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8章:嗷嗷叫

    “可是……我能胜任吗?”唐小鸥完全想不到,宝哥哥会在老爷子面前一下子给了自己这么一个连做梦都没敢想过的职位,相当于咸鱼翻身,大有一步登天的感觉,头都有点发晕,就这样怯生生地问了一句。

    “有什么不能胜任的,只要你有一颗善良正派、坦诚公允的心,就没有做不好的事情……”马到成马上这样安慰诚惶诚恐受宠若惊的唐小鸥。

    “还有,若是她找我麻烦咋办呀!”唐小鸥还是对瞿凤霞心有余悸,不知道日后如何与之相处相对……

    “她现在哪里有闲工夫找你麻烦呀,她现在的头等大事是如何尽快证明她生出的孩子是牛家的后人,是我牛得宝的种——你就放心吧,遇到什么麻烦只管找我来帮你解决好了!”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两只眼睛直盯盯地看着信心逐渐上升的唐小鸥,传递出去的信息,似乎远远大于他语言表达出的内容……

    “那好吧,那我努力把这个护士长做得更好吧……”唐小鸥从她的宝哥哥的眼神里似乎看到了超乎寻常的信任和鼓励,马上挺胸抬头,鼓足勇气,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这个时候,院长郭常庚亲自到了牛旺天的病房,马到成一眼望去,还真有个院长的样子——具体为什么觉得他很“像个”院长,马到成也说不清,反正藏他的长相气质和举动上,觉得他应该就是一院之长。

    “瞿凤霞目前有要务缠身,所以,免去她护士长的职务,任命唐小鸥接替她担任护士长,郭院长没什么意见吧!”牛旺天见到郭常庚开门见山,直接说出了找他来的目的。

    “没意见没意见,小唐平时表现优异,业务人品还有群众基础都不错,相信她一定能胜任的……”郭院长虽然满口答应,但绝不是点头哈腰的那种,而是把接受的理由说得有理有据十分充分。

    “她很年轻,还需要郭院长多多帮助提携……”牛旺天居然还这样叮嘱了一句。

    “那是那是,这个牛老只管放心,我这就带她去交接业务……”郭院长似乎一下子懂了牛旺天如此叮嘱关照这个普普通通的年轻护士,一定是她跟牛家有了特殊的关系,至于什么关系,无需打探更无需过问,只管接受安排才是明智的选择……

    “那好,你们请吧……”

    唐小鸥真有点适应不了这么迅速的变化,早上来的时候,还一心把火地想着如何应对揭发瞿凤霞之后要面临的种种困境呢,后来突然逆转,瞿凤霞居然生出了宝哥哥的孩子,也就将追究她责任的事儿抛到了九霄云外,害得她提心吊胆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个什么下场呢……

    哪成想,末了却是一步登天,成了新任的护士长,不但是牛旺天亲自任命,还要劳烦院长亲自来接她去交接业务,唐小鸥跟随郭常庚离开牛旺天病房的时候,用万分感激的目光去看她的宝哥哥——没有他在牛旺天面前提出了这样的建议,指不定自己是个什么下场呢,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满心的爱戴油然而生,眼神中,自然充满了一往情深……

    牛旺天的病房里,只剩下马到成和徐美仑两个人的时候,牛旺天对他们俩说:“到我跟前来,我有话跟你们俩说……”看见他们俩都到了他跟前,才接着说:“是不是心里有什么想不开的呀?”

    “没有啊老爸……”马到成马上这样回应说。

    “我没问你!”牛旺天却直接打脸地反驳他。

    “我也没有……”美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脸色还是一片阴沉……

    “不可能没有——不过请你放心,即便是亲子鉴定证明这个瞿凤霞生出的孩子是牛得宝的种,那也只能算是庶出,不是嫡生,换句话说,真的是牛家的种,孩子可以认下,但孩子的母亲别想获得什么名分——我说的意思你懂了吧……”牛旺天居然用最古老传统的观念来编排徐美仑和瞿凤霞在牛家的地位安排,以此来表明他的态度,和安慰这个心里一定十分复杂难受的二儿媳妇……

    “我懂了……”美仑听了牛旺天的话,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什么庶出嫡出的,只要亲子鉴定出来是牛得宝的种,自己在牛家的地位肯定一落千丈,但这样的心理哪能表现出来呢,只能说自己听懂了。

    “懂了就好,虽然现在突然冒出这样一档子事儿来,似乎我牛旺天已经有了宝贝孙子,可是我还是巴望着你们俩能早点亲自给我生个一男半女的,也让我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你们俩给我生出的孙子,也好让我撒手人寰的时候,不至于死不瞑目……”牛旺天又表明了这层意思,还是希望牛得宝和原配夫人能生出个“正宗”的孙子来!

