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9章:绝对不可能

    “住手,你们再这样闹下去,我就报警啦!”郭院长还从来没见过自己的下属在自己的面前如此乱作一团,居然放下架子,站到一个凳子上,振臂高呼道!

    “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怕,今天我非弄死这个小狐狸精不可!”瞿凤霞破马张飞不管不顾地继续对唐小鸥肆意攻击!

    “瞿凤霞,你注意点形象好不好!”郭院长一看光是呼喊镇不住对方了,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下来,冲过去,直接拉住了情绪无比激动的瞿凤霞,这样说道。

    “别跟我这里装正人君子,一定是你们串通好了沆瀣一气坑我的!”瞿凤霞使劲儿甩开郭院长的手,连他也一起臭骂起来。

    “瞿凤霞,你太不像话了,唐小鸥担任新的护士长不是她自己搞的名堂,也不是院里的决定,而是牛爷钦点她来担任的!”郭院长的脸上有点挂不住,马上这样强调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瞿凤霞一听,郭院长把责任推卸到了牛旺天的身上,她当然不信了,刚刚从牛旺天的特殊病房里出来,从他的表现看,差不多已经认下老娘生出的牛家的孩子是他孙子了,咋眨眼的工夫,就从背后砍了老娘一刀呢?这不可能,这一定是姓郭的假传圣旨!一定是!

    “不信你自己问牛爷去呀,这样的人事变动,不是牛爷发话,谁做的了这个主啊!”郭院长马上说出了谁都认可的实情。

    “好啊,你们等着,我这就找牛爷对质去,假如不是牛爷的意思,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们!”瞿凤霞说完,从一个年轻护士的怀里抢回她一直嗷嗷乱叫的孩子,就直接闯入了刚刚休息下来的牛旺天的特殊病房!

    面对怀里抱着哇哇乱叫的孩子、怒气冲冲闯进来的瞿凤霞,听了她说的“凭什么撤了我的护士长职务?必须给我个说法!”,牛旺天居然一下子笑了起来……

    “那我问你,你能确定怀里抱的孩子百分之百是牛得宝的种吗?”牛旺天不直接回答瞿凤霞的问题,反倒这样问了个似乎毫不相干的问题。

    “当然能确定啊,有半点虚假天打五雷轰让我不得好死!”瞿凤霞当然笃信自己生的孩子百分之百是牛得宝的种子了。

    “既然你如此肯定你怀里的孩子是牛家的后人,还在乎那个小小的护士长职位?”原来牛旺天是这样扣题解答瞿凤霞质疑的。

    “您是说,一旦证明了我的孩子真的牛家的后代,我就可以想坐什么职位就坐什么职位了?”瞿凤霞似乎听懂了牛旺天的意思。

    “你说呢?”牛旺天不直接回答,只这样反问。

    “是不是我想当牛家医院的院长您都会同意呀?”瞿凤霞的胃口还真不小!

    “你说呢?”牛旺天还是不直接承诺,而是这样反问。

    瞿凤霞全部的怒火瞬间熄灭——这扯不扯,原来老爷子是这样安排自己的呀!真是太草率太没城府太沉不住气太丢份子了……立即从一头暴怒的母狮子,变成了一只温柔的母山羊,嘴里不住地说着什么,将一直哭闹的孩子给哄得安静下来……

    “把孩子抱过来给我看看……”牛旺天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请求,可想而知,他对这个孩子充满了何等期待!

    “乖啊宝贝,快别哭了,让爷爷看看你,看看你像不像爷爷家的人呀……”瞿凤霞一听牛旺天要亲眼看看怀里的孩子,简直是喜出望外,立即边哄刚刚不哭但还在啜泣的婴孩,边这样说,边抱到了牛旺天的跟前……

    在回家的路上,马到成集中精力开车,副驾驶席上的美仑也一直一言不发,心里一定在不住地琢磨今天发生的事情,如此戏剧性的变化让她始料莫及,尤其是本该被严厉惩罚的瞿凤霞,居然抛出了这样一把撒手锏,让老爷子瞬间转变了对她的态度!

    不仅如此,还答应亲子鉴定后,要认下这个孩子,虽然也表示说这个孩子属于庶出不是嫡出,不会给瞿凤霞什么名分,可一旦认下了这个孩子,也就不会怠慢了孩子的母亲吧!

    而一旦瞿凤霞这样歹毒的女人得势的话,凭借她率先给牛得宝生出了儿子这一点,就会颐指气使闹出许多幺蛾子来——想到这里,美仑的心仿佛被揉碎了一样难受不堪……

    “你咋不开心呢?”马到成边开车边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美仑的神情,发现她愁眉不展很不高兴的样子,居然这样来了一句!

