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0章:不够用

    “

    那就是那俩小兔崽子干的好事!那也算你这个当爹的管教无方,才出了这两个无法无天,专干伤天害理勾当的孽种!下毒没毒死老二,现在又要偷辆别人的车制造这样一场车祸杀人灭口,你能瞒得过警察和其他人,可是瞒不过我这个老不死的法眼!”牛旺天执着地相信,不是牛得才干的,也是牛欢和牛畅干的,太多以往的各种家庭丑事证明了,只有他们父子能干出这等好事来。

    “爹哋呀,这件事儿我真的不知情,也绝对没参与……”牛得才还是跪地这样强调他绝对不知情,没参与。

    “你敢保证不是你那俩孽种干的好事儿?“牛旺天一看牛得才如此抵赖,也就毫不客气地这样说道。

    “我……”牛得才不敢把话说死了,因为他知道老爷子的厉害,万一老爷子已经掌握

    了铁证的话,自己竭力否定也是徒劳的……

    “你敢保证,我这就打电话让警方介入调查,而且将我的怀疑都告诉他们!”牛旺天进一步逼问道。

    “别别别,亲爱的爹哋老爸,毕竟我是您的长子,牛欢是您的长孙啊,犯了天大的错误,也不能家丑外扬啊,我这就去修理那两个小王八犊子,警告他们,再敢打二叔的主意,就直接敲断他们的腿,让他们一辈子生活不能自理——这总行了吧!”牛得才知道自己若是赌咒发誓不是牛欢牛畅干的好事,老爷子真的会叫警察来,那样的话,岂不是再也没法收拾残局了嘛,所以,马上这样保证说。

    “我再原谅你们这一次,下次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别怪我这个老不死的六亲不认,统统将你们这帮孽畜绳之于法!”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孙子孙女,再该死,也会网开一面,再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机会的。

    “行行行,我这就去修理那两个小孽畜……”牛得才答应着,赶紧起身,去找牛欢牛畅去了……

    老爷子牛旺天事后经过核实,得知牛得宝和徐美仑有惊无险,毫发未伤地回到了家中,也才放下心来。但整个人也处在了崩溃的边缘,院长郭常庚亲自带领医院最好的医护人员为老爷子会诊之后,对症下药,才让老爷子安稳地平复下来,囫囵着睡了一觉……

    早上起来,头晕目眩正觉得什么都吃不下呢,却听到孙广义说二儿媳徐美仑打来电话,说是有紧急的要事禀报,顿时预感到真的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儿,就让孙广义用他的手机回拨给了徐美仑,亲口对他说:“那就快点来吧,走我的专用通道……密码是……”

    就这样,马到成开的车子直接上了那个特制的可以承载汽车的电梯,直达了老爷子的十八层,打开电梯,就是老爷子牛旺天的豪华病房大门……

    唐小鸥跟随牛得宝和徐美仑从车上下来,直接步入到了牛旺天的高级豪华病房,眼睛都有些不够用了。

    别看她是这个医院的护士,而且已经在这里工作两三年了,可是,牛旺天的这间病房却从没来过,级别不够是一方面,被瞿凤霞那样的护士长给垄断了是另一方面,所以,居然是头一次到了这样神秘豪华的病房来……

    而且,要直接面对比院长还要高不止一个级别的牛家创始人牛旺天,唐小鸥免不了有些紧张,手里紧紧地攥住那个装着重要证据的纸杯,真不知道见了牛旺天之后,该如何开口说话……

    牛旺天病房的门就在眼前了,徐美仑在前,唐小鸥夹在中间,马到成算是断后……

    就在徐美仑要用密码开门的时候,唐小鸥却一把拉住了她,小声说:“美仑姐,我有点怕……”

    “都这个时候了,你又怕啥了?”美仑以为她要打退堂鼓。

    “我怕护士长的工作没了,我也会被开除的……”唐小鸥居然担心到了这一步。

    “你是检举揭发她的功臣,咋会开除你呢?”美仑这样安慰她说。

    “听说牛爷最烦打小报告的人了,我这样揭发了护士长,万一……”唐小鸥道听途说,曾经有人向牛爷打谁的小报告,结果,被告的人得到了提拔,打小报告的人却被开除了,此刻,她琢磨着是不是自己也面临这样的窘境啊,所以,才这样紧张地说道。

    “你放心吧,假如老爷子真的发了神经,不分青红皂白就开了你,那我保证给你找个比现在还好的工作这总行了吧……”美仑怕的就是唐小鸥临阵脱逃,那样的话,她可就不好向老爷子解释为啥这么急急忙忙地要来见面了。

