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7章:直盯盯

    “你懂什么……”牛得才想的是大局。

    “我不懂,请你告诉我,为什么还要等!”瞿凤霞却要刨根问底。

    “具体情况我不能告诉你,但有一点,假如老爷子只剩下我这一个儿子了,你觉得,他的全部财富会给谁呢?”牛得才没明说,但暗示的内容昭然若揭。

    “当然是——天哪,你要做掉牛得宝啊!”瞿凤霞一下子反应过来是这个意思,惊得目瞪口呆——难道你们兄弟之间还能相互残杀?

    “不是我要做掉他……”牛得才却又这样说。

    “还有谁呀?”瞿凤霞似乎更加惊愕了。

    “就是我的那两个孽障小兔崽子呀!”牛得才居然将牛欢牛畅如此轻易地出卖了。

    “你不是说他们俩不是牛家的种吗?他们俩跟着掺和啥呀!”瞿凤霞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他们现在还不明真相,以为真的是牛家的血脉呢,所以,借用他们俩的手,铲除牛得宝之后,回头他们俩因为不是牛家的后人,也都是白忙活一场,只有你生出的这个宝贝疙瘩,才是正宗的,经得起任何考验的牛家后人——你说,到了那个时候,牛家的百亿身家最终会落在谁的手里呢?”原来牛得才的心里琢磨的是这样一条获得牛家全部财富的途径!

    听了牛得才这样的圈拢,瞿凤霞才一直忍耐着,直到昨天牛得宝被牛旺天逼迫强行取精要做什么试管婴儿,瞿凤霞一下子就慌了……

    老娘含辛茹苦怀胎十月生下了牛家的孙子,目的就是不想让别人获得将来牛家财富的继承权,哪里还会让牛得宝跟他老婆再生出孩子来呢?

    要生也行,弄个别人的种子埋在牛得宝媳妇儿的土壤里,将来即便生出儿子来,也会在必要的时候,予以揭穿,让他们白忙活一场!让他们在亲子鉴定之后,全都傻眼!

    心里这样想着,马上悄悄给牛得才打了电话,说了具体情况,牛得才想都没想,直接同意了瞿凤霞的想法,还说要暗中帮助她……

    就这样,瞿凤霞丢掉了从唐小鸥手里截获的那个粉红色的套子,回到她的办公室,就顺手丢到了垃圾桶,转而,带上一只崭新的套子,就去了副院长黄幼祥的办公室,略施小计,就令其就范,一阵“桌震”之后,就获得了她想要的种子,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居然被人给发现了,第二天居然被牛旺天给叫到他的特殊病房里,要来个当面对质!

    情急之下,瞿凤霞在没跟牛得才商量的前提下,悄然拨通了牛得才的手机,然后,开始面对牛旺天一系列的盘问,以及被逼无奈,说出来了她利用卑鄙手段生出牛家后人的惊天秘密,才引发出了后来的这些故事……

    而事情刚刚因为各方达成了一致,平息下来,瞿凤霞要到母婴哺乳室去抱那个婴儿的时候,半路被牛得才给“劫持”到了一个房间里,才有了刚才那些对话……

    “谁知道亲子鉴定的结果呀,现在高兴还为时过早吧!”瞿凤霞心里还是不很托底的样子。

    “你敢对天发誓,怀上孩子的那些天里,绝对没跟别的男人有过关系吗?”牛得才这样确认道。

    “除了你,肯定没有别人呀,而你,不是绝对不能生嘛,所以,我敢肯定,一定是牛得宝的种!”瞿凤霞实话实说地这样回应说。

    “这就好,这样咱们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只等亲子鉴定的报告出来,看看老东西会如何处置吧……”牛得才就想等鉴定结果出来再看效果来了。

    “牛旺天和牛得宝都答应了,只要亲子鉴定是牛得宝的种,他们就认下这个孩子的,也是我当时威胁他们说,假如鉴定完毕是牛家的孩子他们还不认的话,那我就做掉这个孩子!他们也就马上答应认下这个孩子了……”瞿凤霞这样说,好像心里基本上托底了。

    “只要能认下,牛得宝可就没好日子过喽……”牛得才这样幸灾乐祸地说。

    “他有儿子了,咋还没好日子过了呢?”瞿凤霞却不解牛得才为什么会以此特别高兴。

    “你想啊,他的那个中看不中用的媳妇徐美仑心里会好受吗?心里不平衡就会跟牛得宝吃醋翻脸吵架,而这个时候,正好趁虚而入,做掉他们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被警方怀疑他们有谋害对方的动机,到了那个时候,可就又有好戏看了……”牛得才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我可不想你因此滥杀无辜,只要牛旺天和牛得宝认下这个孩子我就知足了……”在人命关天这个问题上,瞿凤霞还是露出了相对善良的一面。

    “难道你不想让你儿子继承牛家全部的财富?”牛得才这样反问道。

    “他到目前为止应该算是唯一孙子辈的骨血了吧,既然是这样,我们还用滥杀无辜积累罪孽吗?”瞿凤霞心里是这样盘算的。

    “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妇人之见!”牛得才似乎没法跟瞿凤霞在一个频道上。

    “反正我不想让你再做那些伤天害理的勾当了,也该为这个孩子多积点德了……”瞿凤霞居然还要积德行善!

