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0章:一语破天机

    “去你的,别揶揄我了好不好,我哪里有什么冰雪聪明啊!绝对是当局者迷,完全被瞿凤霞的所作所为给气糊涂了,完全在那个氛围中无法自拔……还好,现在被你点破了天机还不晚,不然的话,我真连活下去的心思都没有了……”美仑说出了自己到底压抑到了什么程度。

    “记住了,只要有我马到成在,就应该没有破解不了的难题……”马到成看到美仑被点破之后一下子放松的样子,颇有成就感,就这样来了一句。

    “嗯,看出来了,你这家伙的确是我的福星,总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美仑还真是发自内心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只要你能满意我,我就愿意永远做你的福星……”马到成趁机卖乖。

    “现在哪里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呀……”美仑却拿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给马到成看。

    “这话啥意思呀?”

    “这还听不出来?”

    “听不出来……”

    “听不出来就慢慢琢磨吧……”

    “就凭我,还能听不出来?”马到成哪里会在这样的时候认输呢。

    “你听出啥来了?”美仑大概就喜欢马到成跟这样“耍赖皮”,之前跟牛得宝在一起的时候,早已没有这样的“打情骂俏”了,似乎在这个家伙的身上,又找到了当年与牛得宝新婚燕尔的时候,那种“热恋”的感觉!

    “你的意思一定是说,咱俩已经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了,所以,愿意不愿的也得永远在一起了……”马到成当然猜到到了美仑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只不过跟她玩了一些语言游戏而已,这样才显得更有趣嘛。

    “算你聪明,让你猜对了……”美仑一听马到成真的猜到了自己想说的意思,打心里往外开始喜欢这个冒牌的牛得宝了,仿佛牛得宝真的复活并且脱胎换骨成了一个令她信赖甚至仰慕的一个好男人了……

    回到家里,美仑的心情好极了,就好像被瞿凤霞翻过去的天,转瞬又被马到成的一个点拨给翻回来了一样,那种一下子卸下沉重的包袱,豁然开朗,神清气爽的感觉,居然让美仑哼起了小曲: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们好喜欢……

    “姐咋这么高兴呢?”美奂在家里候了很久了,看见姐姐姐夫回来了,马上出来迎接,原本还是想直接扑到姐夫身上的,但听见姐姐特别反常地哼起了小曲儿,就这样奇怪地问了一句。

    “姐开心呗……”美仑还是沉浸在那种无法掩饰的心旷神怡中。

    “姐为啥开心呀?”美奂这样问的时候,却用眼睛到马到成的眼睛里去找答案。

    “姐去弄吃的,问你姐夫去!”美仑此刻的心理是,自己的身子来了大姨妈,没法让这个“功勋卓著”的姐夫舒坦,索性继续让妹妹款待他吧,就这样来了一句。

    “姐姐这是怎么了,究竟遇到什么开心的事儿了呀!”美奂还从来没见过姐姐这么高兴,也从来没见过姐姐对自己是这样的态度,就继续追问道。

    “不是跟你说了嘛,姐现在忙,去问你姐夫吧……”美仑其实就是要在这样的时候,用妹妹去奖励这个功不可没的姐夫,所以,还坚持她的想法。

    美奂被姐姐这么一说,胃口吊得更高了,赶紧跑到了马到成的跟前,两手直接揽住了他的脖子,嘟着嘴问道:“姐姐和姐夫是不是好上了呀,不然姐姐咋这么开心呢?”

    “哎呀,这个我可说不清,还是去问你姐姐吧……”马到成心知肚明美仑是什么意思,但却成心要“玩弄”一下不明真相的美奂,似乎这样才好玩儿。

    “干嘛呀姐夫,我问姐姐为啥高兴,她说让我来问姐夫,可是来问姐夫了,姐夫又说要去问姐姐,你们俩一定有事儿了,不然的话,咋都不敢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让姐姐从来都没这么开心过呢!”美奂有点急眼了。

    “难道你姐姐开心了,你就不高兴了?”马到成却还要继续玩下去。

    “不是啊,人家是想知道姐姐为啥突然变得这么开心了……”美奂有点急了。

    “这样吧,你让我一个人单独呆上个把小时,我就告诉你实情!”马到成想试试美奂到底有多大的承受能力。

    “干嘛呀姐夫,人家在家里如隔三秋好不容易等回了姐夫,哪里还能再等个把小时呢,姐夫这是成心让人家煎熬死呀……”美奂这样说的时候,居然是一副眼泪巴嚓的神情了……

    “好好好,不让你再多等一秒钟了,跟我来吧,我把什么都告诉你……”马到成边说,边带着“不明真相被蒙在鼓里”的美奂,上到三楼她的闺房去,将今天发生的戏剧性故事,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天哪,这个女人也太卑鄙了吧!”听完瞿凤霞的“事迹”美奂马上给出来了这样的斥责!

