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7章:三只青苹果

    牛得才自己急出一身冷汗,再去看牛旺天,也惊恐地关注这样的突发事件!

    只有牛畅咳咳咳地暗笑着,等待看牛犊子撕咬二叔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的惨烈好戏!

    马到成此刻却十分镇定,而且心中还骂道:“好小子,跟老子玩真的,你以为你派个畜生就能咬死你二叔?此二叔早已不是彼二叔了,早已脱胎换骨成了你们的克星了!

    平时想找个机会露两手震慑一下你们实在是难,现在机会出现了,看老子如何应对!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头牛犊子凶巴巴地扑过来,只差三五米就会真的开始撕咬马到成和美仑的时候,马到成从茶几的果盘里,拿起了第三只青苹果,这次不是随手丢出去,而是甩开了膀子,卯足了劲儿,抛掷出去!

    一道绿色的弧线飞驰而去,不偏不倚,正好击中腾空而起扑向他的那头牛犊子的两眼之间,一声脆响,那只青苹果粉身碎骨之际,那匹飞身扑来的藏獒,瞬间失去了方向感,直接扑摔在了地上,凭借惯性,一直出溜到了马到成的脚下……

    马到成一抬脚,将狗头踩在了脚下!

    整个会议室里,顿时鸦雀无声……谁都想不到,这个二叔居然有如此奇绝的身手!

    就连知道马到成跟一个变态的师父学过跳跃、奔跑还有投掷功夫的美仑,看到刚才他投掷出去三个青苹果的表现,都再次对他刮目相看了——原来他学的功夫这么神奇,这么管用啊,不然的话,今天还不被牛欢牛畅这两个小兔崽子给欺负死了呀!

    倒是老爷子最先猛醒过来,对牛欢大声呵斥道:“牛欢,你个小王八犊子,连你二叔你也敢放狗咬!”

    “老爸说错了,牛欢这是跟二叔闹着玩儿呢,准知道二叔有办法制服牛犊子,才要跟二叔玩儿这个游戏呢!”马到成居然玩儿出了这样的境界!

    “这种游戏再也不许玩了儿,这是我的命令,你们记住了吗?”牛旺天却觉得这样的游戏一点儿都不好玩!难道之前你被他们父子几个给玩儿死过一次都忘记了吗!

    “记住了……”牛欢被二叔的三只青苹果给回击得彻底傻眼了,听到爷爷的命令,整个人还没缓过神儿来呢……

    “那就过去看看你的牛犊子咋样了呀……”牛旺天知道牛欢最怕的是什么,就马上这样吩咐说……

    “哎,我这就过去看……”

    看着牛欢像失去了战斗力的斗鸡一样,乖乖地跑过去,抱起那个被二叔的青苹果给击中眉心晕死过去的牛犊子,大声叫嚷:“牛犊子,你可不能死啊!”牛旺天的心里却在想:这个老二还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啊,自打他从那个冰柜里起死回生之后,还真是变了一个人的感觉,大事小情的,跟之前真是有了许多天壤之别,越来越让他放心下来了,因为再也不用担心他斗不过牛得才和他的两个小杂种儿女了!

    正当牛欢和牛畅拖着昏死过去的牛犊子出了小会议室,去找大夫抢救的时候,瞿凤霞抱着牛牛,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好了,人都到齐了,孙广义,宣布开会吧……”牛旺天目睹了今天兄弟二人明争暗斗的好戏,更觉得今天的这个会重要了,必须尽早地让牛得宝有个真正的牛家后人,才不至于在自己吹灯拔蜡的时候,死不瞑目啊!所以,看见瞿凤霞抱着牛牛进来了,就马上这样宣布说。

    “牛爷,牛欢牛畅不是没回来吗……”孙广义这样小声提醒了一句。

    “有他们俩不多,没他们俩不少,不等他们俩了,开会吧!”牛旺天竟然说出了这样含义微妙的话来。

    想不到,正这样说的时候,牛欢牛畅牵着那只苏醒过来的藏獒回来了:“爷爷,它自己突然又活过来了……”

    “快点坐下吧,马上就要开会了……”牛旺天眉头微微一皱,马上这样吩咐孙广义说。

    瞿凤霞抱着牛牛进来一看,牛家有一头算一头悉数都到场了,这说明啥,这说明今天的会议有多么的重要!这一定是牛家的大日子,这一定是牛得宝命运的分水岭,这也一定是老娘翻身解放一步登天的好日子啊!

    因此,瞿凤霞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今天开会的女主角,自我感觉那叫一个良好,俨然她已经是牛得宝奉子成婚的妻子了一样,那叫一个颐指气使!

    虽然一进来就听到牛旺天催促孙广义可以开会了,但还是特地拿出一种让每个在场的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对怀里的牛牛说:“牛牛看见了吧,这些都是你的至亲,身上都流着跟你一样的血,都是你的长辈,有爷爷,有大爷,有父亲,有哥姐……记住他们都长什么样子吧,他们可都是你的亲人呀!”

