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1章:彻底疯掉了

    正吃午餐呢,听到敲门声,大家都猜是谁,马到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唐小鸥……

    因为昨天夜里她跑来这里揭发瞿凤霞的行径,也就住在了家里,早上带她去直接见老爷子牛旺天,想不到被瞿凤霞用孩子逆转了局面,唐小鸥当时都吓傻了,不知道会是个什么下场……

    结果,在马到成的运筹下,居然让她接替了瞿凤霞的位置,直接提拔她当上了护士长,这样的结果她连做梦都想不到吧,现在已经上任了,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一定是抽空来这里谢恩致谢的吧……

    马到成正是有了这样的心理预判,才认定是唐小鸥,也不在乎美仑美奂怎么想他,说了句“可能是唐小鸥吧,我去看看……”就直接起身去开门了……

    然而,让马到成大跌眼镜,瞠目结舌的是,站在门外的不是唐小鸥,而是抱着孩子的瞿凤霞!

    所以,才无比惊异地问了句:“怎么会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瞿凤霞一看是牛得宝来给自己开的门,眼前一亮,听了他的疑问心说:想不到吧,老娘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大吃一惊了吧,老娘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你来这里做什么?”马到成心里咯噔一下,刚才还说这个娘们儿不是个善茬子,但一定是在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之后才会爆发出来,可是,咋这么快就登堂入室,蹽到家里来闹事儿了呢?

    “带孩子来认认家门呀!”瞿凤霞居然厚颜无耻地给出了这样的神回复!

    “谁说这里是他的家了?”马到成对瞿凤霞的回答大为震惊——这个娘们儿可真是疯掉了,亲子鉴定还没出来,就急不可耐地抱着孩子来认什么家门了,见过无耻的,可从未见过这般无耻的娘们儿呀!

    “进来说话吧……”正当马到成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无耻至极的女人的时候,美仑从他身后闪出来,波澜不惊地这样说了一句。

    “这就对了嘛……”瞿凤霞一看女主人徐美仑出来了,不是驱赶她,而是让她进屋,马上嬉皮笑脸地这样来了一句,转而,得寸进尺地把孩子竖起来,对孩子说:“快看呀,这是你大娘,这是你亲爹,咱们终于回家了牛牛!”

    听瞿凤霞这样说话,马到成赶紧去看美仑的脸色,居然还能从容淡定,着实钦佩她的胸襟和定力了……

    其实美仑一旦知道来的不是唐小鸥,而是瞿凤霞,也心头一惊,想不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快就登门来闹事了,但转而一想,反正亲子鉴定对方是输定了,这工夫让她随便表演随便蹦跶吧,越是闹得欢,将来输的就越惨——心里有了这样的底气,也就可以从容面对这个厚颜无耻到了登峰造极程度的女人了……

    瞿凤霞一看女主人居然对她如此礼让,就知道是被她怀里抱的“撒手锏”给镇住了,所以,才会竖起横抱的孩子,让他认大娘认爹!

    即便是这样过分的举动,美仑也没恼怒,还是那么似笑非笑地让瞿凤霞抱着孩子进了屋……

    “牛牛快看,你爹的家里多好啊,是不是从来都没见过的好啊?别着急,既然这些都是你爹的,那将来可不都是你的嘛!”瞿凤霞抱着孩子边往一楼的客厅里走,边这样对那个才几个月大小什么都不懂,却用一双黑亮的眼睛到处惊异地观看的婴孩这样说道。

    “你咋这么说话呢?”马到成实在忍受不住瞿凤霞这般嚣张过分的德行了,就这样来了一句。

    “咋了,我说的不对吗?”瞿凤霞还是头一次距离牛得宝这么近,所以,直接用她勾魂的眼睛死盯盯地看着他,这样反问道。

    “亲子鉴定还没出来,谁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牛得宝的呀!”马到成赶紧回避对方那火辣辣的眼神,仿佛被电焊的弧光给烧灼到了一样。

    “这还有错吗?全世界都知道这个道理,孩子是谁的,只有怀他生他的母亲才知道,我的牛牛除了你牛得宝,不会是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的孩子,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亲子鉴定只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瞿凤霞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可是,毕竟鉴定结果还没出来,你咋就如此厚颜无耻地到我家里来了呢?”马到成觉得自己有点招架不住这个完全不知道廉耻的女人了,只能这样苍白无力地回应说。

    “唉,没办法,本来也想等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再名正言顺地带孩子到这里来呢,可是刚刚抱着孩子去见老爷子,老爷子见了牛牛,居然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还说看牛牛的眉眼模样,还真跟牛得宝小时候一模一样呢,就好像一下子找到了失散已久的孙子一样,喜欢得不得了!