    “好好好,我今后再做什么都不用你参与更是不用你管了,你只管养好你的孩子,将来让他成为牛家唯一孙子辈的继承人吧……”牛得才似乎不想再多跟瞿凤霞说什么了,对于他来说,瞿凤霞和那个孩子只不过是他下的一盘大棋中的两枚棋子一样,没必要老子想干什么都跟她商量,获得她的理解,所以,也就这样安抚对方说……

    看见副院长黄幼祥和女护士长瞿凤霞都从牛旺天的病房出去了,马到成马上去到了屏风后边,对美仑和唐小鸥说:“好了,你们俩都出来吧……”

    “宝哥哥,我可咋办呀!”边往外走,唐小鸥边愁眉苦脸地这样问道。

    “什么怎么办?”马到成一时没懂唐小鸥此刻担忧的是什么。

    “她是没料到事情出现了这样的大逆转,怕瞿凤霞知道是她告的密,回头给她小鞋穿,甚至会……”美仑虽然也对刚才突然出现的戏剧性变化感觉不适应,但还是耐心地帮唐小鸥解释她为什么会如此担惊受怕。

    “哎呀,这还真是个问题……”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已经跟美仑和唐小鸥一起回到了屏风外,站在了老爷子牛旺天的面前:“老爸说该咋办吧……”马到成心说,这样的事儿,必须牛旺天给个说法才能解决吧,就直接这样问牛旺天说。

    “你说该咋办?”牛旺天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也知道这个年轻护士在担心什么,可是,当牛得宝问他该咋处理的时候,他却将皮球踢了回来。

    “老爸真的让我说?”马到成似乎等的就是牛旺天这样反问自己。

    “那是当然啊,你说咋办老爸就咋办……”牛旺天心说,老爸就是要趁机听听你遇到这样的问题该如何处置。

    “那我可真说了……”马到成还要再次确认,同时,也去看美仑一眼……

    “说吧说吧……”牛旺天再次确认就是要听牛得宝的意见。

    “我觉得吧,虽然事情突然逆转了,但唐小鸥嫉恶如仇见义勇为敢于揭发瞿凤霞卑劣行径的做法还是值得肯定、表扬和奖励的……”马到成也从美仑的眼神中,看到了肯定的目光——有啥你只管说好了,我也信任你!所以,马到成开口就表达了他心里的想法。

    “那你说具体咋奖励呢?”牛旺天觉得牛得宝说的在理,就这样问了一句。

    “我觉得吧,应该立即提拔唐小鸥当咱家医院的护士长!”马到成居然给出了这样一个出乎大家预料的建议。

    “她当了护士长,瞿凤霞干嘛去呢?”牛旺天听了牛得宝的提议,虽然没有瞠目结舌,但也提出了这样的具体问题。

    “老爸想啊,假如亲子鉴定结果出来,证实她是您孙子的母亲,您觉得,她还有必要辛辛苦苦地干这个护士长了吗?”马到成用了这样一个反问句,十分明朗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意图。

    “那若是鉴定结果出来,证实她生的不是你的种呢?”牛旺天将另外一种可能也摆出来,倒要听听牛得宝如何回答。

    “老爸想啊,假如她生的孩子不是我牛得宝的孩子,敢撒如此弥天大谎的女人,老爸还能让她当这个护士长吗?”马到成不假思索,立即给出了这样果断的回应。

    “说得对呀!得宝啊,你这次大难不死起死回生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牛旺天一听牛得宝的回答如此严谨到位且无懈可击,马上这样感慨地回了一句。

    “变成啥样了,不会让老爸失望了吧!”马到成的心却有点担忧了,不会是刚才自己太过武断,说出的话有什么不妥了吧?

    “正相反,老爸发现你现在说话办事的能力比之前强很多了,更成熟,更缜密,更有说服力和可操作性了——老爸喜欢你的进步和成长,继续保持发扬,永远都给老爸这样的惊喜,永远都别让老爸失望……”牛旺天对牛得宝的表现大加赞赏。

    “能得到老爸这样的肯定和鼓励,孩儿定当竭尽全力,再接再厉!”马到成一听,原来牛旺天对他的表现是持这样的态度,立马兴高采烈地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好,那就按你说的,我这就给院长打电话,直接让唐小鸥接替瞿凤霞,做咱家医院的护士长!”牛旺天还真是雷厉风行,直接拿起他的手机,就打通了院长郭常庚的手机……

    -----------------------------------------------------------------------------------------------

    亲,你的一个收藏一朵鲜花都是对俺莫大的鼓励,下手吧,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