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81章:多次瘪茄子

    第

    “我听从牛爷的安排,一定圆满完成任务……”黄幼祥一听牛爷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哪有不服从的理由,就马上这样答应说。

    “再记住我一句话……”牛旺天末了还要叮嘱点什么。

    “您说!”黄幼祥当然要洗耳恭听。

    “无论结果是啥样,都别让瞿凤霞做傻事,都要把她,特别是牛牛给我带回来!”牛旺天这样说,完全能看出来,他是多么的喜欢这个牛牛,决不允许他出一点儿差错,哪怕二次鉴定的结果还说牛牛不是他的孙子,他也不想让牛牛出什么意外。

    “记住了牛爷,我一定全力以赴,完成牛爷交给我的任务……”黄幼祥忽然感觉担子很重……

    “那好,直接到财务处去拿钱,马上出发吧!”牛旺天马上给出了这样的吩咐。

    “是,牛爷!”黄幼祥立即答应说……

    也是与此同时,离开小会议室,从旺天大厦里出来,进到那辆悍马车里之后,牛欢问牛得才说:“我没明白爹哋……”

    “有啥不明白的?”牛得才本来不想跟俩小鳖犊子讨论今天的事儿,可是都问到这个份儿上了,也只好代答不理地这样问。

    “那个护士长生出来的孩子真的是二叔的?”牛欢原来是对这个很感兴趣。

    “不是你二叔的会是谁的?这样的事儿,谁敢平白无故地往别人的身上赖呢!”牛得才当然是站在瞿凤霞一边,所以,涉及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当然要这样回答。

    “可是亲子鉴定却说不是啊!”牛欢又这样反问道。

    “一定是有人作假了……”牛得才却给出了这样明确的答复。

    “能是二叔二婶吗?”牛欢一针见血地这样问。

    “你说呢?”牛得才却不直接回答。

    “我觉得不像……”出乎意料,牛欢居然这样说。

    “为啥这么说?”牛得才反倒有点惊异牛欢这样说了。

    “若是二叔二婶做了手脚,干嘛后来又要收养那个牛牛呢?”原来牛欢是对后来牛得宝的这个举动不可思议。

    “明明知道瞿凤霞不可能让你二叔二婶收养,他才会假充善人,装大尾巴狼呗!”牛得才却从这个角度来揭穿牛得宝的把戏。

    “那爹哋觉得,那个女人二次鉴定结果会是啥样的呢?”牛欢还真是没完没了了。

    “那谁知道啊……”牛得才真觉得跟这个小王八犊子说的太多了,所以,才这样回应说。

    “好像爷爷很赞同二次鉴定,是不是说明爷爷很想认下这个牛牛当孙子呀!”牛欢似乎这才问道了核心问题……

    “这个算你说对了,你爷爷一心把火想让你二叔二婶生出个孩子来,可是你二叔二婶就是不给他做这个脸,结婚六七年了,愣是没生出一男半女来,所以,突然野地里冒出个号称是你二叔儿子的牛牛来,你爷爷当然喜出望外,觉得临死前终于看到他最想看到的孙子了……”一听牛欢这样问,牛得才觉得是时候趁机灌输自己的观点了,所以,就这样解释说。

    “有我这个孙子了爷爷还觉得不够?”牛欢马上有了这样的提问。

    “你觉得呢?”牛得才真不好回答牛欢的问题。

    “我想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爹哋亲生的……”牛欢一看牛得才的态度,居然直截了当这样问了一句。

    “你敢怀疑这个?”牛得才很是惊异,也很是恼火地这样反问道。

    “我觉得我和牛畅也有必要跟爹哋做个亲子鉴定,省得我和牛畅总觉得不是爹哋亲生的,总觉得爷爷不待见我们俩,就好像压根儿不是牛家的血脉似的……”牛欢的胆子真不小,居然说出了这样不中听的心里话!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可别胡思乱想,有人巴不得你们俩不是我亲生的呢,那样的话,你爷爷的财产可就全都归他了……”牛得才虽然像在气头上说的话,心里却十分清醒地朝着挑唆牛欢牛畅跟二叔二婶继续争斗下去的方向说话……

    “爹哋指的是二叔二婶,还是刚刚冒出来的这个牛牛?!”牛欢一听牛得才这样说,居然提出了这样深入细致的问题。

    “你说呢?”牛得才一听牛欢这样问,还真不好具体回答。

    “我看都有可能……”牛欢却自己给出了结论……

    听牛欢这样说,牛得才的心里在琢磨:这个小鳖犊子又在肚子里憋什么坏屁呢!是不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事儿,又对二叔二婶产生了更多的怨恨?是不是不用自己挑唆,他和牛畅都会继续像之前那样弄死二叔二婶的行动?抑或对这个新冒出来的可能是牛旺天孙子的牛牛也抱有怨恨,也在琢磨着怎么弄死他,从而确保他是牛旺天唯一的孙子呢?

