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6章:二叔你卑鄙

    马到成和美仑想不到,他们俩居然是率先到场的。

    老爷子牛旺天居然已经等在了距离他特殊病房不远的小会议室里。看见牛得宝带着美仑第一波进来了,显得很高兴,竟问了一句:“美奂没跟来?”

    “她——不该算家庭成员吧,您没特地说,我们就让她在家看家了……”马到成瞄了一眼美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就只好试着这样回答说。

    “谁说她不是你的家庭成员,不是一直都住在一起吗?”牛旺天似乎很了解美奂在牛得宝家的情况。

    “是住在一起,但顶多算亲属吧,不该算家庭成员……”马到成还是竭力回避美奂是家庭成员这个说法。

    “既然住在一起,就该算一家人,打电话让她也来吧!”牛旺天很意外地这样吩咐说。

    “老爸有所不知……”马到成一看美仑的脸色有点难看,知道她绝对不想让美奂到这样的场合来跟大家照面,就灵机一动解释说:“她们姐妹俩养了一只叫丫蛋儿的猫咪,一刻都离不开人,所以,也就留美奂在家照看那只丫蛋儿了……”

    “叫什么不好叫丫蛋儿!难怪你们俩一只没给我生出孙子来!”牛旺天居然抓住这个话柄借题发挥地埋怨起来。

    “老爸若是不喜欢,回去就改成铁蛋儿钢蛋儿什么的!”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用眼神去看美仑,美仑却将目光移开,去看窗外的风景……

    “母猫也能叫铁蛋儿钢蛋儿?”牛旺天以为是一只母猫。

    “其实是一只公猫!”马到成马上这样纠正说。

    “公猫为什么叫丫蛋儿!”牛旺天当然不可理解。

    “老爸就别挑这个理了……”马到成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一个爱挑理的老爸了。

    “不想让老爸挑理,那就快点儿给老爸生出个一男半女的,老爸死了也好闭上眼睛……”其实牛旺天的心结就在这里。

    “老爸这不是……意外得到了一个孙子嘛……”马到成趁机试探牛旺天对牛牛的看法。

    “谁知道鉴定结果是啥呢?万一不是,老爸岂不是空欢喜一场?”牛旺天居然也有这样的担忧。

    “老爸也持怀疑态度?”马到成进一步试探。

    “人心隔肚皮,谁知道那个瞿凤霞到底什么人品,是不是诈和,弄个跟你小时候长得很像的小孩子来,骗我相信,然后还要做什么亲子鉴定……”牛旺天似乎担忧的更多。

    “老爸呀,别的都可以不信,亲子鉴定那可是很科学的,是不是牛家的种,一下子就能检测出来的!”马到成却趁机强调DNA亲子鉴定的科学性,准确性和可信度。

    “假如亲子鉴定是你的种,你真的能认?”牛旺天却突然转移了话题,直戳他最关心的主题。

    “那当然,既然科学证明牛牛是牛家的骨血,哪能不认呢?”马到成不再看美仑的眼神了,他觉得,他就该这样回应老爸的问题。

    “美仑也能认吗?”牛旺天不依不饶,居然想听听美仑是个什么态度!

    “既然我到现在还没给牛家生出一男半女来,哪里有不认的理由呢!”美仑之所以能如此宽容大度地回答,绝对是因为牛得宝早已不在人世,这个亲子鉴定的结果注定是有利于她的,才会这样波澜不惊地坦然回应。

    “想不到啊,美仑的心胸如此开阔,就凭这个,我永远都认你这个儿媳妇儿!”美仑的回答得体正道,让牛旺天顺耳舒坦,也就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谢谢公公夸奖,既然嫁入了牛家,当然就该永远跟牛家一条心……”美仑进一步巩固在牛旺天心里的最佳形象……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牛旺天真是心满意足了。

    正说到这里,牛得才带着牛欢牛畅进来了……

    一看牛得才来了,美仑立即给马到成使了个眼色,马到成立即心领神会,从提包里拿出那盒贵得要死的古巴限量版雪茄,坐在小会议室的沙发上,就摆谱抽了起来!

    牛旺天虽然已是老眼昏花,但牛得宝抽雪茄的样子还是看得见的,朦朦胧胧地仿佛看见了自己当年风华正茂的样子,免不了也跟着陶醉起来——这才像我的儿子嘛,就该有这样的派头才行,尤其是在老大这个败家子面前!

    牛得才刚一进来,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幕,心里好生难受,他知道这个老东西半拉眼也没看上他,全部心思都在老二的身上,但也不至于老大来了,连个笑脸都不给,一个劲儿地去欣赏抽雪茄摆谱的老二吧!

