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5章:何其毒

    “那好,那你现在可以说了……”马到成用那部美仑给到他手里的,牛得宝生前使用的高档手机调试到了录音功能,放在了瞿凤霞眼前的桌子上,这样对她说。

    “其实很简单,既然我已经给你生出了儿子,也就没必要再让你那个结婚六年都生不出一男半女的老婆费劲巴力地做什么试管婴儿了!”瞿凤霞还真是直言不讳,对自己的动机意图供认不讳。

    “所以,你就丢掉了我采集来的种子,转而去找副院长黄幼祥了?”牛得宝似乎想从对方口中套出更多的信息来作为日后的证据。

    “对呀,从他见到我的第一眼起,就整天惦记着我的身子,趁机给他一次,也算是给了他一直特别关照我的一个回应,只不过,各取所需,他得到了我的身子,我用套子得到了他的种子!”瞿凤霞还是实话实说。

    “可是万一这个不是牛家种子的试管婴儿真的培育成功,真的植入了我老婆的肚子里,怀胎十月生出来,你想过是什么严重后果吗?”马到成开始深入话题了。

    “别的我都管不了了,我只保证我生出的孩子,绝对是你牛得宝的种……”瞿凤霞并没发现对方的真正意图,所以,直接这样任性地回答说。

    “别怪我好奇,你去年春天得到了我的种子,是如何让你怀上孩子的呢?”马到成还要知道更多细节。

    “很简单啊,用注射器将你的种子给抽进去,然后,再注入到我的身体里,正好赶上我那几天排卵,也就真的怀上了呗……”瞿凤霞毫不设防,有啥说啥。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牛家人,你怀的是我的孩子,生出的是牛家的后代呢?”马到成的问题看似很平常,也很随便。

    “我已经说过了,我的男人去非洲生死不明,我一个人生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有个孩子哪怕是含辛茹苦也要把他养大成人,将来我老了,也算有个依靠——可是,想不到,今年你又来了,本打算我再次借用你的种子,如法炮制再生出一个来呢,可是我哪里还有养活第二个孩子的能力了呢?也就不假思索,丢掉了你采集来的种子,但又怕没法跟你们牛家交代,也就想出了借用副院长黄幼祥的种子冒名顶替的办法来……”瞿凤霞将她通过这样手段怀孕生子的根本原因都说了出来。

    “你知道你这样的做法意味着什么吗?”马到成想听听对方自己对这件事的性质如何看待。

    “我当时也没多想,只想糊弄过去再说……”瞿凤霞拿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来回答这个问题。

    “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承认你当时的想法有多么的卑鄙阴毒,为了保证你生出的孩子是牛家唯一的血脉,不惜任何手段来阻拦甚至灭杀其他生出牛家后代的可能性,甚至不惜偷梁换柱的卑鄙手段,借用别人的种子与我妻子的卵子结合,生出一个完全跟牛家不相干的孩子来,你不觉得你的用心何其毒也吗!”马到成趁机揭穿了对方这样做的恶劣性质到底是什么,也好直接录在手机里,留作将来铁的证据。

    “我承认我很卑鄙,但去年春天的时候我的想法却十分单纯,就是借用一下你这个二公子的种子,让自己生出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孩子来,可是昨天再次遇到去年的情况,我当时脑子有些混乱,没多想什么,也就稀里糊涂地那样做了,若不是今天我被这件事逼上了绝路,孩子的事儿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披露出来的……”瞿凤霞只想把这些行径归结到她的一时冲动,不假思索就这样做了……

    “好啦好啦,关于换精这个前提应该差不多了,现在该说你的第二个前提了吧……”牛旺天一直在听瞿凤霞与牛得宝的对话,觉得牛得宝问的深入细致,瞿凤霞回答的也不偷工减料,真相基本上大白了——很简单:一个女人阴差阳错生出了牛得宝的儿子,却利用工作之便想阻止牛得宝的妻子再生出牛家的孩子来,这大概可以归结到人类的本性,抑或是“宫斗”在民间的具体体现吧……

    所以,牛旺天觉得这件事大可以到此为止,既然大家把话都说在了当面,也就可以暂时搁置,转而办更重要的事情了……

    “我的第二个前提就是,想让我认下这个孩子可以,但必须做亲子鉴定!这个你不会不同意吧!”马到成一听老爷子发话阻止继续探讨第一个前提了,也就马上提出了事先想好的第二个前提。

    “这个我同意!我敢对天发誓这个孩子就是你牛得宝的种子,所以,做什么鉴定我都配合!只不过,鉴定的机构不能你们选……”瞿凤霞虽然同意亲子鉴定,但却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让你选鉴定机构也不公平吧——我倒有个主意,咱们各自写出三个信得过的鉴定机构,然后比对一下,重合的那个,就是我们共同选择的机构,这样行吧?”马到成想的还真是周到。

    “那要是三个都不重叠呢?”瞿凤霞提出了概率问题。

    “那就再来一次,现在这方面的鉴定机构不是很多吧,京城省城市里,总有重叠的时候吧……”马到成心说,哪里会有不重叠的现象呢,极有可能,双方写出来的都重叠了!

