么来晚了,当然,将杨水花,刘德明还有唐小鸥占用他的时间都不着痕迹地消化其中了……

    “来了就好——美仑没跟你来?”牛旺天一看就牛得宝一个人,居然这样问了一句。

    “不是老爸让我单独过来嘛……”马到成一听牛旺天这样说,以为他老糊涂了,就这样提醒他说。

    “你就这么听老爸的话?之前叫你单独来,但你的身后从来都是跟着美仑的,今天还算头一回真正单独来见老爸呢……”牛旺天居然说出了这样的情况。

    “我也问美仑了,说要不要一起过来,她说她这几天生理期,身体不舒服,也就没跟来——老爸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儿要说呀?”马到成只好这样解释,美仑为啥今天没跟他一起来。

    “还能是什么事儿,就是昨天你当着大家的面儿,说要收养瞿凤霞生的那个牛牛,你心里到底是咋想的,老爸琢磨一宿都没琢磨明白!就想今天单独跟你聊聊,看看你小子是一时冲动,还是深谋远虑!”牛旺天困扰一宿的事儿,非要弄个明白不可。

    “其实很简单,我一看老爸盼孙心切,见了牛牛就特别亲切和喜欢,假如亲子鉴定结果出来,证明是我的种的话,也就二话不说,直接认下了;可是偏偏亲子鉴定事与愿违,出了大家都意想不到的结果,我看见老爸的表情很是失落,也就做出来了那样的决定……”马到成编出这样的理由给牛旺天听。

    “这个决定是你跟美仑商量过的?”牛旺天生怕美仑不同意,事情也难办。

    “没有,纯属我当时心血来潮自己的决定……”马到成居然这样回答说。

    “那美仑事后没跟你急眼翻脸?”牛旺天很担心这样,虽然美仑没给牛家生出后人来,可是毕竟是牛得宝的原配,身份和位置摆在那里,不可能忽略和回避她的存在。

    “倒是问我为啥要收养牛牛了……”马到成一听牛旺天如此刨根问底,也只好实话实说了……

    “你咋回答的?”牛旺天就是要听到美仑到底是个啥态度。

    “我就说,咱俩结婚六年都没生出个一男半女来,可是老爸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即便是咱们现在就怀上了,也要一年半载才能生出来吧,生出来也未必一定是儿子吧,现在有个现成的,还都说跟我小时候长得贼像,老爸也喜欢,咱家又不是缺钱养不起,那就干脆收养得了,哪怕就当买个**的玩具哄老爸高兴也值得呀——美仑也就没话可说了……”马到成索性把故事编得有模有样。

    “你小子,还真会糊弄人,那这次瞿凤霞进京做二次鉴定回来,假如还不是你亲生的,你真的会收养那个牛牛吗?”牛旺天是在确认牛得宝到底是心血来潮还是深思熟虑。

    “说实话吧老爸,那个牛牛我也挺喜欢的,就是牛牛的母亲有点让人头疼,这么一只母老虎谁见了就打怵,真想象不出一旦收养了牛牛,如何来对付这个女人……”马到成拿这个理由说事儿。

    “你若是烦这个女人,老爸可以让她消失……”牛旺天当即拿出了他的绝招——他若是想让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大概使个眼色就会有很多人愿意为他做吧,钱到位了,什么事儿办不成呢?

    “老爸要干嘛,牛牛还在哺乳期,没了亲娘肯定哭闹不止,而且养活起来也艰难吧……”马到成一听,立即拿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态度来更正牛旺天的说法。

    “可是,你不是无法接受那只母老虎嘛……”牛旺天居然笑了一下,这小子,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么正能量的想法了,看来死过一次还真是不一样了。

    “其实吧,我怕她也没别的,就是怕一旦收养了牛牛的话,她蹬鼻子上脸,非要给她一个什么名分不可,到了那个时候,可就骑虎难下了……”马到成说出了他到底为啥担心。

    “嗯,想不到,你现在考虑问题还真是周全了,这倒是个问题……好了,先不说牛牛了,二次鉴定的结果是啥样还说不一定呢,等结果一定了,咱们再从长计议也不迟……”牛旺天明显感觉到,牛得宝跟从前的思维方式和为人处世大有改进了……

    “可也是,结果没出来,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马到成赶紧这样附和说。

    “不过有一件事老爸还是要跟你提及,虽然二次鉴定的结果出来,这个牛牛不是认亲就是收养,两个结果都基本定下来了,但老爸还是希望你能真正给老爸生出个正宗的孙子来,而不是连女人的毛儿都没沾着,就生出了牛牛这样的私生子……”牛旺天表达出了对牛牛并不是十分的满意,毕竟不是“嫡生”而是“庶出”嘛!甚至连“庶出”都不是,只是像牛得宝小时候的一个婴孩而已!

