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3章:还在老地方

    “一定是姐夫说——再这么胡搅蛮缠就杀了她,她就乖乖吓跑了!”美奂的智商的确有问题,不然不会这样猜……

    “不可能,若是那样的话,她哪里会让你姐夫给她立字据呢!”美仑替马到成否定了美奂的猜测。

    “那就是姐夫狠狠地对她说,再不走,我就抱你孩子下枯井——她一听,就吓跑了!”美奂还是一样的思维方式,所以,猜出的内容也就只能是这些。

    “也不可能,那样的话,你姐夫咋会真的给她立了字据呢!”美仑还真比美奂聪明多了,还是直接替马到成否定了她的猜测。

    “那姐夫到底跟她说了什么,才让她你们乖乖地离开了呀!“美奂知道无论如何她都猜不到了,就抓住马到成的胳膊边摇晃边发嗲地问道。

    “告诉你们吧,很简单,就两个字!”马到成觉得,再没卖关子的必要了,就开始透露自己究竟跟瞿凤霞都说了些什么了。

    “哪两个字啊?”美奂特别在意的样子,急切地这样问。

    “娶她!”马到成言简意赅。

    “什么,姐夫要娶她?”美奂一听这俩字儿,立马不高兴了!

    “对呀,不给出这样的承诺她会善罢甘休,她会结束胡闹,她会乖乖地从这里离开?”马到成准知道他一说这俩字,美奂会是这样的反应,就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姐夫还给了她白纸黑字的承诺?”美奂真的不敢相信,这个姐夫会给那个泼妇这样的承诺!

    “对呀,答应她的事儿,当然要立下字据了!”马到成是成心要看美奂到底能反应到什么程度的。

    “哎呀姐夫,你忘了给人家的承诺了吗?假如姐夫跟姐姐离婚的话,第一个要娶的也是我呀,哪里轮得上这个泼妇呢!”美奂果然沉不住气,急赤白脸地这样说道。

    “按说她应该排在你的前边吧……”马到成越是看美奂这样的表现,就越想进一步捉弄她。

    “姐夫咋这么说呢?”美奂当然是瞠目结舌。

    “至少从孩子的角度来说,她应该排在你的前边吧!”马到成给出了答案。

    “哎呀姐夫,你咋会做出这样糊涂的承诺呢?你这样的承诺岂不是一下子就毁掉了这个家,毁掉了我姐和我一辈子的幸福嘛,你咋会做出这样愚蠢的承诺呢!”美奂马上将心里全部的担忧都一股脑说了出来。

    “因为我设置了前提呀!”马到成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该亮出底牌的时候了。

    “设置了前提?”美奂的脑子一下子想不通这是个什么概念。

    “对呀……”

    “啥前提呀?”

    “别问我,问你姐吧……”马到成心知肚明,一直不吭声的美仑一定知道他设置的是什么前提。

    “姐呀,姐夫会设置什么前提,才答应可以娶那个泼妇呀!”美奂转而去问姐姐。

    “一定是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证明那个牛牛是你姐夫的种,你姐夫才会跟姐姐离婚,然后娶她吧……”美仑果然知道马到成给瞿凤霞白纸黑字做出的承诺,设置的前提是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哎呀,姐夫真是聪明啊,只有这样才会让那个泼妇信以为真,只有这样的承诺才会让她不再折腾,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可是鉴定的结果一定是她万万想不到的,太好了,姐夫还是我的,谁都抢不走了!”美奂兴奋得一下子扑到了马到成的身上,八爪鱼一样将他紧紧盘住,然后还问了一句:“姐夫是咋想到的这招儿呢?

    “很简单啊,别看我前边的拱卒受到了对方马的威胁,我这小卒的身后还跟着一辆大车呢!“马到成算是解释了自己为什么要走这么一步险棋。

    “姐夫这个比喻是啥意思呀!”美奂居然没听懂。

    “就是你姐夫答应要娶她,其实就是给对方一个假定的承诺,前提却是亲子鉴定之后这个孩子是你姐夫的,那个承诺才会生效的……”美仑及时担当了解读的角色。

    “姐夫你可真行,刚才都把我和姐姐愁坏了,都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个泼妇了,若是没有姐夫的这个绝招,指不定还要闹腾到什么时候呢!”美奂的情绪变得还真快,一下子兴高采烈起来。

    “是啊,这招真管用,不过,开始的时候我也是没猜透你到底给了她什么承诺才让她消停下来的……你还真是有胆有识……”美仑这个时候,才说出了自己的心理活动,话里话外的,也充满了对马到成的赞许和敬佩。

