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2章:这还差不多

    令黄幼祥想不到的是,瞿凤霞是拿到了鉴定结果,但却自己不敢看,拿到了黄幼祥的跟前,非让他读给她听不可!

    黄幼祥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女人这种动物你可轻易别沾边,一旦有了某种关系,就会像牛皮癣一样,抠不掉挠不掉,赖在身上闹心一辈子的!

    “你念吧,啥结果我都不怪你……”瞿凤霞一看黄幼祥的神情,知道他在胆怯什么,居然这样开恩地事先赦免了他。

    “果真什么结果你都能接受?”黄幼祥似乎心有余悸,谁知道念出了结果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啊!

    “是啊,二次鉴定若是还不信的话,谁还会再给我一次机会呢,这大概就是最后的结论了……”瞿凤霞居然也有理性的时候。

    “就是啊,无论什么结果,你都要面对现实,千万别一时冲动,闹出什么恶果来,对谁都不好啊……”黄幼祥趁机赶紧这样规劝道。

    “咋了,你已经知道结果了?”瞿凤霞一听,黄幼祥话里话外的总是往最坏了说,就这样提出了质疑。

    “不知道啊……”黄幼祥吓了一跳。

    “那听你话里话外的,咋像我对结果难以接受,甚至还要寻死觅活了呢?”瞿凤霞马上提出了这样的诘问。

    “哎呀,我只不过是把最坏的结果先让你想到了,没别的意思,你咋这么过敏呢……”黄幼祥差点没吓抽了,想不到这样的地方瞿凤霞也会挑出毛病来。

    “好了,我不过敏了,你快帮我念结果吧……”瞿凤霞一看黄幼祥那副德行,也就不想再跟他争这些是与非了,这样对他说。

    “不用念了……”黄幼祥只看了鉴定结论几行字,马上就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为什么不用念了?”

    “因为跟省城的鉴定结论完全一致!”黄幼祥一言以蔽之。

    “天哪,怎么会这样呢,究竟错在什么地方呢?难道是老天爷成心要惩罚我的这种行为,跟我开了这样一个空前绝后的国际玩笑?”说好了听到什么结论都不激动的,但瞿凤霞知道了结果还是歇斯底里地这样哭叫起来!

    “还是那句话,无论结论是什么,你都要想得开,都要面对现实……”黄幼祥生怕在这鉴定中心的休息室里,瞿凤霞就闹出什么乱子来,所以,马上这样劝慰她说。

    “放屁,这样的结论我能想得开吗,这样的现实我能面对吗!”瞿凤霞哭天抹泪地这样回击说。

    “那你想怎样!”

    “既然这个小杂种不是牛得宝的种,那我就当着他们牛家人的面儿,活活地掐死他,然后,自己也服毒自杀!”瞿凤霞突然抹掉了眼泪,从黄幼祥的怀里接过牛牛,这样发狠地说道。

    “为啥要这样做呢?你觉得这样做能得到什么好处呢?”黄幼祥真不知道该如何劝她才能不走火入魔地像她说的那样做。。

    “假如是他们牛家的谁做了手脚,让我的梦一场空了,那我也就再也没有活下去含辛茹苦养大这个不知道是谁孩子的牛牛了,现在好,连护士长的工作也没了,颜面也因此丢光了,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呢!”瞿凤霞终于意识到了她这次冒险付出的代价。

    “我觉得,不是一点儿活路都没有了吧……”黄幼祥却要正面引导她,千万别想不开。

    “二次鉴定还是这样的结论,我和牛牛还有什么活路呢!”瞿凤霞止住了哭闹,泪眼巴嚓地坐在休息大厅的凳子上,绝望地这样说道。

    “我记得,在昨天你们的家庭会议上,牛得宝可是亲口说的要收养这个牛牛啊!”黄幼祥再次提到了这件事。

    “收养的跟亲生的能是一个概念吗,给牛牛的能是亲生的待遇吗?把我的牛牛交给一个后妈去虐待,还不如我直接掐死他,省得他这辈子在后娘的手里遭罪呢!”瞿凤霞一听马上就活了,气不打一处来地这样回应说。

    “我觉得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遭,看牛旺天对牛牛的那个喜欢劲儿,即便是牛牛到了后妈的手里,也不敢轻易虐待他的……何况,也不是没有办法回避这样的处境……”黄幼祥毕竟人到中年,有一定的人生经验,就这样进一步地劝慰说。

    “咋回避呀,一旦牛牛被牛得宝两口子给收养了,岂不是羊羔掉进了虎狼窝!那个徐美仑还不把对我的怨恨都撒在牛牛的身上?”瞿凤霞这样假想牛牛被收藏之后的惨状。

    “我觉得你可以在牛爷那里争取牛牛的抚养权和监护权……这样的话,孩子也就不会落到后妈的手里了……”黄幼祥似乎有了解决这个难题的方案。

    “这话啥意思?我咋没懂呢?”

