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2章:姓黄的

    “你们俩别演戏了,这样的事儿,轮到谁也不会轻易承认的,大概只有到了警局,在警察面前才能说得清楚吧——来人哪!”牛旺天一声高喊,保安部部长赵普胜立即答应着冲了进来:“牛爷您有什么吩咐!”

    “带这俩人去警局吧……就说我牛旺天报的案!”牛旺天直接这样吩咐说。

    “是,牛爷!”赵普胜立即对跟来的几个精壮的保镖使了眼色,立即俩人一组,上来就将黄幼祥和瞿凤霞的臂膀给捉住了……

    “牛爷开恩呀,这事儿真的跟我没关系吧,我就是跟这个主动上门儿的娘们儿搞了一把破鞋,其余的,我敢对天发誓,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黄幼祥扑通一声居然给牛旺天跪下了!

    “那你起来吧……”牛旺天居然给出了这样一个令在场的人都不可思议的处理结果。

    “牛爷不追究我了?”黄幼祥边从地上站起来,边这样试探着问道。

    “那要等水落石出之后再说……”牛旺天却给出了一个具体的时限……

    “只要不把我送警局去给身上背上污点,今后牛爷让我做什么都行!”黄幼祥一听,只要自己表现得好,牛爷就会网开一面,马上这样信誓旦旦地回应说。

    “别的不用做,就把你知道的,这个倒贴你的女人过去都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都给我抖搂出来,我就可以放你一马!”原来牛旺天用的是这一招儿。

    “哎呀,牛爷不提醒我还真就给忘了,这个娘们儿可是作恶多端啊!”黄幼祥马上拿出了一副无比谄媚的神情这样回应说。

    “别这么笼统,说具体事件……”牛旺天要听他说出具体的事例……

    “姓黄的,你别血口喷人!”瞿凤霞一听这个黄幼祥要把她之前做过的那些不可告人的事情都说出来,顿时火了!

    “我血口喷人,难道那些坏事儿不是你做过的吗?”黄幼祥这样反问道。

    “姓黄的,你如果胡说八道往老娘身上泼脏水,老娘死了也要变成厉鬼跟你没完!”瞿凤霞开始赌咒发誓了。

    “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管不了你成了鬼之后的事儿了,我这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牛爷……”黄幼祥还文绉绉地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揭发她的丑事。

    “那你倒是快说呀!”牛旺天听他们俩掐了半天,还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也没披露出来,就这样点了黄幼祥一句。

    “姓黄的,你敢说!”瞿凤霞的声音高了八度。

    “我就说了,你能把我怎么地!”黄幼祥也跟着高了八度。

    “你说了可别后悔!”瞿凤霞简直是声嘶力竭了。

    “又不是我干的坏事儿,都是为了揭发你,我有什么可后悔的!”黄幼祥感觉有牛爷给他撑腰,也就觉得很硬气了。

    “姓黄的,你真的不想给自己留后路了?”瞿凤霞还在为自己争取主动,所以,最后还要继续威胁对方。

    “我已经没有后路了,唯一的后路就是揭发你那些伤天害理的勾当,让牛爷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然后,将功赎罪,放本人一马……”黄幼祥还在解释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揭发对方。

    “那好啊,有种你就说,但老娘事先提醒你,女人的能量可是无穷大的,万一老娘突然变成了跟牛家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女人,回头牛爷开恩直接放过了我,你觉得,你死得会不会很惨呢!”瞿凤霞似乎觉得拦不住黄幼祥揭发自己了,居然声音的分贝降了下来,很是平和地这样对黄幼祥说。

    “牛爷,她威胁我……”黄幼祥被对方通红的眼睛给吓得不寒而栗,就这样向牛旺天哀号说。

    “你怕了?”牛旺天看到黄幼祥这样的德行,眉头一皱,心中定是讨厌至极!

    “谁说我怕她了,我是堂堂的副院长,哪里会害怕一个小小的护士长呢,我说,我全说!”黄幼祥似乎听出了牛爷对自己的厌恶,马上强打精神,装出一副很是坚强的样子,真的开始当众揭发瞿凤霞的种种恶行了……

    “等等!”就在黄幼祥真的要一件一件说出他知道的关于瞿凤霞在医院里都做过哪些伤天害理的勾当的时候,瞿凤霞却突然挣脱了保安对她的钳制,扑到了牛旺天的跟前,哭天抹泪地对他喊道:“牛爷,看在我为牛家生了孙子的份儿上,您就放过我一马吧!”