    “老爸,我和美仑一定加倍努力实现您老这个愿望的……”马到成何尝看不出美仑此时此刻的心情呢,但碍于诸多方面的原因,他也只能这样回应牛旺天了。

    “试管婴儿怕是不靠谱了,你们俩是不是再想点别的辙呀……”牛旺天再次提及了关于美仑如何能尽快怀上孩子的话题。

    “我们……”马到成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牛旺天了,看了一眼低头顺目想心事的美仑,欲言又止……

    “这样吧,我知道有个杨半仙,对各种疑难杂症都有神奇的妙方,你们俩不妨去找找他,看看能不能尽快让美仑怀上孩子!”牛旺天却直接提出了一个人选,让牛得宝和儿媳去试试。

    “杨半仙是谁呀?”马到成对这个名字当然陌生。

    “就是杨水花她爹!”美仑小声这样解释说。

    “美仑可能对这个人有些反感,不过,去年我犯了一个毛病,什么医院都看过了,什么好药都吃过了,就是不见好,可是,杨半仙的一副药服下,第二天就见效了,你说他是不是个半仙?”牛旺天明显感觉到,二儿媳妇对他提议求医的这个杨半仙有些反感,所以,马上这样解释说。

    “这样吧老爸,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和美仑都有些身心疲惫,等过了这阵子,等我们缓一缓再说也不迟吧……”马到成看出了美仑的抵触情绪,也知道她此刻糟糕透顶的心情,再加上她这两天大姨妈的折磨,也就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牛旺天还一定要个具体时限。

    “至少等到今天大家都期待的亲子鉴定出来结果再说吧……”马到成想了想,就给出了这样一个大概的时间。

    “这也就是一两天的事儿!”牛旺天笃信副院长黄幼祥说的话,加急办理的话,一两天就能出结果。

    “难道老爸一两天都等不及了吗?”马到成立即笑呵呵地这样反问道。

    “如果就是一两天的话,老爸还可以等……”牛旺天一听,可不是嘛,既然一两天就有结果了,那就等结果出来,尘埃落定,大家的心都落了地,再去做别的才会心里踏实吧。

    “那好,老爸是不是也有点身心疲惫了,我们这就回去等了,老爸也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休息吧……”其实,马到成是看见美仑已经疲惫不堪到了极限的样子,才这样提议说。

    “也好,你们先回去吧,有什么情况,只管从特殊通道来见我好了……”牛旺天再次给了二儿子和二儿媳这样一个特殊的待遇。

    “知道了老爸,我们走了,拜拜!”马到成说完,立即搀扶起美仑,走出了牛旺天的病房,先到副院长黄幼祥那里,让护士采集了足够量的血液还有口腔里的拭子样本,然后,才到了特殊通道的电梯,步入其中,上了那辆胭脂红的宝马X6,等待电梯到了一楼,门开了,马到成才发动引擎,将车子开离了旺天大厦,直接开上了回家的路……

    马到成和美仑离开牛旺天的病房没多久,瞿凤霞居然气呼呼地闯了进来!

    “凭什么撤了我的护士长职务?必须给我个说法!”瞿凤霞像是一头母狮子受到了侵害之后做出的暴怒反应,劈头盖脸就这样责问牛旺天说。

    原来,瞿凤霞按照副院长黄幼祥的安排抱着那个婴孩采集完血样和拭子之后,正要带着孩子到护士长办公室去向大家展示她的“胜利成果”呢,却看见院长郭常庚正在众人面前宣布一件事,凑近了才听清楚,原来才屁大个工夫,转眼就让那个唐小鸥当了护士长!

    她成了护士长,那老娘干啥去了呢?

    立即冲过去质问郭院长说:“这是搞什么名堂?为啥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把我给撤了,让这个小狐狸精替代了我的位置!”

    “瞿凤霞,你听我给你解释!”郭院长完全想不到,这件事情会如此强烈地刺激到瞿凤霞的肺管子,让她如此不顾形象,歇斯底里……

    “我不听!原本还怀疑是不是她告发了我,现在我肯定就是她了!原来是觊觎老娘这个位置了!你早说呀,何必背后捅刀子到牛爷那里去告老娘呢!老娘今天跟你拼了!”瞿凤霞说完,丢下那个嗷嗷叫的孩子,就扑过去开始抓挠唐小鸥了……

    场面失控,在场的护士们纷纷尖叫逃离,现场顿时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