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6章:命中率

    “是我!”完全步入了那个房间,瞿凤霞才听到拉她进来的人这样说。

    “吓死我了!”一听声音很熟悉,瞿凤霞才这样来了一句,转过身来,看见牛得才站在眼前,这样没好气地嗔怪埋怨道。

    “我真为你担心,事情发展到什么地步了?”牛得才却上前一步,拦腰抱住瞿凤霞这样说道。

    “我手机一直跟你保持通话状态,你应该全听到了吧!”瞿凤霞却不挣脱,就那么让牛得才抱着,这样回应说。

    “没在现场,总是不能知道全部……”原来牛得才早就跟瞿凤霞用手机的实时通话模式知道了现场发生了什么。

    “还能怎么样,老爷子是想认下这个孩子,可是你那个兄弟却提出了那么多的前提条件,还好,都被我一一应付过去了,现在他们答应做亲子鉴定了……而且是由黄幼祥负责……”瞿凤霞给出了这样的简要回应。

    “需要我配合什么你只管说话!”牛得才边说,边在瞿凤霞的耳后亲密地亲昵了一下。

    “千真万确是牛得宝的儿子,也就不用做什么手脚了,任何鉴定我都不怕,鉴定结果出来,保证百分之百是牛得宝的种,那样的话,我们的目的也就真正达到了!”瞿凤霞这样说,一语道破了原来她的行径都是受牛得才的指使!

    “是啊,谋划一两年了,终于见亮了……”牛得才一下子兴奋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徐美仑和马到成无论如何都不会知道,其实瞿凤霞通过那样的手段怀上牛得宝的孩子完全是牛得才与瞿凤霞勾连成奸想出的一个阴谋诡计……

    原来,真的像牛旺天猜想的那样,牛得才本人也一直认定一双儿女的确不是他亲生的,他心知肚明早在年轻的时候,因为吃喝嫖赌抽掏空弄坏了身子骨,所以,娶了老婆也是聋子的耳朵,摆设,根本就没法让老婆的肚子有动静!

    而且那事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法满足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老婆,结果,不但被戴了绿帽子,而且还怀上了娃儿,牛得才得知之后,非但没跟老婆大打出手,而且还兴高采烈地接受了这一现实……

    等到牛欢出生之后,居然还能像亲生儿子一样看待,这就导致老婆梅开二度,时隔一两年,再次给他怀上了别人的孩子,只是这次生出的是个女娃,居然更令他欣喜若狂——尼玛,谁说老子无后了,这不是儿女双全了吗!

    然而,随着一双儿女渐渐长大,牛得才越来越发现他们根本就不像自己,越是这样,他的心理就越是变态,居然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耳濡目染地教会了他们五毒俱全!

    直到他自身在香港欠下了太多赌资毒资,招惹了太多的仇家追杀,索性带着这对孩子的孩子潜入了大陆,几经周折,才找到了生身父亲牛旺天……只不过,他守口如瓶,从未提及过牛欢和牛畅的身世,还竭力隐瞒俩孩子,他并非是他们的亲生父亲……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加,牛得才越来越觉得孤独,明显感觉到,他无法驾驭这俩小孽种,可是他也搞过很多女人,却没一个能为他开枝散叶的,他也知道,可能这辈子都搞不出什么名堂来了,这样下去,再过些年,人到老年,可就什么抓挠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他遇到了一个知己,就是这个女护士长瞿凤霞,勾连成奸之后,就密谋如何才能获得牛家更多的家产。

    瞿凤霞先前还指望能跟牛得才生出个一男半女的,也好从此傍上牛家这棵大树,可是努力了很久,硬是没个动静,后来逼迫牛得才说了实话,才知道他根本就没那个能力了!

    瞿凤霞失望至极,就要跟牛得才分手,牛得才却急中生智,帮她想了一个好办法,假如能生出牛家二少爷的孩子,岂不是想要什么就来什么了吗?

    “你给我出这个主意,自己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当时的瞿凤霞完全不懂牛得才的意图——不是你的种,生出来与你何干!

    “我这辈子自作自受,注定孤独终老,我那俩个孩子迟早离我而去,到头来我什么都没得到,若是你能跟我同心同德,按照我刚才给你出的主意做,回头生下了真正牛家的孙子,得到了老爷子的认可,加上我的周旋,这个孩子注定会继承一大笔牛家的遗产,到那个时候,你我岂不是都获得了自己最想要的利益了吗?”牛得才的心里打的是这样的如意算盘。

    “说的是啊,别的不重要,只要是牛家的根苗就行啊……只是,我如何才能生出牛家二公子的孩子呢?”当时的瞿凤霞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能跟牛家年轻的二公子接触并且获得他的种子怀上他的孩子。

    “这个你听我的,我有办法……”

    “啥办法呀?”

