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5章:这俩小孽种

    “你在家里留守吧……”美仑却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难道我不算牛家的家庭成员?”美奂还提出这样的质疑。“顶多算是亲属吧……”美仑这样揶揄了一句。

    “可是我跟姐夫已经这样了,咋还不算家庭成员呢?”美奂试图用这样的特殊关系来为自己争得一席之地。

    “你说呢?”美仑直盯着美奂的眼睛这样问。

    “不说了,人家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姐夫姐姐去吧,我在家看家好了……”美奂心知肚明她跟这个姐夫的关系拿不到台面上来,所以,也就自己消气儿了……

    “你可要打起精神,越是这样的时候,就越要提高警惕,谁这个时候来敲门你都别开,记住了吗?”边准备出发,美仑边这样叮嘱美奂说。

    “那要是硬闯进来呢?”美奂问到了极端情况。

    “你先给我和你姐夫打电话,实在不行就报警!”美仑这样交代说。

    “好了姐姐,我记住了,你就放心跟我姐夫去吧……”美奂马上这样回答说。

    坐在那辆胭脂红的宝马X6里,美仑忧心忡忡地问马到成说:“你觉得,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还会有第二种结果吗?”马到成边把车子开出车库,边这样回答说。

    “假如那个黄幼祥跟瞿凤霞沆瀣一气,买通了鉴定机构的人,硬是把结果做成了这个孩子跟你有血亲关系,咱们该咋办?”美仑担心的是这个。

    “还别说,之前我还真没想到,他们那么卑鄙,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呀,兴许是这样的结果呀!”马到成还真一下子觉得,美仑的担心不无道理。

    “假如开会的时候,宣布亲子鉴定结果是这样的,咱们该咋办呢?”美仑一时又没了主意。

    “原本我只琢磨着,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之后,瞿凤霞会如何大吵大闹,搅得天翻地覆,还真没想过,会出现这样的结果……”马到成还真是没想过,对方会预测到鉴定结果不利于他们,而提前做什么手脚这样的可能性。

    “现在想想对策,还来得及吧!”美仑却依旧特别担心。

    “都说假的就是假的,纸里包不住火,假如真是那样的结果,我当然可以提出复议的请求,而且可以要求,亲自去监督鉴定机构做二次鉴定,只不过,那样的话,咱们会显得很被动,就好像成心要跟已经证明了的事实过不去,也就是跟老爷子过不去一样……”马到成在假设,万一出现了那样的结果,局面将是个什么样子。

    “那咋办呀,是不是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化解这样的结果呢?”美仑的眉头皱起了一个疙瘩,估计心也悬到了嗓子眼儿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次鉴定的结果一定是有利于咱们的……”马到成不知道如何安慰美仑,只好这样劝解说。

    “为啥会这样认为呢?”美仑要问个究竟。

    “虽然那个黄幼祥之前跟瞿凤霞有一腿,可是从他昨天在老爷子面前的表现看,生怕他牵连其中,丢了他的饭碗子,所以我觉得,老爷子将这次鉴定任务交给他全权办理,就是给他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所以,他轻易不会受瞿凤霞的操控——何况,瞿凤霞笃定鉴定结果一定是有利于她的,也就不会提前做什么手脚,这样分析的话,你刚才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当然也不得不防……”马到成给出了这样详细的分析。

    “你这样分析,我心里还踏实一些,不过,真不知道今天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呢,我的心里突突乱跳,真不知道又要面临什么样的危机局面呢……”美仑还是忧心忡忡。

    “你咋忘了,我是你的福星啊!只要有我在,你总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的……”马到成这个时候,边开车,也只能这样安慰美仑了。

    “是啊,假如没有你,我和美奂早就崩溃到不知道什么程度了——好吧,我信赖你的能力,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你都会帮助我和美奂力挽狂澜化险为夷的……”美仑边说,边用一只手直接抓住了马到成换挡的右手,那种抓紧充满了信赖和爱意……

    马到成完全感受到了来自美仑内心深处对自己的那种特殊的情意,也就更加坚定了必胜的信念,将车子平稳地开出了小区,开上了主干道,直奔旺天大厦而去……

    牛得才从“红眼楼”出来,边开车边给牛欢打手机:“你和牛畅在哪里?”

