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0章:不要白不要

    “

    应该不会吧,这次鉴定结果没做手脚,就说明他再也不想跟瞿凤霞继续保持那样的关系了……”马到成这样分析说。

    “我又开始担心了……”美仑还真是担心了。

    “别担心,你不是说过吗,我是你的福星,凡事都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最终肯定是以我们的胜利而告终的!”马到成似乎一点不好的预感都没有,也就这样开朗地回应说。

    “但愿如此吧!”美仑听了马到成这样的安慰,心情才又开始好转了……

    而就在马到成和美仑议论这些的时候,瞿凤霞还真抱着孩子闯进了黄幼祥的办公室……

    黄幼祥一看是瞿凤霞闯了进来,顿时心惊肉跳地一个激灵——这娘们儿又来闹什么幺蛾子了?

    还没反应过来呢,竟看见瞿凤霞把孩子往桌子上一撂,三下五去二扯下她身上的衣物,就直奔黄幼祥而来……

    “你要干嘛?”黄幼祥节节败退地这样问。

    “想要啥只管拿,什么都不戴,光板子,不限次数,全是你的……”瞿凤霞边这样说,边将黄幼祥逼到了墙角……

    “你到底要干什么吗!”黄幼祥一看瞿凤霞这个架势,就是豁出一切也要达到某种目的的样子,着实有点难以招架了。

    “我只想用我的身子换你一句真话……”瞿凤霞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有话好说,你别这样啊!”可是黄幼祥被瞿凤霞赤果果的逼迫给弄的窘迫不堪,只能这样央求说。

    “我哪样了呀,过去你不是整天像馋猫一样跟在我屁股后头求欢索爱吗,咋现在送上门儿了,不要白不要了,你反倒害怕了呢?”瞿凤霞再次弄出各种艳浪的样子给黄幼祥看。

    “你就直说你到底要干嘛吧!”黄幼祥的身上一阵子的酥麻,明显感觉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声音都有些颤巍巍了。

    “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拿了人家多少钱,才弄出了这样一个假的亲子鉴定!”瞿凤霞还是为这事儿来的。

    “这可是冤枉啊,这个亲子鉴定绝对是真的,所有程序都是经得住考验的,末了出了结果,我连看都没看,就让他们装入信封,加盖公章,原封不动直到交到了牛旺天的手中啊,其中我对天发誓,绝对没做任何手脚啊!”黄幼祥马上这样争辩说。

    “既然没做手脚,那为什么我的牛牛不是牛得宝的儿子?没这个道理啊,根本就说不通啊……”瞿凤霞只从自己的角度来看问题,所以,才会提出这么多的疑问。

    “或许……”

    “或许什么?”

    “你这个样子我不敢说……”黄幼祥早已被瞿凤霞光不出溜的身体和虎视眈眈的架势给弄得心惊胆战的,哪里还敢实话实说呢!

    “你过去不是整天跟我打情骂俏让我这个样子吗,现在咋像见了洪水猛兽一样呢?”瞿凤霞一看她居然把黄幼祥给吓成了那个熊样,就这样撇嘴揶揄说。

    “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黄幼祥本想说此一时彼一时,但觉得太文绉,就这样来了一句。

    “现在怎么了?现在我变成吃人的母老虎了?”瞿凤霞差不多把鼻子尖儿都顶在黄幼祥的鼻子尖儿上了……

    “你觉得你现在的样子不像母老虎吗?”黄幼祥瑟缩着,哆哆嗦嗦地这样回答说。

    “你敢说我是母老虎?!”瞿凤霞立马暴跳如雷!

    “哪里是我说的呀,分明是你自己说的嘛……”黄幼祥双手抱头这样争辩说。

    “好了,不跟你计较了,你痛快告诉我,你刚才想说什么吧……”瞿凤霞这才算放过了黄幼祥,但还是要听他刚才说的“或许”到底是什么内容。

    “我说了,你可别急眼啊……”

    “那要看你说什么……”

    “算了,我还是不说了,免得惹恼你,回头我遭罪……”黄幼祥再次退缩了……

    “你说不说,不说我直接这样冲出去喊保安你非礼我!”瞿凤霞果然有她的撒手锏!

    “好好好,我说我说……”黄幼祥怕的就是再被谁看见他跟瞿凤霞还有这样的关系,自己的位置都因为跟她有瓜葛岌岌可危,若是再来这么一出,估计就彻底完犊子了,所以,马上举手投降,乖乖地说出了刚才想说又不敢说的话题:“或许,你怀的根本就不是牛得宝的种吧!”

    “放屁,我是个护士长,得到的是百分之百牛得宝的种子,怎么会出错呢?”瞿凤霞还在坚称自己活得的种子绝对没错!

