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9章:我怕来不及

    这样的结果大概只有马到成完全预料到了,所以,无论瞿凤霞怎么闹,他都能十分淡定地面对,但由于老爷子对这样的结果很意外也很难接受,所以,听到了瞿凤霞要二次亲自进京去做鉴定的时候,居然来了个一锤子定音的发言:“都别拦她,由她去吧,费用我出!”

    才算平息了现场的纷乱……

    “那,这个家庭会议?”孙广义一看乱成了这样,就小声问牛旺天。

    “到此结束,都散了吧……”牛旺天哪里还有心情开什么家庭会议呢!

    “大家听着,今天的家庭会议就开到这里,大家各自散了吧……”孙广义这样宣布说。

    大家也觉得这次家庭会议开得像一场闹剧,一听散会可以离开,也就都纷纷离席……

    马到成却走到了牛旺天的跟前,拿起那个鉴定证书问道:“老爸,这个给我保留吧,毕竟是给我做的亲子鉴定嘛……”

    “难道你还要我替你保留吗?”牛旺天好像有一股子无名火没出发一样,这样没好气地对牛得宝说。

    “那我可就收好了,没别的事儿,我也回家了……”马到成边说,边收好了那几张亲子鉴定的证书……

    “走吧,我现在谁都不想看见!”牛旺天这样说的时候,也就将他的两只眼睛紧紧闭上了……看来,他真的不想看到今天这样的结果……

    马到成和美仑从旺天大厦出来,到了露天停车场,刚刚坐到那辆宝马X6里,美仑就急不可耐地问道:“没跟我商量,你咋敢说要收养牛牛呢?”

    “我怕来不及了……”听到美仑的口吻里,有埋怨的意思,马到成居然立即这样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什么来不及了?”果然美仑不知道马到成为啥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我在这分儿亲子鉴定里,发现了定时炸弹!”马到成又说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你瞎说什么哪,哪里有什么定时炸弹呀!”美仑当然越发听不懂马到成在说什么了,突然觉得马到成的脑子可能出了什么问题了。

    “我真的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马到成这才开始详细解释。

    “啥问题呀!”

    “血型!”

    “血型?”

    “对呀,我拿过这分儿鉴定证书一看,前边的很多数据里边,就包括血型的分析,其中就罗列了我的血型与牛牛的血型之间的差异对比,我当时看了还没觉得咋地,可是后来一想,不对劲儿呀,我是B型血,瞿凤霞是O型血,而你牛是A型血,单从血型上看,牛牛就不是我的种了,哪里还用做什么亲子鉴定呢!”马到成这样说道。

    “你说的这个有什么可致命的呢?”美仑还是没听懂。

    “这本身看上去没什么致命的,可是我忽然想起你给我看过的牛得宝的资料里,分明记载着他就是A型血呀,所以,他的A型和瞿凤霞的O型才能生出牛牛A型血的孩子来呀,而跟我这个B型血的人,是无论如何都生不出来的……”马到成还在耐心地解释着。

    “你说了半天,问题到底处在哪里呢?”但美仑还是没懂他究竟要表达什么意图。

    “就出在我的血型跟牛得宝的不一样啊!”马到成以为这样就可以一语道破天机了。

    “不一样怎么了?”但美仑还是没懂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今天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鉴定的结果上了,根本就没去研究细节,我不信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不知道牛得宝的血型是什么,也不相信老爷子包括牛得才不知道牛得宝的血型,所以,一旦他们仔细研究这分儿鉴定报告的话,发现我的血型根本就不是原先牛得宝的血型了,一定会提出质疑的,到了那个时候,你不觉得他们会发现我的破绽,会像一枚定时炸弹一样,突然爆炸了吗?”马到成这才算把他发现的致命破绽给说透了。

    “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呀……”美仑也才算明白,马到成说的致命破绽指的是什么。

    “所以,当然一下子意识到这个破绽的时候,马上走过去,试图用收养牛牛的做法,来平息瞿凤霞的怒火,也趁机掩盖我的致命破绽……”马到成到这个时候才扣上了主题。

    “你的这个动机和做法我理解了,可是你想过吗,收养牛牛意味着什么?”美仑很快理解来了马到成为什么要那么说那么做,但也马上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意味着我收养了牛得宝的孩子呀……”马到成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

