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55.第55章:眼真毒

    “要不,咱们报警吧……”马到成听完唐小鸥说的情况之后,觉得很可怕,富二代的身边原来潜伏着这么多的危机,好像每个环节都有可能被算计、被陷害、被阴谋一样,所以,在不知道这件事的背景到底有多深的情况下,还是选择报警,让警方介入,或许很快就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了吧……

    “绝不可以报警……”美仑没用思索,直接否决。

    “为什么不能报警啊?”马到成曾经的世界里,遇到这等可能涉嫌刑事案件的事情最终的解决方案一定就是报警,可是自己提出来,美仑却一口否决了,这是为什么呢?

    “能用钱解决的,就一定不要报警。”美仑一言以蔽之。

    “这就是你们富人的思维逻辑吧……”马到成一听“用钱解决”这四个字,马上就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应该是吧……无数事实证明,只要能用钱来摆平,就绝不报警。”美仑也直言不讳。

    “可是这件事儿不是用钱能摆平的吧!”马到成心想,假如是绑架之类的,用钱或许能摆平,可是现在只是那个居心叵测的护士长调包换了套子以及里边的内容,这样的情况下,咋用钱来解决问题呢?

    “我只是针对你要报警才说出的牛家处理这样事端时候的态度……”美仑似乎也说不出用钱如何解决这个突发的事情。

    “那,不报警的话,还有啥办法能解决这样棘手的问题呢!”马到成真觉得没什么好办法来化解当前的危机了……

    “没别的办法,只能让老爷子来定夺了……生杀予夺全在他一句话了……”美仑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这倒也是个办法。”马到成一听,美仑是想让牛家的最高权威来决定那个护士长的命运,心说,这样的家族仿佛一个王朝一样,大事小情的,末了一定是要帝王一锤子定音才行,也就同意了美仑的提议……

    这工夫,门铃响了……

    “这回该是美奂回来了吧……”美仑边说,边去开门,果然是美奂兴高采烈地进来了,见了姐姐两个招呼都不打,直接扑向了马到成,嘴里边喊:“想死我了姐夫!”边一下子扑过去,来了个搂脖叉腿,直接盘踞在了马到成的腰上……

    “哎哎哎,注意影响啊,家里有外人!”马到成心惊肉跳的是,客厅里还坐着唐小鸥呢,美奂进来就跟“姐夫”如此亲密无间,让她看了会作何感想!

    美奂这才一下子从“姐夫”的身上下来,看见了唐小鸥,就问了句:“她是谁呀,来咱家干嘛呀……”

    “她有要事今晚要住咱家……”美仑马上这样解释说。

    “那我跟姐夫上楼去啦……”美奂好像觉得这个女孩子跟自己没什么关系,马上这样说着,挽起马到成的胳膊连拖带拽就上楼去了……

    “我妹妹……就这样的小孩子性格……”美仑一看,美奂的行为把唐小鸥都看呆了——小姨子跟姐夫咋如此亲密呢,她的宝哥哥的女人缘咋这么好呢?

    “啊,是这样啊——那——美仑姐,安排我睡哪个房间啊……”唐小鸥似乎对姐夫和小姨子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会那么好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就这样问美仑说。

    “跟我来吧……”美仑说着,将唐小鸥领到了一楼的客房,对她做了简单的交代,也就回房休息去了……

    坐在客房的床边上,唐小鸥对宝哥哥的小姨子那个亲热劲儿着实不解——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的关系不一般啊!

    看来宝哥哥的身边不缺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啊,自己又算得上老几呢?一声叹息,和衣而卧躺下了,翻来覆去想自己的诸多心事……

    而此刻,美奂将姐夫拉到三楼自己的闺房,进了屋就迫不及待地将他扑倒上,还直截了当地问:“姐夫跟姐姐没那个吧……”

    “哪个呀?”马到成当然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姐姐答应我好好的,不跟我争你的,你这里所有的能耐都属于我的……”美奂边说,边一把薅住了马到成的关键部位。

    “那可未见得……”马到成却不知死活地这样来了一句。

    “咋了,姐夫真的被我姐姐给那个了?”美奂马上这样紧紧抓住马到成的要害不放,就好像一旦他承认了,她就要一把将手中的目标给捏化了一样!