    “那好,我同意这个提议……”瞿凤霞仔细一想,可也是,一共才有几家权威的鉴定机构啊,一定会重叠的……

    “好了,既然话都说开了,也都达成了一致,那就开始实施吧!”牛旺天算是给了个总结发言……

    “我用手机已经查到了想要选择的鉴定机构,这就写出来!”瞿凤霞的手法还真是快,马上就找到了她理想的鉴定机构,在一张纸上写出了机构的名字……

    “我也查到了……”马到成不甘示弱,也用手机上网搜寻,很快找到了几家权威的鉴定机构,也写在了一张纸上,都递到了老爷子的手里。

    “牛爷……”一直呆在角落里直冒虚汗的黄幼祥,一看瞿凤霞基本上没事儿了,生怕牛旺天忘了赦免他,就在这个当口低头顺目地问:“没我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了……”

    “谁说没你事儿了!我决定了,亲子鉴定的事儿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不过有言在先,这次再出什么差错,你可就难辞其咎,下场是什么,你心知肚明吧!”牛旺天边下达任务边敲山震虎。

    “一定一定,我一定全力以赴做好这次亲子鉴定!”黄幼祥听出老爷子的话里话外不会直接开了自己了,马上这样点头哈腰地答应下来……

    “那你就从他们俩选出的鉴定机构里选出一家进行亲子鉴定,这样的话,对谁都公平了吧!”牛旺天最终选择了这样一个双重的鉴定方案。

    “假如不一样呢?”黄幼祥居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那就由我指定一家京城最权威的机构来做最后的鉴定!”牛旺天立即给出了果断的回应。

    “好,一切都听牛爷的……”黄幼祥觉得这应该是终极手段了。

    “我想知道,现在亲子鉴定需要多长时间?”牛旺天又咨询具体需要多少时间。

    “据我所知,现在有匿名亲子鉴定和司法亲子鉴定两种,费用和采集的样本也有所不同,一般情况下,只要5到7个工作日,还可以加急,最快一两天就能知道结果……”黄幼祥还真有这方面的经验好像。

    “那我就要加急的……”牛旺天似乎一天都不想多等。

    “那就需要做马上做两手准备,一个是血液采集,一个是口腔拭子采集……”黄幼祥这样回应说。

    “那就从现在开始,牛得宝人就在这里,你也快点把孩子给抱来……”牛旺天这样吩咐瞿凤霞说。

    “好,孩子就在楼下的哺乳室呢,我这就去……”瞿凤霞最希望做这个鉴定了,因为百分之百就是牛得才的种,她有什么可怕的呢!

    “那好,那我这就找人开始行动……”黄幼祥也好像一下子活过来了,立即拿出了副院长的样子,开始组织人马按照他的吩咐行事了……

    “那好,我两天之内要知道鉴定结果!”在瞿凤霞和黄幼祥离开之前,牛旺天给出了这样的吩咐……

    黄幼祥和瞿凤霞从牛旺天的病房出来,走廊里没别人,黄幼祥居然小声对瞿凤霞说:“差点儿被你害死!”

    “庆幸吧你,没我这把撒手锏,大家都玩儿完了!”瞿凤霞翻着白眼这样回应对方说。

    “你真有把握做这个亲子鉴定?”黄幼祥心里还是没底的感觉。

    “你什么意思啊,难道你到现在还怀疑我怀的不一定是牛得宝的孩子?”瞿凤霞马上就急眼了。

    “不是我怀疑呀,这样的事儿是要较真张的,来不得半点虚假的!”黄幼祥也强调自己这样问的必要性。

    “正是因为百分之百是牛得宝的种,所以我才会这样自信的!”瞿凤霞一点儿都没有示弱和心虚的感觉。

    “那好吧,可别怪我没提醒你……”黄幼祥一听对方如此坚定不移,也就没话说了,匆匆忙忙地去组织人马待会儿要做所需的样本采集去了……

    瞿凤霞也拐过走廊,直奔了这座大楼设置的一个婴儿看护兼哺乳室……

    想不到,刚走不远,人影一闪,居然被拉进了一个暗黑的房间,刚要尖叫,嘴巴却被一下子给捂住了……顿时吓得她差点儿没晕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