    “是啊,当时把你姐都给气坏了,还好,后来我提醒你姐,她的阴谋诡计根本就实现不了,因为牛得宝已经不在人世了,她想要的亲子鉴定结果肯定会大失所望的!”马到成进一步解释说。

    “现在看,牛得宝死掉还就对了,不然的话,我姐和我还真就遭殃了,因为这个孩子,那个女人肯定耀武扬威地骑在我和我姐的头上拉屎撒尿的,我和我姐哪里受得了那份儿窝囊气呀!现在好了,有了你这样一个新姐夫,牛得宝之前欠下的所有罪孽就都一笔勾销了,瞿凤霞这样的女人精心谋划的所有阴谋诡计也都一下子破产了,哈哈!”美奂也跟着开心起来。

    “是啊,她肯定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了……不过,我总觉得她即便失败了,也不会善罢甘休的……”据马到成的观察,这个瞿凤霞绝不是个善茬子,一旦她知道了亲子鉴定的结果,一定暴跳如雷打死都不信,到了那个时候,恼羞成怒的她,指不定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只要亲子鉴定结果出来,跟姐夫没有一毛钱关系,她还有啥说的,还不乖乖地带着孩子从此销声匿迹?”美奂想到的是这样的结果。

    “她那个性格的人,才不会认赌服输呢,何况,她生的那个孩子,极有可能真是牛得宝的孩子,所以,她死活都不会相信亲子鉴定结果的……”马到成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了。

    “哎呀,那咋办呀!”美奂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件事儿并非就这样完结了。

    “谁知道呢,走一步看一步吧,谁都无法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像今天我跟你姐带着唐小鸥到老爷子那里去,本来是揭发瞿凤霞卑劣行径的,反倒被她抛出的撒手锏给弄了个措手不及……”马到成一想起今天戏剧性的逆转,似乎还心有余悸。

    “还是那句话,牛得宝还真就死对了,换成了你这个新姐夫,也才让我姐心里托底了,还有,也让我得到了真正想要的男人……”美奂却再次这样强调她的看法。

    “但愿接下来,我们还有胜券在握吧……”马到成似乎预感到,未来的结局不容乐观。

    “我觉得姐夫肯定行,我就是看好姐夫……”美奂却揽住了马到成的脖子,边妩媚地亲昵,边这样发自内心地说……

    而此刻,美仑的心情还是空前绝后地好,边哼小曲边给大家弄好了午餐,摆上桌之后,才喊美奂和马到成下来共进午餐……

    “姐呀,姐夫把什么都告诉我了,真为姐姐庆幸呢!”美奂知道了全部真相,到了餐桌上,刚刚坐下,就这样对美仑说。

    “托你姐夫的福,姐姐才逃过了这一劫!”美仑这样说的时候,深情地忘了马到成一眼。

    “姐姐说的是哪个姐夫呀!是那个死姐夫还是他这个活姐夫呀!”由于刚刚跟马到成有过那样的对话,所以,美奂才口无遮拦地这样问道。

    “两个都托!缺一不可!”美仑听了,居然不气不恼,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姐姐说的太好了,这下咱们可就再也没什么可怕的了……”美奂立即没心没肺地这样说道。

    “但愿吧,但愿那个瞿凤霞知道了结果不至于发疯,回头跟姐姐来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美仑也预感到了这些,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她高兴的心情。

    “姐你放心吧,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她再嚣张,也不至于明火执仗地跟姐姐拼个你死我活吧……”美奂总是把事情往最好最简单上想。

    “谁知道呢,狗急了还跳墙,蚯蚓急了还咬人呢!何况她见到了鉴定结果知道什么都失去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虽然美仑已经预感到了未来还有一场恶斗,但因为心里有了那个“底”所以,并没因此坏掉大好的心情……

    “哎呀,那咱们赶紧想出个万全的对策吧!”美奂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了……

    “啥办法都不用想,只要鉴定结果出来,那个孩子不是你姐夫的,也就什么都不在话下了……”美仑的意思是,只要那个孩子不是现在这个姐夫的,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正说道这里,门铃突然响了……

    “能是谁呢?”三个人的头顶好像同时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应该是唐小鸥吧……我去看看……”

    马到成打开房门定睛一看,下巴差点惊掉了:“天哪,怎么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