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3章:认不认

    “血脉这样的事儿,来不得半点儿虚伪,现在科技如此发达,一个DNA鉴定什么都真相大白了!”这样的话本来应该是在场不在场的随便一个人说出来震慑和打击瞿凤霞的,可是,却让她抢先给说出了口,以此显示她对她生下的孩子绝对是牛家的种有多么的自信和把握!

    听到瞿凤霞这样的回应,在场的人一下子都沉默不语了……

    牛旺天眨着老眼昏花的眼睛在心里琢磨什么——遇到这样的突发的情况一下子冲淡了之前要追究的事端,将他的视线一下子转移到了全新的情况上来……完全没这方面的思想准备,所以,要再三考虑之后才会给出答复。

    屏风后边的三个人,最害怕的要数唐小鸥了。

    本来以为,瞿凤霞干出这等伤天害理的勾当,注定被牛家的老爷子严厉处罚,再也不会给她什么翻身的机会了呢,想不到,去年春天牛得宝来医院取精居然被她那样利用了,现在当成了撒手锏抛出来,让形势来了个惊天的逆转,这若是得到了牛旺天的认可,原谅了她这次换精的行径,那倒霉的一定是我这个冒死来揭发她的无名小破护士了吧!

    唐小鸥想到这些,就觉得浑身发冷,居然不寒而栗地哆嗦起来。

    马到成似乎很理解她此刻的心情和处境,想上前去安慰,却又怕美仑有想法,急得手心直冒汗,但却只能原地不动地看着可怜兮兮的唐小鸥在角落里心惊肉跳担惊受怕……

    而此刻,美仑的心里也是翻江倒海义愤填膺!

    这个该死的瞿凤霞,原本以为她是跟牛得宝生前有一腿才怀上了孩子,想不到,她居然是利用牛得宝一次偷偷来检查是否有生育能力的机会,偷偷将采出的种子弄到了她的身体里,而且像她说的,还怀胎十月给生了出来——不早不晚,偏偏在她昨天的换精行径败露之际,将这样的重磅消息披露出来!

    别的方面美仑都理直气壮,从来都会从容面对,唯独在怀孩子、生孩子这个问题上,是她最大也是最致命的软肋,不然的话,昨天她是绝对不会同意公公牛旺天提出的“试管婴儿”计划的,结果,听了牛旺天的话,做了那样“屈辱”的“取卵”之后,却被瞿凤霞这样的蛇蝎女人给偷梁换柱,试图用那个副院长黄幼祥的种子与她的卵结合在一起,再植入她的子宫来孕育出一个完全跟牛家香火不搭嘎不相干的孩子来——用心何其毒也!罪不可赦到了死有余辜的程度!

    然而,就在她的恶行即将被揭穿,即将彻底完蛋之际,谁都想不到,她却声称用了那样卑鄙的手段给牛旺天生出了一个宝贝孙子!

    美仑何尝不知道,对于牛旺天来说,孙子谁生的都无所谓,只要是牛家的血脉他就会高兴,就会认下,尤其是牛得宝的骨血,似乎就更加青睐和欢喜……

    这样一来,她徐美仑的地位就受到了严重威胁,一直没给牛家嗣后这样的局面,与这个已经给牛得宝生出孩子的卑鄙女人相比,一下子就显得弱爆了!

    不行,不能就这样认输了,不能就这样让这个卑鄙无耻到令人发指的女人,用那样卑劣的手段生出了牛得宝的孩子,就让她获得老爷子的原谅,就可以逃脱昨天犯下的罪孽!

    美仑一时冲动,起身就要冲出去跟这个无耻女人来个当面鼓对面锣!

    然而,却被马到成一把拉住了:“千万别轻举妄动!”

    “是可忍孰不可忍!”美仑咬碎银牙,怒不可遏。

    “放心吧,她折腾不了多久!”马到成却这样安抚美仑说。

    “你有办法对付她?”美仑束手无措,走投无路之际,真想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听马到成这样说,以为他真的有办法对付屏风外边那个无耻之极的女人了呢!

    “现成的,保证胜券在握!”马到成居然这么自信地来了一句……

    “你有啥法子对付那个女人呀,万一她真是用了那样卑鄙的手段生出了牛得宝的孩子咋办?”美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到时候我有办法让她竹篮子打水,白忙活一场!”马到成的心里似乎早就有谱了,所以,才会这样回复美仑。

    “咋了,你也想学牛得才他们的手段,去做掉这个女人生出的孩子?”美仑居然猜测马到成是想用杀人灭口的办法来解决问题——除掉那个孩子,岂不是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我哪里是那样的人呢,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做那伤天害理杀人越货的勾当啊……”马到成一听,顿时在心里骂道——尼玛,你把老子当成什么人了,老子与生俱来就是善良的好孩子,连暴力倾向都没有,哪里还会跟牛得才他们一样动不动就有冲动的杀机呢!

