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4章:哺乳期

    “美仑姐,是不是无法挽回了呀!咋会是这样的结果呢?”唐小鸥听到了屏风外边的全部情况,也听到了她的宝哥哥胸有成竹保证没事儿,可是她却完全看不到前景,觉得这样的逆转一定让瞿凤霞反败为胜,也会让她掉进深渊,所以,在马到成走出屏风之后,她一把抓住了美仑的胳膊,这样压低声音问道。

    “别担心,他既然说没事儿,就应该没事儿……”美仑此刻只能打赌马到成会有什么只有他独有的办法来化险为夷,破解瞿凤霞这道几乎无法破解的难题了……

    而几乎所有人都不得而知的是,牛旺天之所以一听瞿凤霞说用了特殊手段生出了牛得宝的孩子居然立即不再追究“换精”的恶劣行径,直接表态要认下这个孩子的深层原因……

    原来,自打大儿子在香港混不下去,带着牛欢牛畅跑到大陆来投奔父亲牛旺天之后,牛旺天总觉得这对孙子孙女不像是牛家的种……

    别的不说,牛得才是单眼皮,牛得才娶的老婆也是单眼皮,可是牛欢牛畅为什么都是双眼皮呢?

    没用验血也没用亲子鉴定,牛旺天总在内心深处怀疑像大儿子牛得才这样吃喝嫖赌抽的男人还有没有生育能力了,是不是他的老婆暗度陈仓给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带了绿帽子,生出的一对儿女还算作是牛家的后人!

    虽然没有什么证据证明牛欢牛畅不是牛家的血脉,但牛旺天凭直觉,一直没真的把牛欢牛畅当成自己的孙子孙女,总觉得他们俩都是外姓人跟牛得才的老婆生出的孽种,不然的话,不会生出那么一副跟牛家谁都不像的面容来!

    正是基于这样的深层原因,牛旺天才那么盼望着二儿子牛得宝早点给他生出个孙子来!

    然而,事与愿违,六年过去了,美仑的肚子居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可是念在牛得宝跟美仑有感情基础,夫唱妇随从未吵过架红过脸,牛旺天也就不好跟牛得宝暗示找个别的女人给牛家续上香火……

    一直拖到现在,他在昨天牛得宝经历了生死劫难之后,下决心亲自督办他们俩做个试管婴儿,来快速解决牛家真正的嗣后问题……

    想不到,居然在取精的环节上,突然冒出了女护士长瞿凤霞偷梁换柱的恶劣行径,这件事情的性质无异于暗中要断牛家的香火啊!

    牛旺天得知此事之后,暗下决心,不灭了这个歹毒女人誓不为人的决心,然而,却在她濒临绝境的时候,突然披露了她之前生出的孩子是去年牛得宝留下的种!

    这让一直为牛家没有真正让他放心的后人的担忧一下子看到了光亮!

    即便是试管婴儿成功了,也要等上一年半载的,而且还不一定就是孙子,而这个瞿凤霞虽然用了卑鄙手段,但却真的生出了牛得宝的儿子!

    牛旺天越来越觉得心力憔悴,说不定头天晚上睡过去了,第二天早上就醒不来了,所以,多等一天对于他来说都是度日如年,在这样的心态下,一旦听见有谁为牛得宝生出了一个儿子,立马让他之前的盛怒瞬间转化成了由衷的兴奋——假如真是牛得宝的种,这才算是牛家真正的骨血呀!

    所以,对之前兴师问罪的事儿一下子抛掷在了一边,转而要让牛得宝当场表态,认下这个“现成”的儿子,也好让他蹬腿闭眼之前,看到了牛家的香火在延续,也省得撒手人寰驾鹤西去的时候,死不瞑目!

    而从屏风后边走出来的马到成,并不知道牛旺天有这样深层的心理,只把牛旺天在牛家嗣后问题上急功近利的态度,理解为他老人家对牛得宝各种殷切期望中的一部分,只要是跟牛得宝相关的,他老人家一定都会格外关注的……

    马到成身为“外人”似乎看得比牛家的人要清楚一些,正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嘛。

    假如真的牛得宝还活着,遇到这样的情况,估计打死都不会承认有过之前来偷偷检查的经历,也就更不会当着美仑的面儿,认下这个通过卑鄙手段怀孕生下的孩子吧!

    恰恰是因为马到成完全不是牛家的人,所以,才会十分冷静地对待这样一个棘手到几乎无解的问题,并且在心里有了一套应对的方案……

    因此,他走出屏风的步伐是那么的坚定,到了瞿凤霞的面前更是从容镇定,距离只有两三米,才真正看清了这个能做出如此惊天地泣鬼神好事的女护士长是个什么模样!