    气不打一处来,但也没办法发火生气,看见牛欢和牛畅牵着他们家养的一只取名叫“牛犊子”的藏獒进来,就对牛欢说:“你不是这几天训练牛犊子学了几招吗,赶紧表演给爷爷看看,让爷爷高兴高兴!”

    牛欢啥都没说,却伸出了一根手指头给牛得才看,牛得才立即得知了牛欢的意思——表演可以,但要一沓钱做为表演费用!

    牛得才为了跟牛得宝争夺老爷子的视线青睐,一咬牙,就朝牛欢点了点头。

    牛欢一看他爹答应了他的请求,马上嬉笑着对牛旺天说:“爷爷爷爷,快看我家牛犊子,开始识数了!”

    “是吗?看它那个傻样,还识数了?”尽管牛旺天不喜欢牛欢牛畅这俩不知道是谁的小杂种,但表面上,一直还都跟他们俩装得很亲近的样子。

    “对呀,都是孙儿训练的,不信给爷爷表演一个,爷爷就准备开眼吧!”牛欢的心里也是对眼前的这个老不死的爷爷恨之入骨,但却总是表现出一个宝贝孙子的样子给老不死的看。

    “好啊,爷爷倒要看看这个傻牛犊子咋样识数……”牛旺天假装很感兴趣地这样说道。

    牛欢立即伸出一个手指头,高声问牛犊子:“这是几?”

    那只憨头憨脑的藏獒居然真的认了出来,单独“旺”了一声。

    牛欢又伸出两个手指头,再次问:“这是几?”

    牛犊子马上连续旺了两声!

    牛欢又伸出三个手指头,高声问:“这是几?”

    牛犊子当然连续叫了三声旺旺旺,算是给出了正确的答案!

    “哎耶,行啊你小子,居然能把这只傻牛犊子训练能识三个数了!”牛旺天还真是被牛欢训狗的把戏给逗乐了。

    “还有哪爷爷,牛犊子还学会了空中接物了呢!”牛欢就像人来疯一样,还一发不可收了。

    “是吗,快表演给爷爷看!”牛旺天耐着性子继续假装感兴趣。

    “这里地方小,只能往空中抛物让他接了……”

    “行行行,只要做个样子就行!”

    牛欢听了立即从兜里掏出一个网球来,将那只笨笨的藏獒领到一边的空场,往空中一抛那只网球,那只藏獒居然真的腾空而起,将那只抛向空中不曾下落的网球给当空叼住,落下来,跑到牛欢跟前,再吐给他……

    接连几次,都成功了,逗得牛旺天眉开眼笑起来……

    坐在十几米外的马到成看见这些的同时,也看见了美仑无比讨厌的神情,心说,在这样下去,老爷子岂不是都被他们这几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给蒙蔽了?

    正好眼前的茶几上有一盘子进口的青苹果,马到成随便拿起一只,趁牛欢再次扔起那只网球到了空中,那头牛犊子一跃而起还要继续当空接住的瞬间,嗖地一下将手中的青苹果抛掷出去,居然不偏不倚正好与牛欢扔在空中的那只网球碰在一起,立即将网球击落,从而导致了那匹牛犊子一下子扑了个空!

    “二叔,你卑鄙!”牛欢一看自己正玩儿的嗨的把戏让牛得宝一苹果就给打得落花流水,马上急眼了,冲牛得宝这样叫嚷!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知道这句诗是谁写的吗?”突然这样接话,连马到成自己都没想到,居然顺嘴就溜出了这两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写的诗句来!

    “反正不是二叔写的吧……”牛欢居然如此机灵地回应道。

    马到成正跟牛欢斗嘴比高低呢,忽然从牛畅的手边飞出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直奔眼前而来,不好,这个小丫头片子怀恨在心居然公开使用了飞镖?

    马到成无暇研究到底飞过来的是什么,抓起茶几上的另一只青苹果,直接抛掷出去,刚刚飞行三五米,就与牛畅飞过来的那只闪亮的东西接触在了一起,唰的一声,青苹果被削成了两半,连同那只闪亮的飞镖,一同落在了地上!

    牛欢一看连妹妹都出手帮他了,一股邪火上头,竟然一拍牛犊子的脊背,指着马到成低声喊道:“去咬死他!”

    那只傻大黑粗的藏獒真的听从了小主人的命令,猛地跃起,就朝马到成这边扑了过来!

    美仑见此情景,立即吓得魂飞魄散,一把抓住了马到成的手臂,头也一下子栽倒了他的怀里,生怕那只牛犊子真的发疯扑过来撕咬他们……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傻眼了,就连牛得才都没想到,牛欢被二叔激怒之后,会让牛犊子去咬人,而且他知道,这只藏獒特别听从主人的指令,除非没发出咬死谁的命令,一旦发出,再想收回都不可能了,这畜生就是一根筋,只要主人命令它大开杀戒了,就好像射出去的箭无法回头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