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7章:花心大萝卜

    “虽然宝哥哥不是我父母,也不是我兄长,更不是我夫君,可是只要宝哥哥一句话,就可以决定我的幸福和命运……”唐小鸥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这话咋说呢?”马到成还真是一下子糊涂了,既然你知道老子什么人都不是,那你咋还听老子的意见,还说老子的一句话能决定你的幸福和命运呢?

    “具体情况——这里说话不方便,宝哥哥跟我来吧,到我护士长的办公室,我再告诉宝哥哥真相……”唐小鸥左顾右盼地看了环境,竟发出了这样的邀请。

    “可是我……”马到成真不知道唐小鸥在跟自己玩什么把戏,一旦深陷其中,让老爷子等久了,不好解释吧,所以,有点犹豫。

    “耽误宝哥哥一点点时间,却能决定我一辈子的幸福!来吧……”唐小鸥边说,边上前一步,拉住了马到成的胳膊,这样一往情深地请求说。

    尼玛,什么情况,什么叫耽搁老子一点点时间,就能决定她一辈子的幸福,今天是怎么了,一旦美仑不在身边,就突然冒出这么多的人物和事端来呢?

    心乱如麻,但又盛情难却,居然真的跟随唐小鸥,去到了由她接替瞿凤霞后,独自拥有的护士长办公室……

    “姐,你就这么放心我姐夫一个人出去呀!”美奂看见美仑真的放马到成一个人出去了,就这样问道。

    “老爷子单独叫他过去,我跟去不好……”美仑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可是,万一姐夫中途遇到了哪个投怀送抱的女人,心被拐走了可咋办呀!”美奂好像时时刻刻都担心这个新姐夫出轨似的.

    “那也不能一辈子都像盯看犯人一样盯着他不放吧……”美仑这样回答说。

    “我总觉得这个姐夫也不靠谱……”美奂的嘴里,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咋不靠谱了?”美仑听了,却不以为然,但也要听听妹妹为啥要这样说。

    “具体我也说不清,反正我觉得,他对我并非一心一意的……”美奂也说不出具体的事情来。

    “你知足吧,别看他是穷**丝出身,可是每件事都表现出他高于牛得宝的聪明才智和行动能力来,帮助咱们化解了很多危机,这样的男人,还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呢,能被咱们姐妹给摊上了,就暗自庆幸吧……”美仑却这样劝慰妹妹说。

    “我不是说他能力差,恰恰是因为他能力太强了,表现太优秀了,我才担心让他一个人单独出去,被那些别有用心的女人给勾了去……”原来美奂是从这个角度担心的。

    “放心吧,姐心中有数,他的品质决定了他不是那种朝三暮四,到处沾花惹草的男人,既然已经有了你这样貌美如花的小姨子天天跟他好,他还有什么心思和精力去招惹别的女人呢?”美仑似乎真的看透了马到成的品性,居然这样定义他。

    “可是刚刚姐姐也听到了,他在车库前跟那个杨水花说的话,难道就一点不为他担心!”原来马到成刚才跟杨水花的对话她们姐妹俩都听到了!

    “担心有什么用,最终还是要看他自己的定力,至于跟这个杨水花,那都是牛得宝欠下的风流债,他现在的表现已经够好了,不然的话,换了牛得宝,今天肯定被杨水花给划拉家里去了……”原来美仑心里是这样想的,才没有在马到成和杨水花接触的时候,打断他们。

    正说到这里,美仑的手机响了,接通了才知道,是唐小鸥打来的。

    “姐呀,杨水花可以放心了,可是这个唐小鸥,姐夫不一定过得了她的关吧……”一听是唐小鸥打来找马到成有急事儿的电话,等美仑挂断了,美奂马上这样问道。

    “连杨水花这样艳浪彻骨的女人他都能经得住,唐小鸥估计没什么问题吧!”美仑的心就是大。

    “可是我咋觉得,姐夫看唐小鸥的眼神有点悬乎呢!”美奂的直觉告诉她,这个新姐夫对唐小鸥情有独钟……

    “放心吧,他若是牛得宝那样的男人,你八匹马都拦不住他,一切都凭他的良心去做吧,造化都是天定的,我们就由他去吧,看他到底如何应对咱们姐妹以外的女人……”美仑这样说的时候,眼神似乎看见了此刻的马到成,或许心灵感应,无形中在提醒他好自为之吧……

    而恰好就在此刻,马到成正好身不由己地跟随唐小鸥去往她的护士长办公室……

    只不过,看着唐小鸥那美感的背影和侧影,想起了之前在取精室的一幕一幕,猛地产生了某种特别舍不得她跟任何男人有任何关系的想法!