    “你也听说了吧,牛得宝的老婆跟他结婚好几年都没生出个孩子来,究竟是谁有病,我这个当大伯子的也不好细问,但我可以圈拢牛得宝来家里的医院进行秘密检查,看看是不是他的毛病,假如不是的话,那就一定是他媳妇儿的毛病了……”牛得才老谋深算地说出来他的主意。

    “你是说,趁他来检查的时候,截获他的种子,然后……”瞿凤霞懂了牛得才的意思。

    “对,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一旦我生出了牛家二公子的儿子,可就一步登天成了牛家传宗接代的功臣了,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不怕我甩了你,直接跟牛得宝相好了呀?”瞿凤霞居然说出了这样的可能性。

    “都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假如你到了那个时候真的把老子给甩了,你也知道我在黑道上混迹了多少年,后果大不了是鱼死网破同归于尽呗!”牛得才马上不软不硬地这样威胁对方说。

    “你别吓唬我,我现在就不跟你做这样冒生命危险的勾当了……”瞿凤霞也反过来吓唬牛得才。

    “别别别,我都能给你出这样的好主意了,说明我对你有多好,只要咱俩齐心戮力,计划一旦实现,那未来可就是一片光明了!”牛得才怕的就是瞿凤霞不听他摆布,他也就没招儿应对牛旺天和牛得宝了,所以,赶紧这样连哄带骗地说。

    “那你说,一旦我生出了牛家的孩子,最终能得到多少牛家的财富?”瞿凤霞开始讨价还价了。

    “一个亿都是少的,十亿八亿都有可能,万一这个孩子被老爷子喜欢上了,还兴许牛家所有的财富都由这根独苗来继承呢——都说母以子贵,你是这个孩子的娘,你说你想要什么没有吧……”牛得才给出了这样的描述。

    “那好,那你就圈拢那个二公子尽快来医院做那方面的检查吧,我趁机实现咱们的计划……”当时的瞿凤霞心里想,一个亿都不用,给我一千万我就死心塌地个你干!

    “最好是在你排卵的那几天,命中率会高一些。”牛得才十分老练,连这个细节都想到了。

    “我是护士长,这方面最在行了,这几天正好就是我排卵的好日子,你马上就圈拢牛得宝来检查吧!”瞿凤霞似乎更在行。

    正是跟瞿凤霞有过这样的密谋,牛得才才主动找到了牛得宝,亲亲热热地称兄道弟之后,还苦口婆心地劝导他要尽早跟媳妇儿生出一男半女来让老爷子高兴。

    当时的牛得宝还真以为大哥关心他呢,居然听了他的劝,第二天就去了自家开的医院,请求检查一下自己的种子是否有问题。

    也正是那个时候,牛得宝见到了年轻貌美的年轻护士唐小鸥,在取精的过程中,令他心猿意马,也就跟唐小鸥有了很深的关系,只不过,他到死都不知道,那次检查是大哥牛得才与女护士长瞿凤霞设计的圈套,而且,还真的利用他的种子,完成了牛得才和瞿凤霞的阴谋诡计,转过月来,还真的怀上了孩子!

    尽管瞿凤霞的丈夫远在非洲且生死不明,但结了婚的她怀上了孩子谁都不足为奇,而且她给亲友的答复是,之前跟着一个旅游团去了趟南非,顺道去见了她的男人,所以,才怀上了这个孩子……

    一切都进展顺利,也都按照事先的计划在逐步实现,怀胎十月,一个特殊的婴儿呱呱坠地,瞿凤霞看见的居然不是一个活生生的婴儿,而是一个活生生的“金娃娃”这个地地道道的牛家骨血后代,就像一出生就注定是皇家血脉一样,将来指不定能给她带来多大的财富与荣耀呢!

    好几次,她都有冲动,直接抱着孩子给牛旺天看,假如他喜欢,就直接替孩子叫牛旺天爷爷,却都被牛得才给拦住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牛得才马上拦腰抱住了瞿凤霞来阻拦她。

    “那要等到猴年马月?”瞿凤霞却像等不及了一样。

    “就等到老爷子的遗嘱公证酒会之后吧……”牛得才透露出了这样的信息。

    “天哪,遗嘱都公证了,我和这个孩子还能捞着个屁呀!”瞿凤霞想象不出一旦牛旺天将他的财富用遗嘱公证的方式分割完毕之后,她这个还没浮出水面的牛家真正后人的女人和孩子还能否分到一杯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