    “老爸这话是啥意思啊?”马到成假装没听懂。

    “假如美仑真的不能生养的话,只收养牛牛是远远不够的,趁你年轻,也趁老爸还活着,你应该再想想别的办法……”牛旺天渐渐明确了他的想法。

    “有啥办法可想啊……”马到成预感到老爷子要说什么了,但还是假装没听出来。

    “我瞅那个唐护士长人不错,对你好像也有点意思,要不你考虑考虑跟她……”牛旺天居然直接明示儿子了。

    “老爸说什么哪,孩儿哪是那种背着妻子在外边沾花惹草的人呢!美仑早就给我定下了约法三章:可以在外边风流,但第一不能染上脏病,第二不能产子生娃,第三不准跟她离婚娶别的女人——我都发毒誓遵从美仑的这个约法三章了,咋还会跟美仑以外的女人发生不正当关系,还试图让这个女人生出娃来呢!”

    马到成这样回应的时候,心里却在骂自己——你他娘的还装什么蒜呀,办了小姨子美奂不说,还跟杨水花眉来眼去,甚至跟唐小鸥已经有过亲密接触,而且已经算是答应帮她怀个孩子了,咋老爷子问及此事的时候,还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来装B呢,真有点恶心!

    “既然你这么反对,就当老爸没说,那现在就只有一条途径了,就是赶紧给美仑治好不孕不育的毛病,也好尽早怀上孩子,给我生出个真正的孙子来!”牛旺天一听,儿子居然变得如此正经了,也不好再圈拢他做出格的事儿,但也不能就此罢休,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谁说美仑有不孕不育症了……”牛旺天马上这样争辩说。

    “那为什么结婚六年都没生出一男半女的呢?”牛旺天立即这样反问。

    “可能毛病在我这里也说不一定呢!”马到成居然这样回应说。

    “瞎说,你有毛病,那牛牛是怎么来的?”天哪,牛旺天的心里居然还笃信牛牛一定是牛得宝的种呢!

    “老爸,第一次鉴定的结果说我不是牛牛生物学上的父亲!”马到成这样提醒牛旺天说。

    “第二次鉴定若是说你是呢!”牛旺天的心里还是在期盼着,牛牛就是牛得宝的亲骨肉。

    “基本不可能……”马到成却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为什么这么说?”牛旺天一听牛得宝的态度,一愣,马上这样问。

    “我觉得黄幼祥搞的第一次鉴定很权威,不会错,这次进京做二次检测,纯属徒劳……”马到成知道来龙去脉前因后果,所以,回答的很肯定。

    “结果还没出来,说什么都为时过早……这样吧,正好我觉得身体每况愈下,好像活不了几天了一样,想再到杨半仙那里去抓几幅灵丹妙药回来试试,那就辛苦你亲自去给老爸求药去吧,顺便也从杨半仙那里求几服治疗不孕不育的药回来……”牛旺天觉得再这样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结果,也就把他心中的一个想法说了出来。

    “给老爸取药我可以去,但给美仑求药,我得跟她商量一下,省得费劲巴拉弄回来,她不肯吃,岂不是徒劳了吗!”马到成还是觉得牛旺天对美仑的做法不妥。

    “心到神知,你求回来,放在她面前,难道她会不吃?”牛旺天还在坚持……

    马到成正不不知道如何才能打消牛旺天的这个想法呢,牛旺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可是牛旺天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也就没接,想继续做儿子的思想工作,可是手机却接二连三地呼叫,牛旺天有点烦,刚要关机消停一会儿,却突然冒出一条短信来,撇了一眼,发现是:牛爷快接电话,我是黄幼祥,我和瞿凤霞出事儿了!这才立即用刚才打进来的号码回拨过去……

    “黄幼祥吗,你在哪里?出什么事儿了?”手机接通了,牛旺天马上这样关切地问道。

    “牛爷,快来救我……”黄幼祥的声音好像严重掺水了一样,给人湿漉漉,泥泞不堪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