    牛得才的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该如何劝阻这俩我行我素到了无所忌惮程度的小孽种,是该直接提醒他们暂时什么都别做,还是暗示他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没想好,也就没再表达自己的看法,将车子开会到了那个破旧的小二楼,然后,各回各的房间去了……

    “哥,有件事儿我本来不想说的……”牛畅没回自己的屋里,跟着牛欢到了他的房间,关上门,这样说道。

    “你还有事儿瞒着我?”牛欢似乎觉得他完全控制了牛畅的一切,听到她还有话藏在心里没告诉他,马上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以为这件事儿哥哥知道呢!”

    “到底什么事儿啊!”

    “哥给我一包我就告诉哥哥……”牛畅似乎又犯瘾了,就这样讨价还价道。

    “少吊我胃口,爱说不说……”牛欢却不理睬牛畅这一套。

    “那我要是说了,哥觉得很有价值,会不会给我一包呢?”牛畅继续讨价还价。

    “那当然,如果真有价值的话,别说一包,十包哥都给你……”牛欢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好好好,我这就告诉哥哥——那个瞿凤霞其实是爹哋的相好……”牛畅直接揭开了底牌。

    “怎么可能呢——她是爹哋的相好,咋会死乞白赖地非说她生出的是二叔的孩子呢?这不符合逻辑呀!”牛欢从这个角度否定了牛畅的说法。

    “我也觉得纳闷儿呢,所以,一直没跟哥提过这件事儿,可是最近两天,我发现爹哋跟那个瞿凤霞约会的地方,还特地从排水管爬到阳台上,听到了他们亲昵的对话,才确定,这个女人就是爹哋的相好……”原来牛畅跟踪了牛得才的行动,才会有这样的说法。

    “你都听见他们说什么了?”牛欢想知道,牛得才和瞿凤霞会说些什么。

    “今天听不清,反正时而是他们弄出的成人的啪啪啪动静,时而是在商量着什么对策,只言片语的,我始终没听懂他们在合计什么阴谋……”牛畅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听你这么说,会不会爹哋要用这个女人生出的孩子硬要往二叔的身上赖呢!”牛欢这样猜测说。

    “爹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反过来,牛畅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了。

    “估计就是爹哋瞅那个二婶不对眼,想用这样的法子把他们的美满婚姻给搅黄了,也就削弱了二叔的气焰和地位吧……”牛欢这样分析说。

    “有这个可能啊,可是看今天这样的阵势,这个女人是一口咬定她生的孩子就是二叔的种,死活都不认今天的亲子鉴定,假如这个牛牛真的是二叔的儿子,哥想过没有,是不是对咱俩形成了最大的威胁呀!”牛畅又引出了这样一个话题。

    “我也在这样想的……”

    “那哥哥打算咋办呢?”

    “这个简单吧,随便制造一起车祸,让这个女人和那个牛牛车毁人亡,咱们不是就没有竞争者了吗!”牛欢俊朗的脸颊上,掠过一抹阴森森的杀机。

    “哥说吧,具体咋办……”牛畅似乎很愿意有这样的任务,因为每次完成这样的任务,哥哥都会重重地奖赏她,让她吸到飘……

    “哥还没想好,你先吸了这包再说吧……”牛欢居然提前开始奖励牛畅了,看来他是下了决心要弄死这个突然冒出来,跟他和牛畅形成竞争关系的牛牛了……

    “真的呀哥哥,太谢谢哥哥了,哥要是想好了具体方案,小妹一定帮哥哥完美实现……”牛畅接过牛欢递给他的那小包东西,兴高采烈地这样说道。

    “好,哥这就想……”牛欢马上躺在了床上,开始琢磨如何展开这次灭杀行动……

    黄幼祥带着瞿凤霞昼夜兼程,赶到了京城,下车就去到了事先查好的京城追权威的亲子鉴定中心,由于黄幼祥在业内有很多同学作为内应,所以,鉴定进展得很顺利,加上钱也使足了,打通了各个环节,第二天上午,结果就出来了……

    这次黄幼祥当然更有经验了,取结果的时候,退后老远,宁可替瞿凤霞抱着孩子在一边等,也不愿意直接去看结果……

    想想昨天住在京城的一家酒店里,瞿凤霞逼他上道他却因多次瘪茄子根本就满足不了瞿凤霞旺盛需求的情景,黄幼祥真的后悔当初为什么瞎了眼,非要跟这个娘们儿发生那种关系不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求鉴定结果快点出来,让这次噩梦般的行程早点结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