    “等这次回去,你可以答应牛得宝收养牛牛,但有个前提条件,牛牛十八岁成人之前,你要一直监护牛牛的生活起居和其他活动,收养只是名义上的,实际上还是你跟牛牛生活在一起……”黄幼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怎么可能呢?”瞿凤霞完全不信事情还可以这样。

    “怎么不可能,香港和澳门回归用的就是这样的办法,是回归了,但也是一国两制,人家有自治权——你的牛牛是成了牛得宝的儿子,牛旺天的孙子,但却像香港澳门一样,名义上已经回归了,但实际上人家还是有自主独立的权利和空间……”黄幼祥还真会举例子。

    “他们会答应我这样的请求?”瞿凤霞从完全不信,逐渐到了将信将疑了。

    “不答应你就不允许牛得宝收养牛牛啊!”黄幼祥给出了这样的招数。

    “他不收养,将来我咋把牛牛养大成人呢!”瞿凤霞的脑子突然短路了。

    “就是啊,那你还矫情啥呢!”黄幼祥却借坡下驴,马上这样接着说。

    “经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这个办法靠谱了,越来越感觉你像牛牛的亲爹了……”瞿凤霞居然接受了黄幼祥的规劝,而且开始对黄幼祥表示谢意了。

    “别别别,千万别这么说,千万别让牛牛跟我扯上任何关系……”黄幼祥却像被马蜂蛰了一下,立即这样敏感地说……

    “咋了,你跟我都那样了,也该算是牛牛的半个爹了吧,咋一提这事儿,把你吓成这样了呢!”瞿凤霞居然开始跟黄幼祥撒起娇来。

    “你觉得你这些天害我害得不够惨吗?那天老爷子差点就让我丢了工作你也不是没看到,现在陪你出来搞这个二次鉴定,纯属是戴罪立功,所以,来不得半点差池啊!还请你能念在咱俩相好一把的份儿上,千万别把牛牛跟我扯上一毛钱的关系啊!”黄幼祥只好将其中的利害关系掰开了给瞿凤霞看。

    “跟牛牛撇清关系,是不是跟我也要一辈子撇清关系呀!”瞿凤霞投来乜斜勾魂的眼神……

    “那当然,除非是万不得已,是你特别需要我……”黄幼祥觉得有点招架不住的感觉。

    “好啊,我现在就特别需要你,想用身子感谢你帮我消了火,还出了一个这么好的主意,你要不要啊?”瞿凤霞当众就要投怀送抱……

    “不要了,不要了,昨天晚上我的表现还没让你失望吗?”黄幼祥吓得连退好几步,躲避瞿凤霞的诱惑!

    “你呀,还真是叶公好龙,龙没出现的时候,你一心把火地盼着来,可是真的龙来了,却把你给吓晕死过去了——你说你,还是个男人吗!”瞿凤霞很是失望地这样揶揄道。

    “我现在就是个屁,你赶紧把我给放了吧……”黄幼祥彻底认怂了。

    “虽然你是个屁,但现在还不能放你,务必等到你帮我出的这个主意真的实现了,我才能真正放了你……”瞿凤霞却很是清醒地把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

    “那好,那咱们这就打道回府吧,我尽可能帮你实现你想要的那个结果……”黄幼祥只好这样答应了她……

    “嗯,这还差不多……”瞿凤霞听黄幼祥这么说,才算听到了满意的答复,脸上的笑容,仿佛开出了一朵绚丽的牡丹……

    从首都机场起飞,才一个多小时就降落在了林海机场,黄幼祥带着瞿凤霞和牛牛去到停车场,取出了他来的时候存放在这里的丰田霸道——这是牛旺天给院长副院长的标准配置,让瞿凤霞抱着牛牛坐在后座她不肯,说要抱着牛牛好好看看一路上的风景。黄幼祥拗不过她,只好让她坐在了副驾驶席上,但反复叮嘱她,一定要系好安全带,而且要全神贯注地照看好牛牛。

    “你咋越来越像牛牛他爹了呢?”瞿凤霞坐在这么好的车里,感觉好极了,来的时候一心把火都在去了京城,究竟能有个啥结果上,完全忘了观察和享受这么好的车了……

    “千万别再说这样的话了,我求你了……”

    “咋了,白捡个漂亮女人外加一个大胖儿子你还亏了?”

    “好了,我斗不过你,咱们这就上路了,你好生照看牛牛,这一路有不少山路,路况挺危险的,你千万别让牛牛闹,影响我开车……”黄幼祥再三这样叮嘱。

    “才不会呢,牛牛可乖了,只要有奶吃,他才不哭不闹呢!”

    还真让瞿凤霞说着了,牛牛刚要哭闹,瞿凤霞就当着黄幼祥的面儿给牛牛喂奶,完全没有任何回避,弄得黄幼祥本能反应,嗓子发干,直咽吐沫……

    “要不你把车停下,也吃几口解解渴?”瞿凤霞居然亮出另外一只给黄幼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