    身材高挑,皮肤细白,若不是产后导致的虚胖,之前一定是个万人迷类型的女人,即便是生产之后,身处哺乳期的她,也还能让让看出她曾经是多么迷人的女人,难怪那个副院长黄幼祥见她抛媚眼马上就就范,换了老子大概也禁不住她的魅惑吧!

    正沉迷在观摩这个奇异女人面容中无法自拔呢,忽然听到了牛旺天说了一句:“你都听到之前的对话了吧,现在情况出现了变化,你给个痛快话,这个孩子你到底是认还是不认!”马到成才一个激灵回到了现实中,还算反应快,直接回答说:“大主意还是老爸拿吧,孩儿什么都听老爸的……”

    “这是什么屁话,又不是我生出的儿子,这样的事儿,当父亲的不认,谁说了都不算!”牛旺天却要拿出这样一副态度来回应牛得宝。

    “老爸一定要听我的态度吗?”马到成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才开始上道。

    “那当然,你认了老爸才能认,你不认,老爸还有什么话好说……”牛旺天也马上表明了态度。

    “这个孩子我倒是可以认,不过,我有两个前提必须说明……”马到成开始布局了。

    “什么前提你只管说!”牛旺天一听,牛得宝还要设置前提,知道他开始长心眼儿了,这是好现象啊,所以,立马表态支持他。

    “你也同意我设置前提吗?”虽然牛旺天满口答应了马到成的要求,但他似乎觉得还不够,居然还转过脸去,直接去问一脸喜悦的瞿凤霞。

    “当然同意,别说是两个前提,就是一百个一千个都没关系,只要二公子能认下我生出的孩子我都同意!”

    瞿凤霞本以为,从屏风后边走出来的牛家二公子会暴跳如雷,狗血喷头地臭骂她卑鄙无耻之后,还要暴打她一顿,最后还不认这个绝对是她“擅自”炮制出来的孩子的——想不到,他一出来竟是那么的温柔敦厚,还什么都听老爸的,末了老爸说一定要听他的意见,他也只说有两个前提要说明,这样的局面真是喜人啊,越来越朝着自己最想要的方向行进了,所以,一听牛得宝还来征求她的意见,瞿凤霞立即欣然接受,爽快答应了……

    “那好,那我就说我的第一个前提了——首先,你要如实告诉我,昨天调换了我的种子出于什么目的,到底是什么动机让你做出了那样的勾当……”马到成获得了大家的认可之后,才一下子说出了自己设置的第一个前提。

    “这个呀……”瞿凤霞一听,原来这个二公子还是对昨天自己做下的那件事耿耿于怀抓住不放,心里就咯噔一下子,但碍于之前的热切期待,也就没直接回绝,而是去看牛旺天的脸色。

    “既然你答应牛得宝可以设置前提,你也就一定要回答他的问题……”牛旺天一听,牛得宝居然在这样的时候,还要提出这样的问题,忽然觉得牛得宝跟从前大不一样了,大概只有深谋远虑的人,才会在这样的时候,抓住这样的时机来提出这样必须让对方如实回答的问题,以此来获得依旧是谜团的谜底来——牛得宝成熟了,牛得宝成长了,看来,他大难不死,还真是跨越式地成长了一大块呀!

    基于这样的心理,牛旺天马上支持牛得宝的问题,帮他说话,让瞿凤霞必须如实回答这个问题。

    “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就都直说了吧……”瞿凤霞在心里进行了紧张快速的权衡之后,觉得牛得宝设置的这个前提跟自己生出了牛家的孙子相比算不了什么,即便是卑鄙,甚至是犯罪,大概都会因为自己真正孕育出了牛家的后人而相互抵消吧,所以,也就没什么可忌讳的了……

    “等等!”一听瞿凤霞真是要说出真正的动机了,马到成却叫停了:“那你不介意我把你说的话用手机给录音吧?”原来马到成还要留下一个后手,把你交代的动机真相录下来,省得将来用到的时候你翻供不认账!

    “我既然敢说,也就不怕你录音!”瞿凤霞心想,这个牛得宝,居然还要留下证据,好啊,只管留下好了,反正我生出的孩子是最大的王牌,你们若是顺利地认下,什么都好说,你们若是因为我昨天的换精事件难为我,甚至置老娘于死地,那就对不起,不说抱着那个孩子一起跳楼,也不会把那个孩子活着留给你们牛家的!

    心里有了这样的打算,瞿凤霞才会真正地无所顾忌,对方想做啥,她都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