    “你是亲自从牛得宝的身上获得的种子?”黄幼祥却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那倒不是,为了不让他发觉,我是派——天哪,你是说,负责采精的唐小鸥做了手脚?弄了别人的精虫来糊弄我了?才导致亲子鉴定是这样的结果?”瞿凤霞猛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你这次不也想这么干嘛,丢了牛得宝真正的种子,换成了我的……”黄幼祥居然在这样的时候揭瞿凤霞的短……

    “好你个唐小鸥,原来是你坑了老娘啊,也好,反正老娘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那就跟你同归于尽吧!”说完,瞿凤霞穿上简单的衣服,连孩子都不要了,从黄幼祥桌子上的文具盒里,拿出一把剪刀,就往外冲……

    尽管黄幼祥被她的暴怒给吓傻了,但还是在她冲出办公室之前,一把抱住了她:“你不能这样啊!”

    “我咽不下这口气!我要杀了她!”瞿凤霞真的像一只下山的猛虎了!

    “你承认牛牛不是牛得宝的种了?”关键时刻,黄幼祥居然能如此跳跃地问出这样的话来,说明他尽管十分紧张,但头脑还是异常清醒的……

    “谁说我承认了?!”瞿凤霞一下子愣住了,没懂黄幼祥为啥突然这样问。

    “你杀了唐小鸥,就是认定是她偷换了种子,岂不是等于承认牛牛根本就不是牛得宝的种了吗!”黄幼祥赶紧阐明自己的观点。

    “对呀,我咋没想到这一点呢!可是,我坚持牛牛是牛得宝的种还有用吗?”瞿凤霞一下子就消气儿了……

    “这就看你自己了,牛爷不是同意你进京去做二次鉴定了吗,经费都帮你出了,你何不亲自再鉴定一次,不管是个啥结果,不也就心里踏实了吗……”黄幼祥为了尽快摆脱瞿凤霞的裸身纠缠,居然给她出了这样的主意。

    “你说的对,我这就准备进京,对了,上次你采集的样本还都有吧,不用再找牛得宝采集了吧……”瞿凤霞这才算恢复了常态。

    “都有备份,我这就拿给你……”黄幼祥一听瞿凤霞上道儿了,马上这样说道。

    “不用拿给我了……”瞿凤霞却这样回应说。

    “你要放弃?”

    “谁说我要放弃了?”

    “那怎么不用拿给你了?”黄幼祥这样提出了异议。

    “你帮我带在身上就行了……”瞿凤霞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你是让我陪你一起去?”黄幼祥也才明白瞿凤霞的意思。

    “是啊,你不陪我去谁陪我去呀!”瞿凤霞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这样回应对方。

    “我去……不合适吧……”黄幼祥巴不得立即摆脱瞿凤霞的纠缠呢,哪里愿意再跟她去蹚这个浑水呢!

    “谁说不合适?牛旺天上次派的就是你,这次允许我二次检测当然必须有你陪同才行……”瞿凤霞却这样霸道地回应说。

    “这我可得请示一下牛爷,我可不敢擅自跟你进京……”黄幼祥只好拿牛旺天当挡箭牌。

    “不用你请示,我直接跟老东西说!”瞿凤霞一听,黄幼祥要请示牛旺天才肯跟自己进京,马上这样回答说……

    “你叫他老东西?”黄幼祥很是惊异。

    “是啊,不这样叫咋样叫?”瞿凤霞却觉得这样叫牛旺天很正常。

    “你可别让牛爷听见了,不然的话……”黄幼祥担心地这样劝导说。

    “他能把我怎么样,假如我这次进京二次鉴定说牛牛就是牛得宝的种,别说我叫他老东西,就是叫他老不死的,他都会乐呵呵地答应你信不信?”瞿凤霞赌的居然是这个。

    “我信我信,那好,那你快点给牛爷打电话沟通,是不是允许我陪同你去吧……”黄幼祥知道自己斗不过这头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都不在乎的娘们儿,也就只好这样说了……

    “好,我这就打……”瞿凤霞边说,边直接拨通了牛旺天的手机……

    牛旺天还是因为牛牛才刚刚告诉了瞿凤霞他的手机号码,居然这么快就打来电话了,接通了一听,原来是要拉上黄幼祥一起进京做二次鉴定,心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黄幼祥陪同去了,大概才能让瞿凤霞彻底相信鉴定结果是真的吧,就答应说:“你让黄副院长接电话!”

    “老东西让你接电话……”瞿凤霞真是毫不忌讳,边递手机过去,边直接这样对黄幼祥说。

    “是牛爷呀,我是黄幼祥……”

    “刚才瞿凤霞说,进京二次鉴定需要一个合适的人陪同,我看你就挺合适的,熟悉套路,有过经验,正好你现在的工作重点也就是要把这件事情彻底弄明白,所以,我决定,就派你跟她进京了……”牛旺天还真会给黄幼祥的任务加上冠冕堂皇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