    “不瞒你们说,我开始想了好几个办法呢,包括削她一顿,包括跟她对骂,甚至还想到了直接给老爷子打电话来告她的御状,但权衡利弊,都不稳妥,最后,灵机一动才想到了刚才那个招数,果然奏效,而且保证万无一失……”马到成这才说出了自己的心里活动,表明自己的真实情况。

    “太好了,你再次帮我们平息一场几乎无法平息的闹剧,谢谢你!”马到成再次给了美仑惊喜,也因此再次博得了她的认可和青睐。

    “都是一家人了,还说什么谢谢呀!”马到成反倒觉得不好意思了。

    “对呀姐姐,咱们真的是一家人了,以后就不用再说谢谢了……”美奂居然揽住马到成的脖子,像是老婆帮助丈夫说话一样……

    美仑听了,莞尔一笑,说了句:“那好,以后再也不说谢谢了……”这个时候的美仑,心里真是对马到成的表现赞赏有加,似乎更加平添了一份对他的爱恋,心里不住地盘算着,寻找什么样的时机,跟他做成真正的夫妻……

    瞿凤霞去牛得宝家大闹一场,居然获得了意外收获,逼迫牛得宝做出承诺——只要亲子鉴定结果出来,证实牛牛是他的骨肉,就休了那只不会下蛋的鸡娶她为妻,白纸黑字立了字据,这让瞿凤霞欣喜若狂——这下好了,原本都指望那个亲子鉴定呢,现在好,又多了一份儿保险,等到鉴定结果一出来,看那个美仑,还有那个小狐狸精的小姨子什么下场!

    到了那个时候,牛得宝现在的这个家可就是老娘的了,里边的一草一木一针一线也都属于牛牛了!想想就心花怒放啊!忍不住,就打电话给牛得才,第一时间与他分享她的胜利成果。

    “老地方见吧……”牛得才不想在手机里多说什么,只是这样简单地跟瞿凤霞约了老地方见。

    “不见不散!”瞿凤霞立即打车,直奔了牛得才说的老地方。

    不大工夫,“老地方”就到了,那是一个老旧的小区,但当年却被称作“红眼楼”因为当时还没有商品房的概念,都是某单位实力雄厚就在市里最好的地方盖住宅小区,然后,都是分给领导干部住的……

    而这个老地方是当年市委市政府集资兴建的“望花小区”谁能在这里分到一套房子就会无声地证明自己在林海市的身份地位,大概只有局级以上的领导才有资格进这个小区吧,其他人等,只能红着眼睛,眼巴巴地看着这些有权有势的人搬进这么好的小区!

    只不过,时过境迁,2000年后,商品房出现,迅猛增长,不再有单位分房了,大家也就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各种“实力”选择自己喜欢的房产了……

    没几年,当年的“红眼楼”也就不再被人红眼了,里边的官员们早就纷纷搬离这里,去到外形靓丽,结构宽敞舒适的新小区了,这里反而住的都是普普通通的人物了……

    牛得才之所以选了这样一个小区购置了一套当年大领导住过的“外宅”,就是想不显山不露水地跟瞿凤霞有个约会的好地方,这里除了街道收点卫生费,没有物业管理,当然也就没有监控录像之类的,进出完全不用遮遮掩掩的,也没谁会注意到来这里的都是些什么人,以为都是普普通通的住户呢!

    只不过,牛得才从牛旺天的手里骗来的钱大把地投入了这里的装修,别看是老旧的小区房子,外表看着再普通不过了,可是进到里边却是相当的豪华舒适,这里算是牛得才给瞿凤霞购置的一套“约炮”房吧,虽然面积不大,也就百八十平,但足够俩人约会用了……

    瞿凤霞带着牛牛先到了老地方,用她的钥匙开了房门,进到屋里,觉得气闷,就撂下孩子打开窗子透气……

    正好看见牛得才开的悍马停在了小区对面的马路边上,牛得才带着墨镜口罩从车上下来,朝这边走来……

    俩人一见面,牛得才就急切地问:“咋样,闹出点名堂来没有?”

    “你看这个?”瞿凤霞边说,边拿出了牛得宝写给她的那个所谓的字据。

    “奇怪呀……”牛得才接过了那张纸,看见上边的字迹,马上这样质疑说:“牛得宝什么时候把字练得这么好看了!”

    “他以前写字不这样?”瞿凤霞似乎也开始警觉了。

    “是啊,之前像鸡爬拉一样,现在咋这么工整好看了呢?这是他亲手写的吗?”牛得才再次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是啊,就是当着我的面儿亲笔写的……”瞿凤霞很是惊异地盯看着牛得才的眼睛,却极其认真地这样保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