    “笑话,天大的笑话,你咋会给牛家生出了孙子呢?”牛旺天一听,这个泼妇在关键时刻居然使出了这样的撒手锏,马上轻蔑地一笑,这样回答说。

    “牛爷,容我解释……”瞿凤霞一看牛爷一脸的不信,马上这样恳请说。

    “好啊,我倒要听听,你如何能给牛家生出孙子来!”牛旺天越来越觉得这个女护士长有趣了,索性让她尽情表演好了!就这样答应她说……

    一直跟唐小鸥和马到成躲在屏风后边的徐美仑,听到从瞿凤霞的嘴里说出了这样的话,顿时像被谁当头一棒打了一下,眼前一黑,差点儿没晕厥过去!

    什么情况?难道这个瞿凤霞真的跟死去的牛得宝有一腿,真的生出个孩子来?听说她可真的是刚刚休完产假回来上班的呀!

    别的事儿都可以宽恕原谅,唯独这件事儿,美仑不敢含糊——谁知道牛得宝生前是不是真的跟这个女护士长有染,弄出了孩子,偷偷生下来了呢?

    假如没发生唐小鸥揭发的这件事儿,或许美仑还可以有理由不信,可是现在不同了,这个女护士长之所以敢如此有恃无恐地干出这等偷梁换柱要断了牛家香火的勾当来,一定是因为她的手里有了这样一把撒手锏,到了任何情况下,抛出来,牛旺天听了都会为之一振,都会看在“孙子”的份儿上,给她留有余地吧!

    徐美仑如此紧张当然是因为她跟牛得宝结婚六年却没开花结果,本来听从了牛旺天的安排,想跟这个冒牌的牛得宝通过试管婴儿实现大家的夙愿呢,想不到,唐小鸥却揭发出了这样一件事儿,而这件事儿的始作俑者,却当庭用这样的手段要来个大逆转!

    急死人了!这可咋办呢!

    然而,这样的情况下,谁能阻止得了事态的发展呢!

    瞿凤霞还真是给自己留了个大后手,到了这样关键的时刻,抛出这样一句话,让牛旺天感了兴趣,居然允许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清楚。

    “就在去年开春的时候,牛爷的二公子牛得宝偷偷来医院做检查,想知道他跟媳妇儿结婚六年了,为什么生不出孩子来,到底是他的毛病还是媳妇儿不能生——那个时候就是由我来负责检验的,可是检验结果出来,我完全傻掉了……”瞿凤霞一旦得到了牛旺天的允许,听她解释如何给牛旺天生了孙子,就摆出了女主角的派头,走近了牛旺天,慢条斯理地这样铺陈起来……

    “我只想听重点,别绕弯子!”牛旺天这样提醒她说。

    “我发现您二公子的种子十分畸形,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单凭这样的检测根本就不能检验出到底有没有生育能力,这样的情况下,小女子才想出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办法来,就是舍出自己的身子来试试,看看换一块土壤,您二公子的种子到底能不能生根发芽……结果,我还真的怀上了……”瞿凤霞像天方夜谭一样讲出了这样一段奇异的经历来!

    “你是说,你之前休的产假,就是回家生这个孩子去了?”牛旺天知道这个女护士长刚刚休完产假,所以,马上这样问了一句。

    “对呀,虽然我男人在非洲常年不在家,后来又传来他客死他乡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消息之后,但我怀上这个孩子之后,完全没打算说出来让您知道,只想算在我那个死鬼男人的名下,这辈子含辛茹苦地将孩子养大成人的,可是,今天这样的情况下,眼瞅我就没活路了,再不说出真相,我和那个您的亲骨肉可就没活路了,所以,才豁出一切把真相说了出来!”瞿凤霞居然说出了这样令人瞠目结舌的故事来!

    “不可能,谁会傻到用自己的身子来试验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把孩子给生出来了呢!”听到瞿凤霞说出了这样的故事,最紧张的居然是副院长黄幼祥,因为一旦形势反转,瞿凤霞因为给牛家生了孙子获得了原谅,那倒霉的只有他自己了呀!所以,第一个跳出来否认的居然是他。

    “姓黄的,这就是女人的智慧和力量,现在你领教了吧!”瞿凤霞发现自己说出了这样一段奇异的经历之后,牛旺天居然没马上否定,甚至沉默不语地在琢磨什么,反倒是黄幼祥跳出来说三道四了,就这样居高临下地揶揄他道。

    “可是,就这么红嘴白牙地一说,谁就信你了?”黄幼祥想用这样的口吻来压制瞿凤霞的气焰……

    牛旺天似乎也同意黄幼祥的责问,也想听听这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女护士长到底能拿出什么铁的证据证明她说的一切……

    -----------------------------------------------------------------------------------------------

    亲——求各种鼓励,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