    “按理说,你该尽可能地回避甚至拒绝跟牛得宝的孩子沾边的,那意味着将来有可能你拥有的一切都将归属给牛得宝的后人!”美仑这样提醒马到成说。

    “这有什么不对的吗?假如牛得宝在天有灵的话,估计正在看这些活着的人都在做些什么,虽然我现在替他活着,顶替了他的位置,获得了他的名分,可以彻底断绝他之前的一切东西,包括这个牛牛,可是我从另一个角度想过,你跟牛得宝毕竟是多年的夫妻,而且一直都很有感情,他突然死于非命了,也令你十分难过,现在突然冒出一个他的骨血,而且并非他与瞿凤霞私情所生,纯属被人设计谋才有了牛牛,这样的情况下,能收养牛牛也算是对牛得宝永久的纪念和怀恋了……”马到成的善良就体现在这里——这样做,是最起码的人性体现吧……

    听马到成说到这里,美仑居然一句话都说不上来了,当着马到成的面儿,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哎,我说错什么了吗?难道我说的不是这个道理吗?”马到成真不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一下子让美仑如此痛苦到失声痛哭……

    “想不到……”美仑居然泣不成声了……

    “想不到我居然有这样错误的想法?”马到成以为美仑是这样认定自己刚才说的,以及在家庭会议上的那些表现。

    “不不不,你没错,我不是说你错了,而是彻底被你感动了……”美仑稍微收住了一些,这样解释说。

    “不是吧,我也没说什么呀,咋就感动你成这样了呢?”马到成反过来被美仑的说法给感动了!

    “不瞒你说,从我见到牛牛的第一眼,就仿佛看到了照片里,牛得宝婴孩时候的模样,心里就特别心疼这个孩子——牛得才就这么冤死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跟我结婚六年都没给他生出个一男半女的,他居然什么都没留下就离开了人世……

    “所以,一旦感觉到牛牛可能是牛得宝留给这个世界唯一的血脉的时候,我的精神几乎都要崩溃了!出于对牛得宝的爱,我该一下子就认下这个牛牛,将他养大成人,也算是对牛得宝爱的延续……

    “可是,我一直不知道你是如何想法,通常的话,一定是排斥之前男人一切的,特别是孩子,谁愿意给之前男人的孩子当继父呢?何况还不是我亲生的,所以,想要收养牛牛的想法一直都有,但碍于怕伤害到你的顾忌,才一直都没说出口,想不到,你居然有这样的心胸和境界,居然对牛牛的存在是这样的慈悲想法……

    “我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遇到了你这么好的一个男人,不但在许多小的事情上,为我排忧解难,在这样重大的事情上,居然也能如此善解人意,用你与生俱来的善心,解开了我心中困扰多时的死结,你说,我能不为之感动吗……”

    一口气,美仑将她为什么忽然感动成了这样,心理活动是啥,都说了出来……

    “原来你跟我想的一样啊……看来咱俩还真是一类人,不是有那句话嘛,不是一类人,不进一家门嘛,看来咱俩还真应该是一家人呢!”马到成如释重负的同时,也感觉到了美仑更加可爱了……

    “难道我们俩现在不是一家人吗?”美仑终于止住了哭泣……

    “是一家人,越来越是一家人了……”马到成十分肯定地这样回应说……

    美仑破涕为笑,更加含情脉脉地看着这个越来越合乎自己心仪的,真的跟自己成了一家人的男人了……

    只是马到成开车上路没多久,美仑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马到成说:“哎呀,既然你知道你的血型是致命的破绽,就该知道瞿凤霞不甘心现在的鉴定结果,还要亲自进京去搞什么二次鉴定的时候,可能出现的风险啊!”

    “现在谁能拦得住她呀,让她闹去吧,等她再次碰了钉子,灰头土脸地回来的时候,兴许就能采纳我收养牛牛的意见了……”马到成似乎并没把瞿凤霞当成最大的威胁。

    “难道她中途不会发现血型的问题?”美仑这样担心地问道。

    “我敢打赌,他们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鉴定结果上,谁都想不到,我会是假冒的牛得宝,所以,也就没谁会特地关注血型问题,除非有谁具备专业水准的同时,还知道牛得宝的血型,当然还要加以联想才会看出这个破绽的……”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这样的人,咱们身边有吗?”美仑不知道马到成指的是什么样的人。

    “黄幼祥应该就是这样的人吧……”马到成这样回答说。

    “哎呀,黄幼祥发现了这个一点,会不会告诉瞿凤霞呀!”美仑立即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