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7章:特殊味

    “看把你吓的,是我……”美仑看见马到成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一把将他拉住,直接拉出了门外,轻轻关上门,然后才这样来了一句。

    “你咋藏在这里呢?吓死我了!”听见美仑的话语里没有责怪,马到成的心里安慰多了,马上这样低声问道。

    “还不是怕人证物证有闪失……”美仑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理由。

    “我也担心这个,所以……”马到成倒是灵机一动,你这么说,就不兴老子这么说?

    “不用解释了,咱俩想到一块去了……”美仑是真的善解人意,还是见怪不怪,完全不想揭穿马到成来这里的真实目的呢?

    “那你……要在这里候一宿?”马到成着实有些尴尬,只好这样问道。

    “其实我正要离开呢,却听见有人来了,以为是牛得才或者牛欢之类的,你看……”美仑边说,边从背后亮出一把锋利的尖刀给马到成看……

    “妈呀,多悬呀,若是你看走眼了,一刀下去,我的小命都报销了……”马到成还真的后怕,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美仑埋伏在暗处,发现有人出现,上去就一刀——别往下想了,这个富二代太特么不好当了!

    “我一眼就认出是你了……”美仑却这样安慰马到成说。

    “这么黑灯瞎火的,你是咋认出来的?”马到成倒要问个究竟。

    “你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气味儿,再黑的地方也能闻得出来……”美仑却这样小声说道。

    “啥气味儿呀,是不是很难闻的那种?”马到成边说,还边抬起两臂闻了闻他的腋下。

    “不难闻,闻到就让人上瘾还想继续闻的那种……”美仑却在暗黑者不为人知地一笑,这样回答说。

    “此前,他的身上有没有这样的味道……”马到成没指名道姓,都能谁都知道他说的是谁。

    “味道是有,但不是你这样的味道……”美仑却这样回应说。

    “那是什么类型的味道?”马到成还是刨根问底。

    “几乎是狐臭的那种……”美仑忍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

    “哦,原来这样啊!”马到成如释重负——比牛得宝的好闻就好,不然的话,在美仑的心目中,老子又他娘的掉份子了。

    “好了,你快回去睡吧,我继续在这里盯着……”美仑看见马到成说话的时候打了个哈欠,就这样劝他说。

    “你——不是大姨妈来了吗,还是你回去,我在这里盯着吧……”马到成觉得再争取一下,或许还有新的机会吧。

    “就是因为大姨妈来了,我才有伴儿了,根本就睡不着……”这是美仑独有的幽默。

    “你——痛经?”马到成直接这样问道。

    “很严重,每次都要好几天的,夜里根本就睡不着,正好,我边疼边看着她,她不出事儿,明天咱们才能彻底揭穿他们的阴谋……”美仑承认自己有这个毛病,也正好因为这个毛病才可以在这里值守。

    “你若真是痛经的话,我倒是有几个小窍门可以帮你缓解……”马到成就是看不得谁有痛苦,特别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所以,马上就这个问题想施展一下他的才能。

    “你还懂这个?”美仑真的有些惊异。

    “还记得我的那个二师父吧,他是中医世家,教我那些跳跃奔跑和投掷本领的时候,还教会了我一些穴位按摩的知识,不过虽然我知道这些,但从来没在谁身上实践过,不过这样的穴位按摩起不到作用但也不会有什么副作用……”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你说说看,都需要按压什么穴位能缓解痛经的症状?”美仑似乎对马到成身上的本事总能给自己带来惊喜有了某种信赖感,所以,这样问道。

    “缓解痛经的话,一共要按压四个穴位,分别是太冲穴,三阴交穴,血海穴和子宫穴……”马到成居然张口就来。

    “这么多的穴位,具体都在哪里呀?”