    “可是……”唐小鸥还是心有余悸。

    “实在不行,我给你发五年的工资,你现在一年能赚3万多吧,我给你十五万,你还怕被谁开除吗?”美仑还真是出手大方……

    “可是我不想离开这里呀……”唐小鸥并不是趁机多跟主子索要更多的钱物。

    “你是不想离开你的宝哥哥吧——好,我答应你,假如老爷子一时糊涂开除了你,那我就聘请你到我家里去当私人护理,比现在的工资高一倍,这总行了吧!”美仑连这样的承诺都给对方了,可想而知,她是多么怕对方这个时候撂挑子……

    “美仑姐这么说,我还有啥话说呢……”唐小鸥这才算吃下了定心丸一样。

    “没话说就跟我进去吧,按照昨天跟我们说的一字不漏跟老爷子说,你可别到了真章的时候掉链子,结果,把我和牛得宝给扔进茄子地,若是那样的话,你再有个什么闪失,可别怪我们不救你!”美仑却这样提醒和敲打对方——老娘可是什么都答应你了,你丫若是中途变卦,可别怪老娘跟你不客气!

    “我肯定把知道的实情都告诉牛爷!”唐小鸥一看美仑那张冷艳的脸上平添了一抹冷峻的颜色,也就不敢在提什么要求,更是不敢中途变卦了。

    “那好,那咱们进去吧……”美仑这才用第二重密码,打开了牛旺天病房的房门,经过一道回廊,就看见了孙广义已经等在了那里,见了牛得宝和徐美仑,就谦恭地对他们说:“二少爷二少奶奶到了,老爷子正等着你们呢,再不来,他老人家又着急了……”

    “好了,通报老爷子我们到了……”美仑这样吩咐说。

    “不用通报了,直接跟我进去吧……”孙广义带头推开了牛旺天所在的那个房间,轻声说了句:“牛爷,牛得宝他们到了……”

    “怎么才来!路上又遇到麻烦了?”牛旺天虽然是埋怨的口吻,但也给出了可以辩驳的余地。

    “是有点堵车,不过还算顺利……”马到成这样如实回答说。

    “她是谁?”老爷子一眼看见了低头顺目的唐小鸥,就这样问马到成和美仑。

    “她就是我们今天带来的人证物证……”美仑边这样说,边拉起了唐小鸥的一只手,即表示亲切,又表示安慰。

    “什么人证物证?又出什么岔子了?”牛旺天一听,心头就一颤,预感到又有什么严重问题发生了,不然的话,牛得宝和徐美仑不会这么隆重地带着所谓的人证物证来这里……

    “老爸昨天不是让他们采集我的种子和美仑的卵子培育成试管婴儿,然后让美仑怀上孩子吗……”马到成这个时候,看见了美仑让他说话的眼神,就马上这样回答说。

    “这事儿我知道啊,咋了,不顺利?”牛旺天提心吊胆地问。

    “别的都很顺利,就是环节上出了严重问题……”马到成却含着骨头露着肉。

    “怎么了?发生什么情况了?”牛旺天似乎更加紧张了。

    “让她说吧,她是昨天陪我取精的护士,她在事后发现了一下不可思议的问题,并且忍不住到家里说出了真相,我和美仑觉得这么大的事儿,没法定夺如何处理,所以,才特地带她来这里,说明真相,等待老爸亲自定夺处理……”马到成按照跟美仑提前商量好的,这样说道。

    “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快点说!”牛旺天越发预感到有不好的情况发生了,这两天,真是祸不单行的感觉了!

    “我昨天……”唐小鸥是有些紧张,但看见美仑那么坚定地朝她点头,知道自己没什么可怕的了,也就将她昨天的见闻和疑惑,都说了出来!

    “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儿呢!这太不像话了!孙广义,你给我进来!”牛旺天听完唐小鸥说完护士长瞿凤霞调换牛得宝种子的情节差点没气抽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相当于暗中要断了牛家香火一样,其阴毒损坏的程度简直罪不可赦!马上叫门外的孙广义进来。

    孙广义一直候在门外,听见牛旺天高声叫他,立即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您有什么吩咐?”

    “让安保部的部长带十个精兵强将来这里听候命令……”牛旺天如临大敌地这样吩咐说。

    “是!”孙广义的脸色也一阵红一阵白,不知道老爷子如此兴师动众,这是要那谁开刀。

    “还有,你亲自去将副院长黄幼祥和护士长瞿凤霞给我请到这里来!”牛旺天给出了第二个吩咐。

    “是!”孙广义一听要请这俩人来,丈二的和尚更是摸不到头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