    “我当时还不信,问老爷子,这孩子跟牛得宝的小时候有那么像吗?老爷子就说,我骗你干啥,不信我拿牛得宝的周岁照片给你看——可是老爷子找了半天没找到,才想起来,说是牛得宝的百日照片和周岁照片都被牛得宝给要回去,放在家里的相册里了……

    “我听了就说,真想马上就看到牛得宝的这些照片,看看跟牛牛是不是一模一样呢,老爷子听了就说,那你直接去牛得宝家,跟他要来看看就知道我没骗你了——这不,我就听了老爷子的话,带着孩子来这里看照片,顺便来认爹认家门来了嘛……”

    瞿凤霞居然说出了这样的理由,来解释她和孩子为啥成了不速之客……

    听瞿凤霞打着老爷子的旗号说事儿,尤其是老爷子说这个叫“牛牛”的孩子长得特别像牛得宝婴孩的时候,马到成的心里还真是咯噔一下:老爷子可别一时糊涂,被这个瞿凤霞给弄得混了头脑,连亲子鉴定都不做了,单凭这个孩子长得像牛得宝,就直接认下了吧!

    而美仑听瞿凤霞这样说,刚刚建立起来的那份儿自信也忽然间动摇了,别的美仑还都没在意,关键是听瞿凤霞说:老爷子特别喜欢这个牛牛是因为长得特别像牛得宝的小时候!美仑这才去仔细观瞧瞿凤霞怀里抱的那个故意取名叫“牛牛”的孩子,天哪,一下子想起来牛得宝相册里那些他婴孩时期的照片,眉眼脸轮神态发际真的十分相像啊!

    不好,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念头瞬间从美仑的心头迸发出来——这个孩子十有**真是牛得宝的种啊!而此时此刻,真的牛得宝早已不在人世,那就意味着,这个孩子是牛得宝留下来的唯一血脉了呀!

    一旦意识到这一点,美仑之前的高兴心情一扫而光,荡然无存,虽然知道亲子鉴定的结果肯定会证明这个孩子不是牛得宝的骨肉,但实际上,却真是牛得宝生前稀里糊涂留下的唯一根苗,也是牛家最正宗的血脉后人呀!

    美仑忽然觉得眼前发黑,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孩子了,之前只庆幸亲子鉴定的结果会胜券在握,可以彻底摆脱瞿凤霞的纠缠,然后,真正面对牛得宝死后留下的唯一根苗的时候,美仑居然觉得自己期盼的稳操胜券的结果是多么的无情和荒谬——假如亲子鉴定证明不是牛得宝的血亲,也就宣判了这个孩子跟牛家彻底没有了关系,这个孩子的命运也就会一落千丈,在瞿凤霞这样一个女人的手里,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将来是否能长大成人,都令人无法想象啊!

    美仑的心思一下子再度跌入到了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瞿凤霞一看美仑如此表现,觉得自己亮出老爷子果然占了上风,竟如入无人之境地登堂入室,进到了客厅,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瞄见了餐桌上丰盛的午餐,马上嚷嚷说:“哎呀牛牛,咱们回家了,饿了吧,快跟妈妈一起去吃饭吧,妈妈吃饱了,也好有奶水给牛牛吃呀!”说完,没用任何人的邀请和答应,径直到了餐桌上,见到想吃的,就来了个风卷残云,好像已经饿了三天三夜,可算见到了食物一样,毫无吃相可言……

    “喂,你还有没有脸皮呀,咋到了别人家,主人还没同意呢,咋就端人家的饭碗子呢,还有没有廉耻了呀!”美奂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过来指着瞿凤霞的鼻子直接叫骂!

    “我不要脸?我没廉耻?我是带孩子回他爹家来吃饭了,天经地义理所应当,你算哪根葱哪头蒜呀,管到老娘的头上来了!”瞿凤霞完全不理会美奂对她的攻击,该吃吃,该喝喝……

    “这是我姐和我姐夫的家,我也是这家的一份子,见到你这样厚颜无耻卑鄙刁蛮的女人不可能不闻不问!”美奂一看对方如此气焰嚣张,双手叉腰,拉出一副要与之血战到底的架势……

    马到成看见这样的情景,觉得场面有点失控,一时还真没太好的办法来平息局势,只能干着急使不上劲,不知道这个瞿凤霞到底要在这里闹出什么花样来才肯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