    此刻的牛牛还没到半岁,不会说话,也听不懂他母亲出于什么目的,在跟他说些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见了在场的人,小眼睛晶亮闪烁,咿咿呀呀地像是在跟大家打招呼,瞅见牛旺天,居然还咯咯地笑了一声,弄得牛旺天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瞿凤霞那双丹凤眼明察秋毫当然看到了老爷子的笑脸,心里似乎更加有谱了——本来一纸亲子鉴定就足以让她在牛家立足了,昨天又到牛得宝家大闹之后得到了他的一纸承诺,这样的双保险让她更加信心十足,斗志百倍,加上有牛得才背后操控支持,还有牛旺天对牛牛的喜爱,今天会后,牛牛就应该正式成为牛家的人了吧!

    看到瞿凤霞这样高调的行为举止,最受不了的应该是在场的美仑吧。

    身为牛得宝的正妻,没生出孩子来给牛家嗣后是有问题,但也不至于因此受到瞿凤霞这样通过卑鄙手段生出牛得宝孩子的泼妇如此欺负打脸吧!

    假如没有马到成的出现,也就是在牛得宝死后单靠她和美奂的力量,怕是早就败在牛得才还有这个女人的手里了吧,想想都后怕,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啊!

    好在有了马到成之后,事情得以力挽狂澜,不但应付过去了牛旺天的遗嘱公证会,还接连涉险过关了很多次生死攸关的考验,别的不说,就说刚才牛欢牛畅这俩小兔崽子的表演,假如没有马到成在场的话,真不知道要被他们给欺辱到什么程度呢!

    有了马到成在身边,不但填充了牛得宝空出的位置,而且发挥他特有的能量,对付眼前的这些衣冠禽畜,才让美仑的心稍微安稳了一些,尤其是看见瞿凤霞进来之后如此嚣张的表现,假如没有马到成给她吃的定心丸,说不定早就精神崩溃了……

    别高兴的太早,鹿死谁手还都是个悬念呢,咋就不给自己留点余地留个后路,将来也好有个台阶下来呀!

    看到瞿凤霞的表现,美仑的心里居然出现了这样可怜甚至同情她的心理。

    而此刻的牛得才心中也暗喜——看到瞿凤霞带着如此强大的气场出现在大家面前,少说也是在心理上占了先机吧,看见放在牛旺天眼前的那个加盖了很多公章的信封,牛得才知道这是亲子鉴定的结果回来了,今天的会就是要揭晓结果了!

    而且看见牛旺天对牛牛那种只有爷孙才会有的亲昵态度,牛得才觉得,真正干掉牛得宝和他老婆美仑的日子不远了,大概今天就是个开始,今后的好戏可就天天有得看喽,而鹬蚌相争的结果,肯定是我这个渔翁得利呀!

    而所有这些情景,在马到成的眼里似乎都是一场当事人不知情的闹剧而已!

    老爷子眼前放着的那个亲子鉴定的信封里到底是什么结果,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假如他们没做手脚的话,那么鉴定结果一定是他们最不想看到的,假如是那样的话,他们现在还真是得意忘形,高兴得太早了,回头可怎么收场呢?

    特别是看见老爷子牛旺天眼前的那个加盖了公章的封闭信封,就更让马到成心里基本有数了——看来那个副院长黄幼祥还真是思路缜密,生怕出什么疏漏,才把鉴定结果弄得像绝密文件一样吧!

    理论上讲,他不会再被瞿凤霞左右跟她沆瀣一气做出假的亲子鉴定了,那样的话,一旦被拆穿,他现在的位置绝对保不住了,这样的情况下,他一定是以自己的利益为最高参考目标的,至于结果到底是啥,他应该尽可能地回避,理论上讲,连他都不知道吧!

    这样分析判断着,马到成的心里也就更有数了,只是时间的早晚,真相一旦大白,胜负立见分晓!

    就在这个时候,孙广义受到牛旺天的再三提醒,终于清了清嗓子,高声对在场的牛家人包括瞿凤霞说:“大家静一静,牛家今天在这里召开重要的家庭会议,就是要让全体家庭成员共同见证一件事……”

    孙广义说到这里,还特地示意瞿凤霞站到众人面前,尤其是将孩子展现在了大家面前:“大家都看见这个孩子了吧,这是昨天意外发现的,通过特殊途径,由瞿凤霞生出的牛得宝的孩子,但为了确保孩子的身份万无一失,昨天由副院长黄幼祥亲自到省城权威的鉴定机构对牛得宝和这个孩子的DNA进行了亲子鉴定,现在,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了,就密封在这个信封袋里,只要打开,就会揭晓真相——现在,就请牛家的家长牛旺天亲手拆开信封,亲口宣布鉴定结果,请……”

    大家各怀心腹事,但目光却异常整齐地都投放到了老爷子牛旺天的身上……

    牛旺天也清了清嗓子,边拿起眼前的那个密封的信封袋,边说:“那好,那我就为大家来揭晓鉴定结果吧……”

    说完,就将那个信封袋给亲手拆开了,将里边的权威鉴定结论给抽出来,在眼前徐徐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