    “那你用什么办法来对付她呀?”美仑猜不到马到成究竟想用什么办法来对付屏风那边的女人了。

    “天机不可泄露,但我对天发誓,保证让她枉费心机,最后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马到成再次表明了自己的把握有多大。

    “你真有这样的把握?”美仑还是将信将疑。

    “相信我好了,一定给你更大的惊喜!”马到成再次表明他早已是胜券在握。

    “那我可就真信你了……”美仑凭借之前马到成的表现,此刻,也只好相信这个唯一可以信赖的男人了。

    “放心吧,没有把握我绝对不会给你这样承诺的!”马到成再次这样安慰美仑道。

    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着琢磨如何应对这个口口声声说用了非常手段,生出牛得宝儿子来的女人的牛旺天,似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虽然你用了非常手段怀上了我们牛家的骨肉,而且已经生出了孩子,但我不会追究方式,只在乎到底是不是我们牛家的种,尤其是到底是不是牛得宝的骨血,只要你能真的证明这个孩子是牛得宝的儿子,那我可以考虑认下这个孩子,给他足够的待遇让他长大成人……”牛旺天思考之后居然给出了如此宽容的承诺!

    “我就知道您老人家不会不认我们娘俩嘛,太好了,终于让我们娘俩看到前途看到未来了……太感激您老人家了……”瞿凤霞一听牛老爷子这样说,立即喜笑颜开,跪在前行到了牛旺天的跟前,感激涕零地这样说道。

    “你别急于谢我,虽然牛家大事小情都是我说了算,但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是要听听我儿子牛得宝的意见,假如他跟我想的一样,也就没话说了,认下这个孩子,给你们母女相应的待遇,将孩子抚养成人,成为牛家的后代;但假如我儿子牛得宝有别的想法,我也要考虑他的意见,所以……”牛旺天虽然答应要认下这个孩子,但还是考虑其中可能还有别的因素,所以才留了这样一个口子。

    “哎呀,您老人家可得给我们娘俩做主啊!到什么时候,我生出的儿子也是您老人家的孙子,也是牛家的血脉呀!”瞿凤霞直接扑过去,抱住了坐在轮椅上的牛旺天的大腿,带着哭腔这样央求说。

    “我估计我儿子知道你生出来了他的骨血,也不会做出六亲不认的决定吧,如果你同意的话,我现在就叫他出来,当场就给你个准确的答复……”牛旺天这样说,就是在给屏风后边的牛得宝递动静,让他有个权衡有个心理准备呢。

    “我同意,我这就要听听牛得宝本人是个什么态度,也好决定是不是留下这个牛家的孩子……”瞿凤霞一听牛旺天这就要叫来牛得宝当面决定这个孩子的命运,马上就同意了。

    “你这话啥意思?”牛旺天却从瞿凤霞的话里话外听出点什么来,马上这样盯着问道。

    “也没别的意思,假如牛得宝不认的话,我留这个孩子还有啥意思,我一个妇道人家,生个不是自己男人的孩子,迟早是要被婆婆家发现将我扫地出门的,所以,如果牛家不认这个孩子,我也就没必要再养他了,随便给个想要孩子的人家养活他好了……”

    到了这个时候,瞿凤霞再次扔出了她的第二把撒手锏——丑话说在前头,你们牛家不认这个孽种的话,对不起,老娘才不会含辛茹苦地养活他呢,随便卖给那些眼巴巴想要得到孩子的人——这样的暗示和明说你们若还是不认这个孩子的话,你们就等着听这个孩子的坏消息吧!

    “别别别,千万别,我这就让牛得宝出来给你个准确的回信儿——得宝啊,出来吧……”瞿凤霞这招果然奏效,一下子就把牛旺天给镇住了,赶紧呼叫屏风后边的牛得宝,其实也是在告诉他,没别的选择,还是认下这个孩子吧!

    屏风后边的马到成听到老爷子这样呼叫他,拔腿就要冲出去,却一把被美仑给拉住了:“你不会真的按照老爷子的意思,认下这个孩子吧!”

    马到成却哼哼一笑,对美仑说了这样一句话:“如果真是我的孩子,我能不认吗!”

    美仑被马到成这句话给弄蒙了,但也没时间在拉住他问个究竟了……

    马到成整理一下情绪,然后,就绕过屏风,出现在了牛旺天和瞿凤霞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