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4章:结果我不看

    “

    老二真行啊,偷偷练了一笔好字,大概想不到在这样的时候派上用场了吧!”牛得才一听瞿凤霞这样保证是亲眼所见,也就这样揶揄地说。

    “咋样,有了这个字据,是不是咱们的计划就更能顺利实现了?”瞿凤霞一听牛得才不再质疑了,就这样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地说。

    “嗯,等亲子鉴定一出来,证明了牛牛就是牛得宝的种,然后,就可以凭借牛得宝的这个承诺,将美仑和她妹妹赶出牛家的门,让你成为牛得宝名正言顺的妻子,到了那个时候,差不多牛家的一切就都是咱们的了……”牛得才好像看到了这样美好的前景一样。

    “我才不让牛得宝的老婆和那个小姨子离开呢!”瞿凤霞却这样咬牙切齿地说。

    “咋了,你们要共处一室,同侍一夫?”牛得才听了,立即嬉皮笑脸地这样问。

    “才不会呢,老娘要让这俩狐狸精当下人,像折磨奴隶一样折磨她俩……”瞿凤霞脸上的表情异常阴险毒辣。

    “这不可能吧,她们俩会听你的使唤?”牛得才想不出美仑美奂会留下的理由。

    “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就不信,牛得宝休了她们俩,她们会有别的生活来源,到了那个时候,我给她们俩超乎想象的年薪,就不信留不住她们俩,一旦留下,我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折磨她们俩了,哈哈!”瞿凤霞却抛出了这样的想法……

    “想实现这些,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亲子鉴定的结果能证明你的牛牛真的是牛得宝的种……”牛得才此刻似乎好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怎么,难道你到现在还怀疑我生的孩子不是牛得宝的种?”瞿凤霞笃信她生出的牛牛百分之百是牛得宝的种。

    “这样的事儿,只有你自己最清楚吧,外人也只能等鉴定结果出来了……”牛得才却还是保持谨慎的态度。

    “这个你就放心吧,我是孩子的娘,怀的谁的种,当然心知肚明千真万确了,你就?好吧,亲子鉴定的结果,一定是我们最想要的!”瞿凤霞再次给牛得才吃定心丸说。

    副院长黄幼祥万万想不到期盼多年的愿望一朝实现,酣畅淋漓地得到了瞿凤霞的身子,可是才高兴了不到一天,就被叫到了牛旺天的面前被当面揭穿……

    本来以为这下彻底完犊子了呢,却因为瞿凤霞惊世骇俗地抛出了一个惊天的消息——她生的儿子不是他男人的,而是通过牛得宝检查时候的精虫擅自怀孕生出来的牛家的后人!

    事情也因此来了个惊天逆转,牛旺天似乎对牛得宝多年没生出儿子耿耿于怀,一旦听说有女人为他生出了孙子,才不管用的是什么手段和方式呢,只要是牛得宝的种,只要是他牛旺天的孙子,他就兴高采烈地接受和认下!

    当然,亲子鉴定是一个必要的环节,幸运的是,牛旺天居然将这样的任务交给了黄幼祥,这让他瞬间有了戴罪立功的感觉,暗下决心,老爷子没因为跟瞿凤霞有了那样的苟且关系而动怒开了他,还委以重任让他亲自主抓亲子鉴定的事儿,这可含糊不得,必须准确、快速、有效地完成这项决定自己未来命运的任务……

    从两个当事人的采血,拭子到联系他们共同选定认可的鉴定机构,都是黄幼祥亲自办理的,等各种材料和样本都准备完毕之后,立即出发,亲自前往……

    一路上,居然是包不离身,绝对不让那些样本脱离自己的视线,到了省城,马不停蹄,连饭都没吃,水都没喝,直接去到了那家权威的鉴定机构,找到了他之前多年的关系,加急加急再加急,居然连夜进行了DNA鉴定,第二天上午九点结果就出来了……

    “结果出来了……”黄幼祥托的那个关系从鉴定室里出来,拿着一份儿鉴定证明就要递给他看。

    “我不看结果……”黄幼祥居然给出了这样反常的回应……

    “那您为啥如此着急?”对方有些难以理解。

    “我着急的只是结果出来的时间,不是结果出来的内容……这样吧,帮我找个信封,把结果原封不动地放进去,然后,再麻烦你,给每个缝隙都盖上一个公章,表示从未有人看过内容才好……”黄幼祥说明了情况。