    当然,这个想法让马到成感觉到一阵自嘲——你小子怎么越来越像个花心大萝卜了,有了美奂那样的萝莉,美仑那样的女王,居然还迷恋杨水花这样的浪妇,还有早已时过境迁的初恋夏欣欣,甚至包括眼前的这个美艳护士唐小鸥……你小子是不是传说中的情种,不给机会罢了,一给温床你就肆意生根发芽,甚至开花结果呀!

    可是,这都能怪老子人品有问题吗?

    绝对没有,老子还是那个天性善良,勤劳勇敢,偶尔猥琐,但大体正派的马到成啊,只不过老子命好,一夜之间一步登天,给牛家二公子当了替身,有了这样光鲜到辣眼程度的身份,还能不受各种女人的追逐和青睐?

    再说了,除了美仑美奂知道老子的真实身份,其他女人都是冲着牛得宝才对老子好的,都是他生前欠下的风流债,现在需要老子来偿还了!

    还好,牛得宝的品味还行,没见个女人就上,连母猪都不放过——到目前为止,给老子留下的风流债务还起来还没什么心理障碍,无论是美仑美奂,还是杨水花唐小鸥,个个都是美人中的极品,只有那个瞿凤霞长得有点那个,但那纯属她自己做的手脚,在牛得宝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偷了种子,在她的自留地里种出了本不该生长出来的庄稼……

    满脑子正在琢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唐小鸥已经打开了护士长办公室的门,稀里糊涂地一步迈了进去,马到成才忽然意识到,此时此刻还没想好到底如何应对唐小鸥刚才给自己出的难题——她是否跟某个男人订婚需要老子来定夺!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宝哥哥你看,这是他的相册,里边都是他的照片……”唐小鸥进了屋,回手反锁了房门,然后快速从锁着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简易相册,递给马到成这样说道。

    尼玛,还要让老子看那个男人的照片!你把老子当成你亲爹还是你亲哥了,还要看了照片帮你把关?

    可是完全没理由回绝唐小鸥的请求,跟随她的翻弄,虚情假意地看着相册里,那个男人的各种照片——当看到后半段都是那个男人穿着各种军装照的照片的时候,马到成心里有点慌乱——尼玛,闹了半天还是个军人呀!

    “他是——当兵的?”马到成有点尴尬地问。

    “曾经是……”唐小鸥这样回答。

    “他就是——你的初恋?”马到成这样猜测说。

    “是啊,从小学的时候他就暗恋我,给我写纸条,买糖球;上了初中,他就请我吃饭,给我买丝巾;到了高中,他就给我买单车,送玫瑰花……”短短几句话,唐小鸥就将这个一路追求从未放弃的傻狍子男孩形象都给勾了出来了……

    “可你一直都没答应他?”马到成还真觉得这个男孩子够执着的。

    “当时什么都不懂,朦朦胧胧的,也没觉得这辈子我跟他会怎么样……”唐小鸥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现在为啥突然要跟他订婚了呢?”,马到成想尽快知道结果。

    “上大学的第二年,他应征入伍去当了兵,头一年还跟我通信,海誓山盟地说等服役完毕,读完大学,回林海就娶我为妻,可是第二年突然很长时间没音信,我以为他厌倦我了,不再苦苦地追求我了,另谋新欢去了,也就没再搭理他……”唐小鸥还是简单扼要,讲了她跟这个男人的关系。

    “这样的家伙,你咋还搭理他了呢?”马到成的意思是,既然他当年那样无情地甩了你,你现在干嘛好要跟他订婚呢!

    “就在年初,我在林海看见了他,出于好奇追上去问他,为什么突然就没了消息,到底为什么放弃了对我追求……”唐小鸥说到这里,脸色有点暗淡,好像遇到了伤心事儿,提起来就不开心一样。

    “他编出什么理由来骗你了?”马到成趁机这样嘲讽地来了一句。

    “他被逼无奈,就给了看了这个……”唐小鸥也不直接回答马到成的问题,只是从兜里拿出一个枣红色的证书给他看。

    马到成拿在手里一看,暗红的封皮上清晰地印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心里就一抖——尼玛,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成残疾人了?

    打开一看,里边写着的姓名、性别、出生日期、身份证号、户籍地等项目都被马到成给忽略了,直接阅读的是伤残性质:因公,伤残等级:五级!

    尼玛,还真是货真价实的残疾呀!这么正式的残疾证,肯定不是假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