    “不是你姐……”马到成感觉到了疼痛,就这样挣扎着说。

    “那是谁呀?”美奂还是不依不饶。

    “进来的时候,没看见客厅里的那个漂亮女孩子吗?”马到成似乎要成心捉弄一番这个过分热情的小姨子。

    “天哪,姐夫咋是个朝三暮四到处沾花惹草的花心大萝卜呀!”美奂一听,以为马到成真的跟客厅里坐的那个女孩子有特殊关系呢,就使劲儿捏了他一把……

    “你以为你姐夫是个省油的灯!”尽管马到成感觉到了一阵疼痛,但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美奂吃醋的样子,心里别提多快慰了。

    “这可不行,我这就下楼废了那个撩拨姐夫的小狐狸精去!”美奂边说,边真的松开了马到成,就要往外冲。

    “你省省吧,那都是你之前的那个宝贝姐夫欠下的风流债……”马到成到了这个时候,才一语中的地揭穿谜底。

    “咋了,现在这个小狐狸精找到咱家来跟姐夫算账来了?”美奂停下来,这样睁大眼睛问道。

    “不是算账,而是报信儿……”马到成这才算言归正传。

    “报啥信儿啊!”美奂莫名其妙。

    马到成就粗略将他和美仑这一天下来的经历都说了一遍给美奂听:“她是来揭穿真相的,算是你姐的恩人吧……”

    “原来是这样啊……想不到那个护士长这么歹毒啊,亏了我姐的公公那么信赖她,让她当了护士长,却在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做手脚,真是罪该万死呢!”美奂一听原来还有这样蹊跷的事儿,顿时恨得咬牙切齿了。

    “是啊,明天我和你姐就要带着这个年轻护士一起去见老爷子,说明真相,看看老爷子如何发落她……”马到成说明了为什么要留宿唐小鸥的目的。

    “对了姐夫,刚才说了,今天是那个唐小鸥帮姐夫取的精,你俩在一起的时候,就没做点什么好事儿!”美奂忽然想到了这样一个关键细节。

    “瞎说什么哪,她就是个护士,本职工作就要给患者提供好标准的服务,哪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可言呢,你可别玷污了人家的清白……”马到成哪里会承认只有他和唐小鸥才知道的亲密细节呢。

    “啥叫玷污呀,别看我刚才只看了她一眼,却知道她是刚刚被男人那个过的女人……”美奂却拿出了她所谓的证据。

    “你连这个都看得出来?”马到成一听美奂这样说,有点好笑,成心这样反问她。

    “对呀,我的眼睛可毒了,尤其是看女人,一看一个准儿……”美奂一点儿都没觉察到马到成是在成心捉弄她。

    “那你从你姐的脸上就没看出点儿什么来?”马到成索性跟这个没心没肺的漂亮尤物玩儿玩下去了。

    “没有,什么都没看出来,所以,我才认定姐夫和我姐根本就没做那事儿的……”美奂还真是眼毒,确实美仑没跟马到成发生那种关系……

    “你的眼睛还真是毒……”马到成还真是有点服了对方了。

    “咋样,我猜中姐夫跟那个唐小鸥有一腿了吧……”美奂却抓住马到成的话柄试图证明这一点。

    “要说有,也是你真姐夫做下的好事,跟我可没有丝毫关系。”马到成只好这样为自己解围了。

    “难道她就没把姐夫当场真正的牛得宝?”美奂却又这样质疑说。

    “当成了,不然的话,她还不尖叫着喊见鬼了?”马到成还是游刃有余地将美奂玩弄于鼓掌之间。

    “那她一定就是跟姐夫那个了,不然的话,小脸儿不会那么红扑扑的,就像刚刚入过洞房的新娘子一样……”美奂还真是从唐小鸥的脸上看出了连她姐姐美仑都没看出来的那抹只有经过男人雨露滋润后才会有的红晕来!

    “别瞎说了,她今天就是把我引进了那个取精室,然后告诉我一些要领,就关门离开了……”马到成觉得自己玩儿的有点不计后果了,这样下去,怕是要玩火**吧,所以,马上这样申辩说。

    “那她教姐夫要领的时候,没用手碰过姐夫这里吧……”美奂再次抓到了马到成的要害部位。

    “想什么哪!她还是个大姑娘呢,咋会那么轻浮随便呢!”马到成只好从这样的角度来证明自己,也证明对方的清白了。

    “我还是个大姑娘呢,咋见了姐夫就什么都不管不顾豁出去了呢?”美奂傻就傻在这里,为了说明一个道理,连自己的节操都搭进去了……

    “哪有几个像你那样不计后果舍得自己的女孩子呢!”马到成说不清是在表扬还是在揶揄对方。

    “姐夫这话啥意思啊……”美奂果然没听懂。

    “就是字面的意思——好了,我今天真是太疲惫了,就好像九死一生了一回一样,我必须立刻马上睡觉了……”马到成觉得心太累了,真不想再跟这个比她姐姐美仑还敏感的女人再玩儿下去了。

    “好呀好呀,我陪姐夫睡呀!”美奂一听睡觉俩字,立即兴奋得不要不要的!

    -----------------------------------------------------------------------------------------------

    收藏一下,免得没推荐的时候,新发章节您不能及时看到……