    “我们这里还从来没这样密封过检测结果呢!”对方表示没有先例,不好操作。

    “我是受人之托全权办理此事,不需要知道内容,只需要检测结果真实有效,所以,拜托你按照我说的做吧……”黄幼祥再次解释自己为啥一定要这样做。

    “可是,没有先例你让我咋跟领导说呢?”对方还是表示为难。

    “用这个跟他请示一下试试?”黄幼祥边说,边将一沓钱塞到了办事人的手里。

    “好吧,我试试看吧……”对方掂量一下那沓钱,觉得数目值得他去试试,就这样回答说。

    没多久,那个关系就拿着一个中缝和信口都盖了公章的信封递给了黄幼祥:“我们领导说了,这样做不违法,也不过分,只不过麻烦了一些,也就按照您的意思给您办理了……”

    “太感谢了,那我就告辞了,委托我的人还急着等这个至关重要的鉴定呢……”黄幼祥带着这个密封的信封,离开了省城,还是马不停蹄,急急忙忙地赶回了林海市,第一时间将密封的信封送到了牛旺天的手里……

    “结果是什么?”牛旺天接过信封这样问道。

    “请原谅,结果我不知道……”黄幼祥低头顺目地这样说。

    “怎么会不知道?”牛旺天立即提出了质疑。

    “鉴定机构说,不是当事人本人进行这样的鉴定,就要这样密封鉴定结果,交由当事人拆看……”黄幼祥还真会编排托词。

    “这么说,连我也没资格拆看喽?”牛旺天似乎认同了黄幼祥不知道密封信封里内容的理由,居然这样说道。

    “您应该算是当事人了吧……”黄幼祥这样试着说。

    “错,牛得宝和瞿凤霞才算是当事人,好了,我这就召集家庭会议,让家庭所有人员都到场作证,然后,让牛得宝亲自拆开这个密封的结果信封,当众公布结果,这样对谁都公平,是吧!”牛旺天也突然感觉到,密封的鉴定结果好,这样谁都不好怀疑鉴定的真实性与公正性,这样反倒让他觉得比事先知道了要好……

    “您说的没错!”黄幼祥这才算送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这次任务算是比较圆满地完成了,虽然自己中途搭上了一万块钱,但能保住自己现在的位置,十万都值得呀!

    于是,老爷子叫来孙广义,吩咐他,一个小时后,在他特殊病房外的小会议室里,召开家庭会议,有一头算一头,一个都不能少!

    孙广义不知道老爷子为啥要召开这个紧急会议,只觉得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发布,就赶紧给牛得才打电话,告诉他一定带上牛欢牛畅前来开会……

    “结果这么快就出来了?具体什么结果?”牛得才正在跟瞿凤霞狗搭连环,突然接到了孙广义的电话说让马上回去开会,就这样问了一句。

    “什么结果?我不知道,只是传达老爷子的意思,让家庭所有成员务必一个小时后到医院的小会议室去开个紧急的家庭会议……”孙广义并非守口如瓶,而是他真的就知道这么多。

    “好,我这就准备,不会耽误开会时间……”牛得才挂断手机,转而对瞿凤霞说:“我猜是鉴定结果出来了……”

    “这么快,会不会是糊弄人的呀!”瞿凤霞边穿衣服边这样狐疑说。

    “你管那些干嘛呀,反正板上钉钉鉴定结果是你想要的,你还怕什么快了慢的呀!”牛得才似乎胜券在握了。

    “孙广义只叫你开家庭会议,没叫我,估计不是鉴定结果的事儿吧……”瞿凤霞正这样猜测呢,却听到自己的手机也响了,居然是孙广义直接打来的:“是瞿凤霞吧,牛爷让我通知你,一小时后,带着孩子到医院的小会议室来开个家庭会议……”

    “好好好,我一定按时参加!”瞿凤霞一听孙广义不但也叫上了她,还说是去开“家庭会议”,这个提法着实令瞿凤霞亢奋不已——是不是现在大家已经把老娘当成牛家的一员了呀,不然的话,咋开家庭会议也算上老娘一份儿呢!

    挂断电话,跳下床铺,梳洗打扮后,抱着牛牛,跟牛得才分别离开了“红眼楼”然后又分头出发,直奔医院的那间小会议室而去……

    马到成正跟美仑美奂打赌,今天鉴定结果就会出来,美仑美奂都不信会这么快,马到成手里牛得宝的手机就响了,接通之后,听到了孙广义代表老爷子的意思,挂断手机马到成就对美仑美奂说:“咋样,孙广义来电话说,一个小时后在医院的小会议室开紧急家庭会议……”

    “姐夫就是厉害,一猜一个准!”美奂马上这样赞美马到成说。

    “走吧,我们这就出发吧,这样的会议不能迟到……”马到成这样叮嘱美仑说。

    “那我要不要去呀!”美奂这样抓住马到成的胳膊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