    “具体在……”

    “你直接在我身上比量吧,那样更直观……”美仑感觉马到成就是要用语言来描述,马上就给出了这样的提议。

    “好吧……”马到成一听美仑这样说,知道她对自己完全不设防了,也知道这样的时候是跟她进一步沟通和接触的大好时机,也就欣然答应,马上在她的脚大趾与第二趾之间找到了太冲穴,在小腿内侧,内踝尖上3寸找到了三阴交穴,在大腿内侧膝盖上边找到了血海穴,最后,在比量子宫穴的时候,马到成只是嘴上说,在肚脐下一横掌处,左右旁开四指处,却没直接用手去美仑的小肚子处真的按压……

    “有啥不好意思的……”美仑看出马到成对这个穴位有些那个,就主动这样说了一句。

    “这个穴位自己体会吧,和其他穴位一样,只要轻轻按压揉搓就行,一分钟算一次,你感受一下,是不是好受了一些?”马到成心想,这个穴位虽说是小肚子下部,但距离那个地带太近了,还是不碰的好,万一这个时候把持不住,有了反应,回头露怯可就得不偿失了……

    “还真别说,就你刚刚在其他穴位上按压那几下,有了酸麻的感觉,之前的疼痛还真是减轻了不少——想不到,你连这个也懂!”美仑真不是在撒谎,真觉得好受多了。

    “我懂的事情不少,可是之前都没派上过用场……”马到成心说,之前的女朋友居然没一个在老子面前提及痛经之类话题的,所以,老子的这些招法也就都无用武之地了!

    “谢谢你,总是在关键的时候,给我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美仑却对马到成给她出的这些缓解疼痛的招数由衷地感激,虽然跟他从认识到现在才几天的工夫,但却给她一种多年夫妻才会有的相互关爱的暖心感觉,别看仅仅是缓解她痛经这一件小事,足以说明他是个知道体谅甚至心疼女人的男人,这样的男人,还真值得依托和信赖呢!

    “别客气,这都是我应该知道吧……”马到成一听美仑这样表扬他,马上觉得有些害羞起来。

    “好了,时候不早了,你快回去休息吧,我现在好多了……”美仑一看马到成一脸疲惫的样子,凭借过来人的经验,知道美奂回来之后,没少在他身上索取精力,就有点心疼了,直接这样劝他说……

    “哦……”马到成知道自己再也没啥理由呆下去了,就打算离开,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觉得,老爷子会咋处理这个护士长呢?”马到成还是没忍住,没话找话地想趁机跟美仑讨论一下他耿耿于怀的问题。

    “这个真是说不好……”美仑却给不出具体答案来。

    “那,之前遇到谁挑战牛家根本利益底线的人,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马到成是想让美仑找个例子参考一下。

    “那也分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结果和下场……”美仑还是不具体说什么。只做笼统解释。

    “那,若是老爷子知道护士长这样做是想让牛家断子绝孙的做法,到底会咋处理她呢?”马到成还是想知道美仑对这个问题的预判,自己也好明天有个心理准备。

    “具体咋办我也不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她就别想在牛家的医院里再拿高薪过清闲高贵的日子了……”美仑只说会解雇这个女护士长,没说别的。

    “开除她?那岂不是太便宜了她?”马到成感觉处理太轻了。

    “那你还想咋样她啊!”美仑搞不懂,马到成为啥要如此关心如何处置那个女护士长,之前牛得宝对待老爷子如何处理谁从来不过问一句的。看来差异开始出现了。

    “我也不知道,我只觉得这么严重的利用职权来损害牛家根本利益的勾当,要受到非同寻常的处罚……”马到成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和感觉。

    “好了,我们只负责将人证物证呈现给老爷子,至于他老人家如何处置,就不是咱们能左右得了的了……快点回到美奂身边去睡觉吧,她醒来不见你在她身边,一定闹翻天的,快去吧,这里我盯着就行了……”美仑似乎不想再多谈这些了,基本上毫无意义,也就直接这样劝马到成快点回到美奂身边去了。

    马到成似乎无话可说了,突然发现穷人和富人的思维方式就是不同,富人做什么都尽可能地息事宁人,家丑绝不外扬,宁可花很多钱也要闷声解决掉,绝不惊动警方……

    边往美奂的卧房走,马到成边想美仑这个女人——同时一个爹妈生的,可她跟美奂的差别太大了,用天壤之别来形容一点儿都不为过。

    美仑的包容,冷静,忍耐,善解人意,不是一般女人能做得到的,之所以能嫁给富豪家的二公子,之所以六年没生养还能保住这个位置,大概都与她的这些优秀品质和特殊性情有关系吧……

    想想牛得宝死在家里的时候,她作为一个女流之辈居然不声张地藏好了尸体,然后跑到凯撒庄园的别墅去认下了我这个冒牌的姐夫,之后发生的林林总总,每件事都体现出了她的坚忍宽容……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