    “就在家里打游戏呀?”手机里传来牛欢的声音。

    “那好,就在家里呆着别动,爹哋这就去接你们……”牛得才马上这样吩咐说。

    “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吗?”从父亲的声音里,牛欢似乎听出有什么要紧的事儿要发生了。

    “是很重要,电话里不方便说,见了面我再告诉你们……”

    “那好,那我和牛畅等爹哋来……”

    牛得才挂断手机,快速将车子开回到了他的家里——一座有百八十年历史的红砖小二楼……

    这样的小楼在市中心已经不多见了,是上个世纪日伪时期给入侵这里的小鬼子高级将领盖的住宅,虽然已经快一个世纪了,但还很坚固耐用,只不过,里边的结构很狭小,也很别扭,水电燃气什么的,还有各种管道也都很陈旧,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像城中别墅,但里边住起来一点儿都不舒服……

    牛得才之所以跟牛欢牛畅住宅这样陈旧憋屈的小洋楼里,是因为这是牛旺天为了惩罚他一连给牛家败了好几个资产上亿公司的结果——你这个败家子,只配住这里了!

    房子老旧,且年久失修,地板下,墙缝里,屋顶上,到处都是老鼠,蟑螂,蚰蜒,臭虫,蚂蚁甚至连蝎子毒蛇什么的也时常出没……

    牛得才忍无可忍,但也知道这是自作自受,自己和俩孽子败坏掉的家产购买十幢二十幢牛得宝凯撒庄园88号那样的别墅也绰绰有余了,但都被他和俩个子女用各种罪孽给损耗掉了,活该要受这样的惩罚,但也令牛得才发狠要铲除牛得宝,让他成为牛旺天唯一的财富继承人,到了那个时候,还愁没有好的房子住?

    本来瞿凤霞这条线是个大后手,做掉牛得宝之后,万一有什么闪失的时候,才拿出来用的,想不到,偏偏在牛得宝死而复活之后,瞿凤霞故伎重演想调换牛得宝精虫的时候被发现了,幸亏她反应快,抛出了牛牛这个撒手锏,博得了老爷子的青睐,才有了通过亲子鉴定然后“上位”成牛得宝新晋夫人的可能途径……

    一旦这个计谋得逞的话,牛得宝也就在瞿凤霞的掌控之中,而瞿凤霞又在牛得才的掌控之下,这样的话,即便不像潘金莲毒死武大郎那样即刻要了牛得宝的命,也会利用瞿凤霞将他折磨个半死!回头他名下的资产,甚至包括老爷子的全部身家,还不都归他牛得才调遣了吗?

    到了那个时候,还用再住这样破旧不堪的小破洋楼吗?

    至于这俩孽种,牛欢和牛畅,反正早就知道他们俩不是自己的种,是死掉的老婆给他戴绿帽子的产物,让他们住在这里正好培养他们对牛旺天和牛得宝的仇恨,不排除将来借用他们俩的这种仇恨,铲除牛旺天和牛得宝!

    而马上就要召集的家庭会议,看来又是一个积累仇恨的大好机会,所以,牛得宝务必接到这俩小兔崽子,让他们俩亲眼见证他们的二叔居然有个私生子获得了亲子鉴定的证明……

    至于这俩小兔崽子是不是会对这个新冒出来的牛牛下毒手,以为他是他们俩财富的竞争者,牛得才觉得在于自己的引导——先利用这个孩子整垮二叔的家庭——休了美仑二婶,由瞿凤霞成为新的女主人,等到瞿凤霞取得了真正的夫人地位之后,再下手,也来得及!

    带着这样的心里,牛得才驱车回到了那座破旧的小洋楼,接上了牛欢牛畅,直接驱车赶赴旺天大厦里的医院小会议室……

    “爹哋,带我们去哪里?”牛欢这样问道。

    “是啊,是不是今天有大餐可吃?”牛畅哈欠连天地这样问。

    “是爷爷突然要召集家庭会议,说有一个算一个,务必参加……”

    “到底是什么内容的家庭会议呢?”

    “那谁知道,到了地方就知道了……不过我提醒你们俩,凡事都多用用脑子,做事儿别冲动,想好了退路再行事,保住了小命将来才能大有作为……”

    “别啰嗦了爹哋,我们知道该怎么做,凡是有利于咱家的事儿,但做无妨,凡是不利于咱家的事儿,打死都不做,这总行了吧……”

    “这还算乖……”

    “表扬不能光使嘴儿吧……”牛欢这样说的时候,跟牛畅一起伸出手来,表示不给足够的钱数,就别想让他们俩乖乖听话……

    正好牛得才取出仅有的几万块钱要给瞿凤霞用,却没来得及给她呢,就从中摸出一沓来,给到牛欢的手里说:“这些钱,够你们乖一阵子了吧!”

    “只够一个星期,过期作废!”牛欢得到了钱,居然这样回应。

    “你们俩个小兔崽子,下次老子再也不给你们惯这个臭毛病了……”牛得才对这样的两个小孽种还真是无可奈何。

    “不服的话,爹哋试试看!”牛欢却是一副不以为然的口吻。

    说话间,牛得才的车子已经到了旺天大厦的楼下停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