    “情况都变成这样了,有什么可开心的呢?”美仑还是头一回听马到成说话有点刺耳,就这样没好气地回应他说。

    “你到底担心什么呢?”马到成好像没在意美仑的情绪,继续保持他的乐观态度。

    “我担心什么难道你不知道?”美仑几乎就要发火了——你小子这是咋了呢?我为啥闹心难道你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马到成居然还承认知道!

    “那你咋还问我为啥不开心呢?”美仑立即这样诘问道。

    “因为你应该开心才对呀!”马到成居然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你咋还说这样的混账话呢!一旦让瞿凤霞这样的女人得逞,哪里还有我的好日子过呢?”美仑实在搞不懂,一向理解她和给她惊喜的马到成,这工夫居然说出了这样没脑子的话,很令她失望!

    “你觉得她会得逞吗?”马到成却从容不迫地这样回了一句……

    “当然会呀,亲子鉴定结果一出来,板上钉钉她生的是牛家的后人,这样的女人,还不一步登天,将所有的人统统都踩在脚下呀!”美仑最担心的都说出来了。

    “她做春秋大梦去吧!”马到成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你咋这么说呢?”美仑越发不懂马到成这话啥意思了。

    “因为鉴定结果我已经知道了呀!”马到成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还没鉴定呢,你咋就知道了呢?难道你有特异功能?”美仑真的看不透这个冒牌的牛得宝了……

    “特异功能没有,但我已经完全知道结果了……”马到成还是这样肯定地说。

    “结果是啥?”美仑当然不信,才会这样问。

    “结果就是瞿凤霞竹篮子打水,白忙活一场呗!”马到成说出了最终的结果。

    “你凭啥这样说呀,我看她的样子,好像真是怀上了牛得宝的种呢!”美仑还被这件事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对呀,我也承认这一点呀!”马到成居然还承认美仑说的话。

    “那你咋还说她会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呢?”美仑觉得马到成说话有点自相矛盾。

    “这还用我说吗,答案你自己已经说过了呀!”马到成却这样来了一句。

    “我什么时候说答案了?”美仑一下子懵懂了,完全没觉得自己什么时候说出过什么可以作为答案的话呀,他咋这样说呢?

    “你刚说的呀……”马到成还试图提醒美仑。

    “我说什么了?”美仑完全蒙在鼓里的感觉。

    “你说瞿凤霞的表现真像是生出了牛得宝的孩子呀!”马到成强调这句话。

    “这算什么答案呢?”美仑还是没懂马到成到底是啥意思。

    “你再仔细想想……”

    “我想不明白!”

    “真的想不明白?”马到成有点成心逗弄美仑的嫌疑。

    “真的想不明白!”美仑身心疲惫,已经到了大脑空白没法思考的感觉了。

    “算了,还我来点破你吧——孩子也许真的是牛得宝的种,可是今天面对这场亲子鉴定的却换成了我这个假牛得宝马到成,你说,答案是不是已经有了!”马到成的意思是,之所以说瞿凤霞的白忙活一场,根本原因就是,她现在认定的跟她儿子做亲子鉴定的人,早已暗度陈仓地狸猫换太子了,这样的话,哪里还能鉴定出她想要的结果呢?

    “等等,我咋一下子晕乎了呢?”美仑居然一时转不过这个弯儿来。

    “这有什么好晕的,假如牛得宝还活着的话,这个亲子鉴定百分之百让瞿凤霞得逞了,可是现在呢……”马到成再次掰开了现实给美仑看。

    “天哪,天哪,天哪……”美仑像是突然被马到成醍醐灌顶,瞬间豁然开朗,一下子从那种无形的重压中,瞬间释放出来,终于懂了马到成是什么意思!

    “这回明白我为什么知道答案了吧!”马到成这才觉得对方彻底明白了他的意思。

    “哎呀你个大坏蛋,为啥不早点点破我呀,害得我这个担惊受怕呀!”美仑这样说的时候,一拳打在了正开车的马到成的肩膀上……

    “我以为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这样冰雪聪明的女人应该早就知道了呢!”

    马到成被美仑这一打,感觉到了某种特殊的氛围,这样的捶打应该都发生在感情好到一定程度的男女或者夫妻之间吧,现在终于在自己的身上体验到了,顿时一阵酥麻传遍全身……

    还有从美仑的嘴里骂出的那句“大坏蛋”听起来是那么的悦耳动听,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将这个“大坏蛋”变成了“死鬼”之类的,那就说明彻底跟她是夫妻了!

    看来,可以套用先辈的那句老话了:YY尚未成功,老子仍需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